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漫歐洲新契機.創作者》那天,他們跟池上遼一同時開簽名會,頁漫的手工技藝 ft.小島、李隆杰

漫畫家小島與漫畫家李隆杰(照片取自:大人的漫畫社)

編按:亞洲向來是動漫發展重鎮,日本ACG強權比肩IP大國美國,韓國條漫強勢竄起,亦令全球群起效法。近年日漫席捲全球,法國漫畫排行榜10本有7、8本都是日漫。台漫市場多年來雖然深受列強割據,卻也並非一無積累,不論老將或新生代的作品,近期紛紛乘日漫之風揚向國際。過去,「緊鄰日本」「與日漫風格相似」是一大缺點,但在歐洲版權商的關注中,這些特色反成為台灣的優勢。在第14屆金漫獎揭曉與漫畫博物館成立前夕,Openbook閱讀誌特別與「大人的漫畫社」Podcast主持人陳怡靜合作,帶領讀者重回今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現場,再現台漫於歐洲受到熱議的景況。

  • 主持人:陳怡靜(大人的漫畫社主持人)
  • 受訪者: 小島(漫畫家)、李隆杰(漫畫家)

➤台灣與日本漫畫家同場簽繪盛況

主持人:今年安古蘭漫畫節會場,法國出版社Komogi為小島作品《獅子藏匿的書屋》法文版舉辦的新書發表會,現場非常熱烈,許多讀者排了很久的隊伍,只為了小島的簽名。當時,另一位台灣漫畫家李隆杰也在現場進行簽會,和他們一起進行簽會的還有日本漫畫池上遼一。可惜池上遼一今天沒辦法來(笑)。

那天是對我來說是很魔幻的時刻,我先看完了兩位台灣漫畫家的簽名會之後,版權人小毛跑來告訴我池上遼一正在簽名。我居然在15分鐘之內看了3位老師的簽名。兩位今天一起來還有個主因,是兩位都推出了法文版的作品!

這是小島第2次到安古蘭參展,隆杰是第5次造訪安古蘭。小島今年甚至是自費10萬塊飛去法國的,我換算了一下,你要賣出 4166本書才能打平這10萬塊。小島為什麼願意這麼做?


《獅子藏匿的書屋》法文版新書發表會後,小島為讀者簽繪(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小島:最初主要是因爲法國出版社用非常好的條件代理我的書。當時聽到那個條件的時候,覺得非常不合理,而且知道他們是一家新興的出版社,沒有攤位也沒有錢,我當時的想法是,他們會不會因為我這本書就倒了!所以那時候就想說不然自費去法國幫他們簽繪。畢竟人家也是花了滿多錢,很用心在做這本書,覺得想要支持他一下。

主持人:代理小島作品的Komogi出版社,創辦人是一對兄弟檔,一個 27 歲,一個 21 歲,非常年輕。你當時知道的時候反應如何?

小島:第一次見面是在安古蘭漫畫節第一天版權會議上,在那之前我不知道他們那麼年輕。我到現場後,想像我的編輯可能是比我高、有鬍子之類,應該是成熟穩重的大人才有辦法這麼闊綽。結果發現欸,怎麼是兩個小男生,我那時真的倒退三步,震驚到說不出話來。我勉勉強強把伴手禮給他們,看完展覽之後趕快衝回宿舍,繼續狂畫一些比較小比較可愛的圖,想說簽繪的時候交給他們,讓他們有更多東西可以拿來促銷。

➤作為創作者,在法國和台灣的差異

主持人:小島現在出到第三本書,在台灣辦過活動也去了安古蘭兩次,作為創作者,在法國跟台灣有什麼差異嗎?

