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博物館.遊戲篇》文物修護師是柯南,也是俠醫,市仔頭福隆宮雲龍神龕 ft.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修護(復)師陳俊宇

「說故事的博物館」系列專題,探索臺灣博物館與藏品如何進行豐富的IP想像,第一大專題〈愛情篇〉聚焦文學與繪畫背後故事的影視改編潛力。本專題為系列中第二大專題,聚焦當代另一個強勢的媒體形式:「遊戲」,文化內容策進院與Openbook閱讀誌合作,期待將在地深刻的文史題材,觸發成不同類型的IP作品。

遊戲令人沉浸的特質,可模擬空間、角色扮演、轉譯文化、承載不同風格的視覺藝術,展現多元敘事的可能。本專題與4間國家級博物館和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合作,希望從豐富的館藏文物中,發現臺灣故事的獨特樣貌。

➤揭開修護世界的神祕面紗:文物修護(復)師何許人也?

2012年文建會升格為文化部,原「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也改制為「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以下簡稱文資局),專責執行全國有形/無形文化資產的維護保存、教育推廣、研究與活用等工作。

文資局底下的「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以下簡稱文資中心),有一群鮮為人知的特殊專才:文物護(復)師。10多年來,他們彷彿穿越時空魔法的文物醫生,為了讓藝術背後承載的歷史,能再次走進人們的生命之中,不論是經過風吹雨打、年久失修、水損黴爛,或者煙燻汙染的文物,在他們手上都能抹去歲月封印的塵埃,化腐朽為神奇。

文物修護師究竟何許人也?他們必須具備哪些技能?克服哪些挑戰?應付哪些眉角?他們修護文物的歷程,又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且看修護師的《機智醫生生活》、文物保存的《仁者俠醫》。故事就從那個傳說中的文資中心開始……

➤哪裡有「患者」需要救助?

文物修護又不是賣車賣房,得到處開發業務。他們跟醫生很相似的第一點,就是並非到處尋找病人,而是亟需治療的「病人」會主動上門。文資中心主任陳柏欽受訪時表示,第一線的地方政府或相關單位,最知道自己區內有哪些重要文物應該被保護,就會來請求協助。

「像最近霧臺部落頭目家有件很漂亮的雲豹皮,因為保存環境不像博物館那麼好,加上山上高溫、多濕,更容易造成損壞,所以鄉公所就主動跟我們接洽,請我們過去幫他們看看。」

「這類文物都不是修好就完事,還有很多環境細節要注意。」就像醫生看完病人,少不了諄諄叮囑一樣,修護師會告訴管理者,怎麼做才能為文物延年益壽,讓它在較好的環境裡保存更久。否則病人癒後若無視身體的保健,可能不久又會復發。修護使用中的文物也是如此。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中心主任陳柏欽

➤文物修護跟人類醫學修復有多像?

醫院進行大型手術前都必須體檢,文資中心進行文物修護,也要經過科學儀器的檢測、記錄與分析。「徹底了解患者與病灶的成因,才能擬定醫療計畫、對症下藥。一切都要先把脈清楚才行,畢竟是侵入性治療。」

陳柏欽說:「文物修護第一個重要關鍵,是必須顧及文物的安全,不能採取過於激烈的動作、不是用最強的清潔劑把它洗掉就好。」因為過度清潔很危險,會造成文物不可逆的傷害,所以各種藥劑、不同濃度配比,都要經過多方測試,找出「患者」最能承受的方式。

此外,沒有什麼能永保光鮮亮麗(從85歲變18歲那叫整容)。國際修護倫理有「最小干預」原則:不做臆測性修復,所以壁畫不會被重新繪製。陳柏欽說:「我們因此必須跟對方溝通,可能只做清潔、填補、加固,把它鎖在某個時間點上,讓它維持這個樣貌,健康不要再快速劣化下去。」

文資中心更進一步做的是預防性保存。例如監測古蹟的微氣象環境,了解文物保存實際可能面對的狀況。「比方北港朝天宮對面有一棟大樓,造成的回風打到門神身上,長期下來會造成損害。這些若沒有透過環境監測,其實很難被發現。」

➤修護沒有標準答案,每個個案都獨一無二

文資中心面對任何個案,都需要修護團隊的共同討論,才能擬定理想的修護方針。陳柏欽說:「我們家什麼人才都有」,包括土木、林業、礦冶材料、地球科學、化工等,每個人的專業背景都不同。

