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隨身聽S5EP8》顏社主理人迪拉/寫下「後嘻哈時代」會發生的故事

你那邊,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已回到家,或是在通勤的路上?無論什麼時間、地點,歡迎隨時打開「閱讀隨身聽」。Openbook閱讀誌企畫製作的Podcast節目,由資深編輯及電台主持人吳家恆擔綱主持,每集邀請不同作家、藝文工作者或編輯,以線上廣播的方式,分享彼此的工作與最近的閱讀。

2019年Leo王奪下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2021年則是蛋堡杜振熙獲得金曲獎最佳華語男歌手獎和最佳華語專輯獎,加上今(2021)年開播的嘻哈選秀綜藝節目《大嘻哈時代》斬獲口碑,在在宣告嘻哈已成為深受聽眾喜愛的重要音樂類型。本集閱讀隨身聽邀請到嘻哈音樂廠牌顏社的主理人迪拉,他在這波浪潮出現前,就已經有意識地通過策展、紀錄片、專書等不同方式,有脈絡地整理嘻哈音樂的台灣在地歷史。他如何看待近年嘻哈音樂的流行和變化?他口中的「後嘻哈時代」又是什麼呢?請別錯過本集精彩節目。

【精彩內容摘錄】

➤第一批開始用中文寫Hip-hop的人

迪拉:國外的嘻哈跟台灣的嘻哈音樂最大的差別,第一個是「中文」。3、4年前開始,中國有實境節目《中國有嘻哈》,今(2021)年台灣做第一個自己的嘻哈實境節目《大嘻哈時代》,都引起很大的迴響,像《大嘻哈時代》錄音前一天那集的直播,我看線上有兩萬多人同時觀看,我覺得那可能是台灣電視節目做直播相當驚人的數字。

所以我認為首先絕對是中文。這兩個節目都很強調「中文的饒舌歌詞要怎麼押」,畢竟這是外來的音樂。在歌詞上,英文子音母音沒有很多,所以押韻比較容易,但中文並不是這樣。我們當年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怎麼樣讓中文的饒舌歌詞押韻且又有趣」,經過十幾年來慢慢努力跟演化,中文的饒舌系統也有非常不同於世界的區別。最早沒有人做,我的年代最早有熱狗MC HotDog、大支,還有包括顏社的蛋堡、國蛋等,都算是第一批開始試著寫中文Hip-hop,而且真的有發出作品的創作者。

➤饒舌音樂=批判?那只是一部分

迪拉:90年代的Hip-hop,那時美國有所謂的「東岸」跟「西岸」的饒舌明星,比如說西岸是2pac,東岸是Biggie,Netflix上可以找到他們的紀錄片,以前的創作者大多是通過他們的音樂、英文韻腳,去了解寫詞的容,再來仿作,套上自己的生活情境。有一種說法,強調「Hip-hop就是要Real」,強調真實,也源於90年代的美國。90年代相較於流行歌手偏泡泡糖音樂,歌詞不著邊際、青春、愛情、校園;Hip-hop跟搖滾音樂一樣,歌詞情境訴求真實。

這點可能也放在台灣。所以剛開始熱狗和大支他們做的東西,很多批判性的內容,如熱狗批判流行音樂、批判校園制度,大支則批判政治、社會不公。很多台灣人到現在聽Hip-hop,都還會認為饒舌音樂就是批判、Fighting、Battle,實際上,我覺得這只是一部分,只是因為大家喜歡看人家吵架嘛。

➤埋頭讀國外Hip-hop音樂雜誌的年代

迪拉:以前我們會閱讀很多國外的Hip-hop雜誌,它介紹許多國外Hip-hop的文化,不管是訪問製作人、歌手,或帶出文化脈絡,因為以前沒有維基百科,所以必須大量讀國外Hip-hop雜誌。偶爾也會有專書,可以多了解一些掌故,知道掌故後,在那時的Hip-hop社群,你就是一個學者,那個是非常社會學的。

閱讀歌詞時,因為CD裡沒有歌詞,好不容易後來國外開始有一些歌詞網站,我們也大量去看,打開歌詞網站配著音樂聽,確認歌詞的細節,裡面歌詞很多「黑話」,字典也查不到。那時網路開始出現我們奉為聖經的,叫《Urban Dictionary》,可以查黑話。當然它是英英字典,我們會上去查像「POPO」、「Five-O」等等,這些都是美國黑話對警察的代稱。