小島:主要應該是簽繪上的差異吧。在台灣都是出完書,經過一段宣傳才辦活動,所以會來的都是已經看過、擁有你的書的讀者。但在法國,大部分就是路過看到有人在簽繪,有興趣就會直接買,也會主動要求想要畫什麼。

很有趣的是,法國人英文口音很重,我英文也很爛,所以覺得很有親切感。但即便語言不通,他們還是會很認真地表達他有多愛你,或者很期待你等等。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對老夫婦說:「雖然沒有看完漫畫,但看圖覺得很棒,想要把這個書送給孫女。」沒多久我就收到他孫女的訊息說她拿到書了,她看完覺得很喜歡。那時候我剛好發了一篇廢文,說我最近工作好累,我只想躺躺。她就回:「老師沒關係,你可以躺多久都沒關係,等你休息好再繼續工作。」我覺得特別溫馨,他們對創作者的支持真的很讓人感動。


小島在安古蘭漫畫節與讀者合照(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原稿才能看得到的細節,堅持手繪的樂趣

主持人:跟我們分享一下在安古蘭看到印象最深刻的展覽,或好玩的地方。

小島:當然就是《進擊的巨人》。我最震驚的是它的網點都還是手工貼網,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各種網點的痕跡。像是傳統接網、掛網、疊網的方式通通都有做到,非常非常複雜,可以想像後面的助手群有多龐大。小本的印刷比較看不到細節的差異,在現場看到原稿,覺得真的太厲害、太強了,可以看到花了很多心思在創作這個作品。

整個畫面展現在眼前的時候,真的會感覺到那種很痛苦、很壓抑、想要追求自由的心是非常非常的強烈。展場的佈置和安排把戰爭的痛苦和被壓迫的感覺表現得淋漓盡致,看到最後也有種終於重獲新生、獲得自由的感覺。我看到最後有點泛淚,覺得諫山創真是非常厲害的老師。


從原稿上可清楚看見作者的創作痕跡(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進擊的巨人》原稿可以看到許多細節(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主持人:隆杰說說看,有什麼發現嗎? 

李隆杰:我有注意到《進擊的巨人》一些跨頁的地方其實沒有接起來,但看原稿的力量還是特別不一樣。尤其像《進擊的巨人》,我漫畫全套都買了也都看過了,可是看到原稿展的時候覺得好像沒看過一樣。這感覺其實很神奇,明明都有看過,但卻好像都是新的。

日本人的原稿很特別,因為他們兼顧品質的同時又必須兼顧速度,所以裡面一定會有很多修改的痕跡。這些修改痕跡通常就是原稿展值得一看的地方。

主持人:你這次最喜歡的是哪個展覽?

李隆杰:可能是池上遼一吧。首先因為他是已經畫比較久的漫畫家,看到他的畫可以感覺到日本漫畫時代的一些改變。他最早期還沒有完全建立自己風格的時候,跟當時很多漫畫家的風格是有點接近的,後來才漸漸發展出他自己的樣子。

我其實沒有看很多池上遼一的作品,少數看過的也沒有很喜歡。但在展覽裡重新認識了這個作者,也看到一些很喜歡的,這部分印象滿深刻的。伊藤潤二的展覽也是,這兩個展覽都讓我看到很多驚奇的東西,包含作畫的細節,以及只有透過原稿展才看得到的東西。即便現在這麼重視數位化,我看了這些展覽會覺得,持續用手畫在實體原稿上的作法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我也樂在其中。


池上遼一展。(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國際出版人如何看待台灣漫畫?

小島:我們去年有參加一些版權會議,聽那些編輯們的意見。他們說希望看到的台灣作品是有台灣特色,但不要生澀到讓歐洲人很難產生共鳴。聽到時覺得自己的作品《獅子藏匿的書屋》可能沒辦法代理出去,因為圍棋對歐洲人來說太冷門,推行起來是有點困難的,所以後來代理出去的時候我滿意外的。

主持人:這應該也跟編輯個人的生命經驗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你在法國的出版社編輯認識法國的圍棋冠軍,他覺得故事裡關於職業棋士的心路歷程和真實狀況是相符合的,他自己也非常喜歡圍棋,這反而變成一種推力。所以還是要回到故事上,如果是吸引人的故事、角色塑造得足夠好時,即便是跨文化、跨語言的東西,都是可以被看到的。

隆杰的狀態也滿接近的,《1661國姓來襲》不是好讀的作品,遙遠的東方小島,被荷蘭人治理、鄭成功登陸等等,但法國人也非常喜歡啊。

李隆杰:我覺得他們好像會從畫面的感覺來看。2019年那時,我本來希望先做《1661國姓來襲》,因為那對我來說比較重要,但法國出版社堅持先做《怕魚的男人》,可能因為故事沒有對白,沒有翻譯的問題,比較安全。或許就像我們看法國的漫畫,我們也看不懂文字,但我們會從畫面的力量和畫面本身的魅力來決定要不要買。


漫畫家李隆杰為讀者進行簽繪,新作《1624男人與島》法文版也將於2023年9月問世(取自:文化內容策進院臉書專頁)


李隆杰《1661國姓來襲》內頁(蓋亞文化提供)

➤安古蘭漫畫節對漫畫家來說,重要性是什麼?

