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漫歐洲新契機.版權人》賀成交!他們如何把台漫賣到海外?ft.武忠森、林怡君

編按:亞洲向來是動漫發展重鎮,日本ACG強權比肩IP大國美國,韓國條漫強勢竄起,亦令全球群起效法。近年日漫席捲全球,法國漫畫排行榜10本有7、8本都是日漫。台漫市場多年來雖然深受列強割據,卻也並非一無積累,不論老將或新生代的作品,近期紛紛乘日漫之風揚向國際。過去,「緊鄰日本」「與日漫風格相似」是一大缺點,但在歐洲版權商的關注中,這些特色反成為台灣的優勢。在第14屆金漫獎揭曉與漫畫博物館成立前夕,Openbook閱讀誌特別與「大人的漫畫社」Podcast主持人陳怡靜合作,帶領讀者重回今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現場,再現台漫於歐洲受到熱議的景況。

  • 主持人:陳怡靜(大人的漫畫社主持人)
  • 受訪者:武忠森(光磊國際版權專業版代)、林怡君(大塊文化第二編輯室總編輯林怡君)

➤安古蘭台灣館今昔大不同,歐洲書市對台灣漫畫詢問度高

主持人:歐洲居然有這麼多人對台灣漫畫很有興趣,我真的滿好奇,忠森做了10年的法語區版權,應該感觸最深。從2014年安古蘭台灣館門可羅雀,到今年開會開不完, 請跟我們分享,你觀察到歐洲市場對於台灣漫畫為何感興趣?

武忠森:應該先從歐洲各國對日漫的著迷開始談。不只法國,其實日漫在歐洲已經熱很久了 。疫情前,我去巴黎逛書店,可以說整櫃整櫃都是日漫。台灣有翻譯且為人所知的日漫,在法國都找得到。疫情期間我沒辦法過去,但我看書市排行榜也很難不留意到,日漫的影響力越來越強大,有時甚至暢銷書排行榜前10名漫畫有7、8本都來自日本,真的很驚人。

主持人:你剛開始做版權時,比較像引進圖像小說的歐洲漫畫,但這幾年隨著業務的改變,反而是要賣台漫了。你們在安古蘭大概安排了多少場會議?

林怡君:大概將近40場會議,所以一天就是10幾場,我們有3個人互相cover。

武忠森:雖然有3個人,但因為每個人的專長不同,我們有切分各自負責不同的部分。9點到現場後,大概是10點開始開會。如果有其他人路過也都會打招呼,邀請他們進來看漫畫、聊聊天。雖然中午有排吃飯時間,但常常沒有時間吃完,就一路開會到下午5點左右。


2023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版權中。台灣館今年共有3位版權人員,密集地在3天內開了40場版權會議。(圖片來源:安古蘭台灣館)

➤日漫風潮下,不只亞洲與法國,是全球性的,台灣是受益者

主持人:從日漫中看到台漫的機會,這個原本對我們來講是沒有想像到的世界,可是這3、4年好明顯喔。

林怡君:這3年因為疫情和Netflix的關係,Netflix上面太多很紅的動畫都是漫畫改編,大家會想要回頭看漫畫,所以現在出版日漫已經不是亞洲地區或法國這種傳統的漫畫大國,它其實是全球性的。

當然,在對日漫的需求下,台灣是受益者,因為很多重要的作者、作品都已經被搶走了,而且日本人通常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會偏好給同一家出版社出版。所以其他大出版社的也很難去搶那些作者的大作品,可能要花很多錢,更不用說小出版社了。這個時候小出版社還想做的話,就會從周邊下手。也因為我們有累積了相當多年的日漫風格漫畫,我們畫的比其他國家道地很多,所以在這一波日漫的風潮下,台灣其實是受益者。


版權人、大塊文化第2編輯室總編輯林怡君(攝影:林鈺馨)

武忠森:我在這幾年的經驗裡有發現,最近這兩三年真的有點大爆發,前面幾年大概就是一單兩單,這兩年很可怕,甚至有競價出現,而且不只法國,義大利、烏克蘭或其他國家都有。絕大部分是比較中小型的獨立出版社,他們沒有實力去跟大社來競爭日漫的作者和作品,就會轉而從其他類型比較相近的韓漫、台漫,甚至中國的漫畫下手。很現實地講,前期的成本真的低很多,也有比較多機會找到他們要的、適合他們的作品。

主持人:台灣漫畫有因此獲得比較好的談判空間嗎?

