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開啟你的「百合眼」,生活無處不百合: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與作家楊双子對談

小說家楊双子(左)與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

在遊戲、小說、動漫之中,「百合」一詞指的是女性之間的曖昧情愫與愛慕情誼,普遍又稱GL(Girls Love)。喜歡BL(Boys Love)的受眾叫腐女,而喜歡百合的廣大讀者則稱為百合控。微妙的是,多數百合控在成為百合控之前,都是腐女;反過來看,腐女在成為腐女之前卻不一定接觸過百合。

究竟百合是怎麼來的?由Openbook策畫的漫畫系列講座「教練,我想畫漫畫」第一場,邀請作家同時是百合研究專家的楊双子,其作品《花開時節》曾入圍2017Openbook好書獎.中文創作,引起許多討論,被視為台灣目前最具代表的百合作家。另一位與談人,則是甫以《粉紅緞帶》入圍第10屆金漫獎的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以下簡稱星期一),她曾獲《One Timing!!》獲得東立原創大賽少年漫畫組金賞,也是目前台灣漫畫家中,少數經營百合漫畫的創作者。

她們兩位,也在《CCC創作集》中進行作品的連載(註),由楊双子提供文本,星期一改編成漫畫,以日本時期的台灣為背景,描繪女學生間的曖昧情誼,不僅故事動人,且歷史場景考據詳實。這場對談,從兩人各自經驗著手,兼談彼此合作。


tu_pian_4-side.png

楊双子與星期一回收日於《CCC創作集》上連載的漫畫〈地上的天國〉內頁(取自CCC 編輯部粉絲專頁


61352610_2459421720754994_2716850003388661760_o-side.jpg

楊双子與星期一回收日於《CCC創作集》上連載的漫畫〈昨夜閑潭夢落花〉內頁(取自CCC 編輯部粉絲專頁

▉先開腐女眼,再開百合眼

要說如何一腳踩進百合世界,楊双子是在念研究所時,於社群網站「百合會論壇」以同人本敲響百合的大門。因為還需兼顧學業,當時她並不考慮發展原創。楊双子原本是喜歡看BL的腐女,無意間接觸到百合後,才開啟看待世界的另一種眼睛。

畢業後,楊双子開始思考,若要開創台灣百合應如何著手。她語調沉穩地說:「越本土就越國際,但要如何有別於日本與中國,並放入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又好辨認的台灣元素,這我們討論了很久。最終得到的答案是歷史,是日治時代。」

因為日治時期的台灣第一次從私領域走向公領域,女性也是。過去台灣女性始終身處必須勉強自己聽話配合的艱難處境,無法擁有自己的意志,是以職業婦女非常稀少,直到日本時代才有現代女子教育出現。女子普遍接受教育後,讓女性從狹隘逼仄的生活狀態,走向能夠接觸同儕的教育體制之中,逐漸伸展手腳。

職是之故,若想展開台灣本土意識的百合創作,楊双子認為日本時代再適合不過,也據此寫下台灣第一本原創百合。


_dsc2648-bian_ji_-1-side.jpg

星期一回收日漫畫作品,左起《One Timing!!》、《戀愛沙塵暴》與《粉紅緞帶》

星期一2015年以《One Timing!!》獲得東立原創大賽少年漫畫組金賞後,以畫少男漫畫獲得連載機會,卻進而創作《戀愛沙塵暴》與《粉紅緞帶》等作品。她稱自己從高中就是三日不讀BL便覺面目可憎的腐女,對漫畫閱讀的推進,是從少女漫畫到BL,接著才是百合。

一般少女漫畫給人的印象是,男生通常高富帥,女性通常傻白甜,這樣規律的主角特質,是一般好入門的選擇。但BL打破了這樣的框架,在BL的世界觀裡面,沒有哪一方應該要成為怎樣固定的人設,自由是最重要的,攻受沒有一定,想怎麼萌CP就怎麼萌CP。而百合更突破了攻受的限制,女女戀愛不須費心猜想身體關係,讓人嚮往神迷。

接觸百合後的星期一,笑稱自己已打開了「百合眼」,臥看生活何處不百合。她還介紹了「腐女眼」與腐女世界的通則:「腐女眼一開,萬物皆可基。」基,是基情四射的基,世界何處不能腐,笑傲江湖,腐看人生。而如果百合/腐女兩眼同開,便是:「處處皆有愛,萬物有溫情。」腐與百合兼具,美好生活來自腐女與百合控。於是她也開始了百合創作。

