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國際6.人物》有趣的故事沒有國界:陳致元即將在波隆那書展面對全世界

(照片:親子天下提供)

近年台灣圖畫書創作在國際一再交出亮眼成績,2019年波隆那兒童書展開幕前夕,Openbook特別製作「前進國際,台灣原創圖畫書,出發!」專題,從政策、觀點、人物與版權等不同切面,縱橫觀照台灣文化創作環境及對外的競爭實力。

人物篇的第3場專訪,邀請到曾占居《紐約時報》及韓國年度童書暢銷榜的圖畫書作家陳致元。在應邀至波隆那舉行工作坊前,Openbook請他先與讀者分享創作的過程及心境轉變。

有一顆蛋在地上滾,滾過樹林,滾過花園,又從斜坡滑了下去。最後滾進一個鴨巢裡。鴨媽媽並沒有發現不對勁,繼續孵蛋。有一天,蛋破了……第四顆孵出的是一隻全身藍綠色的小怪鴨,嘴裡還一邊不停的發出咕嘰咕嘰的叫著,所以就叫做Guji Guji……


7884e.jpg

《Guji Guji》內頁(信誼提供)

Guji Guji》講述了鱷魚鴨Guji Guji的小冒險,談身份認同,也談超越族群的愛。這隻小鱷魚鴨在書裡的探索甫歇,真實世界裡,牠的旅行才正要開始!Guji Guji帶著作者陳致元闖上世界的舞台,繪本已翻譯成18種語言,讀者群橫跨亞洲、歐洲、美洲和大洋洲,不只勇奪美國《紐約時報》童書暢銷排行TOP10、韓國年度童書暢銷排行TOP10,還曾經改編成戲劇,在紐西蘭、西班牙、瑞典演出。

Guji Guji》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就像裡頭滾呀滾的蛋,陳致元的作品也一本又一本滑到不同國家的孩子手中:《小魚散步》裡充滿想像力的小魚、《一個不能沒有禮物的日子》中煩惱給不出聖誕禮物的失業熊爸爸、《阿迪和朱莉》變成朋友的小獅子與小兔子……雖然讀者來自不同的國家,在不一樣的生活環境長大,但他們與繪本相遇後,生動的角色一次次發揮魔力,與孩子建立跨越國籍、種族、文化的感情。


guo_ji_shu_feng_.jpg

陳致元於國外出版的作品

隨著作品飄洋過海,陳致元多次出席國際性活動,今(2019)年春天,陳致元將再次前往波隆那兒童書展。特別的是,主辦單位邀約陳致元舉行一場工作坊,他將在全球首屈一指的兒童圖書展覽上,以講者身分與各國創作者和出版人交流,這是對創作者的極高肯定。

孩子的內心是一樣的

究竟是什麼樣的魅力,讓那麼多孩子都喜歡陳致元的繪本,甚至不分國界呢?

陳致元早期作品《小魚散步》中,描寫一個小女孩在買雞蛋的路上,跟貓的影子一同走在屋頂上,透過藍色彈珠看到變成一片汪洋的世界。陳致元在德國時舉行兒童工作坊時,曾有個紅頭髮的女孩向他說:「我就是小魚。」

書中的小魚有黃色的臉、黑色頭髮、穿著拖鞋,一個外表完全不同的德國小孩,竟然會覺得自己是小魚?!追問之後,女孩解釋,因為她也會玩小魚玩的那些遊戲。陳致元除了感到驚喜,也發現其中的共通性:「孩子的內心是一樣的。」


7885i.jpg

《小魚散步》內頁(信誼提供)

更讓陳致元覺得有趣的是,對繪本感到興趣的孩子,接下來就開始追問小魚的背景:「你們國家穿拖鞋,影子又很長,是不是很熱?」

兒童文學評論者宋珮表示:「親人朋友之間的情感、童年時所享受的小小樂趣,都是人類普遍的經驗,也就沒有文化上的距離。」她指出:「陳致元的作品最吸引人的是,他能把真摯的情感、童年的喜悅,用圖畫和簡明的文字傳達出來。他的繪畫風格雖然隨著不同的故事而轉變,卻都能藉著線條、色彩、光影和空間營造出一種氛圍,讓讀者能進入故事的情境,感受角色的各種心情。」

信誼基金出版社總編輯劉維中則指出陳致元作品的另一個特色:「很多圖畫書都在溝通主題,但成功跟不成功的差別在於,有沒有用故事在溝通,把主題隱藏在故事裡。」

「孩子最先需要的是一個好的故事,主題是大人在思考的。」劉維中以《Guji Guji》為例:「三十幾頁的篇幅裡,有清楚的高潮起伏,故事緊張刺激,有些幽暗面,不過裡面有幽默感。」

我也還是會苦惱!以朋友的角度分享創作歷程

今年的波隆那兒童書展工作坊,陳致元預計分享創作的過程及心境轉變,他笑說,這也順帶讓他重新爬梳自己走過的路。他說明:「每本創作不會突然出現,一定是慢慢累積下來的。經過生活的歷練、自己的磨練與感受,才會產生一個故事,產生一個風格。」

《想念》的淡雅、《小魚散步》的懷舊、《Guji Guji》的俏皮,從畫風到文字韻味,陳致元每一本繪本都給人不太一樣的感受,更不用提最近他幫0到3歲孩子畫的《小豬乖乖》系列幼幼書,簡單的文字、繽紛的色彩、宛如卡通的畫風,拓展了與早期繪本截然不同的風景。

