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Openbook好書獎》力量不只表現在舉重上,閱讀大使郭婞淳專訪

場地協力|臺灣文學基地

「不要小看一本輕薄的書,它能帶來很大的力量!」這是為臺灣博得國際最大關注度的「舉重女神」郭婞淳,為2022年Openbook好書獎代言的心聲。

大家都還深刻記得,去(2021)年全球觀眾如何被奧運場上郭婞淳奪目的身影與魅力的燦笑所融化,但很多人或許不知道,在競技場外,郭婞淳是個喜歡浸淫書堆的「重度讀者」,在成為本次OB閱讀大使之前,她早已積極在體育圈內四處推廣好書,歷時多年。

這天,郭婞淳與Openbook團隊來到位於臺北市齊東街的臺灣文學基地拍攝好書獎宣傳影片。私底下放鬆心情的郭婞淳,有著與比賽時截然不同的「反差萌」。空檔時有人對著她起鬨:「大家都說站在妳身邊會很缺氧欸!」郭婞淳聽聞立刻扮了個鬼臉,旋即引起在旁擠成一團的熱情粉絲們(aka現場工作人員)的騷動,各個巴不得用手機抓住偶像每個俏皮的瞬間。

個性直率的郭婞淳,自己招認「我平時就很鬧」。有趣的是她停下來思考時,會發出蚊子般的mmm聲,被要求擺出認真表情時則很容易笑場,彷彿自己剛講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會忍不住噗哧出來。每拍完一個鏡頭還會「耶耶耶!」然後ㄏ一ㄏ一大笑,接著又像個孩子似地,擺手提醒自己:「不能再耶了啦!」

一改平時的體育服,Openbook為她打理的小洋裝充滿文青風,在文學基地的日式建築群之中,郭婞淳的一舉手一投足,皆流露文藝少女的氣息。不過她也坦承此次擔任閱讀大使有任重道遠的壓力,她自謙道:「因為我看起來不大像『很會閱讀』的人,看書又很慢。但我還是希望透過這個角色,勉力讓一般大眾,還有包括青少年和其他運動員,都可以擁有閱讀的習慣,並從閱讀中獲得力量,支持自己持續前進。」

➤運動的養成很多種,前進的力量也是

主辦單位先設定「快問快答」,讓讀者快速認識更立體的郭婞淳。她最怕的是蛇,還有家人吵架;出國最想念的是外婆、媽媽、妹妹、爺爺,也就是全部的家人;被問到心中最有力量的人是誰,她不假思索提的仍是外婆與媽媽,此外還有她的教練、團隊以及楊定一博士。她說:「只要能鼓舞人繼續前進,都是有力量的人。」

聽得出來,家人是她心中最軟的一塊(包括看到文學基地漂亮的日式建築時,她念著的也是媽媽)。然而提及童年,她說「最難的反而是談我的小時候」,因為自長記性以來,郭婞淳身邊一切都與體育有關。

「不是比賽、便是訓練,不然就是跟隊友一起被教練罵的印象,所以每次受訪時,我都嗯啊老半天,然後(腦袋一片空白地)說這可能要問我媽媽——因為除了媽媽告訴我的部分,其他都不記得了。」

小四就進校隊,郭婞淳練的是籃球、柔道、田徑,還有足球。「那時還小,學校會讓小朋友盡量參與體育項目,只要有興趣就能加入。我媽媽和家人的運動都很好,我很自然就加入校隊。」如今她很感謝童年參加過那麼多運動項目,讓身體素質得以平均成長。

「好比足球是腳的、身體性的運動;柔道講究技巧,不能只用蠻力;籃球是彈跳、田徑是運動之母。那時很全面地去做身體的發展,也因為這樣,我在接觸舉重的時候可以很快就上手,對身體的靈敏度我覺得有幫助。」

到了國中,郭婞淳正式進入體育班,並於2009年(國三)在全中運贏得第一面舉重金牌。然而即便如此,她說學校也不會只注重比賽,平常作業都要帶著去寫,碰到段考週也要溫書。「學校老師都很幫忙,我們比賽回校,會替我們補強功課,因為課業不能放,他們覺得這是很基本的要求。」

郭婞淳畢業於臺東體中及輔仁大學體育系(現為輔仁大學體育系副教授),可說從小學起身邊就「滿滿都是體育」,令人聯想到韓國藝人養成計畫裡的「練習生」,和她一起生活的同學也都是隊友。

「沒錯,我可以說完全沒有高中跟大學生活,高一只待到下學期,就進國家訓練中心(一直到現在)。雖然我們也會在國訓中心上課,但跟在校生所謂的校園生活還是有差別。」

然而一路走來,郭婞淳覺得自己是幸運的。運動員面對各種賽事,心理素質要很強,也因此她更珍惜始終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夥伴們。

「我覺得繼續前進的力量有很多種,動力不會單單只在於追求個人的目標,還包括你的隊友、教練、家人,有很多原因會促使人前進。雖然舉重是個人項目,但連同我的物理治療師、體能訓練師、陪練員等,我們都一起成長、彼此互見,我很開心大家都不會只想到自己,面對事情也會思考反省。」

➤夢想前進的可能性:閱讀

進入國家隊後,教練林敬能突然開始十分重視選手的閱讀。郭婞淳說,過去因為多半關注在自己的訓練跟比賽上,所以未曾發現教練其實是個非常懷抱夢想的人,為選手的未來想很多。

「例如他會反問你,如果不走(運動)這條路,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那時我們才高中,他就要求我們思考這種問題。他也會預想,如果你拿到好成績,就要開始面對很多媒體,他希望我們在話語表達上,也能多提出個人的想法。」