_dsc4183_s.jpg

▉只有百合,沒有距離

星期一提到,在打開百合眼之前,她讀過許多朋友推薦的作品,但都感覺無法被打中,找不到與作品交換內在進而引發共鳴的時刻。甚至開眼後,閱讀多數百合漫畫也撫觸不到自己對百合的萌。萌,像是撫摸貓狗,順毛摸是禮貌秩序溫情又心平氣和,逆毛摸則戀愛犯進亢奮還激動不已,要擊中萌點,務必逆毛摸。

楊双子好奇發問:「那第一個打中你萌點的是哪本?」

星期一答:「我自己的創作。有些百合力求溫柔軟綿的感覺,但我喜歡會吵架、拌嘴的CP,不要太甜蜜的那種。像我們合作的作品〈綺譚花物語〉,就讓兩位主角相愛相殺。」可謂自己的萌點自己戳,自己給自己逆毛摸。


58692015_2409687469061753_8795106390910697472_n-side.jpg

綺譚花物語〈昨夜閑潭夢落花〉內頁(取自CCC 編輯部粉絲專頁

說起合作,兩人都對彼此先前的著作印象深刻。星期一稱讚楊双子的文字優雅寫意,楊双子則提及彼此的合作是經過《CCC創作集》媒合,剛開始還有些遲疑:「畫《戀愛沙塵暴》的人會畫百合嗎?」但在看過《粉紅緞帶》之後,楊双子立刻確認:沒錯,就是她了!

她說:「《粉紅緞帶》是單行本,拿到實體書後,讀完我很快就在自己的臉書專頁推薦。內容中的地景還有人物互動關係、情節描述都很生活化,感覺是周遭會發生的事情。想接觸台灣百合,這本書很好入手。」如此貼近日常的百合,不買真的合理嗎?

▇原創與改編,小說與分鏡稿

〈綺譚花物語〉系列短篇於《CCC創作集》連載中,創作順序是由楊双子完成文字,再由星期一轉換成為圖片。從文字到漫畫的過程,需要在腦子裡進行怎樣的拆解重組、掃描分布?漫畫家的思考模式如何建立?星期一表示:「在收到文字後,會將喜歡的段落挑出來標記,然後想像情節中的人物會怎麼互動,細節是什麼,再以此延伸。就是一切靠腦補!」


tu_pian_2_1.jpg

寫滿註記的分鏡稿(星期一回收日提供)

對漫畫家來說,一樣是圖畫創作,原創和改編卻大大不同。星期一小心斟酌地說:「原創作品很容易讓作者搖擺不定,在人物情節上需要不停琢磨,但是改編你心裡有底,因為作品已經確定,結局也不會更動,等於框架已經有了,我可以在有限的空間進行最大程度的自由創作,過程滿順利。但當然還是會有壓力,因為有原作存在,怕改編之後改變太多。」

負責文字的楊双子忍不住回應:「我覺得有改變是好事,讓人驚喜。一開始她畫角色人設的時候就很令人驚艷,人物很漂亮,看得我都想流鼻血。而且她很強大,有一部作品我在寫的時候,刻意用輕鬆愉快的語調,一邊寫一邊想這篇可以用四格漫畫呈現,但畫面可能會有些斷裂感,結果成品出來效果很棒,銜接轉化得非常好,沒有我想像的斷裂感,完全可以接受朋友跟我說漫畫比原作有趣。」

思考的小燈泡一亮,她隨即補充:「漫畫家在畫分鏡的時候會有自己的節奏與重點掌握,這是她的原創與獨特所在。〈昨夜閑潭夢落花〉這場合作,我提供的是文字分鏡稿,反覆思考後,我認為這會傷害到漫畫家的原創性,所以未來若還有相關合作,我不會提供分鏡給漫畫家,這是我的想法。」

▉對台灣百合的發展,悲觀或樂觀?

在創作百合的同時,楊双子也想知道在台灣市場中,百合能得到何種回饋反應?出版社對百合的態度又是如何拿捏?於是她開始留意在漫畫與輕小說出版的巨大流量中,百合擁有多少聲量,具體數字為何。

必須以市場為討論模組,是因為能見度與跨界發展的考量。舉例來說,在日本網路上瘋傳、點擊率創新高的百合創作,來到台灣後,若沒有進入出版程序,就失去了改編翻拍以獲利的可能,不能夠轉換成圖像或者影像,百合也失去一次在商業市場插旗立地盤的機會。

以台灣出版來說,百合擁有怎樣的定位呢?會有屬於自己的百合書系,還是會含混在少女漫畫中出版?