助理研究員陳俊宇表示:「我覺得一個完整的修護團隊,有點像打電玩,要有各種屬性的玩家,才能組隊去打怪。在修護技能上,我可能科學5分、修護3分、文化2分,也就是即便擅長科學檢測,也要懂文化、懂歷史。大家最強技能雖然各不相同,但都必須要懂,針對修護個案彼此才能溝通討論。」

因為文化資產牽扯層面太廣,文物材質和所處環境也大相逕庭,每個個案都成唯一,所以沒有標準答案,只能因地制宜。就像不能用強力清潔劑去清潔所有文物,加固也不是用最強黏著劑,而必須透過實驗室進行一連串試驗,找出穩定、耐候,對文物又最適合的材料,才不會造成二度傷害。

「好比筷子斷了,你用三秒膠黏住,因為強度太強,下次就會從別處斷掉。我們用適合的黏著劑進行加固,會讓未來的修復,只要從同一個部位著手就好,不會有新增的傷痕。」這必須經過修護團隊多次的協調,透過各自專長、角度集思廣益,才能取得對文物比較好的、折衷的解決方案(也頗似醫療團隊的術前會議)。

➤修護師需要哪些特質?

陳柏欽笑稱:「我都說修護師是精緻手工業,每次工作範圍都很小,每次處理都很慢。除了全面細心、吃苦耐勞,眼睛還不能不好。就算不能飛簷走壁,也要能上得了鷹架。」

例如樑上的彩繪,若無法落架修護,就必須忍受整個上午抬著頭,維持同個姿勢站在鷹架上面修。或者比如5、6公尺的大龍旗,要跪趴在架橋上一整天修補。如果對修護工作沒有熱情,真的很難堅持下去。

所以想當修護師也要看個性。有些修護師耐心滿點,認為重複的動作像挑豆子,其實還滿療癒的。而陳俊宇喜歡溝通協調等統合工作,很容易就能國臺語雙聲道跟廟方長輩聊天。雖然團隊每個人對修護流程都很熟,但遇到自己的強項還是比較開心,例如有人喜歡做清潔填補加固,有人一到全色階段就活了過來。


市仔頭福隆宮資深信眾陳勝男與陳俊宇

➤菜鳥修護師的練成

剛進文資中心的新人,入門第一式是捲棉花棒。陳柏欽說:「修護就是要從這種小地方開始學起,自己捲才知道修護的『手感』怎麼樣。」

陳俊宇以學長的身分,分享過來人的經驗:「棉花棒大約一個禮拜就可以捲得很好了。接下來會進到清潔,溶劑都幫你調好了,就到一個邊邊角角的範圍內,做局部清潔。等差不多一個禮拜也上手了,半年內應該可以進階到按照學長姐提供的配方,自己調溶劑。」

至於做溶劑測試,就至少要一年以上,等有了三、五個案例經驗之後再說了。陳俊宇回過頭來特別強調捲棉花棒,唯有自己捲,才會非常小心愛惜。「外面買的棉花棒是機器做的,吸水力沒這麼好,而且前端比較圓,都集中在一點。」他語帶自豪地說:「我們的棉花棒是平的,捲得好會很扎實漂亮。而且捲的過程你會一邊思考,等等要清潔的面積大小、棉花棒要捲多大支、溶劑怎麼沾最好……

從菜鳥到獨當一面,一個修護師需要3到5年的養成時間。光是清潔,就有初階到高階的檻要一步步跨過,填補、加固、全色也一樣無法取巧。但無論多麼漫長辛苦,「我們的從業人員,直到現在全都留了下來。」文資中心,沒有逃兵。

➤一個團隊、很多案子,老鳥了還在迎接挑戰

陳俊宇研究所讀的是森林利用,畢業後同學都進傢俱業、林務局或林試所,,只有他一人進到文化資產界。「因為我喜歡漫畫、武俠小說,發現書看久了怎麼都會脆脆黃黃的,所以讀研究所就想學紙張保存。其實最初的動機只是為了保存自己的東西。」

2009年剛成為菜鳥修護師的陳俊宇,除了科學檢測,其他什麼都不懂。可是透過「一個團隊、很多案子」,他一年比一年學得多,直到現在,每年還是有許多新的挑戰與探索。「因為今年是木質彩繪,明年可能是織品文物,搞不好後年是金屬。」文物包山包海,沒有哪個修護師是全才,但文資中心的好處是,有一整個團隊可以共商對策、解決問題,所有的人也跟著一起成長。

