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漫歐洲新契機.展覽》飛了17個小時去法國……看漫畫!!初心者的安古蘭行ft.洪群甯

法國安古蘭車站(照片取自:大人的漫畫社)

編按:亞洲向來是動漫發展重鎮,日本ACG強權比肩IP大國美國,韓國條漫強勢竄起,亦令全球群起效法。近年日漫席捲全球,法國漫畫排行榜10本有7、8本都是日漫。台漫市場多年來雖然深受列強割據,卻也並非一無積累,不論老將或新生代的作品,近期紛紛乘日漫之風揚向國際。過去,「緊鄰日本」「與日漫風格相似」是一大缺點,但在歐洲版權商的關注中,這些特色反成為台灣的優勢。在第14屆金漫獎揭曉與漫畫博物館成立前夕,Openbook閱讀誌特別與「大人的漫畫社」Podcast主持人陳怡靜合作,帶領讀者重回今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現場,再現台漫於歐洲受到熱議的景況。

  • 主持人:陳怡靜(大人的漫畫社主持人)
  • 受訪者:洪群甯(大人的漫畫社製作人)

➤豪華驚喜包——安古蘭漫畫節

主持人:每年有這麼多人來安古蘭漫畫節,身為安古蘭初心者,你看完有什麼心得?

洪群甯:我用個比喻好了,安古蘭漫畫節就像小時候書局會賣的驚喜包。一般驚喜包裡只會有一個很棒的東西,其他都爛爛的,但安古蘭漫畫節對我來說,就是把全部S級的牌卡、最好的東西都收集在那個小包,怎麼開都一定是最頂級的。

我覺得今年這個驚喜包,最令我興奮的是有《聖堂教父》作者池上遼一、伊藤潤二、創哥(諫山創)《進擊的巨人》有專展,一些臺灣漫畫家,李隆杰、小島、周見信,還有一些在歐洲或美洲漫畫圈比較知名的創作者。


安古蘭的伊藤潤二專展可以近距離觀賞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原稿。(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長途跋涉到地球的另一面,看見原稿的迷人之處 

主持人:為什麼這個漫畫節這麼重要?為什麼世界上數以萬計的創作者、編輯、出版商,或者媒體相關的漫畫從業人員,會在每年的1月底從世界各地來到這個遙遠的小鎮?


安古蘭埋首努力簽繪的漫畫家們(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洪群甯:安古蘭的天氣超爛,下雨又冷,還要在寒風中排隊,只為了看幾眼人多到不一定看得到的展,但大家還是願意去,因為真的有很多原作。

主持人:我認為有個有趣的地方是,在日本可能還看不到這麼大規模的展覽,而且可以很近的看,近到可以看到諫山創用立可白修正的地方。這是我們平常在印刷本,或者電子書上看不到的。你看到原稿的力量,看到作者思考的模式,看到他犯錯的方式,但是你也看到他成功的方式。真的很迷人吧! 


安古蘭漫畫節《進擊的巨人》特展,看到那隻立可白的腳掌了嗎?!這就是原稿才看得到的細節。(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傾盡全力構思展覽,法國文化實力帶來的經濟實力

主持人:今年是安古蘭第50屆國際漫畫節,策展方跟法國高鐵的50個車站進行合作,在50個車站的站體都可以看到今年安古蘭展出作品的複製畫。最驚人的應該就是在巴黎北站的《進擊的巨人》了。

洪群甯:它的展現方式是,比如直接把月台搭車的螢幕看板全部換成《進擊的巨人》;南門的月台因為在施工有一些圍籬,圍籬上面貼了《進擊的巨人》經典畫面。還有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門是很大片的玻璃,他們把整面玻璃貼成巨大海報,你甚至要走出車站,到對面才能看到巨人全部的臉,真的很像巨人突然在那個城牆上面露出來的樣子。


整座車站圍繞著《進擊的巨人》而展開(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主持人:看起來很困難的操作,他們卻做得非常成功,可以這麼堂而皇之的在這些公有、公共的場所置入性行銷。

洪群甯:這個做法如果是以高層級來思考,一個城鎮,甚至一個國家傾盡全力在做這件事情,做到第50年,它帶來的效果其實是很大的。像我們這種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人,都願意坐飛機去住個5天,5天的基本消費就至少10萬塊了。如果整個城鎮在那幾天有22萬人次的話,那表示可能一整年的營收或觀光的商業計畫,是直接注入在那一週裡。

主持人:那就是文化實力帶來的經濟實力了。安古蘭這個城鎮雖然小,但每年固定都會有幾檔不同的活動,漫畫是一檔,還有音樂等等。


路燈、窗戶、牆壁……整座小鎮處處都是漫畫(照片取自:大人的漫畫社)


當地高中禮堂也有科技結合漫畫的藝術展。(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社群媒體及網紅行銷,紙本漫畫潮流復甦

