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事》不再孤軍奮戰: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的理念與行動

2017年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頒獎典禮,左起:法國在台協會主任紀博偉、信鴿法國書店負責人洪麗芬、法國巴黎銀行台灣區總經理胡日新、第三屆文學類首獎陳太乙、法國出版協會主任Nicolas Roche、第一屆人文社科學類首獎潘怡帆,及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理事長吳坤墉(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2018年台北國際書展期間,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現任理事長吳坤墉榮獲法國文化部頒發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是誰?他們做了甚麼?譯者是個往往獨自面對螢幕的職業,他們普遍面對什麼樣的難題?需要什麼樣的資源?Openbook專訪聚集了翻譯人才的台灣法語譯者協會,帶領讀者了解這群譯者的理念和行動。

 

翻譯是打破文化藩籬、促進知識交流的橋梁,在出版和媒體產業中不可或缺,在世界局勢益發緊張的21世紀尤為重要。在台灣出版業,與最大宗的英文和日文譯本相較之下,法文書的譯介顯得相對小眾。常有編輯抱怨找不到好的法文譯者,或是缺乏能進一步校對、編輯、審訂的人才。坊間許多法文經典,是經過第三語(如英文、日文)譯作的二次翻譯,有時會發生違背原文,或增減內容等問題。而直接從法文翻譯至中文的作品中,也不乏誤譯的例子。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以下簡稱「協會」)創立的契機,來自長期關注台法翻譯交流的法國在台協會。2012年底,時任法國在台協會文化處專員的金娜(Valentine Gigaudaut),在以已故法語譯者胡品清教授為名,打造了線上書目資料庫「胡品清法國圖書在台灣資料庫」之後,又找來台法翻譯領域的幾位專業人士,討論在台灣成立法語譯者協會的意願和可行性。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logo1.jpg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參與擘畫事宜的,包括淡江法文系教授吳錫德、版權經紀人武忠森,以及同時兼任出版人和口筆譯者的吳坤墉。三人依據第一線的經驗,討論台灣法文譯者最需要的資源,認為成立協會一來可以表彰優秀譯者,其次可以讓小眾的法文書有更多能見度,此外,也可以讓譯者這個孤獨的職人能有更多與同行互動的機會,進一步掌握自己的權利。

自2013年提出申請、2014年完成立案,首任理事長為吳錫德。申請入會者須有公開的文字譯作發表,或有公開的口譯經驗。目前協會已吸引近百名會員加入。

2015年起,協會每年定期舉辦相關活動,包括:對大眾開放的「翻譯的藝術」系列公開講座、校園演講、付費的「法語新手譯者研習營」、年度專題講座,以及「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的評選。

書背上的名字,真人現身分享心得

「翻譯的藝術」系列講座,目的在讓譯者與大眾面對面,讓讀者也能認識譯者這份職業。2015年10月,翻譯羅蘭.巴特《符號帝國》(麥田)的譯者江灝,與協會合作推出第一場「翻譯的藝術」講座,介紹巴特的思想和翻譯的心得。

《符號帝國》是江灝的第一本翻譯,這次講座雖然不是他第一次公開分享這本書的翻譯過程,但卻是首次看到這麼多聽眾。江灝很驚訝:「我本來想,應該不會有什麼人來聽吧,沒想到觀眾坐滿到門口!」現場的提問也很踴躍,有人問翻譯、有人問符號學相關議題。譯者原先只是書背上的一個名字,卻真人出現來與大家分享心得,讓很多讀者覺得新鮮,現場也有人請譯者簽名。

「翻譯的藝術」講座每年固定舉辦4到6場,通常與出版社合作,配合新書出版的宣傳期,在各獨立書店巡迴,免費入場。目前大部分場次在台北,2017年第一次移師台中,在新手書店舉行。現任協會祕書長的江灝期待:「希望接下來的講座能有更多機會到台北以外的城市,接觸到更多不同族群的讀者。」

翻譯的藝術講座現場.jpg
翻譯的藝術講座現場,講者為版權經紀人暨專業譯者武忠森。(永楽座提供)

