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漫畫節 下》創作者直擊 ft. 偵探H.Z小姐、高妍、老人、劉倩帆、藥島

漫畫家劉倩帆(左)與藍尼

▇劉倩帆:「大家的作品手工感都很強烈,風格很瘋狂。」

劉倩帆:其實去年就很想參加滿滿漫畫節,我們也滿熟悉Mangasick,他們辦的活動,我們若能夠參加,一定會感覺很榮幸,所以一定要報名的。

以前也曾經去國外這類型的漫畫展,我覺得只要是獨立或是自發性,某個組織或同好者一起做出來的東西,其實沒有很大的差別。氛圍是很相似的,大家的作品手工感都很強烈,風格很瘋狂。國外和台灣,其實小眾界沒有很大的差別,都是那種很開心、玩樂在其中的氛圍。

小誌一定是非常少量製作的,有些人甚至是自己手工裝訂,可能今天賣完之後,就再也不會賣了。我們不確定他之後會不會繼續當漫畫家,會不會有商業出版,你可能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可以收藏他的作品。這種不確定性,會當下讓你覺得不買不行、一定要買!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很真誠的作品,會讓人想收藏,跟商業出版品的價值是不一樣的。

這次喜歡的攤位,除了我原本就是他們粉絲的日安焦慮、游博任之外,還有「偵探H.Z小姐」,風格很強烈。


(取自滿滿漫畫節臉書

▇偵探H.Z小姐:「我畫過一個女生,褲管會藏刀,因為我朋友真的這樣!」

偵探H.Z小姐這是我第二次擺滿滿漫畫節,感覺還不錯。這裡有很多很酷的人,很多很酷的想法,很多很不一樣的漫畫。你可能很難在大家普遍印象的漫畫店裡,看到這些類型的漫畫,都是很原創的想法,畫風都很特別。

我平常比較喜歡看動畫電影和老電影,像是Akira、大友克洋三部曲這類型都超讚,我超愛的。

在刻劃角色時,我腦子是處在一種直觀的狀態,可能是來自平常得到的一些靈感。像我畫過一個女生,會在褲管裡藏刀,因為我真的有個朋友會這樣!我會虛構她的故事後,再發揚光大。


偵探H.Z小姐(攝影:吳致良)

除了轉化自朋友,我還會觀察路人。我可能不認識他,但看到他在路邊做一些事情,我會揣測他內心的想法,有點變態(笑)。

這次逛到的攤位,我特別喜歡「髒道不行宮藏照」,我超愛他的畫風,讓我想到大友克洋、有點cyberpunk的感覺。他的線條很特別,推薦大家去認識。


(取自滿滿漫畫節臉書

▇高妍:「有一個純以漫畫為主軸的活動,我覺得非常棒!」

高妍滿滿漫畫節的第一屆我就有報名,這次雖然還在疫情期間,但因為台灣疫情守護得不錯,所以有機會辦實體活動。即便這樣,現場也還是有門票數量的控管,所以之後可能還會更活絡:等到第三次、第四次疫情沒那麼嚴重,主辦單位應該會開放國外的人報名,我覺得那時應該會變得更棒更熱鬧。

因為很難得在疫情期間,還能有實體的活動,所以自己能夠參加,也感覺很開心。

台灣近年滿多像是小誌販售會的活動,但這類活動還是以插畫,或偏向設計感的書籍為主。有一個純以漫畫為主軸的活動,我覺得非常棒!這是一個以漫畫為主角,而不是以插畫為主角的書展,在台灣是很難得的。

漫畫在台灣,還是處在被誤解的狀態,可能大家會覺得「漫畫是小朋友看的」、「漫畫是休閒娛樂」,但其實漫畫也可以成為一個人的職業。


高妍(左)與老人合影


(取自滿滿漫畫節臉書

▇老人:「思考『分鏡』,一開始還挺困擾我的。」

老人雖然我原本就有在想大概的主題,但這次的作品《挺好的》算是為了滿滿漫畫節而做,也是我第一次完成這樣的作品。活動就像是截稿日,會推動你完成,所以這一個月我一直在畫畫,從手繪草稿,掃描到電腦裡,再上網點完成。我做的篇幅都很短,14頁或12頁而已,我看到有些人的作品滿厚的,覺得大家都很拼。