李隆杰:沒有去過的,建議一生中還是要去看一次,可以增加很多見識,就算以後不會再去了,一定還是會在創作的生命中留下些什麼。也或許有些人有機會在那邊發展,我相信有些漫畫家在台灣的發展比較有限,他們的作品在法國反而會有較多人喜歡,他們看待漫畫的方式很不一樣。另外,還可以看他們處理展覽的方式,安古蘭漫畫節是跟整個老城市結合,那樣的環境在台灣不太可能複製,在其他國家也不一定能看到,是一種很特殊的體驗。

小島:我認為短短的一趟旅程很難讓人有什麼巨大的改變,可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了解人家怎麼策展和佈展,怎麼賣書和做書。加上法國是相對自由、比較注重個人追求,環境也沒這麼壓榨的國家,會去做出版的人,大部分都是秉持著熱忱在做。感覺法國的出版人相對較有靈魂和朝氣,常會有一些神祕的點子,很值得去看看。

能夠在安古蘭駐村或參展的,都是很厲害的作者,在跟這些作者交流的時候,會很清楚知道大家的能力都非常強。而且大部分作者都有自省的能力,也很清楚未來的規劃,或怎麼調整自己的狀態。透過這個場合,大家有機會互相交換想法,會發現原來別人是這麼努力在做一件事情,從中也可以去調整自己的創作步調。


小島《獅子藏匿的書屋》內頁(原動力文化提供)

➤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給同業或在環境裡頭努力的人們?

小島:現在因為有政府的補助,出版成本上不用負擔這麼大,但我其實不太贊成一直用補助的方式延續出版,因為這樣會讓作者沒有辦法面對商業,很容易把作者養廢。

我覺得比起以前,台漫在畫技方面有非常大的躍進,但最大的問題是劇情的多元性、故事的深度。因為代理引進台灣的日漫,其實都是最頂尖的漫畫,而台灣的讀者長期被日漫豢養,如果要在這片市場中爭取到讀者的話,就得想辦法讓自己的實力達到像最頂尖的日漫那樣,否則讀者是不會買單的。所以我覺得終究是要回到,創作者必須不斷打磨自己的劇情、不斷自我精進,並且持續閱讀更多作品。

主持人:我覺得這一段讓我非常感動。身為創作者,你非常知道問題點在哪裡,而且也很勇敢。

我想對隆杰來說,創作是件很嚴肅的事情。隆杰是個很特別的創作者,他從來不拿補助,他是要求不能拿補助的人。


漫畫家李隆杰接受法國YouTuber採訪(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李隆杰:說真的我也不是不缺錢,但因為補助申請和核銷的過程實在太麻煩,我光想像就覺得很想死,所以我還是希望單純地專注在畫圖就好。

我覺得漫畫這條路能不能持續走,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真心喜歡。有些作者即使能力很好、非常適合畫漫畫,但漫畫的收入對他來說太少了,所以他很快就沒興趣。有些作者或許沒那麼出色,但他持續畫了非常多年,你就知道他是真的喜歡漫畫、只想畫漫畫。也有些人雖然過得很辛苦,但他為了穩定的收入持續堅持,靠漫畫的收入撐下去。你會發現,他們就是真心喜歡漫畫,非畫漫畫不可。大概是這樣的人,才能夠持續走下去。

主持人:真的要不斷用堅持跟愛,才能支撐自己吧。

李隆杰:也許愛得夠深,也就不需要特別堅持,就很自然。

聆聽完整訪問

手指點一下,您支持的每一分錢
都是推動美好閱讀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