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書房》井上荒野新作《在那裡的鬼》出版,及其他藝文短訊

井上荒野及其新作《在那裡的鬼》(照片取自nikkeibp

【得獎消息】

  • 第21屆大藪春彦獎,由河崎秋子的《肉彈》(角川出版)和葉真中顯的《凍結的太陽》(幻冬舍)並列獲獎。
    曾以《東陬遺事》榮獲第46屆北海道新聞文學獎,並以《颶風之王》同獲三浦綾子文學獎及JRA賞馬事文化獎的河崎秋子,在《肉彈》一作中,描述大學休學的尼特族貴美也,與父親深入北海道火山地域狩獵,卻在遭熊襲擊後,拋下死去的父親獨自逃走,受自身的傲氣與羞恥拉扯,經歷生存本能的覺醒以及肉體和靈魂成長的故事。河崎以磅礡的氣勢刻劃自然的殘酷與美麗,並呈現出在現實中掙扎的同時被糾結的情感所支配的人性。
    葉真中顯的獲獎作《凍結的太陽》,則是以二戰結束之際為背景,圍繞著陸軍軍事機密的警察小說。昭和20年(1945年)的北海道室蘭,軍需工廠的相關人士相繼遭到毒殺。阿伊努族出身的特高刑事日崎八尋與素有「拷問王」之稱的前輩三影一同展開調查,卻被事件背後的藏鏡人翻弄於股掌之間。在被陰謀席捲的北方大地,八尋能夠貫徹自己的「使命」嗎?在《凍結的太陽》一作中,葉真中顯以深刻又不失娛樂性的筆觸,探問民族為何、國家為何、人又為何。
     
  • 第25屆島清戀愛文學獎,由三浦紫苑描寫女性間曖昧羈絆的《野花通信》(角川出版)奪得。於橫濱就讀基督教女子學校的野原茜與牧田花,一個出身於庶民家庭、頭腦明晰又率性毒舌,一個來自外交官家庭、天真爛漫且善於撒嬌。在各方面都彷彿對比的兩人,一拍即合成為無法取代的摯友,這份友情卻在不知不覺間醞釀為戀愛。然而,在一次背叛後,屬於少女們的樂園邁向破滅。兩人經歷了甘美之後的殘酷,心中仍然保留著幸福的記憶。《野花通信》為穿插著兩人27年來書信往返的長篇小說。抱持著共同記憶的野原與牧田,在40歲之後,透過電子郵件互相交換彼此的近況,展現愛與理解的不同形式。

    p1_0.jpg

    左起:《肉彈》、《凍結的太陽》及《野花通信》

【作家動態】

  • 紀念作家生涯30週年,知名文學獎作家井上荒野,以其父井上光晴、美麗的母親,以及父親過去的外遇對象:兼具小說家及現任天台宗大僧正身分的瀨戶內寂聽之間的特殊關係為藍本,出版貨真價實的爭議傑作《在那裡的鬼》(朝日新聞出版)。
    人氣作家長内美晴,在巡迴演講途中,與戰後派代表作家白木篤郎發展出男女關係。白木之妻笙子默認丈夫的婚外情,繼續與丈夫維繫著夫妻二人的平穩生活。然而,對美晴來說,白木與她的關係卻不僅止於肉體;以「書寫」為媒介逐漸加深的羈絆,讓白木對她而言越發無可取代。白木作為鬼魂般繚繞,與她迴響激盪而出的兩人關係,將會帶領他們何去何從呢?
    身為主角原型的瀨戶內寂聽表示,這本書她讀來感動不已。她說道:「我與作者父親井上光晴開始不倫戀時,作者年僅5歲。對於5歲女兒將來會成為小說家深信不疑的其父亡靈,應該比任何人都更為這本小說的誕生感到喜悅吧。」

延伸閱讀:話題》日本文壇中的「父親的女兒」:森茉莉、津島佑子、井上荒野

  • 高齡超過80歲依然活躍於文學圈的文學獎作家古井由吉,於本月初出版小說《這條路》(講談社),再探文學的極限和可能性。古井是日本內向派代表作家,曾著有小說《杳子》、《聖》《栖》《親》三部曲、《現代往生別傳》、《白髮之歌》等多部經典之作。在新作《這條路》中,他一邊凝視著先祖、血肉至親以及自身的死,一邊將日常的思索和想念化為文字,將死亡劃入生命的範疇,將過去召喚至現在,呈現幻視與想像力的結晶。
     
  • 寫下《青春失格》、《維他命F》、《十字架》、《絕種少年》等多部得獎作品的作家重松清,於今年1月底出版廣受各界讀者讚賞的《星期四的孩子》(角川出版)。位於旭丘的中學校,7年前發生了一起造成9名同級生死亡的校園無差別毒殺事件,而當時的犯人上田祐太郎在這個夏天期滿出獄。伴隨著上田的回歸,「上田大人是為了讓大家見識世界的終結而降臨於世」的謠言也悄無聲息地流傳開來。
    與妻子結婚後搬到事件發生地的主角,總是難以拿捏與14歲繼子晴彥之間的距離。曾在上一個學校遭受校園霸凌的晴彥,此時笑著說「我交到了朋友。」同一時期,旭丘此地相繼傳出可疑人士的情報、寵物犬橫死、寄到學校的恐嚇信。接著,更為巨大的「事件」也拉開了序幕。重松清以大膽的設定和震撼的手法,呈現厚重深沉的犯罪人像、青少年問題,以及日常的陰暗。作家奧野修司表示:「這本可怕的小說,彷彿就是我們近未來的『默示錄』。」
     
