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搞笑漫畫入行,建構起悲劇的世界:《時渦》NOBI璋在日本的漫畫獲獎歷程

漫畫家NOBI璋

 

2016年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接受《知日》雜誌專訪時,反對「漫畫是為了讓人發笑」這個想法。雖然日文中的「漫」字容易讓人產生開心發笑的聯想,浦澤認為:「漫畫從一開始就是悲劇性的,」在援引了手塚治虫等重要典範後,他說:「但是悲傷的情景跟喜劇,其實只有一線之隔。」聽起來有如對漫畫詩學的討論,反映了漫畫家從奇想與搞笑拉回對現實對人世的觀察。

放眼台灣漫畫,兼具故事性和娛樂性,並對人性有深入刻畫的作品,2019年出版的《時渦》或許是部值得推薦的作品。屢獲日本漫畫獎項肯定的台灣漫畫家NOBI璋,2009年獲得「第3屆MORNING國際漫畫賞大賞」後,與講談社開始固定合作。2013年以《異聞編年史》獲講談社第33屆MANGA OPEN賞編輯部賞,同作也入圍第4屆金漫獎新人獎。《時渦》一作則於2013年先在講談社青年漫畫雜誌《Morning》雜誌新人增刊號刊載第1回〈蟬之渦〉,而後與第2回〈燭之渦〉在《イブニング》雜誌獲優秀賞。

這些得獎經歷,讓身在台灣的NOBI璋獲得在日本漫畫雜誌曝光的機會,這幾年來通過email往來,他爭取著自己在日本漫畫圈發展的機會。在《時渦》發行單行本第2集之際,Openbook編輯部特地專訪NOBI璋,一探他的創作歷程。

▇我不喜歡好人的故事

《時渦》描繪一名獨行方士「市郎」,為救回被秦始皇挾持的愛人,踏上了尋找長生不老術的飄盪之旅,途中遇見每個不死者與圍繞著他們的各種欲望和生命的輪轉。主人翁如此描繪自己的工作:


《時渦》第一集內頁圖(奇果文創工業提供)

人一出生就置身在名為時間的河流,緩緩航向終點。很多人這麼說吧,但其實那條河中……存在著「漩渦」。漩渦可以使人停滯不前,脫離航向終點的軌道。

書名「時渦」也由此而出,在時間之流停滯的漩渦,即永生不死的人。雖然是主角,但市郎其實是在替萬惡的秦始皇工作,故事中描繪的重點人物也多帶著一些陰鬱、狂妄和邪佞。

提到人物的刻畫,他表示:「我現在不太喜歡好人的角色,好人對我來說沒有說服力。」舉例來說,「如果有個人現在要搭公車去上班,跟有個人要拿槍去搶銀行,你會想看誰的故事?」NOBI璋說他喜歡有善有惡的角色,像美劇《絕命毒師》(Breaking Bad)有個角色,表面上是個好人,私下卻喜歡偷東西,有善也有惡的面向,這樣的故事才有說服力,人物也才有真實感。他說:「大學時期,我喜歡《天兵高校》、《稻中桌球社》這種搞笑作品,現在則喜歡《浪人劍客》、《烙印勇士》這種對人性有深層刻畫的作品。」

▇與日本編輯一同摸索多年

對漫畫人物的刻畫與對創作的思考,非一日可成。NOBI璋大學念動畫系,課程中會有寫腳本練習。而由於動畫耗時費工,畢業前,他看到講談社的國際漫畫賞,便將腳本轉化成漫畫投稿。那是他首次完成一則完整的短篇漫畫,完全不抱任何希望,沒想到一舉拿下首獎。