武忠森:我覺得漸漸的是有,因為當越來越多出版社對於台灣漫畫感興趣的時候,就一定會出現競爭者,那我們在談授權條件的籌碼就多了一些。


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版權中心,右為武忠森。(圖片來源:安古蘭台灣館)

➤在歐洲,百合才是王道

武忠森:我這次印象最深的是,某場會議上聊到BL漫畫,結果發現其實在歐洲比較受歡迎的是百合,我超意外的。

主持人:為什麼?

武忠森:後來想一想,可能因為歐洲對性比較開放,一般BL對他們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吧。也可能是他們看多了很暴露、很肉的作品,開始對這種比較崇尚精神層面的故事題材感興趣。

主持人:這確實也反映在我們作品銷售的狀況,像《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在台灣算是百合漫畫的大家,她幾乎每一本在歐洲都非常快受到關注。

林怡君:對。我們每年都會爭取在Manga City主舞台辦活動,應該是2020年《粉紅緞帶》那次就有以星期一回收日為主題談一下台灣百合類型的漫畫,星期一回收日還穿蘿莉塔的裝扮。本來我們還滿擔心會不會歐洲讀者不太熟悉或不太喜歡這個主題,但後來其實還滿受歡迎的,回饋也很不錯,星期一回收日現在幾乎每一本都賣掉了。


2020年安古蘭漫畫節,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以一襲羅莉塔裝,cos自己作品中的角色,引起會場一片關注與媒體目光。(取自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臺灣館)

➤歐洲出版社對台灣漫畫類型的偏好?

主持人:歐洲出版社有對台灣哪些類型的漫畫特別感興趣嗎?還是他們很看感覺?

林怡君:其實每家都非常不一樣,不一定有清楚的規則。記得李隆杰那時候《怕魚的男人》先賣掉,出版社考慮的原因之一是,《1661國姓來襲》有歷史的背景在裡面,它是會有門檻的。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先選《怕魚的男人》,不過當《怕魚的男人》回饋很好,他們就會再嘗試其他的作品。


漫畫家李隆杰在安古蘭漫畫節為讀者進行簽繪(取自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臺灣館)

或許有時候會覺得這種題材的作品不是很好推,但有可能換一個時空或別的東西,就會有一點點改變。我覺得,搞笑的作品其實是最難的,因為你會第一時間覺得好笑,通常是前面有些已經不用講的、大家都知道的東西,如果文化的東西太多,你就會笑不出來。

➤談版權時,最難介紹的漫畫類型是什麼?

林怡君:我覺得對我來說,比較難的也是要講較多背景知識的作品。我這次試圖要介紹《幸福路上》,有些點對這部作品來說還滿重要的,但一旦要開始多講,從介紹書的那個flow來說是不太適合的。不是說不能介紹,只是必須要琢磨,用別的方式去介紹。後來我們就說,它有點像是台灣版的《櫻桃小丸子》。有些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會感動的東西,有時反而比較難在版權會議上介紹,而且一個會議才半個小時,一本書沒辦法講幾分鐘。

武忠森:所以只能夠每場會議問對方想找哪一類的書,然後在腦袋裡馬上快速地想,這次有什麼書可以介紹。

➤因為台海議題,「台灣」也在歐洲被更廣泛地認識

林怡君:因為近年中國與台灣大使在新聞上的不同表現,今年歐洲人普遍很認識台灣。當我們提到是來自台灣時,多數人已經不會像之前搞不清楚了,反而會回應「你們隔壁有一個可怕的老大哥」,這還滿明顯的。

主持人:今年確實有感覺到歐洲人對台灣的支持,我連走路買東西,都會有人跟我說「台灣加油」。有一間歐洲出版社告訴我,他無論如何都希望出版社裡有一本來自台灣的書籍。我聽到時,真的有被打動到。包括現在烏克蘭仍持續在做出版,持續開拓海外市場,確實能讓人看見出版的力量。 

➤什麼是好賣的漫畫?

