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等能出國時,台灣是我第一個想去的國家:訪小說家吉田修一與新作《逃亡小說集》

(攝影:Sachiko Horasawa)

Q:《逃亡小說集》是《犯罪小說集》的續篇,首先想請問的是,對你而言,何謂「犯罪」?何謂「逃亡」?

「犯罪」和「逃亡」就像兩面鏡子,「犯罪」照出了人類真實的樣貌,「逃亡」則照出了現在自我的處境。

Q:這兩本小說集的故事,皆以真實事件為題材。你如何從現實生活中尋找創作的靈感?

我尋找的並不是能夠寫成小說的事件,而是具有魅力的人物。這裡所謂有魅力的人物,並不是指那些循規蹈矩的人,而是就算會違紀犯錯,但依然活得像個人的人。

Q〈青田Y字路〉中有這樣一句話:「明明不是犯人,為什麼要逃?」既然沒有犯罪,為什麼要逃?對你來說,「犯罪」與「逃亡」之間是否有著必然的關係?

我覺得兩者並無必然的關聯,反而比較像共犯的關係。

Q:《犯罪小說集》曾改編拍成電影,並更名為《樂園》。你曾在訪談中提到,《惡人》說的是「人」,《怒》說的是「情感」,《樂園》說的是「地點」。你對《樂園》這個片名的看法為何呢?

電影《樂園》(中文版為「罪樂園」)的片名是由瀨瀨敬久導演命名的,因為與故事內容有著全然不同的想像,是一個挑戰性極高的片名。

吉田修一《犯罪小說集》小說改編為電影《罪樂園》

Q:安部公房的名作《沙丘之女》開篇有句非常有意思的前言:「沒有懲罰,逃亡也就沒有樂趣了。」這讓人聯想到了「樂園」。對你來說,逃亡是否也有其「樂趣」存在?

本書描繪的「逃亡」並無所謂的樂趣存在,例如《惡人》這部作品描寫的「逃亡」過程(時間),就凝縮了主角們人生所有的一切。

Q:這兩本書、九篇故事中,你最喜歡那一篇?為什麼?

我最喜歡的是〈白球白蛇傳〉和〈逃吧,大小姐〉,這兩篇故事都讓我感覺到人類純粹的一面。

Q:倘若《逃亡小說集》有朝一日也被改編拍成電影,你對它有著什麼樣的想像?

我滿希望看到〈逃吧,郵差先生〉被影像化。我想看的是,死命逃向北海道那片冰洋的人類的渺小與執拗。

Q:題外話,你是否曾經有過「逃亡」的念頭?如方便透漏,能否請問是什麼樣的情況?

我每個月都會有一次小逃亡(笑)。但每次一出逃就會想回家……這種心情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

Q在「犯罪」、「逃亡」之後,下一個想要嘗試的的主題是什麼,目前是否方便透露?

戀愛。

Q:最後有什麼話想跟台灣讀者的分享?

因為疫情的影響無法前往台灣,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等到可以出國的時候,台灣會是我第一個想去的地方。這種不自由的情況還會持續一段時日,還請大家注意健康,多多品嚐台灣的美食,也期待他日再會的日子。

quan_qiu_hua_de_shi_dai_w300.jpg 逃亡小說集
作者:吉田修一 
譯者:高詹燦
出版:皇冠文化
定價:34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吉田修一
1968年生於日本長崎,法政大學經營學部畢業。
1997年,以《最後的兒子》贏得「文學界新人賞」後正式出道。2002年以《同棲生活》獲得「山本周五郎賞」,同年又以《公園生活》榮獲日本文壇最高榮譽「芥川賞」,2007年則以《惡人》一舉奪下「每日出版文化賞」和「大佛次郎賞」。2010年以《橫道世之介》獲頒「柴田鍊三郎賞」,2018年再以《國寶》榮獲「中央公論文藝賞」和「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賞」。

他的作品筆法凝鍊,對人性的刻畫絲絲入扣,擅長描寫都會年輕人的孤獨與疏離感,獲得廣大的共鳴與回響,包括《犯罪小說集》、《惡人》、《怒》、《再見溪谷》、《橫道世之介》等多部作品並均被改編拍成電影。另著有《路》、《熱帶魚》、《東京灣景》、《地標》、《長崎亂樂坂》、《星期天們》等書。

作者官網作者推特


➤閱讀通信 vol.190》動起來!讓我們不畏他人眼光地活

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