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書房》「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因應疫情線上舉辦,及其他藝文短訊

(圖片取自:FlickrComic-Con@Home

【產業消息】

  • 全美規模最大的「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Comic-Con International: San Diego,簡稱SDCC)今年因疫情轉至線上,於7月22日至26日舉辦「Comic-Con@Home」,各項「艾斯納漫畫獎」(Eisner Award)也在線上公布得主。自今年2月芝加哥動漫展(簡稱C2E2)以後,美國的漫畫展或書展幾乎都已取消或改為線上活動,而秋天的紐約動漫展(New York Comic Con,簡稱NYCC)目前雖仍預定如期舉辦,但在疫情尚未獲得控制的情況下,有意在擁擠空間舉辦或參加實體活動者應仍是少數。不過往好處想,SDCC主辦方已提供退票機制,許多動漫迷卻寧願選擇保留手中票券沿用至明年,期待SDCC回歸。
    部份漫畫出版商表示,參加大型動漫展的主要目的是行銷而非賺錢營利,儘管展期間出版品銷量高,但參展成本也高,最終只能收支打平,因此實體展取消並不會對整體財務有太大影響。然而對漫畫家來說,現場活動是接觸讀者的重要場合,有些漫畫家甚至一年參加40場活動,但現在則必須學會架設個人網站,或在社群媒體上發布作畫影片,在網路上爭取曝光。
    C2E2、NYCC和其他美國重要漫畫展的主辦商ReedPop公司預測,未來會有更多漫畫展採實體和數位並行的模式。主辦方目前雖然無法讓參展者享受排隊等待簽繪的熱鬧氛圍,但如何編排令人驚艷的內容和策畫新作發表活動,仍是漫畫展的重要核心,數位形式也賦予無限可能。

(圖片取自Flickr_Gage Skidmore

  • 去年12月J. K. 羅琳推特發言引發「恐跨」(transphobia)爭議,今年6月初再掀波瀾,數家提倡性別平等、女性主義的獨立書店發起下架抵制。目前唯一公開聲明抵制羅琳的「左岸書店」(Left Bank Books),共同經營者斯蒂爾(Jarek Steele)是跨性別男性。他表示,若讓羅琳的書籍繼續出現在書店架上,店內跨性別的員工與讀者們將感到不自在。下架抵制的行為既非言論審查也不違憲,書店選書、展示就是日常工作。不過斯蒂爾也說明,若有讀者訂購羅琳著作,左岸書店仍會協助滿足。
    開業已45載的女性主義書店「恩典書店」(Charis Books)亦表示,售完當前的庫存後將不再批入羅琳的著作。兩位店主和身為跨性別男性的Charis Circle執行長都認為:「恐跨、恐同、厭女是同一棵毒樹結出的果實。我們無法只單獨面對其一,必得同時反抗三者。人不能一邊宣稱愛著酷兒與跨性別者,卻在下一句就貶低我們。」
    1979年於芝加哥城創立的「女士小孩優先」(Women & Children First,簡稱WCF)也是一間女性主義書店,今年1月便將多本羅琳著作撤架,店內僅剩「哈利波特」正傳系列持續販售,並將相關收益通通捐給「Safer Schools Alliance」(倡議為伊利諾州校園中LGBTQ的孩子提供支持與保護的基進組織)。WCF經內部全體討論後,自7月起也停售羅琳著作。為了替店內的青少年奇幻書單尋求適當的替補書目,該店也呼籲出版社發行更多酷兒與跨性別作者的作品。