最好的潛移默化就是閱讀。於是「強迫」郭婞淳閱讀這件事就這樣開始了。教練的這番用意,為郭婞淳帶來思考的衝擊,讓以往只需單純上學、練習、參加比賽的生活,變得大不相同。郭婞淳說:「閱讀還能翻轉、顛覆大眾對運動選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刻板印象,這也是教練對我們的期許之一。」

林敬能19歲就夢想拿奧運金牌,但迫於家庭因素必須打工,結果因工傷失去了食指,金牌夢碎。「我相信這些經歷多少影響了他,促使他花了很多心力在我們身上(包括要求閱讀),就算不是他自己奪獎,我想他還是希望我們在人生路上能實現夢想。」

➤閱讀是凝聚的人心、心靈的槓片

習慣團體生活的郭婞淳少有自己的長假,就算過年也只休除夕而已(而且是除夕練完才可以回家)。出國通常是為了比賽或訓練,如果時間許可,會到附近景點走走看看,譬如最常出國的日本,「因為我的物理治療師對歷史很有興趣,所以有機會的話我們常會一起約去逛神社。」

過去郭婞淳會跟學姐一起逛書店,買書會先被打到內心的標題所吸引,如果符合當下需求就會入手。有趣的是,買書時相當考究書的排版和字體,這點大大影響她的選擇,因為對一個重度閱讀者來說,「順不順」大有關係,絕對影響閱讀的舒適度。

出國的時候,無論再短的行程也是攜帶兩本以上的書籍,並視時間長短來追加數量。不過身為國家隊一員,即便有私人時間,郭婞淳也多半花在復健跟體能修復上,「你必須自己去把閱讀的時間找出來。所以我看書大多在下榻的時候(例如旅館或宿舍),此外就是移動的空檔(例如通車期間)。」

「自從大家知道我喜歡閱讀後,就一直有人會送我書(大笑)。」郭婞淳看得較多的是心靈成長、人際關係或自傳類書籍。她忘了從哪一刻起,開始養成寫「小本本」的習慣,也就是將書中對自己來說有力量、有意義的句子,抄錄到筆記本上。隨著閱讀的累積,現在已經寫到第8本了。


圖片截自快問快答影片。

「我看書比較慢,有時不想看書,就會抄我的小本本。我會幫每個小本本編碼,它們一定都放在一起,想到的時候,就隨機抽一本翻閱。」她習慣每段話除了行跟行的間距,還用顏色區隔,這也是樂趣之一。「寫的時候我會把各種顏色的筆全部擺在桌上,出國也會抓一把跟著小本本陪我一起出國。顏色的穿插其實很隨性,但翻開來感覺就很療癒。」

曾有朋友因為好奇而向郭婞淳借看小本本,翻開後立刻倒抽一口氣——彷彿抽塔羅牌一樣,裡面的句子正好打中他的心。「不得不說,小本本裡的話有時真的很受用。」郭婞淳覺得這種作用有點像坊間的《解答之書》,差別是小本本裡的每句話都是她真心閱讀各種書籍後,一筆一筆內化成自己的養份。

郭婞淳唸了小本本裡的這段話與現場的大家分享,說它正好符合自己曾有過的一段茫然心情:

不能再用填滿時間填滿行程的方式過生活,我知道永遠會有下一個「然後呢?」在前面等著我,包括不能用忙碌去逃避它,我需要找到對我來說重要的事,釐清屬於我的答案,才能真正去經歷生命。我想要找到一個終極性的答案,一個不是為了暫時填補空白的階段性答案,而生命正是在我尋找答案的一路上為我帶來這麼多的體驗、驚喜和學習,讓我一路走到了現在。但我也明白過程中,階段性答案也沒有什麼問題,人生旅途跌跌撞撞是常態,畢竟我們總是試過我們不是什麼,才會逐漸接近我們是什麼。

「以運動上的階段性目標來說,其實我全部都達到了。在拿下奧運金牌後,我真的會去問自己『然後呢?接下來要怎麼走?』」郭婞淳說:「那段時間我非常迷惘,可是我又有很多身分,不僅要當選手,又要當教練,還被賦予委員的責任,我開始不清楚現在的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直到看到這段話才覺得,『沒錯,我應該珍惜現在迷惘的狀態』,才慢慢去釐清自己、指向未來。」

郭婞淳回想,年輕的時候不允許自己失敗,難以接受挫折和低潮,後來經歷過許多事,除了身邊人的陪伴,也依靠碰觸自己心境的書籍。「有點像跟書對話一樣,它能抒發壓抑的情緒。我不喜歡在大家面前展露自己脆弱的一刻,可是私底下我會用閱讀擁抱脆弱的自己。」

當然有時難免會有看不下任何書本的時候,但過了一段時間,郭婞淳就會明顯意識到自己因此變得心浮氣燥。「這種時候我立刻就警覺到,不行!我必須看點東西,來讓自己靜下來。」

因為從閱讀中獲益匪淺,因此郭婞淳很喜歡送書。「我覺得這是個祝福,也是個陪伴。我送的書一定是我看過的,因為我知道書的內容,可能對應到學弟妹或身邊朋友眼前所面臨的問題,就會推薦他們或乾脆直接買一本送他們。這些書曾經在某些時刻帶給我重新的力量,所以我也希望對方可以藉由書找到那種力量,繼續前進。」

「對我來說,力量不只表現在舉重上,挑戰自己,讓心靈更勇敢也很重要。」本屆閱讀推廣大使郭婞淳,邀請大家:「一起來讀Openbook得獎好書,讓大腦也能變得更強壯!」

因為閱讀就是力量。


在疫情與亂象紛雜的時代中,我們努力以非營利的方式經營書評媒體,
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陪我們看見台灣最美的出版風景,守護從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