▉新手譯者透過研習營,磨練翻譯技巧

2016年底接任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理事長的吳坤墉觀察到:「台灣的英語學習開始得早,進入大學英美語言學系的學生都已經有很好的程度;四年主修下來,其中的佼佼者可以進入如師大或台大的翻譯所,直接往譯者專業邁進。但其他外語學系則不同。比如法語系的學生,多半是進了大學才開始真正學習法語。四年的時間,除了極少數人,要能達到可以從事翻譯的程度是比較困難的。這可以部分說明為何台灣還沒有專門的法語翻譯研究所來培養人才。」

有鑑於學界的資源不足,希望為初入行的法文譯者提供更多學習交流空間,「法語新手譯者研習營」因此順應而生。研習營為期4天,每天分為上午課程和下午的工作坊。課程均由有經驗的譯者、編輯、版權經紀人或文學理論教授分享業界的經驗,學員可以由此初步認識出版業的全貌。

新手2015.jpg
法語新手譯者研習營現場(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曾以學員身分參加過「法語新手譯者研習營」,後來也擔任過工作人員,本身是法文譯者,也有編輯經驗的陳郁雯分享說:「對譯者來說,工作的內容往往只有獨自跟電腦奮戰。很多譯者來上了課之後才知道,當初自己翻譯的書是經過哪些流程購入版權,而編輯又如何思考譯稿的修訂。譯者能更了解自己的角色在這個產業上的環節,也更知道要如何跟編輯互動。此外,了解其他環節的工作內容,對於職涯選擇等於是開了一扇窗。」

以實務為主的翻譯工作坊,每次限定15個名額,由兩名講師帶著學員一起研究翻譯實務(2017年的講師為知名譯者尉遲秀和陳太乙)。吳坤墉解釋:「工作坊裡研習用的文章,是學員事先翻譯出來的。同樣的文本,很自然的,15個譯者會有15種譯法。而經過討論、辯論或爭論,有時譯者會發現自己在辭彙上的局限,有時則發現別的譯者對於原作風格有不同的詮釋……」

陳郁雯補充:「很多譯者在交流中,會發掘到新的翻譯技巧,對譯者來說收獲很大。」參加工作坊也很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陳郁雯說:「同是法語的使用者,如果又有相似的電影喜好,或者關注類似的人文議題,結識到好朋友的機會很高。」

▉獻給翻譯的獎

協會籌劃的許多活動,對台灣法語譯壇,甚至整個出版業而言都是創舉。其中又以翻譯獎的創辦最有野心。吳坤墉表示:「出色的譯作,來自於譯者對作者情感與意念的詮釋、語言轉換的功力,以及文字風采的掌握。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希望藉由表彰傑出的譯者,來凸顯文學性翻譯(traduction littéraire)的價值。」

吳坤墉指出:「在台灣,出版事業有文化部人文及出版司做為主管機關,有金鼎獎每年肯定優秀出版書籍和出版從業人員。但翻譯,尤其是文學性翻譯非但沒有任何主管機關來關注,甚至自從金鼎獎在2010年取消最佳翻譯人獎後,台灣就沒有任何肯定傑出譯者或譯作的主要獎項了。翻譯的作品在國內出版書籍占有極大的比例,但關於作品的譯者或翻譯在大眾媒體上卻少有討論空間,更別說深入探討翻譯品質、翻譯的專業、翻譯的人才培養等議題了。如果我們辦了,台灣至少就有一個獎勵傑出譯者的獎項。雖然只是以法語譯者為對象,但也許能得到拋磚引玉的效果。」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籌辦之初,最先面臨的問題是「需要一筆經費」。除了獎金的需求,還有評審費及每年6個月左右的執行費用等等。協會希望籌足前3年的預算,讓這個剛剛起步的翻譯獎能步上軌道。

最初吳坤墉奔走多方,向不少藝文與教育基金會提案,卻都鎩羽而歸。在偶然的契機中,他得知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設有基金會,長期支持藝文與教育,便決定一試。當時台灣法語譯者協會剛成立不久,並未累積任何成果足以證明:這個獎真的能辦起來嗎?這個獎可以帶給譯壇什麼改變?可以引起社會大眾關注嗎?這個獎能回饋贊助方嗎?

