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台灣很棒,但是太低調了。」——泰國、印尼、新加坡譯者眼中的台灣文化輸出困境與轉機

右起:新加坡譯者李耀龍(Lee Yew Leong)、印尼譯者Chi Chi Bernardus、泰國譯者王道明(Anurak Kitpaiboonthawee)

「如何讓台灣被看見?」這一個問題對台灣人而言,是一大難題。Openbook閱讀誌在十月初剛結束的華文朗讀節「譯動國界論壇」期間,邀請了來自新加坡、印尼以及泰國的華文譯者群,由譯者暨文化推廣者的角度,以及過往翻譯的經驗,談談台灣文化輸出的困境與轉機。

若不是事先知道他們是遠道而來的譯者,我懷疑自己是否能立刻發現他們不是台灣人?來自新加坡的李耀龍(Lee Yew Leong)、印尼的Chi Chi Bernardus、和泰國的王道明(Anurak Kitpaiboonthawee),三人說著一口流利中文,得仔細聽才能聽出淡淡的口音。李耀龍說中文算是他的母語,只是16歲後他去美國唸書,此後對中文就疏離了許多;王道明則是幼年跟著家裡住過許多國家,台灣是其中之一,就這樣耳濡目染學會了中文,十二三歲的時候就開始幫忙簡單的筆譯和口譯。

_DSC9512-編輯.jpgChi Chi Bernardus學中文的機緣就奇妙許多。高中畢業後她原本在離家三小時火車車程的城市萬隆學俄語,有天接到爸爸的電話,說她第六感很強的表姑突然有個感應,要她改學華語。她雖稍感納悶,但還是在爸爸的勸說下重考大學,進了中文系。或許是因為她從小就喜歡香港的武俠電視劇,聽著華語配音和印尼字幕多多少少學了一點,於是成績不錯,畢業後申請到獎學金來台灣唸中文。畢業後回過台灣幾次,隨手買了幾本瓊瑤的小說,包括《還珠格格》系列;剛好那時候《還珠格格》的電視劇在印尼上映,收視率很高,有間出版社想出版這系列小說,因緣際會找上Chi Chi Bernardus。

Chi Chi Bernardus是因《還珠格格》而踏入翻譯這個行業,王道明和李耀龍也各有一本吸引他們入行的台灣作品。王道明的那本書是15歲那年,收到台灣朋友寄來的《淘氣故事集》。「我還記得因為家裡沒人收件,就自己坐車去郵局拿,在回程的公車上看得哈哈大笑。當時那個郵寄包裹上貼滿了郵票,算一算比書還貴,覺得很感動。」他就這樣一路追著侯文詠的作品看,過去網路購物還沒有興起,想買一本中文書還得去馬來西亞才買得到。後來因為一個機緣,他開始向出版社介紹台灣的小說,自然而然就想起這本書。他笑著說「就這樣踏上不歸路,十幾年了」。

李耀龍同時也是國際文學雜誌《Asymptote漸近線》的總編,從美國求學期間就愛上了台灣文學。「有個朋友介紹我台灣詩人的作品,陸陸續續試著翻譯了幾篇,其中一首鯨向海的詩,是我第一篇被刊登出來的翻譯作品。」除了親自翻譯過鯨向海和周夢蝶的詩以外,也曾做過一期台灣小說特刊,將舞鶴、朱天文、李昂的小說作品收錄其中,憑一己之力想將他熱愛的台灣文學推向國際。_DSC9496-編輯.jpg

李耀龍認為台灣文學的文學價值很高,卻因為複雜的政治和經濟因素而變得邊緣,沒有受到正確的評價。「如果一個美國人去學中文,他會選擇翻譯中國的文學作品,因為現在大家都對中國比較好奇,出版社也比較願意出錢買韓寒,或像閻連科這樣兩次獲得布克獎提名的作家的版權。」深深為台灣純文學作品傾心的他更直言:「我為什麼替台灣文學打抱不平?就是因為很多人只關注中國,但如果是憑文學價值來看的話……美國或英國應該要多多關注台灣文學。」

