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射計畫》一座漫畫城市的興起:安古蘭漫畫博物館如何凝聚能量

位於法國夏朗德河邊的安古蘭漫畫博物館,藏品皆收管於高處,慎防淹水(本文照片提供:吳平稑)

漫畫是載體、是傳播媒介,也屬於時代的光。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接收了一批臺灣漫畫,每雙月發行《漫射報》。漫射計畫也將介紹世界各地的漫畫博物館,與讀者一同看見漫畫策展與典藏的案例與經驗。

任何漫畫博物館都不是一夕就成的,遠近馳名的法國安古蘭漫畫博物館也是如此。座落在夏朗德河畔的博物館本體,與主管機構「國際漫畫影像城」(Cité internationale de la bande dessinée et l’image)正好位在河的兩端,1990年先是漫畫影像城內的圖書館開幕,並舉辦了「影子博物館」的展覽,1991年博物館本體才正式開館。事實上在此之前,漫畫文物及圖書的典藏工作已醞釀了近10年。

▇國家級的引導:漫畫法定送存單位,改為國家漫畫中心

或許得先來談談安古蘭在法國漫畫界的意義。安古蘭雖不如巴黎文化圈熱鬧,但自從1974年國際漫畫沙龍(後改名為漫畫節)執行以來,漫畫與安古蘭漸漸畫上等號,也使得小城每年迎來大批遊客。此外,自1964年電影評論家Claude Beylie將漫畫納入「第九藝術」以來,漫畫雖多被視為次文化,但也逐漸出現深入討論和嚴肅的作品。於是,趁著這股漫畫(或通俗文化)普受重視的趨勢,1981年,左派社會黨總統候選人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 當選後,便將建立漫畫典藏機構視為重要政策之一。


安古蘭漫畫節自1974年舉辦以來,已逐步成為國際性的漫畫盛會(取自Reddit


安古蘭國際漫畫影像城,大片玻璃窗由建築師Roland Castro設計,2012年被命名為「墨必斯旗艦」(Vaisseau Mœbius)

在民眾的支持之下,1980年代的法國在文化政策上有很不一樣的變化,密特朗政府的文化部長賈克.朗(Jack Lang),以消除主流與邊緣藝術的位階,並發展城市觀光為目的,在1984年決定以「國家漫畫中心」(CNBD,後演變成漫畫影像城)的單位來管理漫畫文物典藏,以媒體中心的方式來保管圖書。這項政策的發起也帶來另一重要改變:漫畫圖書的法定送存單位,從「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 de France)改為「國家漫畫中心」。

自此安古蘭的漫畫博物館已不僅是獨立的博物館,而是與周邊媒體中心結合,形成典藏漫畫本體與文物、推廣漫畫文化的一座城市。


安古蘭漫畫博物館常設展,因疫情閉館1年,於今年5月中開放全新內裝

▇造紙城市朝數位圖像轉型未果,預算分配是一大問題

然而,這一切的進行並非如原先設想的容易。初期參與建館的漫畫理論家Thierry Groensteen指出,一座受人景仰的博物館,最重要的是館藏,但當時的執行官員不夠重視收藏的意義,等到國家要著手購買原稿時,其藝術價值已被部分藏家抬高,作品變得更難入手,令典藏出現缺憾。因此之故,博物館開幕初期,僅搜羅到1600張左右的原稿,與現今約莫1萬4000張的館藏數量差距甚遠。

或許因為開幕前籌備人員較專注在硬體的打造,該計畫總體經費8200萬法郎(約6億8200萬新台幣),其中約三分之一為安古蘭市政府支出。當時的市府人員認為,計畫中「數位圖像部門」(NID)的科技投資,可望為城市創造新的商機。安古蘭過去是造紙城市,經歷了數十年去工業化的過程,如何為城市帶來新的收入,成為至關重要的事。

可惜在不同政治勢力爭鬥下,各政府層級的預算沒有更多共識,數位圖像部門最後未能實現,在在顯示預算分配是前置期遇到的最大難題。

▇館藏的藍圖與民間的串聯

值得慶幸的是,當建設完成、硬體設備穩定之後,Groensteen與藝術史學家Jean-Pierre Mercier等專家擔任顧問,為館內藏品規畫出具體藍圖。他們爬梳了法語漫畫與美國漫畫的相互影響,訂定出原稿收藏不侷限於法國本地的策略,以法國為中心,更加國際化地採購與法語漫畫發展有關的原稿和物件,在1998年之前擴充了逾4000張圖畫。

此外,館內的漫畫原稿專門畫廊日漸成熟,即使採購經費有限,也與相關收藏家(如法國知名超市大亨Leclerc)保持良好關係,持續探尋原稿展出的機會,讓每次的策展主題更加完善。


安古蘭漫畫博物館2020春季檔期的「Calvo」展,為戰前早期漫畫家專展

▇原稿每展3月,放暗處3年

安古蘭漫畫博物館作為「法國博物館」(Musée de France)認證的機構之一,在策展方面必須遵守相關法規,比如紙材展出的期限,原稿須依循「每展出3個月,就得存放於暗處3年」的循環,將損害將到最低。

除了常設展品,每年也會有約莫4檔季節性展覽,譬如2019年曾展出「時尚與漫畫」,或者針對出版社Futuropolis規畫的專展等。展覽所需的研究論述可以就地網羅,館內的檔案中心提供相關配合,是策展人與研究愛好者的好夥伴,只要寫信說明查找的主題,就能預約尋找文獻,館員會提供相關協助,非常方便。


安古蘭漫畫博物館中的檔案中心內部座位,提供預約者研究空間。

▇漫畫資源聚集

經歷了2009年的遷址,如今的安古蘭漫畫博物館隱身在19世紀與現代裝修的建物中,每年收到大量的贈稿。譬如2019年,法國知名漫畫家Edmond Baudoin出於對原稿價值的意識(或許也擔憂身後繼承人保管不善),慷慨決定將大批手稿捐贈給博物館。

此外,法國也有不少藏家以生前持所有權(LEGS)的方式捐獻,這不僅是對博物館的典藏表示信心,也肯定了30年來博物館對漫畫文化的推廣。

典藏漫畫文物的責任或許不該僅由一間專門博物館來承擔,因為這代表其他國家典藏機構仍未將漫畫視為具有文化意義的物件,但安古蘭漫畫博物館作為全法唯一的漫畫收藏據點,仍持續努力發揮博物館的功能,讓民眾發現並認識漫畫,也成為愛好者能研究並推廣漫畫的知識重鎮。


安古蘭漫畫博物館檔案中心的臺灣藏書,另有臺灣相關的漫畫檔案夾


▇《漫射報》第4期,全臺發放中!

索取地點詳情:請點我


《漫射報》第4期的封面插畫,出自漫畫家A ee mi之筆,描繪人類帶著自身的殘缺,向外探索宇宙的旅程,最終在閱讀中,得到內心的補滿。詳細內容請上「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粉專(圖:臺史博提供)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