吳坤墉手上只有一紙企劃書,和滿腔的熱情。

吳坤墉拜訪了法國巴黎銀行台灣區總經理胡日新(Olivier Rousselet),解釋完這項計畫後,胡日新相當讚賞,在確認協會的財務透明、組織評審穩健正當後,迅即拍板通過為期3年的贊助計畫。

翻譯獎_2017a.jpg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第一屆人文社會科學類評審團,左起: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理事長吳坤墉、中研院史語究所副研究員戴麗娟、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翻譯家賴盈滿、法國現代中國研究中心台北分部主任畢遊塞[Sébastien BILLIOUD](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翻譯獎_26167420_1923259287940063_4276945968776646843_n.jpg
2017年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文學類決選評審,左起:文化大學法文系教授胡安嵐(Alain LEROUX)、翻譯家陳蓁美、中央大學法文系副教授劉順一、政大歐文系教授阮若缺、台灣當代小說家童偉格(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資金到位,評審辦法也研議完成,首屆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便於2015年熱鬧開辦。初期的翻譯獎評選對象為文學類作品,評審共分兩階段,第二輪評審規定由三位法翻中的翻譯家、一位法文母語的翻譯專家,以及一位中文創作的作家或學者組成。知名作家胡晴舫、駱以軍、童偉格等便先後應邀擔任過評審。如此一來,評審過程不僅能照顧到中法雙語的轉換和詮釋,能適切提供對法語原文的見解,也能評析中文譯文的品質。

「法國知名的龔固爾文學獎和費米那文學獎等,每年由同一評審團評選,評審團有一定名額,遇缺才補。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則希望每年的評審團都令人耳目一新,能為決選風格帶來更多的可能性。」吳坤墉特別強調:「我們不是要選『最好』的翻譯作品,畢竟翻譯有其藝術層面,沒有絕對的『好』。我們希望透過如同坎城影展的評審方式,每年由不同風格的評審團,為這個獎帶來更多元的品味。」

▉獨一無二的獎座,用不同身分訴說相同的故事

即便連翻譯獎的獎座,吳坤墉也有巧思:「一開始我們就覺得,要找到現成工業製作的獎盃或獎牌很容易、很便宜,但是也很無聊。我們想要找一個創業或事業剛起步的藝匠,可以為我們的翻譯獎製作獨一無二的獎座。」

協會後來找到「水顏木坊」的魏榮明,他的設計工廠以回收的木材整修、塗料後再利用,製作傢具和生活物件。因為這獨特的方式,他為協會翻譯獎設計的獎座,每年來自不同的木材,每個獎座都有細微的顏色和質地差別。

這不就像翻譯的工藝嗎?原文從每位譯者手中經過,化為不同風格的中文,但仍遵循著一定的準則。就像不同木材清洗之後,風乾雕刻成不同的木塊,儘管看起來是同樣的獎座,卻用不同的身分說著同一個故事。

翻譯獎獎盃2.jpg
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翻譯獎獎座(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提供)

連辦了3年的翻譯獎,獲得各方許多建議與鼓勵。法國巴黎銀行也繼續全力支持,在2018年初與協會簽下為期4個年度的冠名贊助新約。從今年起,「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法國巴黎銀行翻譯獎」將改成一年針對文學類,一年針對非文學類法譯書籍進行評選,每次可累積兩年份的出版品加入角逐行列。

目前,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正在籌備新網站,希望讓資料的使用與分享更加便捷。研議中的法語譯者的名單資料庫,更利於編輯和譯者的媒合。此外,有鑒於大部分譯者與出版社的資訊不對稱,往往無法在簽約時掌握自己的權益,協會也正在參考國內外的實務與範例,與智慧財產權法律專家研擬捍衛譯者權利的合約範本。譯者的譯稿是否該「賣斷」給出版社?能否協議出一定的版稅額度?譯稿的稿費該何時支付?交稿時、出版時,或者能否協議於簽約時即支付部分稿酬?譯者能否主張著作人格權?如何主張?這些問題與討論,都會在接下來的日子繼續討論。

然而,創業維艱,守成也充滿挑戰。協會必須面對的問題,首先就有人手問題。除了翻譯獎的運作有贊助經費之外,協會所有行政工作都是不支薪的,包括講座、研習營等大小活動的籌辦,大部分工作人員還有正職工作,等於身兼兩職,非常辛苦。協會向會員收取的會費,並不足以支撐所有的營運成本。來自文化部和法國在台協會的補助,目前只夠用來支付上述講座、研習營的講師費,其他眾多事務,目前只能仰賴所有工作人員無償的付出。如何讓美好的理念走得長遠,如何找到資金和營運之間的平衡,將是長期的抗戰。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