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獎》鬼馬建築師:Openbook好書獎獎座,就是他設計的

Openbook好書獎獎座設計者,建築師謝文泰。(攝影:劉千倚)

「鬼馬」是香港人慣用的形容詞,是「鬼脈」一詞的音轉。鬼脈指隱祕的山脈,其中的「鬼」字含有難以估計之意,後引申為詭祕、怪誕。今人所稱的「鬼馬」,意思更類同於「機靈古怪」、「搞怪」、「鬼怪」。而香港這個有著複雜身世的地域所慣用的形容詞,加在建築師謝文泰身上,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恰如其份。

20年前,我們一起在建設公司共事。承辦活動原本是企畫部的本分,但謝文泰用著一種諧星的姿態,闖進我們部門所承辦的創意建築大賞,在會議桌上常以天外飛來一筆的創意,挑戰企畫部門的專業。面對他的時候,我們必須啟動雙倍的腦力,才能對付他的知識及創意的攻擊。

Trophy05.jpg
台中文學館(謝文泰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再次與他合作,是台中文學館的前期規劃。這次要討論的,是如何將文學活動融入空間設計當中。在會議桌上,險險又被他對於台中文學史的熟稔,逼得無路可逃。一邊開會一邊忍不住氣憤地想:你這個建築師讀那麼多文學作品幹嘛!

但也是在這個規劃過程中,我們看見他一道一道地把各種抽象的想法具體轉化,原本封藏在平面書冊的文字脈絡,變成了各種新鮮的空間語彙與展示手法。

Trophy03.jpg

Trophy04.jpg
台中文學館(謝文泰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謝文泰是古典的,所以老老實實地熟讀各種文學典籍,用豐富的文學知識做為創意發想的堅實基礎。他也是體貼的,處處幫文學家著想,所以在這座文學館裡,看不到生硬得讓文學家在其中難以活動迴旋的尷尬。但其實他又是鬼馬的,所以在台中文學館的空間裡,可以看見原本蓄積在文字中的意象,活脫脫地用鋼筋、卵石或各種新鮮的方式呈現。文學典故在景觀中悠然出現,甚至書寫的創意也用一片墨痕詩牆展示出來。

今年年初,再與他合作台中228系列活動的重頭戲「228迷走空間」。這個戶外的大型裝置藝術,在有如迷宮般的空間中,讓參觀者用自己的方式,將228事件中的各種歷史碎片拼湊起來。這個抽象的概念被謝文泰轉譯成巨大的量體,將沈重的儀式轉化成可將心念昇華的互動裝置,展期中吸引了超過2萬人次進入、觀看並思考人權問題。

最近他為Openbook好書獎設計的獎座,透過詭祕的創意,如詩一般以有限暗示無限的手法,將一顆平凡的卵石,改造成令人驚豔的榮耀表徵。卵石的裂縫中,散射出曖曖內含光的無限想像,也將好書應有的質地徹底具象化了。

看著他扎實深入各種文史典故、挖掘知識脈絡之後,把心中的風景重組成這座島上許多新奇的空間,心裏往往忍不住讚嘆:你這個猴死囡仔……

trophy0-2.jpg

2017Openbook好書獎
➤獎座設計理念➤

Trophy07.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