陳俊宇回想早期學清潔的時候,他也跟一般人一樣,覺得清潔不就把它清乾淨就好?結果學長姐對他說,「其實清潔是把對文物身體不健康的表面附著物去除掉,但歷史的痕跡還是必須留著。」他以日治時期的碑碣為例,民國以後,它被灌了水泥,「當時我以為要還原碑碣本來面貌,就要除掉水泥,可是事實上每個文物背後都有它的歷史脈絡,碑碣被灌水泥也是一種歷史。」這讓他學習到文物修護的核心精神,而且每個案例、每個階段,「案情」都很不簡單。

➤對油煙層進行紅外線掃瞄:內藏蔡草如大師雲龍水墨壁畫

位於臺南市北區市仔頭福隆宮正殿神龕壁畫的修護,是陳俊宇從頭至尾、全程統籌承辦的個案。文資中心之所以會介入,是由於神龕後壁整個被香火燻黑,完全無法辨識內容。廟方有一派主張整個刮掉重繪,另一派則認為神龕有彩繪,應該要找人檢視確定裡面是什麼。


神龕壁畫以一般可見光線進行拍攝。(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收於《文化資產保存學刊》43期。)

在兩派爭執不休下,臺南市文資處決定請文資中心到場現勘。當紅外線穿透油煙層,謎底揭曉,才發現原來裡面是彩繪大師蔡草如畫的雲龍圖。


神龕壁畫紅外線光線拍攝後的影像。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我頓時感覺『天啊,這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首先,壁畫是木質彩繪,背面會滲水,如果不解決,修護就沒有意義。再來,彩繪在神龕後面,要把諸多神明一一請下來,不是主委說了算,而是必須擲筊,選出神明開心的日子。」

陳俊宇說:「最後我們等了快兩年(實際修護約6個月)。做防水工程前,我們也要先幫壁畫做暫時性加固。擲筊請示神明時,我們也都到場,跟神明自我介紹,報告我們要做的事。」

防水工程要花一筆不少的錢,廟方考慮很久。對於不想花錢的一派,陳俊宇就要苦口婆心地解釋:畫家是多有名氣的大師,彩繪很有價值;神龕是神明住的地方,雲龍不見了不太好;這座廟很多人從小看到大,刮掉它,文化跟歷史就少了一塊;神龕彩繪如果到時都沒了,還是要花錢找人重畫的……

溝通有時看似簡單,有時很難。「尤其廟方委員都是老人家,常常會在你耳邊說,這真的有用嗎?你怎麼清這麼慢?要不要噴個魔術靈什麼的?我們的工作一定要等到修護完成、看到成果後,才會被認同,所以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修護日常文物跟修護藝術品不同,它們是仍活著的歷史

修護藝術品,與修護仍在使用中的文物是不同的。雖然藝術品也是文物,不過它獨立存在於特定空間,比如典藏庫房或博物館的展示廳。陳柏欽提到,針對使用中文物的修護,不一定是修復如新,也並非強調美感,而是「追求保存在某個時間的狀態」。透過修護,讓文物可以在更好的環境中,延長它的壽命,比如本來只有10年,可以延長成20年甚至更長。

「讓文物回歸到它的文化歷史脈絡中,尋找感動,有兩個層面的意義。首先在技術面,修復隱藏在破損表象底下的文物真實。另外一個是文化層面,我們要修護的,不只是文物本身,而是『文化的存在』。因為文化的存在,這件文物才具有真正價值。不只因為它是一個杯子或一幅畫,這是屬於物質的載體,重點是它承載的文化,比如一幅畫跟在地的連結,那才會是修復或保存的重要之處。」陳柏欽說明。

陳俊宇則提到:「文物清理的過程是真的非常緩慢。長輩看著我們清理的過程,我覺得心裡是有觸動的。看我們把文物當兒子一樣呵護,花了這麼大的成本、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修護師做這件事情,他們更會覺得應該要好好保存下去。」修護師的工作,是讓文物持續面對不同的時代,伴隨著地方的歷史走下去。


文資局修護師為壁畫進行暫時性加固。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各階段清潔結果。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全色前後差異。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改變文物周圍微氣象環境,讓修護後的文物不再重蹈覆輒