陳致元解釋:「每個年紀的孩子理解不一樣,也許只差一歲,理解就不一樣了。所以你要清楚讀者的年紀,然後再思考你想要表達的故事。」

以《小豬乖乖》系列為例,他的初衷就是陪伴孩子,讓故事成為「孩子的布偶」。陳致元從自己與孩子相處的生活中,擷取下不同的片段,凝鍊成一系列帶著孩子學習「生活自理」的可愛故事。


xiao_zhu_guai_guai__0.jpg

《小豬乖乖》系列(親子天下提供)

他將故事比喻為模特兒,創作者則是服裝設計師,創作時總要為故事量身定做衣服。他形容:「故事是高瘦的,就要設計合適的衣服,不要讓身體看起來太扁;如果故事稍微豐滿,就不能設計橫條紋的衣服。」

他承認這項要求為自己的創作過程增添了不少煩惱。要能駕馭不同的用具,就像「你會開車,但如果要學開飛機,就要從頭來。」不過對陳致元來說,雖然比較花時間,但他也從中得到樂趣和挑戰。

所以在構思波隆那工作坊的內容時,陳致元說:「我站在『如果今天也是台下的創作者』的立場,思考我會想聽到什麼角度的分享。我希望能像是朋友的分享,讓聽到的創作者有一點小小的鼓勵,知道我在創作過程還是會苦惱,知道『創作就是這樣』。」

有趣的故事就能跨越國界

「授權國外的作品通常有兩種類型:有台灣特色跟比較沒有台灣特色。除了特別想做文化交流的出版社,一般出版社的確會偏好比較沒有文化隔閡的作品。」劉維中分享與國外交涉版權的經驗。

陳致元作品的經驗的確與此相呼應。相較其他繪本,《想念》裡頭描繪了主角從都市返回家鄉,探望母親的墳墓,其中涵括的華人墓葬文化、親情表現,似乎提高了外國讀者的閱讀門檻。


xiang_nian__0.jpg

《想念》書封

陳致元說:「國外的一些朋友告訴我,他們能感受到其中的情緒,但他們跟我們親情的表達是不太一樣的。《想念》有賣到日本、韓國,好像亞洲人比較能理解這樣的情感。」

不少插畫家追問,創作時要不要考量到國際市場?劉維中分析:「韓國一直在發展國際市場,連畫風都有考慮到國際能不能接受。但我個人會偏向日本出版業的想法:創作者必須發自內心來創作一個故事,不需要為了國際市場做太多思考,先做出一個好故事就行了。」

劉維中也舉同樣由信誼出版的《團圓》為例。故事描繪中國的過年,當賣出國外版權時,他曾詢問對方,是否因為「中國熱」所以才想引進《團圓》?對方表示,他們看的不是文化的意象,而是裡面的情感。

有趣的是,這和陳致元的想法不謀而合:「我沒有設定讀者,我只是想為小孩寫一本有趣的書,有趣的故事本身就沒有國界。」


tuan_yuan_nei_ye_s.jpg

《團圓》內頁(信誼提供)

在全球化的世代,資訊的流通也早就降低了美術風格的落差。宋珮指出:「隨著網路的發達、出版品的翻譯和流通,以及電腦繪圖的普遍,世界各地的圖畫書在美術風格上越來越分不出國籍。」

不過劉維中也提醒,賣到國際並非成功的唯一標準,台灣繪本創作者本來就需要與翻譯繪本競爭,能夠展現「台灣味」也是一種實力。劉維中表示:「你人在台灣,能讓讀者親近你、了解你,那就是你的優勢。像《媽媽買綠豆》在台灣賣得非常好,雖然不好進入國際市場,但還是非常好的作品。」

下一顆蛋會滾到哪兒去?

4月的書展行就在眼前,問起陳致元對「波隆那兒童書展」的期待,他想了一下,回答:「很多人是去看這幾年流行的風格、創作的趨勢,每一年都會有很多嶄新風格的插畫。會場也會有很多創作者跟出版社毛遂自薦,想把自己的作品推出去。現場會有很熱絡的買賣版權活動,可以看到創作者們的熱情,激發彼此的鬥志。」

不過對於並非首次出席的陳致元來說,這次與會,真正會期待的應該是與一些老朋友重逢——曾經因為兒童圖書創作而牽起的緣分,也將在這個領域重新相遇。

就像書展中活力滿滿的創作者,陳致元的腦中也不斷醞釀著新的故事。這幾年他做的大多是0到3歲的幼幼繪本,《小豬乖乖》系列得到各方迴響及喜愛,Youtube頻道「Mom & Dad」還以真人演出《小豬乖乖》的故事,其中《乖乖坐馬桶》更是得到超過650萬的點閱。

喜歡陳致元早期創作的讀者,或許會有些想念他最初的單冊繪本。不過,期待新作的讀者們有福了,陳致元表示,他除了繼續創作《小豬乖乖》系列繪本,也打算重新開始做給大孩子、成人的繪本,可能會兩邊同時進行。

從《想念》起家,以《Guji Guji》初探全球,一路走到現在的幼幼繪本,陳致元依然保持著最純粹的創作心,單純地希望作品能陪伴孩子好好長大。未來他和他的作品將會到哪裡去呢?真是令人期待!


chen_zhi_yuan_da_tou_zhao_.jpg

(親子天下提供)

▉陳致元作品

  • 想念
    文、圖:陳致元,親子天下,400元,【內容簡介➤
  • 一個不能沒有禮物的日子
    文、圖:陳致元,和英,330元,【內容簡介➤
  • 阿迪和朱莉
    文、圖:陳致元,和英,399元,【內容簡介➤
  • 小魚散步
    文、圖:陳致元,信誼基金出版社,250元,【內容簡介➤
  • Guji Guji
    文、圖:陳致元,信誼基金出版社,250元,【內容簡介➤

完整專題,請點下圖:

zhu_shi_jue_s.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