這部名為〈Poor Knight〉的作品,描繪一名在便利商店打工的男子,和附身在店裡古董收銀台裡的窮神合作,化身成超級英雄,打擊犯罪。NOBI璋說:「那其實是一部搞笑作品,那時我喜歡搞笑作品,跟現在差滿多的。」雖說是搞笑漫畫,但故事其實充滿了各種貼近生活的笑點,像是號稱自己「淡泊寡欲」的窮神,卻宿居在銅臭味最濃重的收銀台,頻頻跟主角索取「供奉」,才肯協助他改變世界。故事在嘻笑間諷刺了:正義的實現竟是建立在身無分文的便利商店店員的奉獻上。

以搞笑漫畫獲得講談社的關注後,NOBI璋開啟了與日本編輯長期的磨合。由於初畫漫畫便獲得關注,他繼續朝著搞笑漫畫的方向前進,不料,後續的作品卻始終與編輯的想法扞格。多年來,許多用心經營且修改多次的提案與成果,最後都付諸流水。

NOBI璋多次深感挫折,靠著接動畫的工作,堅持漫畫創作的理想。直到作品漸漸收斂起搞笑,朝著從歷史刻畫人性的方向創作,他終於和編輯確認了真正屬於自己的獨特性。


漫畫家NOBI璋(左)與弟弟一同經營動畫工作室時光門

這些年,除了〈Poor Knight〉與《時渦》第1、2回這兩部短篇得獎作品在《Morning》刊登外,另外還有一部關於黑貓中隊的短篇〈UFO飛行士〉與主角為中國史官的〈異聞編年史〉,也同樣刊登於《Morning》。2019年在台灣出版的《時渦》,是他在家鄉推出的第一部單行本。

▇漫畫像一座設計精準的迷宮

《時渦》的主人翁市郎是位似有柔情,又心狠手辣的人。書中第一個短篇〈蟬之渦〉裡,為了獲得長生的資訊,市郎不惜毀掉萬里長城,犧牲工匠的多年苦心,造成生靈塗炭,只為與不死者完成契約。在報復秦始皇的目的下,市郎與不死者都變成了惡魔。在40頁的短篇中,NOBI璋描繪了秦始皇的邪惡、市郎的動機、不死者的傳說與歷程,還毀了一座萬里長城,在欲望橫陳的長城荒礫中,讓不死者重生,不僅流暢地交代諸多資訊,且情節層層堆疊,引人入勝。


《時渦》第1集內頁圖(奇果文創工業提供)

「短篇故事確實必須精心設計。故事像一座迷宮,當讀者進入漫畫家設計的迷宮冒險,走到盡頭時,一定要讓讀者發現寶藏,也就是『驚喜』。」NOBI璋曾花費很長的時間研究短篇漫畫的敘事形式,而這也是說長篇故事的基礎。「驚喜點通常在故事初期的設定階段便已經決定,之後是思考如何處理好每段劇情的懸念,讓讀者不斷往結局邁進。」他說。

由於出身動畫製作,NOBI璋創作時通常依循幾個階段:文字腳本→分鏡腳本→草稿→正式作畫。分鏡腳本基本上是延續自動畫製作的習慣,他會在這個階段檢視敘事的整體架構,以及確認每個懸念的布署。「漫畫如何吸引人一直看下去?每個跨頁左邊的最後一格都應該有懸念點。其實不深奧,至少留一個小懸念,比如講話到一半,就能刺激讀者翻頁。真正困難的是每回的最後,要如何安排,讓讀者迫不及待想看下一回。」分鏡腳本的作用也在此,他在每個懸念處,標記每頁最後一格的位置。

在人物形象的設計上,市郎細尖的下巴和扁長瞇瞇眼,也有別於一般讀者對主角的想像。NOBI璋說:「我是學動畫的,動畫中很多事物都需要符號化,方便觀眾記憶。像米老鼠,一看就有印象。圓臉和長臉,代表的個性也不一樣。市郎因為個性比較極端,所以很多地方都是尖尖的。」但一位人物可能有很多重的面向,又該如何思考呢?「我猶豫要選擇哪一種發展,直到我想到主角摧毀長城的畫面,突然覺得這角色出乎意料的心狠手辣,這一刻,有點像是角色自己活了起來,一切變得很鮮明,那時我就知道自己找到答案了。」

