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繪本大師》帶我們穿梭時空,重返童年的幻想世界:法蘭斯瓦・普拉斯(François Place)

書店裡有琳琅滿目的兒童圖畫書,那些深受小朋友歡迎的經典作品,都是怎麼創作出來的呢?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的知名圖畫書創作者,他們的作品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讓一代代孩童著迷?他們在童書的發展上有什麼貢獻,又為童書世界注入了什麼樣的新活水?

Openbook為喜愛圖畫書的大小讀者,隆重推出「兒童繪本大師」系列報導,每個月將為大家介紹一位當月出生的世界級童書大師。邀請讀者一起來逛遊多采多姿的兒童圖畫書世界,也為大師熱鬧慶生。

法國圖畫書作家法蘭斯瓦.普拉斯(François Place),曾於2008年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帶來他耗時10年的三卷圖文力作《歐赫貝奇幻地誌學》。普拉斯是一位非常會說故事的插畫家,結合了細膩生動的圖畫和玄妙詩意的文字,以A到Z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為順序,創造出瑰麗豐美的幻想國度,各個國家的歷史傳說、風土人情、典章制度、自然生態、建築地景、特產名物、珍禽異獸……紛紛躍然紙上,立刻引起讀者的熱烈迴響。

獨一無二的「歐赫貝」,是普拉斯一手建構的奇幻境域,絕對是一部幻想地誌學的經典之作。地誌學記述某個地方,既包含地理學、地質學、地圖學,但又不盡然是這些學問。再加入幻想的元素,幻想地誌學更如萬花筒般,增生了無數變貌。或許當人類極目遠方,對未知大地懷抱著無邊的想像與渴望時,人類就已經踏上了探索新世界的旅程,幻想地誌學的書寫於焉萌生。

▉從騎士文學到上天下地遊歷探險

古希臘史詩《奧德賽》(Odyssey)裡,名將奧德修斯在特洛伊戰爭結束後,班師回程途中遇到大風暴,從此沿著小亞細亞的海濱漂泊十年。其間歷經種種艱難險阻:到過獨眼巨人的洞窟、吃人的巨人島,還遇見了會把人變成豬的女巫、歌聲迷死人的女妖……甚至遊歷了冥土。奧德修斯接受的考驗和磨難,雖然來自命定的神諭,但最後仍憑藉著無比的勇氣,得以歸鄉。這部包含大量古老神話的史詩,成為後世許許多多冒險與奇幻文學的原型。


odyssey.jpg

羅馬時期描繪奧德賽的馬賽克作品(取自wiki

經過了黑暗的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庶民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們不再接受眾神安排的命運,更想擺脫神權的束縛。自我意識的甦醒,召喚了人們內在潛藏的好奇心,蠢蠢欲動的冒險因子激發了對知識和旅行的渴求,「騎士文學」因此廣受庶民的熱愛。典型的騎士們英勇無畏且心地善良,屠龍和營救公主是最重要的神聖使命,他們的冒險故事一再被傳頌,讀者跟隨著他們的腳步,滿足涉險犯難的想望。

17世紀西班牙人塞萬提斯所寫的《唐吉訶德》雖源自騎士文學,卻藉著吉訶德各種瘋狂的行徑,來顛覆騎士原有的形象。最經典的一幕就是急欲行俠仗義的吉訶德,以長矛單挑風車巨人,雖然荒誕不經、脫離現實,卻也有一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大氣魄。吉訶德不畏世人的嘲笑,始終為他崇高的理想而奮鬥不懈,這種勇氣源自於「為了自由與尊嚴,人生值得也應該冒險」的信念。

《唐吉訶德》的時代,同時也是歐洲的大航海時代。由於知識和技術的成熟,使得海上探險的活動得以實現,以葡萄牙、西班牙為主的歐洲探險家如哥倫布、麥哲倫,前仆後繼地向未知世界出發,不僅擴張了貿易的路線、殖民的版圖,也促成了許多的地理大發現。


tang_ji_he_de_.jpg

唐吉訶德雕像(取自pixabay

1719年英人狄福所寫的《魯賓遜漂流記》,描述一名17世紀約克郡的水手,因遭逢海難漂流到杳無人煙的孤島,以頑強的意志與大自然抗爭,度過了長期離群索居的孤獨生活。魯賓遜異乎尋常的經歷,正是航海時代崇尚擴張、競逐精神的具體實現。

在廣闊的海域上活動的不只是探險家,還有橫行海上追求財富的海盜,那些尋找寶藏的冒險故事,以離奇曲折的情節緊扣人心。1883年蘇格蘭的R. L. 史蒂文生所寫的《金銀島》,是這類故事的代表作。少年吉姆無意間獲得了傳奇海盜的藏寶圖,為了改善家境,他毅然加入危機四伏的尋寶隊伍,過程驚心動魄,除了考驗吉姆的身心,也迫使他提早面對成人世界的殘酷真相。

