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當藝術家遇上Gasbook,就是最好的時機

(本文圖片提供:Gas as Interface)

即便是讀完相關資料、做完採訪,還是很難用一句話精準形容出版「Gasbook」書系的Gas as Interface究竟是個怎樣的團隊。或許可以先用他們官網上的自述暫時解套:「Gas as Interface是將藝術家獨特的原創個性與商業需求媒合的平台。」

總部位於東京的Gas as Interface公司,活動中較為人熟知的部分是「Gasbook」這個介紹藝術家作品的出版品牌。為什麼說是「出版品牌」?其實他們一開始並非以紙本型式介紹藝術家。1996年開始時,該團隊以光碟形式出版介紹創作者,後來以平面藝術為中心,也邀請創作者設計T-shirt與光碟一起販售,不侷限載體形式,希望用最有趣的方式推廣新銳藝術家給大家認識。

2002年後,介紹藝術家的方式改為以製作藝術家個人作品集為中心,成為現在大家熟知的「Gasbook」書系,以一年出版2冊左右的速度,迄今出版了36冊,進行高品質的編輯出版。除了刊載作品,每一冊的最後面還有與藝術家的問答,讀者欣賞完各種作品後,可以透過這個單元更加了解藝術家本人。

為了讓受眾能更近一步接觸到創作者的作品,2006年他們甚至在東京都西麻布開設了「Calm&Punk Gallery」藝廊,定期舉辦新銳藝術家展覽。70平方公尺的大小、加上高5公尺的挑高空間,包容接納各種不同風格與呈現的當代藝術家。


「Gasbook」初期以光碟、T-shirt創作形式出版介紹創作者,載體多變。


東京都西麻布「Calm&Punk Gallery」藝廊定期與藝術家進行合作展覽

「我們不只幫藝術家出書、做展覽,也會協助媒合商業合作。」藝術家為了生活,除了做作品之外也會接商業案,不過藝術家如何在業主的需求中順利地留下自我作品個性,不因商業需求被扼殺,往往需要很多經驗與運氣,通常只有名氣較大的藝術家比較有可能做到,更別說新銳藝術家。

在這樣的合作過程中,往往會需要一個協調者,折衝甲乙雙方的平衡,Gas as Interface這個平台便擔任這樣的角色,媒合商業案養活藝術家之外,藝廊與出版就是讓藝術家自由表現的地方,至今已合作過上千位藝術家。

既然合作過的人數頗多,那為什麼Gasbook的出版數量似乎沒有想像中多產?Gas as Interface給了我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答案:「要看緣分。」

一般來說,出版社為了保障書本出版後有一定銷量,通常都會選擇得獎作品、或是本身就具有高人氣的作者來出書,藉以保障書籍本身一刷可以賣完。但Gas as Interface看的卻是藝術家「熟成的時機」,在商業合作過程中逐漸熟悉彼此,並建立好互動關係。他們也會觀察每一位創作者的發展,最後在他們認為最好的時間點提出邀約。尤其在擁有藝廊後,會先邀請藝術家做展覽,並配合展覽出版作品集,讓大眾能更深入認識藝術家作品與風格,而作品集也成為藝術家熟成時間點的完整紀錄。

拿「Yoshirotten」這位藝術家當例子。Gas as Interface透過各種不同商業合作案,在市場上逐漸展現出Yoshirotten具有的特色與風格,「於是我們在2013年舉辦Puddle展覽,並出版他的作品集《Gasbook 28》,接下來也透過不同的企畫保持聯絡,2018年Yoshirotten舉行首度大型個展Future Nature時,我們出版了他的作品集《Gasbook 33》,好評不斷的結果,2020年還二刷了一次。」

新銳藝術家作品集能夠如此熱賣到「重版出來」,可說非常不容易!


