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隨身聽S3EP4》漫才團體達康.come/政治人物都這麼好笑了,搞笑藝人要怎樣生存?

你那邊,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已回到家,或是在通勤的路上?無論什麼時間、地點,歡迎隨時打開「閱讀隨身聽」。在此Podcast節目中,我們找來金鐘獎節目製作人邱顯忠擔綱主持,每集邀請不同作家、藝文工作者或編輯,以線上廣播的方式,分享彼此的工作與最近的閱讀。

台灣漫才第一把交椅「達康.come」的康康與阿達一起來到閱讀隨身聽,他們出道多年,是最早將「漫才」引入台灣的表演者。搞笑藝人私下的生活是什麼樣貌?他們如何將來自日本的表演藝術重新在地化?在創造這些精采笑點的背後,是歡樂多一些還是辛酸多一些?請別錯過本集精采節目。

▇特別來賓:達康.come

成立於2013年初,阿達、康康從事專職搞笑及漫才表演歷時八年多,兩人以極大的身高差,讓人一看就想噴飯。
阿達,本名陳彥達,實際年次1983,目測年次1963,髮線年次 1893(清代)。有嬌弱女子的身長及粗壯莊稼漢的體寬,自 2007年起開始搞笑創作,並參與多部廣告拍攝。
康康,本名何瑞康,實際身高188.8 cm,目測身高190cm,與阿達相對身高30cm。有國際名模的身高及迅速靈活的雙腿,自 2008年開始從事搞笑相關創作、演出,現亦從事音樂創作與演唱,並為一行蹤神祕之踢踏舞者。

▇本集精彩內容​

  • 漫才是日本的相聲,我們把它定義為雙人站台喜劇的一種。在漫才裡,裝傻的角色主要創造荒謬的語言、行為、行動與觀點,甚至是一些錯誤的行徑,而另一人則扮演吐槽的角色,進行指正。兩人一來一回之間,會出現激烈的氣氛,因為這當中是有對錯判斷的。這個模式一開始就是為了笑料而設計的,衝突度高,因為追求好笑,所以表演氣氛的熱烈度、推進感、速度感都會偏向於快速而激烈。
     
  • 日本的生活環境跟台灣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當漫才來到台灣時,我們在題材和語言的轉移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難。比如吐槽,日本有經典的吐槽語句,可是如果在台灣,我們就要自己尋找那些吐槽語句。一路演出下來,慢慢我們也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套,所謂「中文漫才」的語彙和互動方式。
     
  • 雖然不了解日本文化或語言,但還是看得懂日文漫才,還是會覺得很好笑,這是因為喜劇的確存在著共知性的範圍。比如日本人的生活,如果太細節,我們會無法體會;但如果用比較大眾的——像職場關係、親子、一些人類的基本狀態,其實我們也會懂。

  • 因為疫情關係,有一段時間沒辦法做現場演出。「線上演出」對我們來說,超級具挑戰性。對做現場演出的人來說,沒有觀眾是最致命的事情,尤其做喜劇,如果沒有觀眾的回饋,很多效果的判斷會讓表演者很不安,而且現在的節奏中,其實包含了觀眾的笑聲。漫材的節奏像一個波狀圖,上上下下。可是如果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表演者還是按照那個節奏演出,那預計會有觀眾笑聲的時間就會是空白的;若抽走了等觀眾笑聲的時間,信息量就會接得非常緊......
     
  • 除了笑點之外,平常我們還要討論經營方式等等,工作是很緊密的。我們相處的時間已經這麼多了,私下還要聊天的話,上台就完全沒有素材了。所以我們常常是在台上聊天,表演就是我們的生活。
     
  • 恐怖小說可以把我代入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心情和情緒。我特別喜歡三津田信三的恐怖小說,他的小說對我來說很玄妙,沉浸感特別強。三津田本身是一個民俗學家,又是雜誌採訪者,他知道很多民間習俗。小說中,他以自己的身分描述了很多他對於當地所了解的風土人情,比如禁忌、習俗,內容很紮實。有時我甚至覺得這些風土人情占了作品中的六、七成,小說只有三成左右。可是反而因為這樣,故事劇情恐怖跟詭異來的時候,非常出其不意。他卸除了讀者的心房,彷彿在讀科普的敘述,可是恐怖或詭異會忽然出現,嚇你一跳。
     
  • 又吉直樹《火花》中,描述漫才的段落朗讀:

就算我沒有私人的關係,也對在同一時代同一劇場並肩奮戰過的所有藝人感到驕傲。穿著骯髒的帆布鞋走進後台休息室時,有許多穿著同樣寒酸的傢伙。他們在短暫的片刻,讓我忘記自己被世間拋棄,忘記藝人總是被人瞧不起。那或許就像虛幻的海底龍宮。縱使一句話也沒交談過,如果沒有他們,我恐怕無法持續如此瘋狂的生活長達十年。

  • 當代人其實有太多種喜劇,有太多種產品、作品、媒介,娛樂選擇太多了,不見得要喜劇。如果想要被感動,可以去聽音樂、看電影、閱讀,非常自由且有海量的選擇。就算只討論喜劇,也有各式各樣的形式,從網紅、Youtube到現場喜劇。我們是現場起家的,當然很希望可以在現場喜劇這一塊得到更多觀眾的喜愛,因為那氣氛是完全不一樣的,跟大家一起笑,是很難得的。
     
  • 我們做漫才,有點像小丑的一種。在這時代做這件事情,有時會有「政治人物都已經這麼好笑了,我是要怎麼樣啦!」的感覺。不管從娛樂藝人到政治明星等等,都在同樣的遊戲機制裡,世界變得很奇妙,也被刷得非常快速。有時候這樣對比,會覺得一切都很荒謬。
     
  • 不過,我們自己做漫才,會保持一個創作「作品」的心態。即便我們只是在閒聊,也要聊出我們自己很有趣的地方,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也許,作品裡可被重複觀看的精緻度,是我們在這個奇怪的狀況中,能夠突圍的特點。
     
  • 漫才表演:一年之計在於冬?

❖個人小物❖C-38B❖ 
這是阿達抱著睡覺的東西(笑),這是我們表演漫才時都會用到的麥克風,型號是「SONY C-38B」,為什麼它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呢?第一是它很貴,從日本來的,原價約4萬5千元台幣,我們從日本雅虎買二手的回來,2013年我們剛成立的時候,就決定要買這支麥克風,花了約2萬5千元加海外運費。
除了貴之外,很大的意義是,它是日本漫才表演時,最常使用的麥克風。原本是廣播用的電容式麥克風,因為劇場使用效果很好,因此常被拿來做漫才使用。過去日本表演漫才時,不會一人一支麥克風,都是一支麥克風放在中間,兩個人湊前收音,常常使用這支麥克風做出聲音的效果,比如遠離它,或靠它靠很近,或是位移產生效果,類似第三個搭檔。當我們下定決心做漫才演出時,就從日本買了一支進來,漫才藝人暱稱它為「サンパチ」( Sampachi),有點像中文的「三八仔」。



主持人簡介:邱顯忠
政大新聞系、美國 Temple University 廣播電視電影研究所。經歷:曾任公共電視台節目部製作人暨編導。2003年以《台灣百年人物誌》獲金鐘獎,2007年《以藝術之名》入選「台新藝術獎──年度五大視覺藝術」。另曾製作《誰來晚餐》、《文學風景》、《公視藝文大道》等節目。


▇閱讀隨身聽,聆聽導引:

▇第3季 線上聆聽

cov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