工業革命之後,人類以更新的尺度來描想世界,19世紀法國的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以過人的想像力,開創了人類冒險領域的新極限,他所寫的《從地球到月球》、《地心遊記》、《海底兩萬哩》、《環遊世界80天》、《十五少年漂流記》……帶著我們上天入地再飛向宇宙。凡爾納傾力創造的虛擬世界不只是科幻小說,每一則探險遊歷的故事,都成了設想人類命運的預言。


fan_er_na_.jpg

凡爾納小說作品(取自wiki

這些作品以及更多奇幻、冒險、旅行文學之作,深受普拉斯鍾愛,引動他對旅行和冒險的憧憬,滋養了他早慧的心靈,成為他創作的活水源頭。日後他也以圖文創新的型式,加入說書人的行列,接續這個偉大的敘事傳統。


isabelle-franciosa2_2011-copie.jpg

法蘭斯瓦.普拉斯(取自官網

▉科班出身,紮實訓練

普拉斯於1957年4月26日出生在法國小鎮埃宗維利(Ézanville),父親是個專精於馬賽克創作的藝術家,擔任教師的母親,經常帶著他觀覽地圖和地球儀。普拉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從小就對圖像和閱讀非常感興趣。他總是隨身帶著畫冊,隨時記錄所見所聞。小男孩熱愛的戰爭、汽車、船艦、電影情節等,是他百畫不厭的主題。

青少年時期的普拉斯整天都泡在圖書館裡,最喜歡看圖畫書,只要翻開書本,就會想畫畫,畫筆草草勾勒出背景,一個個穿白褲的小人代表故事角色,用赭紅色的點表示頭部。總是畫個不停的普拉斯,高中畢業後,順利進入巴黎艾斯田學院(lʼécole Estienne)主修視覺傳達,接受排版、製版、裝訂、插畫等課程訓練,紮實的基本功蓄積了日後創作的能量。

畢業之後,普拉斯以獨立接案的方式繪製宣傳手冊和卡片,並為幾個書系畫插圖。直到1985年遇見了伽里瑪出版社青少年系列叢書的編輯皮埃爾.馬尚(Pierre Marchand ),他毛遂自薦,得到了「少年發現」叢書編寫及插畫的機會,陸續出版了《航海家之書》、《探險家之書》、《商人之書》和《征服者之書》。為了研究這些主題,他大量翻查古地圖、閱讀史料、古代遊記、民族誌,在在指向他未來創作的方向,並形塑了寓寫實於奇幻中的獨特畫風。

漸漸受到矚目的普拉斯,終於在1992年出版了首次獨立創作的圖文書《最後的巨人》(Les Derniers Géants)。全書圖文並重,藉英國年輕科學家阿契巴德尋找巨人族的冒險歷程,揭示了自大航海時期至19世紀,歐洲強權征服少數民族的殘暴和無知。書中巨人族的美麗與哀愁,觸動了讀者真誠的感受,得到空前的成功,在歐美共獲得11項圖書大獎肯定,並翻譯成英、德、荷、西、日、韓及中文各種版本。


zui_hou_de_ju_ren_-tile_0.jpg

《最後的巨人》書封及內頁(莊世瑩翻拍)

普拉斯曾在訪談中談及自己創作的進程。他在繪圖前一定會先進行研究,除了閱讀資料,他對古畫中的日常生活場景特別感興趣,喜歡從中觀察人物的姿態、服飾和時代氛圍。他創作的構想大多來自看到某種影像,然後他會勾勒線條,畫下一張張素描簡圖,類似拍電影的分鏡表,從其中看出節奏、背景和角色動作。靠著這些初步構圖,可以預見整本書的全貌,再將故事文字銜接到圖畫中,反覆修改至讀來鏗鏘有力、聲韻起伏。最後用墨水筆描邊,再用水性顏料著色完稿,每一張圖都會畫數個版本,完全是慢工出細活。

以《最後的巨人》一書成名後,普拉斯著手進行更浩大的計畫,《歐赫貝奇幻地誌學》三冊:「A-I,從亞馬遜女戰士國到靛藍雙島」、「J-Q,從翠玉國到濟諾塔島」、「R-Z,從紅河流域到季佐特國」,分別於1996、1998、2000年陸續出版。這個由26個字母為首組成的國度,採用百科全書式的體例,每一個字母構成一幅地圖,每一幅地圖代表的區域,發生一個故事,每則故事最後還有兩頁考據圖說。這套書問世之後佳評如潮,獲得包括波隆那青少年非小說類大獎等諸多獎項,奠定了普拉斯在法國當代圖文大師的地位。


s_34512927.jpg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系列作,左起:「A-I,從亞馬遜女戰士國到靛藍雙島」、「J-Q,從翠玉國到濟諾塔島」、「R-Z,從紅河流域到季佐特國」(莊世瑩提供)