_dsc4063_s.jpg

星期一忍不住打岔分享:「在台灣創作百合,一開始也被歸類為男性向。。」

事實上,百合在日本一開始就是設定給女性閱讀的,以日本戰前的少女小說為起點,瞄準年輕女性為客群。楊双子詳細介紹:「在將這些百合小說轉成漫畫的時候,基本上走的也是少女漫畫風格。後來開始出現大量的男性百合讀者,才讓日本百合雜誌漸漸演化出男性向。但這些台灣都沒有經歷過,只有在2004年百合會論壇出現後,成為華文圈百合資源集散地。」

兩人接著討論到讀者定位。和粉絲自稱是同一個道理,例如說自己是王菲的粉絲,那喜愛的肯定是王菲,但這不代表每一個聽王菲歌曲、看她演戲的都是王菲粉。讀者也是,10個人讀百合,也許只有8個自認是百合控,剩下的兩個當作路過。百合的讀者數量正在增加,其中男性的比例也在提升,但依舊有八成以上都是女性。

這樣的台灣百合生態,讓楊双子大聲疾呼:「拜託下一個台灣百合研究者趕快出現吧!」除了創作外也投身百合研究的楊双子,目前呈蠟燭多頭燒狀態。她隨後無奈笑著:「我知道這不容易,BL在台灣比百合多走了20年,真的很難。」

也許是如此無力卻又堅毅的狀態影響了一旁Openbook的工作人員,只聽現場響起一句:「沒關係,等一下我們就把鐵門放下來,今天來的男性讀者朋友們都不能離開,台灣百合需要你們!」眾人一片哄笑。

▉少女心思,古今皆然?

_dsc4325.jpg百合通識研究聊到一個段落,兩位作者各自準備了一些問題想對對方提問。

楊双子問星期一:「在畫《戀愛沙塵暴》之前你還是腐女,應該說不算是百合迷群,是什麼原因讓你開始畫百合?」

星期一沉思了一會,她說:「我想最大的原因是身邊的人都很喜歡百合,我希望她們也喜歡我的作品,所以想要嘗試。《粉紅緞帶》談的是學生時代的戀愛,那種酸澀又微妙的情感,我認為是自己能夠駕馭的,結果我果然可以。『覺得自己可以』很重要。」

兩人在《CCC創作集》上的合作,共會有4篇連載,目前已刊登了2篇,第3篇已進入收尾階段,正安排刊登時間。楊双子眼神真誠而溫和地問:「那我們合作結束後,你還會繼續創作和百合有關的題材嗎?」

有問必答的星期一緩緩答覆:「我覺得可以,現在也到該把百合發揚光大的時候了!」氣勢強大地回答。

輪到了星期一的提問:「我對日治時期的背景沒有任何研究,具體來說也沒有明確細節的認知,比如學生該穿什麼款式的制服?當時的建築街景又是如何?因為那是日常,和現代完全不一樣。如果是某個年代的知名歷史事件,也許會比較好切入。所以很好奇双子是如何創作揣摩那個時期的少女心思?」

楊双子輕推眼鏡回應:「我覺得古今中外的少女心都差不多。」現場瀰漫一股了然的笑意,略有幾聲大笑情不自禁。「就是多愁善感啊!青春期的少女們正在建立自己的人生價值觀,處在勾勒理想藍圖的狀態,加上容易幻滅的妄想。還有就是在日本時代出現的少女小說,有環境與空間上的侷限性,不像現在有網路,所以在描述上也需要關注這一點。」

「對!」星期一露出贊同的微笑:「這是我很喜歡你的一點。」

「是怎樣?這是告白嗎?!」楊双子表示驚恐,讓在場的大家瞬間開啟百合眼。

_dsc4307.jpg

星期一淡定略過問題,說道:「你的百合不侷限於戀愛,可以有師生情誼,也可以有女性之間愛情以外的情感,我覺得這很重要。並不是一定要發展成戀愛結果,或者一定要結婚才是幸福的百合。」

▉《CCC創作集》所帶來的契機

隨後,星期一認真詢問:「台灣的百合漫畫並不如BL漫畫一般豐富,我其實很想知道,双子認為接下來應該如何推廣百合?」

深深吸一口氣,楊双子平靜回應:「這件事情真的太難了,因為商業市場一定要有成效,我認為《CCC創作集》的出現是一個契機,因為他們不是為了賺錢。」錢字說出口,書店突然充滿笑聲,有些聽起來帶苦。

