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漫獎10週年》漫畫編輯的練成之路:日本講談社吉田守芳專訪

主持人蓋亞文化漫畫部總編輯李亞倫 (左)及講談社漫畫雜誌副編輯長吉田守芳 (照片:文化部提供)

近年來,金漫獎藉頒獎典禮之便,邀請國際漫畫策展人與創作者,一同參與台灣漫畫的輝煌時刻。在交流活動中也邀請重量級的外賓,對與會專業人士與漫畫家進行內部的專題演講。Openbook閱讀誌特與主辦單位合作,菁華重現3場十分難得的活動。

  • 講題:日本海外漫畫節 與吉田守芳面對面
  • 主持:李亞倫(蓋亞文化漫畫部總編輯)
  • 與談:吉田守芳(講談社漫畫雜誌副編輯長)

李亞倫(以下簡稱李):今天台上的講者吉田守芳先生,在講談社已工作20年。身為漫畫雜誌的編輯,他累積了許多寶貴的經驗。我們首先請教,你最初為何想成為漫畫編輯?

吉田守芳(以下簡稱吉田):我和大家一樣,大學畢業開始找工作,在許多工作當中,我認為出版業很有趣,後來很幸運地進入講談社。剛入行時,沒有想太多,只要是工作我便認真去做,但我最想做的就是漫畫編輯,如果沒有成為漫畫編輯的話,我也想成為小說編輯。

李:講談社是日本前三大出版社,他們是怎麼培育人才的?

吉田:因為公司規模很大,所以有很多前輩和學長,我們是看著他們的身影,在工作中學習。

李:所有的工作都是以學長學弟制來學習嗎?

吉田:除了前輩後輩之外,講談社另外有一種複數的制度,例如我們可能有兩、三位編輯對一位作者,編輯各自提出想法,看作者比較接受哪位編輯的想法,這樣可以確保作品能有最好的呈現。

李:擔任編輯,首先會面臨的困難是什麼?

吉田:一開始最難的地方是:到底什麼東西才是有趣的?過去我以為有一天會找到答案,工作越久越發現,我真的不知道答案是什麼。不過我自己的方式是這樣:當你去看電影的時候,你發現哪些畫面、哪些對話能夠讓現場氣氛立刻轉換,觀眾迅速確實地開心起來,這會是一個很好的線索。我們把它稱為「開關」,「開關」如何在漫畫作品中呈現,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李:所謂的「開關」可否具體說明一下?是指作品裡出現的某一個橋段嗎?

吉田:漫畫對讀者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一種驚喜、感動,情緒上能夠隨著故事的波動而產生自己的喜、怒、哀、樂。所以看漫畫30頁,對漫畫編輯來說,我們關注的是:在這30頁裡面呈現的場景、台詞,讀者看了到底有沒有反應?這就是所謂的「開關」。

李:我們在分鏡的時候,會注意每個畫面是否表達出故事所需要的情緒與訊息,吉田所謂的開關指的是這個嗎?我想在台灣做漫畫,這麼精密的感情操作,讓我們聽了很羨慕。你是怎麼去找到開關,有訣竅可以分享嗎?

吉田:最主要的是面向讀者。你要呈現給讀者的是什麼?把你得自己當作讀者。會讓你怦然心動的台詞是什麼?言情小說與恐怖小說,讓你心動的場景與程度不一樣,這是編輯要緊緊掌握的。

李:我自己覺得這是一種逆推的過程。我們已經設定好這30頁裡面要傳遞出來的感情是什麼,然後就開始逆推這30頁的每一頁、每一格、每一句台詞,如何最後完整的傳遞出來。是這樣嗎?

吉田:是的,其實我們做的漫畫,某種程度來說,是一種大家共享記憶的載具。

李:身為編輯,讓你有成就感的時刻是什麼?

吉田:在書店裡,你看見自己負責的漫畫賣得非常好,這是一個有成就感的時刻。另外,聽到重版出來,第一版銷售完畢,印刷廠開始印第二版的時候,也是讓編輯很有成就感的時刻。

李:的確,對於漫畫人來說,重版出來像是一種麻藥,嘗過之後,會讓你覺得欲罷不能。除此之外呢?還有沒有其他讓你有成就感的時刻?

