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臺灣文學金典獎.複審觀察》黃崇凱:書單的生成

2019金典獎圖書類複選評審在台南古根文旅圖書室展開三天兩夜的漫長討論。(臺灣文學館提供)

臺灣文學館主辦的臺灣文學金典獎圖書類獎項已逾12年,今年打破以往分長篇小說、散文、新詩類評選的規限方式,解除文類界線,開放各種文學作品申報參賽。這首先破除文學獎項對於長篇小說的位階迷思。以往每年要選出一部長篇小說作為年度大獎,但有時選出的作品不盡能服人(且未有足夠的評選論述)。而就散文、新詩而言,不僅要屈就於輪流年份評選,獎金還短少一大截,彷彿在競賽設定上就被認為藝術價值低於長篇小說。然而事實往往不是如此。

因此我樂於見到今年不分文類的評選構想。說到不分文類的文學獎,每年秋天總要轟炸華語文化圈一陣的諾貝爾文學獎,即是代表。近幾年它連連突破人們對這個獎項的臆想,頒給短篇小說家,頒給寫調查報導的記者,也頒給搖滾歌手。這樣的不分類給獎,連帶衍生出「什麼是文學」的難題。是故,我們7位複審聚在同一間旅館裡三天兩夜的討論過程,也可說是在探究這個難題。

在複審會議前一個月,臺文館送來參選書單約150本(必須說明的是,此獎項採主動報名制,作品未送件就無法列入評選書單),涵蓋各種文類和數種母語文書寫,每人依需求各自索書閱讀,也不知其他評審名單。在廣泛、密集的閱讀中,我暫時得剔除偏食取向,還原一個讀者的素樸面貌:什麼都讀。

評審們第一次碰面後,商討彼此的閱讀狀況,交換意見,歷時約3小時,擬定隔日以每人15票來篩選第一輪書單。初步討論,我們大致同意今年是小說相對「歉收」的一年,多數作品只是也只能做到「說故事」,僅有幾本令人眼亮的作品。現代詩部分,參選作品眾多,也出現較多值得思量的詩集。儘管多數評審並非專業詩評人,在大量讀詩的狀態下,也會沖刷出一些始終留存在心裡的作品。至於散文,我們大概都贊成要稍微拓展散文的邊界,讓它可以略略擴充長年以來的抒情美文傳統,容納更多寫作的可能性。

經過一晚的分頭補強閱讀,第二天的討論分成上下半場,各歷時兩小時以上。第一輪書單篩出近50本書,我們花了大部分時間逐本討論得票數較低的作品。溝通過程中,關於各種文類的整體占比分布、新人與老手的比例、母語書寫的現況以及「文學性」等討論穿插其間。

「文學性」(literariness)在近一百年來有多方論述,在不同的情境脈絡下有不同的意涵。以我在複審會中的認知,我們大多以該作品是否能給出文學的感覺、在閱讀中能否連結出文學的感受等等,作為「文學性」的暫時判準(任何關於文學性的定義總是掛一漏萬)。有評審覺得,不同作品書寫對應到不同讀者需求,或許以目前的評審團組成,難免錯失掉一些選擇。但也有評審認為,不應把作品視為工具那樣的存在,況且閱讀行為難以預測,應該著重在如何選出夠好的著作。在這樣的研討語境下,一些較凸顯工具取向(學習或發揚母語文)的作品,對比其他創作,尚需補強文學質感。

小說方面,我們都認同張貴興的《野豬渡河》修辭奇崛、繁複,獨樹一格。詩集報名者遠高其他文類,其中又以偏重口語、時事議題入詩的作品為大宗。此次所見散文書寫,多數不離抒情體例,或談兒時記趣、或話成長歷程、感懷今昔變遷夾雜時事見聞等。有評審認為在這類抒情美文常見的法式裡,有些書寫帶著令人擔憂的自我戲劇化性格,若逾越過多,可能減損作品本身的真誠。

在約定成俗的小說、新詩、散文的文學分類之外,評審聚焦詰問的則是非虛構書寫的「文學性」。有些評審不免猶疑,是否該把非虛構書寫作品擺入名為「文學」獎項決選書單。在反覆確認和交流之間,評審們大約取得必須將散文從抒情美文的頻寬限制解放出來的共識,諸如出色的藝文評論、文化雜文、人文或科學普及寫作等都應列入考量,反映書寫的複雜性。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也必須調整自身對於所謂「文學性」的想像。

不包括其他評審,我一向對於某些圖書獎項的「文學與非文學」分類感到不解。如果真要簡略分類,那也該是「好文學與壞文學」的差異。雖然舉例非常老掉牙,但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光是開篇第一句話、敘事語言以及全書布局的安排,絕不應落入「非文學」的領域。那真真切切就是文學。因此當有評審提議拓寬散文的邊界時,其實也等同於拓寬我們思考文學的界線。

不過我在這裡想特別提醒,文學的生成有其複雜環節,今年我們提倡從寬看待文學,也許來年換了一批評審又會有不同意見。但如果對於文學的思考能時時動搖、常常修訂,說不定會激發更多關於「什麼是文學」的探討,產生更多突破或跨越既定疆界的作品。

第二天傍晚,我們大致篩選到近40本書。又經一夜補強閱讀,第三天下午,我們接續前兩天的討論,就個別單書一一陳述。最終選出的30本書單,是從三天兩夜總計超過10個小時以上的討論而來(這還不計個別評審私下的交流),希望盡可能勾勒出這一年的文學景觀。我傾向將這份書單視為一幅當代文學速寫或一篇定期健檢報告,重要的是,但願後續能有更多的讀者能深入描繪、補充、詮解、探查乃至成為風景的一部分。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