▇追求永生與見證毀滅

《時渦》在劇情推進中經常進行內在的辯論,如〈蟬之渦〉讓整座城牆倒塌,造成諸多死傷,只為報復秦皇或為拯救心儀女子,值得嗎?或者〈鯉之渦〉中的賢君鯉公,放棄吃下可得永生的金鯉,放生入稻田使農產豐碩,造福一方百姓,後人卻為了爭田相互殘殺,當初的苦心是否只是一場徒勞?而漩渦出現的地方,似乎也總是充滿欲望、死亡、地獄的意象。

「這部作品有兩個設定,首先,在《時渦》的世界觀中,長生不死是有代價的,代價的具體反噬跟內心欲望息息相關。另一個設定是,故事表面上是尋找長生不死、尋找『永恆』,但內容談的是毀滅。主人翁尋找長生不死,但過程中充滿了毀滅。」NOBI璋提到,這樣強烈對比的設定,讓故事維持著高潮起伏的敘事張力,「這個故事的悲劇性,主要源於世界觀的設定,其反諷的效果,很符合這個故事的調性。」


《時渦》第1集內頁圖(奇果文創工業提供)

單行本第1集中主人翁的形象鮮明,2020年7月出版的第2集則開始發展主角以外的角色,特別是阻礙市郎前進的年輕野心家縣長。此人有著與市郎相近的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瘋狂時有如鬼魅,看似反派,NOBI璋卻自言:「他是個一心想要往上爬的人,看到這麼樣有幹勁和野心的人,我會特別羨慕。」

不難看出,NOBI璋耗費了許多心力在思考此世界的開發與創造。他不喜歡呆板的人,經常在刻畫人性上反復琢磨。後記中他提到,有時畫完作品,總覺得還「少」了些什麼。陷入卡關的他,會開始大量看喜歡的漫畫或電影,刺激自己的思考,有時靈光一閃,特定語句出現,有如開竅,如:「當你憎恨一個人,你將會活得越來越像他」、「共患難容易,共富貴難」等句子,幫助他刻畫人物更深沉的面向。


《時渦》第2集內頁圖(奇果文創工業提供)

問NOBI璋,身為漫畫家,什麼時候最開心?他答,卡關多日,終於開竅的瞬間,以及收到日方編輯回信確認刊登的時候。這是他最放鬆,感受到努力獲得回報的時刻。《時渦》在台出版第2集的同時,NOBI璋也正與日方編輯討論新作品,相信不久之後,將有新成果問世,「還請多多指教。」他說。

憑藉才能獲得國際漫畫獎,NOBI璋意外為自己開啟了在日本漫畫界闖蕩的道路,幸運卻稱不上順遂。他磨練多時,一直等待更多作品曝光的機會。問他如何能堅持下去?他的回答簡單,卻是許多人的心聲:「我喜歡創作。」

時渦 第一集
TIME SWIRL vol.1
作者:NOBI璋
出版:奇果文創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時渦 第二集
TIME SWIRL vol.2
作者:NOBI璋
出版:奇果文創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NOBI璋
本名黃俊璋,台灣新生代漫畫家,故事曲奇而饒富哲理,畫風亦獨具一格。《時渦》是NOBI璋正式出版的第一部漫畫作品,《時渦》的原型於2018年3月獲得日本講談社第38屆イブニング漫畫賞優秀賞後,終於在2019年底前得以完成第一集,並出版成册。
  • 臉書:野比璋
  • 主要得獎經歷:
    日本講談社第3屆MORNING國際漫畫賞大賞
    日本講談社第33屆MANGA OPEN賞編輯部賞
    日本講談社第38屆イブニング漫畫賞優秀賞
    日本京都國際漫畫賞入圍
    台灣第4屆金漫獎入圍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