活動尾聲,滿室百合溫馨之際,Openbook閱讀誌邀請到《CCC創作集》的編輯譚順心加入,她是楊双子與星期一在CCC的編輯。她首先詢問現場的讀者:「有人知道《CCC創作集》嗎?」台下大多數讀者都舉起了手,「人數出乎意料的多。」她開始與讀者介紹CCC與一般出版社的不同,「首先,《CCC創作集》背後的支持者是文化部與中央研究院,所以合作上,我們鎖定台灣人文、歷史或者自然相關的題材,也搜尋院內的研究成果中,是否有適合轉譯成漫畫的。然後就開始聯絡漫畫家,確認對方意願後,進行故事創作。」


cccxin_s_0.jpg

一度停刊,後又與蓋亞文化合作復刊的《CCC創作集》

整個過程需要許多素材整理與蒐集,以及來回溝通,她提到:「双子和星期一的合作,其實《CCC創作集》沒有介入太多,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協助漫畫家找資料,而双子的事前研究準備非常充足,若星期一那邊需要支援,交換資訊都非常順利。但中間發生了一個小插曲是,因為文獻資料足夠,所以我轉而尋找影像,曾經有個場景描述到主角們經過的地方有兩座鳥居,為了確定這兩座鳥居之間的距離與形狀,翻遍各大資料庫,甚至拉了台中出身的同事一起找,至今依然還是沒有找到同時清楚映有兩座鳥居的照片。要繪製一個曾經實際存在過的場景,在沒有影像資料的輔助下,就只能倚靠漫畫家的專業。」

重現歷史的場景,小說可一句話帶過,但在漫畫重現卻是不容易的,影像資料因為歷史照片珍稀,很多想要的畫面是沒有的,除了倚靠相關的影像資料輔佐漫畫家,若沒有影像資料,則須仰賴漫畫家的專業,補強史料的不足。

《CCC創作集》除了是出資者、漫畫家與原作的媒合者、編輯、同時也必須確認作品中的文史地訊息的正確性,作品中出現的歷史場景,許多均是編輯部從中研院龐大的資料庫中調出來的。漫畫作品中的民俗典故,一景一物,無一不聚集眾人的心血。

楊双子提到:「這種情況下才有可能有另一種新浪潮,因為這是由一個單位出發的,不是個人。他們自己去找錢、物資、作推廣,同時將手上擁有的資源發派出去。未來還會不會有這樣的單位,不確定,但我們至少擁有一個開始的契機。」

_dsc4388_c_s.jpg

▉向漫畫家/作家告白

Openbook閱讀誌現場也提供告白小紙條,讓與會讀者分享對漫畫家/作家的心內話,並抽出幸運讀者,獲得簽名板。迴響熱烈,現場約五分之三以上的讀者都填寫了小紙條,我們特地挑選了願意公開的幾則,與所有讀者共享。


xiong_ye__0.jpg

很喜歡老師的畫風與老師筆下的角色們,期待老師能創造出更多有趣可愛的故事。──讀者 熊野


ma_u_0.jpg

恭喜老師的漫畫入圍,好喜歡老師筆下的郁萱Q_Q/想看更多老師的作品(荷包都準備好了!!)──讀者 麻U


gao_li_cai_.jpg

很喜歡老師筆下的人物♥/郁萱和露喵超可愛^Q^♥/很喜歡在CCC上兩位老師的作者♥/期待集結成冊~──讀者 高麗菜

或許是畢業後開始思考職業,平時熱愛同人創作的我也逐漸正視「原創」的方向。久未接觸,創作自己的作品,徬徨之中,我想就如同妳所說的「積極」吧。
我是《花開時節》的粉絲,
期待嵯峨野的櫻花開。

──讀者 F

能看到由台灣人創作的百合作品是非常快樂的事,過去自己能吸收到的百合多是由日、韓(較少)創作,雖然角色間的戶動情感還是很觸動人,但作品中的文化依然是外來的,但像《粉紅緞帶》中的校園和街道就讓人熟悉,《花開時節》中的日治時期的食物,街道,文化讓人對歷史有更多認識,很不錯。

──讀者 子裕

_dsc4396-042suo_.jpg


_dsc4393-040suo_.jpg

2位幸運讀者,填寫告白小紙條,活動最後,抽到了漫畫家的簽名板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