吉田:當然,還有就是與自己都很心儀崇敬的漫畫家合作,例如武井宏之老師的《通靈王》,這部作品到現在已經20年,許多當年看他漫畫的讀者,現在都成為漫畫的作者了。能夠做到武井老師的經典作品,也是令編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也遇過有讀者告訴我,某些作品改變了他/她們的一生,這也很讓我感動。

李:漫畫編輯的日常都在做些什麼?無論日本或台灣,漫畫編輯工作都是包山包海的,要照顧作者的心理狀況,評估會不會開天窗......但通常一位編輯需要負責很多位作者,有些作者很難兼顧。請問你是如何照顧到所有作者呢?

吉田:日本的漫畫編輯,一樣要管理每部作品的所有大小事,老師的工作狀況、情緒、健康、找新人作家、行程安排,宣傳工作等,什麼都要做。當然,照顧到每一位作者很難,人與人的關係有時是有機互動的,比如說有些編輯與老師真的性格上不是很合,通常這時我們會換一個編輯,或是隔一段時間後,再讓編輯重新來。

李:日本可能有很多想成為漫畫家的人,只要他的才華被講談社看見,表示他已經通過層層考驗。但是台灣目前的情況,我們必須從很基礎到很資深的漫畫家都必須面對,如何在其中找到有才華的作家,那種不用給他太多意見就能畫得很好的作家,才是我們要找的人。吉田認為具備什麼樣的能力才能做好漫畫編輯工作?

吉田:一個漫畫編輯能否站在讀者的觀點,給予作者中肯的建議,這才是最重要的。例如我在業界看到有些編輯,他們會請作家畫編輯自己覺得最有趣的故事,很多例子已經提醒我們,這樣漫畫的主軸會容易走偏了。所以編輯的意見很重要,他應該是帶著讀者的眼光來提醒漫畫家。

李:對於漫畫家來說,穩定的收入是很重要的,能夠幫助他定下心來好好創作。日本有沒有什麼方式來協助漫畫家?

吉田:的確就我所知,有些台灣漫畫家認為畫插畫比漫畫更容易維持生計,因此畫漫畫維生並非容易的事。日本現在的情況是,政府或大企業有一種體制,提供漫畫家生活補助金,讓他們可以專心創作。

李:紙本漫畫的銷售在全球都有式微的趨向,我們也聽說漫畫雜誌在日本的銷售量逐漸下滑,單行本的銷量也不若以前那麼好。從你們自己的思考,未來日本漫畫的獲利模式該怎麼轉變?

吉田:的確,現在的日本漫畫界,能靠賣實體雜誌賺錢的,可說是一隻手算得出來,寥寥之數。很多出版社印越多賠越多,單行本也是如此。當然,如果純靠出版的過去模式就可以賺錢,當然是最好的,但是不可諱言,這個傳統的出版模式的確越來越不容易獲利了。但我相信新的機會會出現,例如電子書市場,我們現在掌握的銷售量的確穩定上升,我相信進入數位領域,還是有一些新的獲利機會。

李:吉田合作過許多知名漫畫家,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

吉田:我負責的作品當中,台灣讀者最熟悉的應該就是武井宏之老師,我們正在為他企劃20週年的活動,到時候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我負責的另一部作品是時雨澤惠一老師的人氣作品《奇諾之旅》,老師很有意思,除了手槍之外,書中主角身上的道具他家裡都有,他也很喜歡拿著這些道具跟粉絲合照。

qi_nuo_zhi_lu_xv-horz.jpg

李:當你跟一位很厲害的作者合作,他會佔去你很多的時間,那你原本負責的其他作者怎麼辦?

吉田:這樣講公司可能會不高興,但有時只能利用假日上班。

李:漫畫雜誌選擇作者的考量點是什麼?有沒有什麼基準?作品的方向如何訂定?

吉田:日文所謂的「雜誌」,就是五花八門,截然不同的東西都放在這一本裡面,閱讀這本雜誌就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漫畫。因此我們會盡量包含比較廣泛的範圍,讓一本雜誌看起來多采多姿。選擇作家的時候,我們有很多的模式,以我個人來說,我很重視緣份,漫畫開始連載時,有些很快就開始大賣,有些則要花很長的時間,有時要轉換方向才會大賣,所以我覺得這真的是緣份。

李:當你收到新作者寄來的作品,你如何評定這個是否能夠大賣?