字母「O」位在字母表的中間,完整無缺的圓弧象徵統轄宇宙的基本型,如同歐赫貝島豐饒圓滿的土地,靜駐在世界的中心。它也是所有島嶼的樞紐,各地的商船艦隊來此停泊,帶來珍稀的物種和寶物,不同的族群和文明在此交流,看似個別獨立的故事,又囊括為一個主體。由宇宙誌學家統治的歐赫貝,將探險紀錄交給女製圖師來更新母圖,地圖不斷被增刪修改,在正確與謬誤之間來回,大地的面貌隨時在更迭中。普拉斯提醒了我們,要以多元的角度來關照世界。


zuo_pin_nei_ye_.jpg

(莊世瑩翻拍)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猶如一座龐大的迷宮,讀者在其間悠遊,也在其間迷失,似乎還有更多未解的祕密隱藏其間,讓人意猶未盡。普拉斯在2011年推出兩本純文字小說《歐赫貝的祕密Ⅰ:科內流士的旅行》、《歐赫貝的祕密Ⅱ:席雅拉的旅行》,再度帶領讀者回到歐赫貝的奇幻世界,藉著主角的漂流歷險,26個國度在此書中增添血肉,形象更為立體鮮明,也產生了緊密的連結。這兩本書是同一段旅程的兩種表述,商旅之子和海洋之女分別奔向自己的命運,不同的世界觀最終以愛融合。普拉斯以此書獲得2012年波隆那文學類大獎。

▉遊走在虛幻與寫實的曖昧界線

這並非普拉斯首次展現除了圖畫之外的文字敘事功力,2010年他以小說《飛移關卡》初試身手。故事描述14歲的法國少年關安,登上了死神的馬車,就此踏上了一段不可思議的歷程。關安在虛擬的12省中躲避飛移關卡的追緝,遍嚐人間的冷暖和險惡,但也習得一身醫術,由冥世重返人間。這是一部典型的少年成長啟蒙小說,但普拉斯以古喻今,藉中世紀歐洲的想像地域,實指一戰的破敗荒蕪,豐富的隱喻加深了故事的層次,對所有年齡層的讀者而言,讀來都是深刻的人生寓言。

普拉斯著作等身,除個人作品外,也經常為他人作品配製插畫,如探討環境正義的青少年小說《托比大逃亡》、《艾立莎的眼淚》,或與旅遊記者合作,進行深度人文漫遊的《伊斯坦堡漫步》,創作的形式極為多元。2008年普拉斯曾和法國兒童文學作家伯努瓦.德.聖.夏馬斯(Benoît et Emmanuelle de Saint Chamas)夫妻合作,為羅浮宮製作讓青少年更加了解美術館的互動網頁。並曾改編《最後的巨人》為偶劇,以及編寫新劇作。

普拉斯的作品的確充滿了戲劇性。精彩的情節跌宕曲折,懸疑的事件扣緊讀者的好奇心。在圖像中,他特別留意不做人物特寫,每張圖就好像劇中的一幕場景,人物在幕與幕之間流動展演。讀者與人物保持一段適度的距離,反而放大了詮釋的空間,也增添了多重解讀的樂趣,似乎能聽到角色從內在發出的聲音。


zuo_pin_.jpg

普拉斯作品(取自François Place官網

卡爾維諾是普拉斯喜愛的作家,卡爾維諾筆下的馬可波羅曾對大汗說:「記憶中的形象,一旦在字詞中固定下來,就被抹除了。」歐赫貝系列作正猶如《看不見的城市》衍生的圖像版。普拉斯一手創造的歐赫貝,和勒瑰恩的地海(Earthsea),或托爾金的中土世界(Middle-earth)不同,地海和中土都是封閉自足的世界,而普拉斯的故事總留下能逃逸的縫隙,譬如永遠可望不可及的靛藍雙島,又如《飛移關卡》中分開虛幻與現實的國界。因為有了缺口,生命力就能找到流動的方向,普拉斯的作品之所以迷人,正是遊走在虛幻與寫實的曖昧界線。

普拉斯從小就為地圖深深著迷,他一直很羨慕製圖師能賦予大地面貌,記錄世界的變化。如今科技發達,太空中漂浮著無數監看地球的衛星,我們又該如何丈量世界呢?我們真的對世界已經有了全盤的瞭解嗎?喬治.艾略特說:「我們心中,仍有一大堆未被繪入地圖的國度。」普拉斯這位穿梭時空的旅人,為讀者畫下的地圖,打開了通向想像國度的大門,指引出重返童年世界的路徑。閱讀普拉斯,重新觀照世界、審視內在,畫下一張屬於自己的人生地圖。

 

▇法蘭斯瓦・普拉斯 作品

  •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A-I
    文/圖:法蘭斯瓦・普拉斯,陳太乙譯,時報文化, 380元,【內容簡介➤
  •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J-Q
    文/圖:法蘭斯瓦・普拉斯,陳太乙譯,時報文化, 380元,【內容簡介➤
  •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R-Z
    文/圖:法蘭斯瓦・普拉斯,陳太乙譯,時報文化, 380元,【內容簡介➤
  • 伊斯坦堡漫步(《歐赫貝奇幻地誌學》
    文:卡西耶,圖:法蘭斯瓦・普拉斯,孫千淨、陳蓁美譯,貓頭鷹,480元,【內容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