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讀者.漫畫篇》漫畫裡看到台灣海產店常見的粉紅塑膠免洗碗,刺青師莫名感動良久

莊生提供

你是否偶爾也懷念那些熱血少年,或純愛青春?那些國高中時,班上同學在課本上的塗鴉,或者陪你度過苦悶晚自習,抽屜裡那本不能被發現的漫畫。

炎熱的6月,Openbook閱讀誌將推出滿滿的漫畫報導,介紹國內、外不能錯過的精彩漫畫,更將邀請不同作家與讀者,聊聊最近看的漫畫。歡迎,一起找回翻漫畫的手感。

  • 讀者:莊生(設計師、刺青師)
  • 讀物:《電影少女》、《黑色大書》、《頑劣家族》、《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太子爺》

何時開始看漫畫?印象中第一部漫畫?

小時候,這樣答很爛、但真的就是小時候。

在有零用錢跟懂得去圖書館前,只能像《過於喧囂的孤獨》的主人翁一樣,撿別人的書來翻。若沒記錯的話,應該會是從版權觀念尚未建立時,東立便出版了日本的少年快報,訂價50、特價35元的《最新日本漫畫排行榜少年快報》,而根據其順序,我看的第一部應該是《七龍珠》。

如果是說第一本單行的話,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漫畫,應該是《都市小英雄紙上遊樂器》。遊戲書是一種很古典的娛樂,裡面導入了多重結局的概念,在90年代初期真的十分新鮮。可說是在老掉牙的走迷宮、找碴跟尋找威利的遊戲系統之外,增添了一點變化,也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這種書就沒落了。(覺得有點可惜的人請翻到 25 頁;根本不知道我在說甚麼的請翻到 32 頁)

2zui_xin_ri_ben_man_hua_pai_xing_bang_-side.jpg

最難忘的漫畫?

最難忘的是(一樣是在少年快報看的)《電影少女》,其實我根本沒在追那部作品,我甚至不知道那兩個角色叫什麼名字。總之,那段劇情是一個中分男召喚出了電影少女,然後,他叫電影少女拉起裙子給他看內褲,接著,他竟要求對方彎下身,他讓從領口偷看對方的奶,有夠震撼!小小年紀,看到這種橋段,完全可以了解男主角,為什麼會自言自語的說,好像置身天國。

那一回,我曾每天看、看了好多遍、每次看都血脈賁張,但是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尚未經過《靈異教師神眉》訓練的我,總覺得那沒有乳頭的奶奶很怪。於是有一天,我不知哪來的自信、拿了一隻藍色的SKB幫它補上了乳頭……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會勸我自己住手。

最喜歡的台灣漫畫作品?

麥叔叔的《黑色大書》。

首先得提一下時空背景,在96或97年的早上,我7或8歲的時候,早上不是在電視裡看是周潤發咬下張耀揚耳朵,或是待在市立圖書館兒童閱覽室裡,看《明王傳》的地獄眾生幫剛剛拉完屎的鬼卒舔屁股的美麗時代。

經歷這樣童年的人,長大變成怪獸家長,反而比起這些情節更讓人心寒。

說回來,那天是我國小的校外教學,整團要到科博館看恐龍,在等大家到齊的自由時間,我在科博館的販賣部,看完了《黑色大書》,而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那個女人怎麼裝進行李箱的,同學覺得應該是軟骨功,因為砍掉手腳太痛,我覺得應該是後者、因為她男友應該有幫她包紮所以還好,而後來再次感受到這種斷手斷腳的震撼(或是維納斯不完整的美感)已經是《銃夢》OVA版跟後來會田誠的事情了。


019-hei_se_da_shu_-cover-side.png

《黑色大書》書封及內頁(大辣出版提供)

我認為喜歡海盜獨眼、鐵鉤、木腿的孩子,應該都有慕殘的技能樹,嗯!

上次買漫畫是何時?

應該是《荔枝☆光俱樂部》(古屋兔丸著,臉譜出版)中文版。

印象最深的漫畫場景&原因?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鄭問著,大辣出版)有一段倒楣王在夜市引起大災難的劇情,其實我並不覺得《深邃》有特別好看,甚至有點無聊,但夜市場景讓我很象深刻,在大混亂的場面左下角,出現了一個小碗。


da_la_shen_sui_mei_li_de_ya_xi_ya_cai__1.jpg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內頁(大辣出版提供)

漫畫是黑白的,但我一眼可以看出碗是粉紅的,碗身有堅硬的凹凸硬邊,有一個跟他一樣顏色造型的醬料碟兄弟,就是一個叫不出名字,但是它出現在身邊已久的免洗碗。

如果看到「日本水手服高中生,在河堤邊騎腳踏車,要回家」,我或許會脫口說:「啊,跟漫畫一樣!」;但看到這個免洗小碗,我會脫口說:「啊!跟叉叉活海產的碗一樣」。

這個小碗,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感動了好久(偷答下一題),同樣的殷切感也發生在連載於某一期《少年 ACE》的《頑劣家族》(任正華著),王富貴買便當那一篇。那篇我真的百看不厭(那我為什麼沒先說這篇?),劇情跟場景都很精準的狙擊了一次台灣日常風景,真的很推薦大家一定要看看這一篇:《頑劣家族》Vol.2 File.10(不過現在的讀者真的懂便當 500 塊的哏嗎?)。

8wan_lie_jia_zu_-side.jpg

你最感動的情節?

人處在同樣的情緒太久,很容易麻痺,所以我已不確定是不是感動了。在此我想把第三題一起推翻,疑似讓我感動到腰斬,或至少感動一波接一波的漫畫叫做《太子爺》(戰克傑作,卓宜彬畫,東立出版)。

第一回翻過前面兩頁後,看到迎面而來的跨頁,是一幅太子爺廟,我整個傻了。呈上題,台灣的場景,要怎麼做的自然,其實我總覺得綁手綁腳,或許吃了太久的日漫也是原因之一,但我總覺得主因是,我們沒有好好的消化過我們的日常。

總是期望著在上學途中,在轉角,撞到咬著吐司的女高中生;但生活只會給我們違規右轉、車速40的袖套買菜阿桑。〈便當萬歲〉那篇再怎麼有趣,它還是給我一種舞台劇的感覺——「因為人要做事情而出現場景」,但太子爺卻很順暢地「讓人跟場景互動」,我不想說的高深或艱澀的形容詞,而讓象牙塔的人有打臉的機會,但《太子爺》確實給了我很清新的順暢感。

裡面神棍騙色、厲鬼復仇之類的劇情,自然是玫瑰之夜世代耳熟能詳的好戲,就不多說了,草草收個尾:「下次再想提到本地文創、除了攻殼機動隊的開場,也可以提《太子爺》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