我以前在畫漫畫時,是有點類似「條漫」,四格漫畫,不過不只四格。這次有做比較類似傳統漫畫或日式傳統漫畫的格子,思考分鏡一開始還挺困擾我的,覺得職業漫畫家很厲害,為什麼這麼會畫分鏡。

因為分鏡有點像是整體的架構,除了故事之外,作者要呈現給別人的感受也很有關,分鏡也會決定讀者是否能懂得這個漫畫,有點像設計的概念。

這次我喜歡的攤位和作品,除了「日安焦慮」外,還有Catman的《#ilikeyou000》,做得超棒超精緻的,情境也很強。


(取自滿滿漫畫節臉書

▇藥島:「我喜歡單純景色變換,大多沒有什麼實際劇情發生的漫畫。」


藥島(攝影:吳致良)

藥島這3年我參加過滿多相似的市集,小誌市集、草率季、Waking Room,滿滿則是第一次。滿滿跟其他的活動不太一樣,小誌市集很獨立,草率季就比較商業,人很多,很多各國的作品。滿滿每攤一定會有一本漫畫,性質更濃縮,客群也更濃縮了,純插畫、經營品牌、賣周邊商品的就會比較少,同好比較多,比較有共鳴。

我一開始在畫代針筆畫時,其實是先看一些電影,畫一些電影截圖。因為我自己也是做電影的,像是《誰先愛上他》,我有參與它的分鏡、擔任導演助理、畫片中的動畫,最後拍攝結束時,我將畫作送給導演,後來也放在原生帶中。最近上映的《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我也是畫分鏡和片中的動畫。

一開始,我是為了練習畫電影的分鏡,才去看一些電影截圖來畫畫。早期的都是這樣,後來我自己會拿一台小相機到處拍,看我拍的照片來畫畫,像《某處起火了》裡面有畫到麵攤,因為我很喜歡畫吃飯的場景,表情都很有趣。我大學讀實踐,所以也會畫大直的「黑輪大王」。其實《某處起火了》起點就是這幾張場景,我創造一個角色,讓他去發生一些事情。

Mangasick早期有介紹很多日本漫畫家,像逆柱,他作品中的主人翁也是在各個場景穿梭。我比較喜歡這種單純是景色變換,大多沒有什麼實際劇情發生的漫畫。更早的時候,Mangasick有推薦柘植義春的短篇〈螺旋式〉,描述小男孩在海裡被水母刺到,到處找醫生,走來走去,我喜歡這樣的故事,很像夢一樣。


(取自滿滿漫畫節臉書)

墨必斯(Moebius)的科幻漫畫我大部分也都有收,早期時報出版的《貓之眼》就很棒,算是我最早期對漫畫的啟蒙吧。還有像柘植義春、丸尾末廣.還有其他主流的日漫也都會看一點。其實很多都是Mangasick推薦,Mangasick開啟了一個新世界。不過我現在比較喜歡美漫,因為有些美漫40、50頁就是一本單行本,故事非常有趣,日漫太長了。

這次的攤位中,「日安焦慮」是我一直有在關注的,常畫夢或潛意識,很有趣。還有瑪魯的《旋轉》,講一顆種子掉下來,非常有意思,原本想去買,結果好像已經賣完了。最後是「偵探H.Z小姐」,她畫得很Local,顏色很奇妙。

(採訪、文字:吳致良;逐字稿:張意;攝影:張震洲)

▇彩蛋:小編血拚書單

【延伸閱讀】 滿滿漫畫節(上)為了把台漫各種風格一次攤開:專訪創辦人老B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8》跟著福邇一起解謎破案、香港city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