  • 出版《伯爵與妖精》、《異人館畫廊》、《修理回憶之時》等人氣輕小說的谷瑞惠,上個月底以小說《午夜的藍天》(文藝春秋),跨向自身文學書寫的另一個里程碑。
    今年將邁向33歲的竹宮遙,從結婚對象的母親那裡收到分手費以及「請你跟我的兒子分手」的訊息。懷著滿腔怨恨的遙,在一場婚禮中與高中同學島尾日菜子再會,並得知她曾在修學旅行搭乘的特別列車「青空號」上,遇到了都市傳說中「只要遇見就會有好事發生」的名為「空君」的男子。而遙從過世的父親那裏收到的信中所記錄的一行電話號碼,以及寫著「打開的提示」的謎樣訊息,似乎也和空君有著某種關聯。空君究竟是什麼身分呢?以不同形式與空君有著某種關聯的大人們再次重逢,為了改變滿是後悔的人生而回頭面對曾經捨棄的過去。這是谷瑞惠為了大人而寫的,關於重生的故事。
     

    p2_0.jpg

    左起:《這條路》、《星期四的孩子》、《午夜的藍天》、《塑膠的祈禱》及《不死鳥少年:不死武的東京大空襲》

  • 去年年中推出《一億圓再見》的文學獎暢銷作家白石一文,今年2月初再度出版超長篇小說《塑膠的祈禱》(朝日新聞出版)。作家姬野伸昌在妻子小雪過世後鎮日沉溺於酒精之中,但這時身邊突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現象:他發現自身的肉體開始塑料化,並漸漸脫落。姬野直覺認為自己遭受了天罰,但是原因為何呢?他心中留存的關於妻子之死的薄弱記憶,究竟暗藏了什麼樣的線索?
     
  • 以《池袋西口公園》系列、《娼年》、《4TEEN》等小說作品細膩描繪少年的熱血、掙扎與哀愁的石田衣良,於本月中出版《不死鳥少年:不死武的東京大空襲》(每日新聞出版),挑戰少年少女寫實文學的新境地。
    日裔二代的少年時田武有著「不死之身」的稱號。14歲正值的青春年少的他,在父親祖國的美軍轟炸中,努力守護母親君代所屬的家族,有如不死鳥般奔跑於身陷火海的街道中。這部以1945年3月10日東京大空襲為背景的戰爭小說,將被戰爭摧毀的日常、堅強的信念、以及家族的羈絆,濃縮在帶有科幻要素的作品中。

【業界新聞】


20190128-yoshimotobanana_full.jpg

《ユリイカ》2月號(取自cinra

  • 日本雜誌《ユリイカ》在2月號中推出人氣作家吉本芭娜娜特集。吉本於2003年出版的小說《盡頭的回憶》,由日本和韓國協力改編為同名電影,並由韓國偶像團體少女時代的秀英主演,今年2月初於日本公開上映。本期雜誌以此為契機,收錄吉本與導演崔賢英的對話訪談,並由吉本的成名作《廚房》、《鶫》、《白河夜船》、《阿根廷婆婆》、《千鳥酒館》等不同角度,探討其書寫的魅力。雜誌也邀請到日本藝術家奈良美智、飴屋法水、漫畫家羽海野千花等多位名人,聯名撰寫與吉本及其作品的互動經驗,吉本書迷切勿錯過!
     
  • 寫下《巷塵》、《町之秋》、《饗宴》等作,並以《獨樂的回轉:復甦的近代小說》榮獲平林泰子文學獎的小說家兼文藝評論家高橋昌男,今年1月底因肺炎病逝,享壽83歲。畢業於慶應大學的高橋昌男以戀愛為主題出版多部作品,並曾在80年代中期擔任日本唯美主義文學主要刊物《三田文學》總編輯。
     
  • 以出道作《桃尻娘》享譽文學界的小說家、散文家兼文學評論家橋本治,上個月29日因肺炎病逝,享年70歲。橋本在古典及現代文學領域皆展現極深的造詣,並擅於描繪戰後庶民多彩的生活面相。他曾以《宗教並不可怕》、《蝶之去向》、《雙調平家物語》等作接連囊獲諸多知名文學獎,去年更以《草薙之劍》榮獲第71屆野間文藝獎。
     
  • 創造出「團塊的世代」等流行詞,曾任內閣官員及經濟評論家的知名暢銷作家堺屋太一,本月初因多重器官衰竭病逝。堺屋生前活躍於諸多領域,作品中亦充滿對於社會的關心和銳利洞察。他在1975年出版以石油危機為主題的《油斷!》,並將第一次戰後嬰兒潮世代命名為「團塊的世代」,於1976年出版同名小說。在《日經新聞》2014年12月29日發行的戰後70年特集《遺言:給日本的未來的話》中,堺屋期許道:「打破官僚主導的日本,創造『快樂的日本』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