福隆宮管理委員會的成員都是從小生活在廟裡的長輩,廟宇建立的過程先前歷歷在目,但經過時間的洗禮,他們遺忘了許多。在神龕彩繪修護的過程,他們的記憶一點點地更加清晰。陳俊宇說明:「長輩們小時候看過的龍浮現出來了,他們開始有了情感的連結,希望把歷史傳承下去,把小時候的故事告訴子子孫孫。」

為了讓雲龍彩繪修護完後,保存並維持更久,不再因為線香燻染覆蓋壁畫,陳俊宇建議廟方不要點香了。經過長時間緩慢修護,廟方重新發現神龕的價值,彩繪也成為廟宇的核心。如今,香爐不僅放置的位置更遠,原本插三支香,改為一支香,更在壁體的周圍,加上了循環風扇,整體環境改善了許多。

壁畫最後終於清理完成,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刻,是陳俊宇最有成就感的一刻。他說:「本來這幅壁畫沒有法定身分,我們修護完,它就被登錄為臺南市古物,未來不怕會被任意拆除了。」


清潔完成並噴塗保護層後雲龍水墨壁畫。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福隆宮神龕壁畫清潔前後差異。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福隆宮雲龍彩繪修護已經是2014年的案子,至今,每年神明生日辦桌,福隆宮主委都還會保留一桌,特別留給文資中心的人。

➤IP轉譯:探索真相,修護​過程就像柯南辦案

文資中心主任陳柏欽說:「我們這個領域其實很有趣,它不是只看到表象就說『兇手在這群人中』那種柯南式概念,而是包含很多發掘隱藏在表象底下的真相這類事情,要經過各種探測、檢驗,非常具探索性。」

以IP的角度觀之,因為文物修護常要面對許多未知的狀態(比方誰也猜不到福隆宮烏漆墨黑的底下是什麼),所以在擬定修護策略前,修護師真的很像在扮演偵探。而真正進入時間跨度極大的修護期,其中堅忍細緻的程度,又有如挑戰一個高難度的遊戲。等文物修護完成的那一刻降臨,會有滿滿的成就感,正式達到爽度的最高點。

文資中心也遇過不少有趣的事,很適合做為改編的題材。例如前幾年有噴漆男擅闖鹿港龍山寺,到處噴上愛慕對象的名字,遭警方逮捕。國定古蹟遭破壞,媒體報得沸沸揚揚,最後是找修護師幫忙收拾善後。

文資中心也幹過偷天換日的勾當(誤),原來北港朝天宮門神需要移地修護,但廟門洞開不是辦法,於是他們1:1複製了代班門神。直到本尊修護完成前,很多人都還不知道門神也有山寨版,而且已經代理值勤長達3年半。


修護師陳俊宇工作照(文資局提供)

➤以修護為題材的IP作品

以文物修護為題材的作品,在日本有細野不二彥的《真相之眼》(另名《王牌鑑定人》),除融入各領域的專業知識、描述古董修護的技巧,劇情也以推理解謎為走向,後被改編成電視動畫。

臺灣也有YinYin結合神怪、文物修護所創作的《上上籤》,講述一名古蹟系學生,被來歷不明的古物捲入一場震動天界的神印爭奪戰,是融合臺灣傳統信仰的奇幻冒險故事。

懷觀小說《劍魂如初》,描述以文物修護師為志業的女主,意外邂逅古劍化身而成的男主,鋪陳出一段跨越千年之戀。本書除2022年在臺北國際書展上以首創AR劇場呈現,也已獲美、韓等國影視改編的青睞。

陳柏欽表示,文資中心在文物修護過程所做的各種嘗試,未來都有可能轉化成值得分享的作品。現階段已出版的是與陳澄波基金會合作的繪本《老房子》,從孩子的眼光去看廟裡的彩繪,以及文物面臨的風吹日曬、雨淋剝落等問題,包括代班門神的故事也收錄在其中。

還有面向專業端的一系列《文物保存維護專有名詞圖典》,因為文資中心的修護案例,都是過去臺灣沒有人做過的、幾乎沒有前例可循的個案,希望藉由出版,讓國內其他保存修護人員,有更多的參考基礎。