洪群甯:出國前我有發現,法國或歐洲有個很特別的網紅類型,專門在分享漫畫。他們除了Cosplay之外,也會直接用短影音的方式去接觸年輕族群,去賣紙本書。

我們在現場展區真的有遇到一個染著綠色頭髮的年輕法國人,她一進來,後面就跟著很多小朋友,一臉看到偶像的樣子。後來我們稍微看了一下,她就突然走過來跟我們講中文。

主持人:她對我說,有一本書她想要但好像不能買,有什麼方法可以得到。那本書是韋籬若明《送葬協奏曲》的法文版。

洪群甯:我們當下就把握機會了解一下,在法國身為網紅是怎樣跟他的群眾交流或分享作品。他的追蹤人數有40萬,IG大概有6萬,觸及或是互動的都是國小、國中的小朋友。

其實覺得滿開心的,因為大家現在都在討論通路壓價、出版社書難賣,或是讀者只看電子書,但是在那個場景我看到的是,有個復古的潮流正在復甦,大家開始會去看紙本漫畫,或者想要了解更多不同的作品。而且這些網紅的影響力是有營收的,是可以實質賣出書的,這件事情多難啊。


兒童向漫畫展讓新世代小朋友再次認識紙本漫畫。(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波爾多書店櫥窗(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波爾多的Manga專賣店(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理解創作者的故事,也更理解如何欣賞作品

主持人:我自己特別喜歡Julie Doucet的作品。她是加拿大的女性漫畫家,也是去年安古蘭漫畫大獎的得主。在這之前,她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畫漫畫,因為作為在法國創作的女性,她的創作議題是相對前衛的,當時她受到非常多挑戰,漸漸就不再畫了。但是當她去年拿到漫畫大獎時,我覺得那是很讓她振奮的,因為她知道過去在1980年代所留下的東西其實是有人在看、有人在意的。 

洪群甯:這次去安古蘭期間,Julie的作品帶給我的衝擊跟反思滿深刻的。我一到安古蘭去看的第二場展就是Julie的展,當下身體狀態非常不舒服,加上她作品的主題都是比較直接、直面,甚至是激進的,比如經血、開腸剖肚、男人的陽痿等等,當下我其實是很抗拒的,甚至想要趕快離開現場。


2022年的頒獎典禮上,前一年獲得安古蘭年度大獎的Chris Ware(右)頒獎給當年的大獎得主Julie Doucet。(照片取自:安古蘭漫畫節官方網站)

但很幸運的是,我們在第二天採訪到她的策展人Julian,他分享了許多Julie的故事。這些故事推翻了我前一天因為狀況不好,或面對不熟悉的作品時的那些反抗。這件事情帶給我的體悟是:有時候我看作品時,或許當下的第一個判斷可以先放在心裡,因為當我花更多時間去了解這些人的故事,找到另一個視角重新認識這個人的時候,也許會因此而回去再欣賞他的作品。

主持人:我記得Julian講了一段滿感人的故事,說Julie在1999年停止畫漫畫之後,其實還是持續的創作。她剪各種不同廣告裡面的小元素,拼貼組成自己形式的漫畫。她雖然不畫,可是還是在畫。

洪群甯:Julie找到新的創作方式,她運用不同的廣告雜誌、傳單、海報等等,剪出元素,拼貼出她想要說的話,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或者對世界的觀察。


JULIE DOUCET, TOUJOURS DE GRANDE CLASSE@50th FIBD


JULIE DOUCET, TOUJOURS DE GRANDE CLASSE@50th FIBD


JULIE DOUCET, TOUJOURS DE GRANDE CLASSE@50th FIBD

➤語言隔閡會影響理解觀展體驗嗎?

主持人:其實法文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障礙。

洪群甯:在整個展期間,我必須一直拉扯調適的是:我知道作品很多而時間很少,我知道我花很多錢和時間來到這裡,我理性了解要把握時間,看越多作品越好,但是當我在接觸作品時,往往會因為不懂語言,無法進入故事而被阻擋。最後,我只能先看風格,先看我覺得吸睛的內容,才會往下翻。但就算這樣,我也沒辦法確定我知道故事在說什麼。

主持人:這會對你造成很大的困擾嗎?

洪群甯:我覺得滿困擾的,這限縮了我去探索。比如在我不知道Julie的故事之前,我是進不去的,如果沒有她的策展人講的故事,我可能就會直接擋住,不再往下了解她。如果文化沒這麼相近,有些作品光看畫面是不一定能猜到故事的。 

也有一個反例,我記得有個展覽是在講一位女性戰地記者,展場裡有很大的篇幅在說明她的生平故事,都是法文,我看不懂文字內容。但因為這個人的故事是小時候在歷史課本有學過,是我們被教導的道德和普世價值,所以即使我不了解她的文字,還是能夠推測出大概是一個女生在戰亂時代想辦法存活下來,成為間諜或記者,去推翻一個政權的故事。


女性戰地記者展(照片:大人的漫畫社)

主持人:這個展非常動人,我看到後來真的爆哭。 

洪群甯:這就很有趣,有時候即使我們不了解文字,但是當這個故事是我熟悉的,我可以推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它就可以超脫剛才講的那些規則。

聆聽完整訪問

手指點一下,您支持的每一分錢
都是推動美好閱讀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