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對話》漫畫江湖,看人品,不看沉浮:韋宗成和韓京岳的家常菜

未來數位總編輯韓京岳(左)與漫畫家韋宗成

你是否偶爾也懷念那些熱血少年,或純愛青春?那些國高中時,班上同學在課本上的塗鴉,或者陪你度過苦悶晚自習,抽屜裡那本不能被發現的漫畫。

炎熱的6月,Openbook閱讀誌推出滿滿的漫畫報導,介紹國內、外不能錯過的精彩漫畫,更將邀請不同作家與讀者,聊聊最近看的漫畫。前兩週,我們刊登了漫畫家韋宗成的專訪,本週邀請到他合作多年的編輯韓京岳,一起來場餐桌對話

信步穿過西門町巷弄,將近傍晚,人潮不多,韓京岳與韋宗成並肩走著聊天,看上去就是兩個再普通不過的中年男子。偶有行人匆匆經過,或許也沒能想到,這兩人一手打造了西門町看板娘及台北燈節主燈之一「林默娘」。

來到美觀園日式料理店,我們落座辦桌常見的旋轉圓桌,菜單生魚片蛋炒飯並列,又日又台,韓京岳熟門熟路點了綜合醋飯和蛤蜊湯,這是他慣吃的組合。他說往昔送貨經過,便順路來吃一頓飯。

韓京岳是未來數位公司的社長,原本公司只代理日本成人遊戲,卻在出版了《馬皇降臨》之後,多了個總編輯的身分,開始經營台灣原創漫畫。兩人合作剛滿十年,如今《冥戰錄》可說是國內漫畫最成功的IP。

_dsc9387_suo_.jpg

韓京岳平常不習慣買東西送工作室成員,喜歡請吃飯,他說,飯吃完了不留下什麼紀念品,沒負擔。這次,換我們請客,用一頓飯,換十年的故事。

▇沒有典範的時代,試著開路

時光回推10年,台灣漫畫受景氣低迷與網路崛起的夾擊,輝煌前景慘跌谷底,當紅漫畫家或者轉投遊戲產業,或者前進大陸市場。套句韓京岳的話,「台灣原創漫畫跟死了沒兩樣。」

活躍於同人圈的兩人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韓京岳第一個想法是:「國內還有這種天才嗎?」當時《馬皇降臨》只完成一部分,韓京岳立刻被打動,原本設想讓其他出版社出版,宣傳頁釋出後引起媒體爭相報導,意外的是,沒有一間出版社上門詢問。

_dsc3851_suo_.jpg「大出版社顧慮比較多,我們小出版社比較禁得起風險。」韓京岳看出《馬皇降臨》題材看似敏感卻不至於引起社會反彈,乾脆自己跳下來做,同人場一天就賣掉4000本,最後銷量是預估值的10倍,4萬本。

稱得上傳說了吧?韓京岳笑:「還有更厲害的傳說,所以也不好意思這樣講。」從表情看得出來,他並不否認。

《馬皇降臨》的成功,讓韋宗成正式成為專職漫畫家,韓京岳也多了總編輯的身分。

出道作一砲而紅,長篇《冥戰錄》又可說是台漫角色IP化最成功的案例,韋宗成有天才也有運氣,但《AV端指》很難得地流露出他的搖擺猶疑。

即使《馬皇降臨》狂賣4萬本,韋宗成從不希望那成為代表作,真正下定決心開始長篇之前,他先著手繪製由早期作品改版的《AV端指》。

韓京岳說,初期主要負責避免作者踩雷,直到《冥戰錄》才真正高度參與劇情設定。「《AV端指》本來有些玩得很過火的內容,譬如虐待小動物的情節,都改掉了。完成之後,韋宗成滿困惑:真的可以嗎?不過銷量確實很好,也許因此建立了信心。」

▇劍指禁忌:政治、宗教、色情

經營情色出版品的韓京岳曾在《動漫社會學:台漫不死》提到,該產業不但要遵循政府法規,還得面對社會壓力。法規是明文,人心標準卻是浮動的。他對於大眾的底線異常敏銳:我們享受惡搞但不容忍惡意,我們樂於被精神污染,可不允許一絲污衊。

這份敏銳,也許來自於韓京岳的多重身分。身兼老闆與總編輯,經銷通路多是韓京岳自己跑出來的,又時常到展場第一線面對市場,他太懂什麼內容有賣點又不引起爭議。

最初《冥戰錄》只是一群熱血帥哥的冒險故事,經韓京岳建議後,才加入林默娘。「當作者提出可行的想法,編輯就要為想法定個會令人願意掏錢的方向,還要找到消費的族群。漫畫的原點是角色,宗成先用媽祖引起讀者群的關注,藉由創作累積認同。」

這也是為什麼,韋宗成的作品碰觸了台灣人最禁忌的政治與宗教議題,卻從來沒有負面消息。正因為韓京岳在漫畫出版之前,已做足了議題發散的風險評估,不僅成功製造話題,分寸拿捏更是精準。

啟用知名度最高的神明當主角,也沒誤踩地雷。曾有信徒表示:「不要讓媽祖露胸部就好。」(雖然當下韋宗成的心聲是:「林默娘是小女孩,露胸部的任務就交給別人。」)看來,大眾的底線其實沒有我們想像的淺。