2021年文資中心也為飛龍團大龍旗的修護案例製作動畫短片,主要描繪文物修護後,再次回到它的歷史脈絡中,繼續與人產生情感連結。2022年起,該中心也連續兩年舉辦「彩繪修護特展」,打造4個修護案場,將10年來的修護成果分享給大眾。

今年《續舊式:2023彩繪修護特展》,現場設計的互動體驗,參觀者要發掘問題,解決問題,十分具有偵探感。許多電玩遊戲的機制也跟修護有關,也因此,文資局推動的潛力IP「文物修護事件簿」,未來的轉譯發展,不禁令人產生漫天的想像與期待。

一間廟宇就是一座美術館

根據陳俊宇與文資局同仁的研究所述,臺南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彩繪,是以雲龍作為主題材。有別於一般創作方式,單純採用水墨展現,不施色彩。所繪的雲龍從雲深處遊出,龍首朝左,爪執丹元,叢雲朵朵,浪濤拍起,身焰飄逸,呈現風起雲湧之姿。整體氣勢磅礡、炯炯有神,更顯其畫藝之精湛。落款年代為乙丑年(1985年),是蔡草如晚期作品。

在《蔡草如八十回顧展選集》中,臺灣美術史研究者蕭瓊瑞教授提及,福隆宮水墨雲龍畫幅巨大、氣勢憾人,龍身在雲間穿梭靈動,頗具生命,非一般彩色龍畫可比擬。不管是與先前蔡氏自身作品,或者與其他廟宇的雲龍壁畫相較,此幅壁畫幾乎是無人能及,也顯示出其尊貴性與重要性,實為蔡草如畫龍佳作,極具重要性與保存價值。2016年9月臺南市政府公告為一般古物,創下傳統藝師彩繪作品成為臺南市一般古物之首例。


清潔完成並噴塗保護層後雲龍水墨壁畫。圖片取自〈臺南市八協境市仔頭福隆宮神龕壁畫保存修護〉


旁邊3個小型循環風扇,是修護完成之後,為了避免香燻沾染,而特別安裝上的,用以保持空氣流通,延長文物使用壽命。

不僅如此,進入福隆宮後,不難發現處處都是名家作品。根據福隆宮摺頁簡介所示,「木作八角藻井」的網目結構,是由2020獲國家文化資產保存獎的臺南大木作名匠許漢珍設計施工,鑿花則是請小木作呂清和藝師在此架構中施作。獸座、花鳥座、花籃吊筒等層層疊疊,更顯紋理層次之美,展現藝師技藝及創造力的視覺效果。


木作八角藻井

而保存狀況良好的「十八羅漢泥塑」,則是三位名家合作的作品。由蔡草如畫稿、人稱「炎師」、「牌樓界祖師爺」的人間國寶杜牧河泥塑、資深油漆彩繪藝師陳平生負責上金漆,隨著泥塑的層次變化,產生不同的視覺效果。


十八羅漢泥塑之一

又比如,門神彩繪由知名廟宇畫師潘麗水高徒,也是名家的王妙舜於1987年完成,筆法、構圖細緻委婉,並由陳平生上色,顏色對比明亮調和,色澤飽滿。

福隆宮共有19件王妙舜的彩繪作品,分布於山川步口的門神以及各殿的樑枋牆壁。「龍騰雲吟 虎躍風嘯」雕塑,由蔡草如畫稿、陳永隆雕塑的石雕作品,以臺灣本地產的觀音石做為石材原料,由藝師在福隆宮現地創作雕刻。龍虎動態鮮活、層次深淺有致,作品完整飽滿、獨具匠心。

神桌以府城特有的異木鑲嵌技術「茄苳入石柳」雕刻而成,細緻精美。運用黑色的茄苳當底,鑲進白色石柳的雕刻方式,以深淺色對此,凸顯出木雕的立體感。內殿左側牆上的字畫,闡明了主祀保生大帝的精神意義。這幅字畫由已故書法家温雷生撰寫,他於廟後的公園南路開設古梅印鋪逾50年,福隆宮內多處可見其字跡。另外,宮內諸多的柱聯,也皆為名家的墨寶。

廟頂剪黏,為1989年剪黏名家王武雄所作,整體視覺線條流暢,作品中人物及神獸以同樣的配比創作,巧中見拙趣。自福隆宮後方(公園南路)望去,可以看見龍體矯健,自在遨遊的雄渾氣勢。

手指點一下,您支持的每一分錢
都是推動美好閱讀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