作家J. K. 羅琳(取自J. K. 羅琳官網

  • 疫情期間,多國祭出封城或隔離禁令,意外掀起一股「封城情色小說」風潮。知名情色小說網站Literotica於5月時舉辦「愛上封城伴」(Love the One(s) You’re With)徵稿比賽,有上百位作者投稿,數千名讀者投票,最高票者不但可獲得獎金,更可指定Literotica捐款給特定慈善機構。
    投稿作品大致可分為三類:首先是「意外隔離同伴」,例如朋友、室友或無血緣關係的兄弟姊妹,一起隔離數週後終於乾柴烈火忍不住;第二類是「隔離偷窺」,無論是隔著家裡的門窗,還是隔著電腦螢幕的視窗彼此窺探,蠢蠢欲動的寂寞心靈都能互相撫慰;第三類是「遵守規定不如速速來一次」,主角一邊嘗試遵守衛生和距離規定,一邊找尋能夠防止感染的最佳體位。
    雖然比賽規定不可含有政治性內容,但大部分作品或多或少觸及人們所處的政治現實,例如美國餐點外送員在失業和感染風險之間猶豫,或是英國護士所工作的公立醫療體系(NHS)醫院已瀕臨崩潰。
    徵稿比賽於6月中截止,巧合的是第一名〈深夜談心〉(Late Night Conversations)和第二名〈未察覺的愛〉(Unseen Love)都以鄰居間細火慢燉的情誼為主軸,主角或在居家修繕、或在談論患病家人之際擦出火花。也許除了有關疫苗的挑逗對話和Zoom視訊調情之外,人們最深的渴望其實很簡單:展開對話,和鄰居交朋友。

知名情色小說網站Literotica舉辦「愛上封城伴」徵稿比賽(取自literotica

  • 美國作家公會(Authors Guild)成員結盟亞馬遜出版、企鵝藍燈書屋,控告境外非法電子書商城。近年來境外盜版網站大量增殖,猖獗橫行的程度也致使作家公會接獲的投訴量暴漲。本次被告的盜版網站Kiss Library與其營運負責人,將主機設於烏克蘭,同時藉由多個不同的化名與網域,搭配精巧擬真的介面混淆視聽,偽裝成合法網站以優惠價販售電子書給美國讀者,令作者與出版商蒙受損失。目前法院已發放臨時禁止令(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停止被告旗下全部網域的控制權,命令在5天內交出所有相關文件,並進一步凍結Kiss Library名下一切資產。今年8月25日將舉行聽審會,決定是否將臨時禁止令進一步轉為預防性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

【得獎消息】

  • 今年5月憑藉《The Nickel Boys》榮獲第二座普立茲文學獎的懷海德(Colson Whitehead),以50歲最年輕受獎者之姿獲頒這項終身成就——國會圖書館美國小說獎(Library of Congress Prize for American Fiction)。此獎項不僅評鑑作者整體作品的藝術成熟度,也評量其思想與想像力的原創性。
    懷海德的作品從細微的觀察洞見人類處境,筆下的無常與滄桑能引發過來人的共鳴,兩部普立茲文學獎得獎之作都拓展歷史事件的範疇,投化為當前世界的隱喻。懷海德回應,希望身為非裔藝術家的自己獲得國會圖書館認可一事,能激勵和他長相相仿的少年去拓展自我的眼界、找到個人靈感的神聖空間。

作家柯爾森.懷海德榮獲第二座普立茲文學獎(取自柯爾森.懷海德官網

  • 英國國家圖書獎(The British Book Award)於6月底揭曉得獎名單,今(2020)年年度作家和年度圖書得主均為非裔作家,為創獎30年來首見。年度作家得主為去年獲得布克獎的埃瓦理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她長年以種族、階級和移民為主題大膽書寫,並藉由布克獎得主頭銜的影響力,提倡出版業包容性和社會平等,其布克獎作品《Girl, Women, Other》也獲頒國家圖書獎的年度小說。
    年度圖書獎則綜合考量一部作品的寫作品質、出版創新程度和銷量,從各文類獎的8位得主中選出。本屆年度圖書獎得主為甘迪絲.卡提-威廉斯(Candice Carty-Williams)的小說《Queenie》,講述一名年輕非裔女子在倫敦謀生和追求愛情的故事,被譽為非裔版《BJ單身日記》,不僅故事本身流暢、有趣而值得深思,出版社的宣傳活動和多封面行銷手法更將本書打造為一場文化盛事。​

英國國家圖書獎年度作家得主埃瓦理斯托(2019)與甘迪絲.卡提-威廉斯(2020)(圖片來源:

  • 英國專為幽默小說設立的文學獎項伍德豪斯獎(Wodehouse prize),21年來首次頒發給圖像小說,由馬修.杜利(Matthew Dooley)的長篇處女作《Flake》獲得。《Flake》的主人翁Howard繼承父業以賣冰維生,開著冰淇淋車在英國西北方的海濱小鎮過著安逸平靜的生活,卻因異母兄弟Tony將冰淇淋帝國版圖擴張到當地,導致業績慘跌,事業新仇加上家庭舊恨,冰淇淋車的地盤爭戰一觸即發。
    杜利白天是下議院的職員,2016年在觀察家報圖像短篇故事獎(Observer/Cape/Comica graphic short story prize)嶄露頭角,被譽為劇作家亞倫.班奈(Alan Bennett)與圖像小說家克里斯.衛爾(Chris Ware)的綜合體。
    伍德豪斯獎全名為Bollinger Everyman Wodehouse prize,以英國幽默小說家P. G. 伍德豪斯命名,並冠上贊助者「酒商伯蘭爵」與「人人叢書」(Everyman's Library)的名號。按慣例,得獎者會在海伊文學節受獎,獲得一瓶3公升的香檳與一套伍德豪斯全集,還有一頭以得獎作品命名的活豬。可惜今年因受疫情影響,杜利無緣與小豬Flake相見。

馬修.杜利的長篇圖像小說《Flake》榮獲項伍德豪斯獎(取自twitter

【作家動態】

  • 自幼在泰晤士河口長大的英國攝影師麗莎.伍萊特(Lisa Woollett),同時是個拾貝者與蒐藏家。她將常人眼中的破爛殘片精心分類陳列後拍攝,對物件的身世之謎抽絲剝繭,進而勘破地層沉積下埋藏的城市歷史,並交織家族的拾荒故事,終於煉出這部交融自然寫作與歷史記述的《Rag and Bone》。
    伍萊特的祖父是清道夫,母系家族多代身處不受重視的社會最底層,以拾荒為生,因此伍萊特的家族史正好填補了底層階級在社會史上的缺口。伍萊特在追溯物件歷史時,也探究物件現身於此所牽涉的洋流循環系統,並從近年來塑膠垃圾大幅成長的驚人趨勢,向讀者警示:海洋生態危機並非空話。

《Rag and Bone》探究物件所牽涉的洋流循環系統,向讀者警示海洋生態危機(取自amazon

  • 《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三部曲作者關凱文(Kevin Kwan)今夏推出新書《Sex and Vanity》。這本書是向E. M.佛斯特(E. M. Forster)1908年的小說《窗外有藍天》(A Room With a View)致敬之作,男女主角同樣因交換旅館房間而邂逅,發展出情愫卻未走到一起,在多年後重逢墜入情網,卻陷入三角難題。
    關凱文從自己和周遭亞裔混血的成長故事搜集素材,並從紐約和新英格蘭地區的世代豪門汲取靈感,呈現更現代的詮釋和他特有的幽默嘲諷。書中男女主角都是亞裔和白人混血,必須面對親人和自己內隱或外顯的種族歧視;此外,許多角色社交媒體成癮,面對面聊天卻是句點王。一如書名所指,《Sex and Vanity》少不了鋪張的富豪生活、山珍海味和激情,適合讓讀者在炎炎夏日遙想義大利卡布里島的海灘美景。
     
  • 奇卡諾(Chicano)文化經典小說《祝福我,鄔蒂瑪》(Bless Me, Ultima)的作者魯道夫.安納亞(Rudolf Anaya),於6月底因久病在洛杉磯家中過世,享壽82歲。1972年出版的《祝福我,鄔蒂瑪》講述小男孩安東尼.瑪雷茲在治療師鄔蒂瑪的帶領下,踏上一場成長與靈性探索的旅程。故事背景設定在1940年代的新墨西哥鄉下,從當地天主教、西班牙民間傳說和美洲原住民普韋布洛(Pueblo)族信仰中汲取靈感,描繪新墨西哥州因多種族群與文化交匯受到的衝擊,並因此孕育出揉雜多元的「奇卡諾文化」。
    《祝福我,鄔蒂瑪》曾改編成電影和歌劇並獲得好評,但因書中含有對暴力、異教信仰和巫術的描寫,至今仍被許多學校列入問題書單(challenged book),同時也被保守團體批評有宣傳顛覆聯邦政府之嫌,在美國數州列為禁書。儘管如此,安納亞一生透過寫作生動地呈現在新墨西哥州出生、成長、生活的樣貌,不僅讓奇卡諾族群重新思考認同,更成為支持墨裔美人平權運動的重要作家,曾獲頒美國國家人文獎章(National Humanities Medal)和墨西哥裔美國文學獎(Premio Quinto Sol)等。

魯道夫.安納亞因久病在洛杉磯家中過世,享壽82歲(取自N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