藝術家Yoshirotten作品集《Gasbook 33》


藝術家Yoshirotten作品集《Gasbook 33》

另一個例子是具有特殊色彩設計、藝術家玉山拓郎的作品集《Gasbook 35》。一開始他作品的特殊性讓Gas as Interface覺得很適合邀請到藝廊空間辦展覽,於是2018年為他推出Dirty Palace展,但那時候並未邀請他做作品集,直到2019年底澀谷Parco整修新開幕,「OIL by美術手帖」第一次經營實體空間,邀請玉山拓郎作為開幕展者,配合這個曝光度高的大型裝置展,才出版了這本作品集。


藝術家玉山拓郎《Gasbook 35》內頁

而我會認識Gasbook,其實都是因為無意中買了吉田ユニ的作品集《Yuni Yoshida Works 2007-2019》。

我一直很喜歡吉田ユニ的設計,2019年發現她要在原宿LaForet二度舉辦個展Dinalog,便趕緊託日本友人去現場購買。吉田第一次舉辦個展Imaginatomy時,Gasbook從企畫面進行全面編輯製作作品集《Gasbook 30》,這次的作品集則有所不同,是由吉田本人進行藝術指導與設計,Gas as Interface以「協力出版」的角色進入合作。

這本書沒有Gasbook書系一貫的編輯堅持,比如說沒放藝術家生平與個展文字介紹,也沒有邀請藝術家來為書籍撰稿等,反而是在思考如何以最大可能性來完整呈現作品。這部作品集最後決定使用全線裝、書背分離的特殊裝幀設計,獲得吉田海內外的粉絲一致好評,熱銷超過10,000本!


吉田ユニ作品集《Yuni Yoshida Works 2007-2019》,裝幀設計有別於以往Gasbook書系風格。


吉田ユニ作品集《Yuni Yoshida Works 2007-2019》,善於翻玩視覺設計,屢屢帶給讀者驚喜。


吉田ユニ作品集《Gasbook 30》

如此獨具慧眼的Gas as Interface團隊,與擁有各種特殊風格的創作者合作出版作品集時,想必也是講究與堅持的激烈碰撞,雖然火花四射,但因為與創作者都有長久的合作默契與交情,因此都能在不斷的溝通下取得平衡。

「我們講究精裝,封面左上角會有Gasbook刊號與藝術家名字的方形空間,內容一定會有作家簡介、代表作品、展覽理念介紹、作品展示風景等。但我們也會與藝術家討論如何做出他的風格,去做出編輯與設計上的『彈性』。」Gas as Interface說。

比如吉田ユニ的《Gasbook 30》就將重點放在視覺藝術呈現上,減少文字敘述;玉山拓郎的《Gasbook 35》則是因藝術家作品的特殊配色,進行書籍封面上的設計調整。


玉山拓郎作品集《Gasbook 35》,因應作品特殊色調,在封面設計細節上亦有所調整

Gas as Interface表示,「Gasbook書系的存在,是為了要讓這位藝術家能在對的熟成時機踏出『下一步』而擔任如『轉捩點』的推手角色。持續支持這群超越美術(fine art)、插畫(illustration)等領域的創作者,邁向未來更遼闊的範圍發展,就是我們的任務。」Gas as Interface總是能以高度的好奇心探索世界,持續為我們介紹嶄新的藝術創作。

2021年原本是Gasbook書系的25週年紀念,但由於疫情影響了全世界,他們沒有停下腳步,反而趁機聯繫過去曾經合作過、至今仍交情良好的藝術家們,以「數位檔案」的概念構思「by and by Gasbook」企畫,預計於2021年中配合25週年紀念,公開近千位藝術家的簡介與作品。

我很喜歡這樣的企畫,我認為是Gasbook書系重拾1996年時出版光碟雜誌的初心,而這樣的數位連結也呼應了因疫情影響變化的趨勢。未來的市場,透過網路將更加扁平,檔案除了成為「線上雜誌」,也會變成全世界業主的創作者數位資料庫,提供更多與他們友好的創作者,連結海外市場的可能性。

Gasbook書系像是一個創作者檔案資料庫,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也會看見他們開始邀請台灣藝術家進行商業合作與展覽。日本市場看好了,充滿野性的台灣創作魅力,即將隨著Gas as Interface進軍台灣,在日本掀起熱潮!


【延伸資訊】

Gas as Interface挑選藝術家合作的三個重點:

  1. 能強而有力地向世間發表自己的作品或畫作,作品充滿原創性的藝術家。
  2. 藝術家作品風格的永續性與創意的強度。
  3. 看準藝術家重要的熟成時機點,為其能踏出嶄新的下一步,進行企畫。

有興趣的創作者可投稿至下列信箱:
staff@gasbook.ne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8》跟著福邇一起解謎破案、香港city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