➤嘻哈囝系列計畫,希望歷史不只有成功者的故事

迪拉:之所以開始做《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系列計畫,其實動機還蠻單純的。首先,我覺得自己滿幸運的,從台灣Hip-hop開始早期就加入,跟大部分所謂我們道上或我們生態圈的人,我都熟識,甚至一起奮鬥過的。我那時已經預知到接下來台灣的Hip-hop或中文Hip-hop會有一波大的浪潮,這是我嗅到的感覺。

第二,我認為當時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我了解脈絡,也有人脈跟一點點江湖地位,我把大家找來,做一個紀錄,不管是辦展、寫書或拍紀錄片,藉機把幾個團隊好好梳理梳理。我預設10年、20年以後,都還會是很重要的紀錄。事隔約3、4年,我相信如果現在再去訪問書中的人物,講法一定不一樣。

➤後嘻哈時代會發生的故事

迪拉:我試圖在做一個後嘻哈時代會發生的生活故事。像我現在顏社已經做了16年了,可能很多小朋友現在看到我已經會說:「我從小聽你們長大的。」很多跟我同年齡、一起長大的朋友,現在已經有小孩2、3個。我就想像跟我同齡的Hip-hop囝,他們現在的生活是什麼?我就是露營、做瑜珈,他如果開咖啡店,會不會像我一樣放大輪子在咖啡店門口?我就開始設計,譬如做瑜珈課、露營,這些東西都是我覺得後嘻哈時代應該要有的文明進步,講噁心一點是這樣。

講簡單一點,我不可能再把三十幾歲的Hip-hop囝拉來說,「我們一起到Legacy去Beatbox」,不可能,他們可能現在也不願意在車上放這麼激進、喧鬧的音樂了。那我要怎麼樣跟他們做連結?就是我也放我自己回家會聽的東西。
 
即便顏社已經是一個非常不商業的廠牌,但我現在還是要留意現在美國流行怎樣的聲音、台灣流行怎樣的聲音,那是我的工作。但我自己也已經改變了,下班之後是不聽這類型的音樂。

➤真正會做菜的人,不會認真看配方
 
真正會做菜的人是不怎麼認真看食譜裡面的配方的,像我可能做菜到一定程度,我買的食譜,最先當然是當A書來看,當Food Porn。第二個是看它有沒有什麼獨到的處理方式,像我喜歡日本飲食書,有一位飲食作家平松洋子,她就不會跟你講什麼步驟那些東西,她談自己與料理的淵源,也寫料理的特殊處理技巧,我覺得這個是有用的,對新手來說當然不一定是。
 
西點的確是比較科學實驗的,當然那些份量、數字比較有意義,但它還是有很多變因,包括食譜不會提室溫,發酵時間長短,除非有發酵箱,不然無法控制。所以它變因還是很多的,一切還是參考,如果是一位西點的熟手,他看那些資訊,我相信他也會知道配方跟份量,大概看一下就會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做,不會照它的份量來做。

最近我最喜歡的書是已經九刷的《老派少女購物路線》,我一開始就買了。作者真的非常厲害,懂做菜的人會知道這個人真懂吃,也懂做菜。像舒哥(舒國治)的話,就知道他懂吃,但他不懂做菜(笑),從文字中就可以讀出來。

➤延伸閱讀

https://www.openbook.org.tw/SupportOpenbook

點圖查看加入「Openbook之友」的方法


主持人:吳家恆,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英國愛丁堡大學音樂碩士,遊走媒體、出版、表演藝術多年,曾任職天下雜誌、時報出版、音樂時代、遠流出版、雲門舞集、臺中國家歌劇院。除了在大學授課,在臺中古典音樂台擔任主持人之外,也從事翻譯,譯有《心動之處》、《舒伯特的冬之旅》、《馬基維利》、《光影交舞石頭記》等書。


片頭:微光古樂集 The Gleam Ensemble Taiwan;片尾音樂:國蛋〈嘻哈囝〉,顏社提供。The Gleam Ensemble Taiwan 


■2021Openbook好書獎,12/1正午公布!

點擊圖片觀看更多相關消息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