武忠森:我覺得好賣就是故事要說得好、說得完整,這個很重要。

林怡君:我覺得我們很像市場裡的攤商,我們需要有好的食材,但其實好的作品累積沒有那麼快。像2019年的時候感受超深的,會覺得我很想賣,但是好賣的東西不太多。這幾年我覺得漫畫輔導金有一些幫助,加上台灣的創作才能是很蓬勃的,看到很多很棒的新人才投入在畫漫畫,今年剛好累積了夠多好作品。但每年都要去安古蘭,在好作品的銜接上,我覺得台灣的環境還不夠成熟。


2023安古蘭臺灣館第一日臺灣漫畫家與工作人員全體合影(取自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臺灣館)

主持人:在國際市場對我們需求這麼高的時候,如果我們有足夠高的產量跟夠好的作品,真的是個爆發的機會。

武忠森:是,絕對是。

林怡君:不管是風格也好,講故事的能力等等,其實編輯要看的是它夠不夠完整。最好的狀況是畫工也好、畫面也好、故事也好,完美。但如果缺一也沒關係,有時候你畫很樸素的東西,可是情節非常棒,可以讓讀者看到後來完全忘記你今天畫的是火柴人,我覺得那也絕對沒有問題,也是成功的。反而有些作品畫面很精美,但看到最後覺得很空虛,有點餘味不足。如果能兩者兼具的話當然最好,否則至少要有賣點,有的時候故事稍弱,但畫面非常棒,一定會有加分。

➤給漫畫創作者的建議

主持人:兩位未來勢必會繼續賣台灣版權,你們有什麼建議想要給漫畫界的創作者嗎?

武忠森:請把故事說好,說完整。

林怡君:我覺得身為創作者,這麼辛苦地投入在畫漫畫,你一定有個「不得不」,要去理解你的「不得不」和你想要講的故事是什麼。你畫的東西要能夠說服自己、能夠讓自己感動,才有可能感動別人。當然也有可能自己感動得要死,但別人還是無感,但讓讀者感動是最基本的。我覺得把你的「不得不」想清楚,然後好好地講出來,這樣就好。至於台灣的讀者、國外的讀者買不買單,就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真的講得好,我覺得一定可以感動別人。


2023安古蘭臺灣館漫畫家接龍live drawing(取自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臺灣館)

➤數位平台崛起

主持人:數位平台可能是未來一個強勢的可能,你們所看到的數位平台是什麼樣貌?未來有什麼樣的發展或想像嗎?

林怡君:這次從Moonsia身上可以看到的是,真的不用受限。因為進入紙本印刷,一定會有印刷等等基本的開銷,可是數位平台上需要的基本開銷其實非常少,相對的機會就多很多。我覺得尤其是新一代創作者,可以選擇最能夠表達自己、最舒服的方式,不用受限於國內的平台。另外,建議鍛鍊一下語言能力,這樣就可以到各大平台實際跟各國的讀者交流,得到實際的回饋。

主持人:Moonsia的作品《星咒之絆》在LINE WEBTOON上連載,非常多國外讀者專程到安古蘭找她簽名,我覺得好感動喔。

林怡君:真的就是可以跨域了,所以這時候你要更清楚自己的東西可不可以打動世界的讀者,你就是要把它講得好才行。

武忠森:我覺得他們也是這兩三年電子平台比較蓬勃發展,很多傳統大社才開始在想要怎麼做,或者跟平台合作。確實可以看到,不管法國本土的新興平台或國際品牌是用什麼方式運作(是單本下載的、訂閱制的,或者是不同方式的會員制),目前還沒有辦法明確看出哪一種會成為主流。或許未來訂閱制有可能變成主流,因為現在不只是漫畫,很多出版社已經不排斥訂閱制,所以在未來這幾年,它是需要密切關注的一塊。

聆聽完整訪問

手指點一下,您支持的每一分錢
都是推動美好閱讀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