吉田:有時候你會發現,這位作者的畫風、台詞,是別的漫畫從來沒出現過的東西,我會覺得這是很棒的。只要能看到獨一無二的特質,作品就具備了很高的可選性。

李:其他類型的雜誌,像運動、美食、流行,主軸是很一致的,但漫畫雜誌卻不一樣,強調的是多元性與包容性,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 

吉田:在日本,因為漫畫作品非常多,所以作品與作品互相競爭,出版社與出版社之間也互相競爭。在競爭中,比較強的作品才會出線,當你有非常多部漫畫擺在面前時,獨特的東西就容易出線,這是漫畫的發展必然多元化的原因。

李:以外國人的身分,除非了解日本漫畫產業與風土人情,不然要到日本去挑戰連載漫畫,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台灣作家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在日本被看見?

吉田:的確,進入日本漫畫市場,門檻應該算高的。我們集團有一本雜誌叫《Morning》,其中有一個固定舉辦的Open新人獎選拔,這是全球性的。但這些作家能否在日本市場的規則走下去,坦白說,不是容易的事。文化與風土不盡相同,國外作者要進入日本市場的確存在困難度。

morning11yue_kan_-horz.jpg

▇互動時間

讀者:我有興趣的是漫畫流程。編輯在流程中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漫畫編輯會想被人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作品上面嗎?還是編輯比較希望成為隱形的推手?在你的工作經驗中,有沒有資深的漫畫家,不需要與編輯合作就可以產出作品?

吉田:放不放名字,兩種情況都有,有些作者希望雜誌把編輯名字也放上去,有些則沒有這樣的要求。我覺得只要對作品有幫助,兩種作法都是OK的。

至於有沒有不需要編輯的作家?在我的工作經驗中,的確會有這樣的作家,我們只要去拿他的原稿就好了。不過這樣的現象並不普遍,因為越是資深的作家,越擔心自己的作品會不會被接受,所以大部分的作家會聽編輯的意見。在日本的情況是,畫家越聽編輯的意見,他在市場上可以存活的時間就越長。

讀者:通常看到作品,你要漫畫家修改的是什麼,你會如何與他們溝通?

吉田:對於調整與修改,我們不會直接說請你修正什麼什麼,我們會換一個說法:老師,我知道這個東西你想傳達給讀者,但這樣表達讀者可能不好理解,明明有這麼好的點子,如果這個句子挪到下一頁會不會更好……簡而言之,我會以讀者的角度來給他們意見,這是我的溝通方式。

讀者:日本培養一個漫畫編輯需要幾年?你看到後輩呈現出什麼樣的特質,表示他足夠成熟了?另外,一位成熟的編輯,手上通常有幾個已具知名度的、發展中的,以及正在談的作品?

吉田: 首先,我認為一位好的編輯,與他的年資不見得有直接的關係。也有比我年輕的後輩,入行一年就可以做出很好的作品,讓人很嫉妒也很驕傲。我想能力與資歷沒有完全的正相關。

身為一名編輯必須具備的能力,要看他能不能認真面對作品與作家。不要為自己找藉口,你必須要誠懇、誠實地面對工作,這是很重要的態度。另外,我常說,編輯要有一個絕招,也就是你最擅長的編輯領域,例如打鬥的、戀愛的,讓別的作家或編輯說,這樣的作品交給他準沒錯。當你有自己的必殺絕招時,表示這位編輯是很有價值的。

最後,關於編輯手上的作品數,我想平均而言,在日本一位編輯手上同時至少有4-5部作品。我曾經聽過其他的月刊編輯手上有12部作品,我自己最多的時候有過18部作品,那真的是我的極限了。我目前手上進行中的作品有6部。

2_12.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

▇2019Openbook好書獎,打開來讀,有人陪你

76762629_698972020511032_1929658171060649984_o.jpg

▇2019Openbook好書導讀講座前3場次

  • 【12/21(六)@台中市立圖書館 大里分館】當乾隆皇帝遇上Wedgwood/溫洽溢/導讀《獻給皇帝的禮物》/活動網址
  • 【12/21(六)@桃園市立圖書館 埔子分館】吃便當:從食物看見的生活樣貌/鄭進耀/活動網址
  • 【12/22(日)@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品味《舌尖上的東協》/王瑞閔/活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