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誰都可用水墨畫漫畫,但作品中的精神性更加重要:葉羽桐與《貓劍客》

以漫畫《貓劍客》受注目的葉羽桐,生於1987年,是台灣原創漫畫家,畢業於復興商工、東海大學美術系。他擅長水墨畫,至今為止的題材大多是武俠奇幻類。作品包括《烈士》、《多情劍》、《祕劍微雲》、《小貓》、《武俠》、《Pray for Japan》、《貓劍客》,獲獎無數,包含行政院新聞局劇情漫畫獎、金漫獎、國家出版獎、日本國際漫畫賞、Hill Illustration國際插畫大賽、MICC日本講談社國際新人漫畫賞、中國金龍獎等等。近期出版的《貓劍客》第7卷,是第一部的完結之作。在新舊交替、適合沉澱之際,Openbook特別專訪葉羽桐,一述其創作經歷。

▉畫劇情漫畫,是人生非做不可的事

葉羽桐買的第一本漫畫是《鬥球兒彈平》,在幼兒園時期。還在驚疑何以這般早時,他自個兒很快接著說:「我爸媽都是動漫產業的啦,他們以前在宏廣卡通,爸爸是導演,媽媽負責清稿。宏廣曾經是世界最大的動畫製作公司,迪士尼有很多卡通都是宏廣代工做出來的。」是以,雙親帶葉羽桐去書店,壓根不會禁止他買漫畫。至於為什麼喜歡、喜歡什麼?葉羽桐表示,昔時也不明白,反正他從小就對漫畫甚有興趣。

不過,切實讓他感覺震撼的漫畫閱讀經驗,還是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他在小學3年級看的,無論是畫面張力、故事節奏、人物性格,都讓葉羽桐徹底著迷。這部漫畫有許多獨創的記憶點,形象、劇情或台詞都無與倫比。譬如安西教練的名句「直到最後…也不要放棄希望!如果你放棄的話,比賽就到此結束」,讓人看過就幾乎不可能遺忘。

抓周抓到筆的葉羽桐,成長過程中並沒有意識到漫畫與自己的未來關係。他只是喜歡在課本的邊角畫畫,一頁一頁地畫,快速翻頁時,就會產生角色在動作的視覺感。高中、大學皆就讀美術科班,如今葉羽桐以為這些經驗不外乎是他在練畫畫的底子。而一路受西方繪畫教育的葉羽桐,大三時毅然決然選擇國畫,主要是受井上雄彥的影響。

dsc02243_xie_xiu_-005suo_.jpg

後來,葉羽桐自然更喜歡井上雄彥將漫畫升級成藝術的《浪人劍客》,尤其是對人物的深刻描繪,角色給人活生生的感覺。「我還特地去日本看他的《最後的漫畫展》,那是一個有敘事性的展覽,非常好看。」離開展場後,葉羽桐就立志成為漫畫家,彷若意識到自己的天命何在。以劇情漫畫創作,成為他至今為止人生非做不可的事。

葉羽桐在大學時期畫了人生的第一套漫畫《六指》,「但沒有完成,不能算作品。裡面講春秋戰國一名寂寞書生,在樹下彈琴,等待手畸形、長了六根手指的弟弟歸來的哀悽故事。」其設定讓人聯想到倪匡武俠《六指琴魔》,但葉羽桐沒有讀過,他表示很少看武俠小說。「武俠或奇幻元素都只是剛好出現在我的漫畫而已,我不特別偏愛這類作品。」葉羽桐也頗為在意被歸類為武俠漫畫家,「感覺很奇怪,你會說鄭問是武俠漫畫家嗎?應該不會吧,他就是漫畫家,我也是啊。」

▉將《山海經》的精神世界化,建立作品自身的宇宙系統

國中時的葉羽桐成績極差,以至於被極愛誇耀女兒是北一女高材生的導師視若無睹,更讓他對功課毫無索求。自言年少時很胖的葉羽桐,將自我定調為丑角,雙子座的他透過搞笑行為引起注意,同時也確立自己在群體裡的存在感,不會被孤立與排斥。多年後,葉羽桐也就明白,「在團體裡做滑稽動作與幽默語言,算是一種生存術吧。但我的真實性格滿內向、害羞的,其實不習慣跟人親近。」打扮入時有風格的葉羽桐,的確不會裝熱絡,講起話來帶著一定距離感。


hua_shi_04_yong_.jpg

時報出版提供

一旦確立要走漫畫路,葉羽桐全神貫注地投入,一路走來,頗有斬獲。專訪時他數度提及《貓劍客》的主人翁:「當山海經畫師衝羽蘭說:『當我一無所有時我只剩下畫畫。』這絕對是我的真心話,是我挖掘自己內心深處所畫出來的角色。衝羽蘭就像是我的靈魂代言人。」

這不免令人想起岸邊露伴,荒木飛呂彥在《JoJo的奇妙冒險》第4部的半自傳角色――岸邊露伴對漫畫的堅持,縱然處於暴怒中東方仗助的攻擊下,仍舊執著於將所見立即畫成漫畫,真是打死不退的瘋魔。

