國外愛這味,類型》類型文學是邁向世界的捷徑?ft版權人譚光磊、鏡文學董成瑜、秀威喬齊安

秀威資訊的主任編輯喬齊安(左上)、鏡文學總經理董成瑜(左下)、光磊國際版權負責人譚光磊

台灣圖像創作者近年於國際屢屢斬獲大獎,日本國際漫畫獎年年有台灣漫畫家出線,波隆那書展的不同獎項中也能看見台灣插畫家的身影。文化內容策進院特別企劃「國外愛這味」出版專欄,每週一刊登,展現評論人、創作者與版權經營者等不同觀點,加上文策院作為產業助攻的推手,如何將不同的機會點,匯聚成一幅台灣圖像的獨特樣貌。

近年因為網際網路的發展,各類型文化內容及資訊都呈爆炸性成長,台灣也不例外,除了影視、音樂之外,文學作品、漫畫等出版品,都出現了相當多元的類型以及題材。類型文學作品更容易站上國際嗎?如何打造成功的類型作品?

➤說好故事是一切的基本功


光磊國際版權負責人譚光磊(攝影:王志元)

光磊國際版權負責人譚光磊認為,要能站上國際舞台,故事的品質還是最主要的決定因素:「說好故事就是一切,故事沒有弄好,真的沒有人想看的,台灣人都不看的話,為什麼老外要看?」他也坦言,好的作品曝光度會相對高,可能反映在銷售量,或反映在獲獎帶來的知名度,「持續有國際曝光,絕對是有幫助的。」

譚光磊舉例,像是中國作家劉慈欣的《三體》出現之後,市場都在期待會有更多中國的科幻作品出現,「但是三體之後其實中國並沒有大量、或同等級的長篇科幻小說出現。」他指出,如果要在國際上引爆潮流,首先需要一部現象級的作品,「大作出現,等於開了第一槍,但是後面要有一批能夠跟上的創作。如果沒有,就是曇花一現,就是單一事件。」

對於台灣目前的類型文學與創作,譚光磊說已經有一些很好的作品在國際上曝光,「譬如作家吳明益的作品《複眼人》,去年入選柏林影展Books at Berlinale單元十本推薦書之一,是第一本入選的亞洲小說。」

➤實際的生活經驗才是創作能量來源


鏡文學總經理董成瑜(鏡文學提供)

當前台灣的類型作品,從作者到出版社,整個產業該向哪個方向前進?鏡文學總經理董成瑜表示,需要給創作者空間,讓創作者能夠有餘裕觸碰到社會的多元層面,才能增加作品本身的豐富程度。

董成瑜以作家吳曉樂的作品《上流兒童》舉例,當時鏡文學開發了這套主題,委託吳曉樂撰寫,期間鏡文學提供媒體資源,讓吳曉樂去進行田野調查。作品推出後,因為議題的精準及行文的風格,在海外成功售出影視改編版權。董成瑜說,「台灣有很多作家都專注在創作,因為現實的因素,可能很難觸碰到社會其他階層,但是實際生活的經驗才是創作的能量。」

➤獨特視野和世界觀有利類型作品的成功


秀威資訊的主任編輯喬齊安,秀威提供

秀威資訊主任編輯喬齊安說,目前在市場上,懸疑、推理、愛情與恐怖小說的反應最好,「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去年文策院提案報名之後,懸疑偵探小說《沙瑪基的惡靈》入選電視劇集展會「法國里爾 Series Mania」「Book-to-Screen」單元。喬齊安說,這部作品帶有驚悚的氣氛,行文中的台灣氣息也很濃厚,是非常能表現台灣特色的懸疑類型作品。

基於過去與海外版權代理交流的經驗,喬齊安指出會被國外注意到的作品,都有獨特的視野,「這些作品都很容易讓讀者進入他們的世界觀,故事本身也都具備高度娛樂性,讓讀者有豐富的情緒體驗,這是成功類型作品的特點。」

➤類型文學要成功,故事要先說好

譚光磊說,過去很多人談「越在地越國際」,「這句話本身成立的先決條件,就是基本功要有國際水準,甚至超越國際水準,在地化才會變成特色,才會是加分的。」而基本功,就是說好故事的技藝。

董成瑜認為,類型文學之所以容易被注意,是因為故事的轉折、戲劇性,本身就會對讀者產生強烈的吸引力,也因此有很大的跨領域合作空間,這樣的作品才容易被海外注意。「職人、懸疑與推理類型的作品越來越熱,就是因為那樣的故事相對熱鬧,而且都有明顯的衝突。」

對於台灣類型文學出版的未來,三人都感覺還有努力的空間,但依然得要回到如何將內容做好,把故事說好。

董成瑜強調,不能只是憑空想像,創作者要走入社會,貼近真實去打造人物、故事,才會讓整個作品更為豐滿。喬齊安則認為,與國外交流的經驗很重要,政府、業界若能頻繁參與國際展會,將國外的經驗帶回來給創作者,「讓他們知道如果要寫出國際能夠接受的作品,應該可以朝著哪個方向進行,不能只是悶頭在寫。」


➤閱讀通信 vol.203》瀕危的讀者海豚需要各方餵養,但請勿拍打

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