在泰國專門經營台灣小說的「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也很坦白地表示:「其實泰國對台灣的印象很模糊。」台灣以外的國家,普遍很難區分台灣、中國、香港、或其他地區的華語文學有何不同。王道明翻譯出版了彎彎和幾米的作品,雖然銷量不錯,但泰國讀者卻經常將之誤認為是來自日本的作品,並不太意識到彎彎和幾米是來自台灣,加上對台灣的認識也不多,因此出版社很少強調「台灣」,而是直接以作者的形象和內容來行銷。

王道明將多年來對台灣的觀察總結成一句話,就是「台灣很棒,但是台灣很低調」。他同意李耀龍對台灣的看法,認為台灣的「低調」或許是因為複雜的政治因素所導致,讓台灣許多值得向外推廣的事物都仍局限在台灣內部,無法真正走出去。

印尼的狀況也是類似。「現在隨便在路邊問大家對台灣的印象,可能他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就是『台灣=做買賣』,或者『台灣=電腦』,但文化、文學、文藝方面,他們沒有看到太多東西,這實在很可惜。」Chi Chi Bernardus感嘆,台灣明明有這麼多很棒的藝術品、電影、和文學,卻只能來台灣才能看到,實在可惜。王道明和李耀龍對此也深有同感。李耀龍更強調這些推廣不能只靠個人和民間來努力,政府應該給予更多支持。

_DSC9488-編輯.jpg「其實書是一種可以記錄很多東西的載體,簡單的對白裡也可以看見每個時代的變化,包括食衣住行。」王道明認為,透過「書」這個媒介,可以更清楚地呈現「什麼是台灣」。他以小說《白色巨塔》為例,書中的場景全部都是台灣,城市、道路、食物……喜歡上這部作品的粉絲,就會因此對台灣有嚮往,或許哪天就會找機會親自來台灣追尋書中的場景,進而對台灣文化有更多認識。

獨特的歷史背景,造就了台灣豐富而多元的性格,這也表現在台灣文學作品的文字語言上頭,對譯者來說,是一種充滿挑戰性的魅力。台語、客語、原住民族語言,以及瓊瑤作品中大量的古典詩歌,武俠小說中的文言文,甚至是台灣年輕人的流行語,提起這些,三位譯者都同時露出苦笑。不過,語言的問題還可以上網查詢、或是請教認識的台灣朋友,更困難的部分反而是遇到宗教或敏感的政治議題時,用字該如何拿捏?Chi Chi Bernardus以孫心瑜的《酒釀》這本書為例,「裡頭提到1949年到1965年有一批人『移民』到台灣,翻譯時該用什麼角度來翻?」簡單的兩個字,卻隱含著立場和觀點,考驗譯者對台灣歷史、政治、文化的了解與態度,此外也得考慮本國讀者的理解程度而有所斟酌。

翻譯不是件容易的事,看似平實的字裡行間也經常埋伏著得讓人尋思良久的難題,對他們來說,這份工作既苦又甜:苦的是獨自與文字資料拚搏的艱難,甜的是沉浸在鍾情的文學作品中,那份與文字深刻相依的感動。因為學會了中文,而接觸到台灣的文學作品;因為愛上台灣文學,他們透過自己的譯筆,將台灣的文學介紹給更多的人,讓台灣以外的人,也認識台灣。

_DSC9563.jpg

800x800-01.jpg

酒釀書封.jpg酒釀
作者:孫心瑜 
繪者:孫心瑜
出版:聯經出版公司
定價:28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孫心瑜

義大利波隆那拉加茲獎(bologna Ragazzi Award/vincitori)得主
金鼎獎繪本作家
連獲兩屆「信誼幼兒文學獎圖畫書創作獎」

出生於台北市,台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畢業。學生時代即獲各種繪畫比賽大獎。繪製過郵票,曾到長江探源,旅居美加、上海、遊歷歐亞。從事各類視覺設計工作多年,連續兩年獲得信誼兒童文學獎,第35屆金鼎獎。2015年成為台灣第一位獲選波隆那書展特別獎的繪本作家。專注插畫設計與繪本創作。《背影》無字繪本,榮獲好書大家讀。

於聯經出版《背影》、《回家》等作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

Openbook閱讀通信 Vol.012》給長達20年的關係,一個理由​

v12-02.jpg

尋找離家最近的精彩閱讀活動與特色閱讀空間,請上: 

s_7772559597061_wang_ye_zhong_shi_yong_.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