葉羽桐坦言,他確實喜歡這個角色,也買了《岸邊露伴在羅浮》彩畫集。葉羽桐的語氣裡難得燃起了熱情:「荒木是相當厲害的漫畫前輩,你看他的人物從早期陽剛雄壯的肌肉線條,到第四部轉為優雅的陰性描繪,就可以明白漫畫能夠呼應時代的需求,而有所成長、改變。」《貓劍客》對大反派渾沌(萬物之母)的描繪,也可見得陰柔畫風的發演。

不管是荒木或葉羽桐,漫畫顯然都是他們人生的所有。台、日不同世代漫畫家有志一同地偷渡自身的意志在漫畫角色裡,也算是佳話吧。

葉羽桐同時透露,《貓劍客》第二部將以衝羽蘭為主角,讓她到各國周遊,與世界古老文化,諸如日本、印度、埃及等,有著更神異的交會。葉羽桐發下豪語:「我想要把《山海經》的精神世界化,並建立自己的貓神宇宙系統,更想要在漫畫裡畫出人類的共同價值。」


13135.jpg

時報出版提供

▉修練之路:從水墨畫技,到精神性的追求

問及台灣漫畫家的生計如何維持?葉羽桐大方分享,剛出道時比較不穩定,必須參加漫畫比賽、書封插畫、專題性創作等等去保持曝光度。但《貓劍客》自2015年開始於手機漫畫平台Line Webtoon連載,至2018年第一部完畢,同時2016年底陸續出版實體書,共有7卷。「Line Webtoon就像是漫畫週刊的形式,起初是3個月一簽,比較穩定後就會簽長一點的約。」他抓抓頭說:「其實,我也算是上班族啦。」

因為有固定收入,葉羽桐方能保持《貓劍客》連載更新的速度。不過,畫完大約實體書第一卷的進度時,他曾休刊。「我沒有想清楚核心價值就開始連載,起初都是酷炫畫技的展現,故事走一步算一步,這種態度其實是錯的。」

葉羽桐認真地思慮究竟要如何與他人的作品做出區隔,並嘗試在《貓劍客》中實踐,「我自己覺得水墨畫並不是這套漫畫的重點,誰都可以用這種畫法創作,但我的精神性是什麼,更為重要。」

mao_jian_ke_di_liu_ji_nei_ye_2.jpg


mao_jian_ke_17.jpg

時報出版提供

因為誠實地看見缺陷,所以展開自我修煉。他看了不少編劇書、聽演講,甚至從別人的創業故事找出自己的問題,例如Nike怎麼賣鞋。「他們的廣告強調的都不是鞋子本身,而是運動員們如何成就偉大,這才是能夠吸引人的價值。」

又或者,《火影忍者》要在《Jump》刊登時,岸本齊史畫漩渦鳴人的衣服,原定是紅色,可是因為《航海王》已經先連載了,為避免撞色,方變成橘衣。「一本漫畫週刊,連衣服的顏色都要謹慎考慮、處理,更何況是整套漫畫的主要概念,非得要想清楚不可。」

dsc02055_xie_xiu_-004suo_.jpg

▉每個細節都應該有自己的故事

經過休刊期間的摸索,葉羽桐認為文化傳承與東方美學才是他的故事核心。喜歡去故宮看古老文物的葉羽桐說:「每個文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於是,消逝中的文化也隱隱成為《貓劍客》的潛藏主題。

例如,他透過主人翁衝羽蘭的能力,聚靈畫梅沒骨法或暗示寫神法,轉接關於水墨畫技法的認識與浸淫。這也讓人想起記無忌的武俠小說《中流楫》,其主人翁蘇寒食的心法名為松滋功,即是由用墨變來,裡頭也暗用大量書法原則,包含回鋒與飛白書等。

dsc02388-019suo_.jpg

另外,葉羽桐也坦承,《貓劍客》實體書與網路版是有差異的。週刊連載難免會有灌水的現象,因為時間到了就是得交稿,但出版時,他拿掉多餘的情節,好讓整體流暢度提高。「我還在進步中,不管是畫技或故事都是。對比《貓劍客》第一部前後,不管是故事推展或是繪畫本身,應該看得出來有持續的進步吧。」他笑說。

跨越一定時間,即使如葉羽桐鍾愛的《灌籃高手》、《浪人劍客》,一開始和後來的集數,單單是人物表情的細膩,也都有明顯的落差。當漫畫家長期地營造與更加理解人物,就愈能掌握更多角色的細節,使之栩栩如真。

「美,真的很需要堅持。」葉羽桐強調。他拒絕為了符合連載的進度,就將畫的水準降低。接下來的《貓劍客》第二部,他將會慢下來,累積足夠的量再重啟連載。這一次,葉羽桐將更慎重以對自身的創作。

dsc02317_1_xie_xiu_-001suo_.jpg

mao_jian_ke_7_li_ti_300dpi.jpg

貓劍客 卷七‧猞猁布布
作者:葉羽桐 
出版社:時報出版
定價:370元
內容簡介➤

13513513513.png

貓劍客【第一部‧珍藏套書版】
作者:葉羽桐 
出版社:時報出版
定價:2380元
內容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