▇作品如人品,都得累月經年

長篇漫畫的經營,其實是一場與時間的長期抗戰。尾田榮一郎的《海賊王》一畫便是20多年,《冥戰錄》至今也來到第9個年頭。在不同階段,會有不一樣的問題。最初的方向設定,可說是決定未來走向的關鍵;其次,漫畫家會遇上創作的瓶頸。「有些人可能立志畫長篇,但單行本第一集出來,想講的東西就都畫完了。」韋宗成說。再者,行銷端也必須面對新、舊讀者的銜接;內容上,也必須把作品的世界觀一步一步擴增。

這些問題並不專屬於作者,編輯也得一起扛。除了協助蒐集、考察資料之外,內容調整是永遠的課題,不會因為認識久了就鬆懈。尤其角色的塑造,需要更多時間磨合,戲份愈多,爭執愈多,有時光是一句對白的用詞口吻,就得來來回回改好幾次。

_dsc9548_suo_.jpg

「第11集還沒出,就因為還在改。」韋宗成說,有些編輯不夠了解漫畫,下的指令反而磨滅了作者最擅長的部分,「但是韓老闆給的建議,回頭來看都是對的。」

韓京岳答得乾脆:「我要負責掏錢啊,給建議當然特別認真。」

錢要自己賠,作品成功與否便重如泰山。自2010年開始連載,《冥戰錄》第一集賣出1萬4000本佳績。韓京岳最有感的,或許是止住老讀者的流失,以及召喚新讀者的市場問題。幸而他搶先一步,在IP這個詞還沒出現之前便打開各種新市場。

長篇漫畫不但考驗漫畫家的創作才能、熱情和耐力,也同樣考驗出版社長程規劃的眼光、行銷與經紀能力。

3-tile_1.jpg

_dsc9433-005suo__0.jpg「從《冥戰錄》誕生,我就把它當自己女兒,辦活動、異業合作,去想怎麼玩會更有趣。現在娛樂太多了,如果不有趣,關注度就會消失。」韓京岳說。

2017年台北燈節,林默娘主燈周遭萬頭鑽動,宣示《冥戰錄》走出台漫同溫層。「有更多人認識這個角色,我不再只是《馬皇降臨》的作者,滿感動的。」韋宗成維持平穩的語氣說道。

▇漫畫江湖

對照幾年前的受訪影片,韓京岳多了些白髮,擔心交不到女友的韋宗成也結婚生子了。韓京岳理所當然成了乾爹,「很給我面子喔,我一下飛機趕到醫院,她就出生了。」他笑咪咪,《冥戰錄》之外,現在又多了個女兒。

當女兒乾爹,表示韓京岳地位與眾不同嗎?淡定漫畫家想了一下,「還好吧?女兒有5個乾媽啊。」

_dsc9697_suo_.jpg

不知道是否因為我們在場,兩人之間就是這樣淡淡的,沒有太多吐槽或感謝。相處起來,不太像老闆/客戶或編輯/作者。韋宗成形容的比較傳神:「我們工作室就像同人社團,他是社團頭頭。」

當個社團頭頭,可能多少有點雞婆,能獲利的要幫,沒好處的也要幫。這些年,他們一起做了很多事,譬如舉辦「未來盃華語漫畫獎」,或者成立漫畫家宿舍,讓有志之士能畫畫也能吃飽。

「只有自己混得好又不好玩,希望其他作者也可以混得不錯。」韋宗成語畢,韓京岳很難得吐槽了:「這麼客氣,當初不是說要創造一個成功典範?」

成功典範,聽來高大上,但的確就是他們持續前進的方向。「一旦有漫畫真正IP化,市場會慢慢出現。這件事一定要有人做,而且成功了,才會有更多人跟上來。現在台灣最急需的,不是很紅的漫畫家,而是一個作品的成功。」

只是江湖便是如此:有人造橋鋪路,有人興風生浪。意外聊起業內目睹之怪現狀,淡定一下午的韋宗成情緒出現波動,氣憤道出道貌岸然背後的強取豪奪。韓京岳擺擺手,示意冷靜冷靜,以為他此刻又進行一個踩煞車的動作,沒想到竟是支持韋宗成繼續暴走,「那些人真的太誇張了,今天要是我們之中,誰幹了這種事,兩個人絕對都會第一個跳出來爆料對方。」原來,見聞罔顧道義之事,他們都是衝組。

至此恍然大悟,為何稍早問起兩人能合作多年的主因,韓京岳提的不是畫技或天才,而是人品。「最怕相處久了發現這個人會背刺你。當你發現他是好人,就會願意多花資源幫他往上爬,他也會主動釋出資源給其他人。」

▇飯都吃不飽了,還談使命感

曾經台灣差點就要出現成功典範了,韓京岳感嘆談起《Young Guns》最後一幕:舉起十多年還沒落下的菜刀。那是台漫風起雲湧卻嘎然而止的一刻,歷經十多年慘澹景況,好不容易止跌回升,大眾對於台漫的盼望似乎又回神了。

現在回頭看,10年前跳下來做原創漫畫的決定,難道已背負了振作台漫的使命感?韓京岳提高些許音量說:「飯都吃不飽還講這種話,太囂張了!」引起一陣笑聲。

桌上的炸蝦蛤蜊湯雖然冷了,但仍是好吃的家常口味。如今吃飽已經不再是奢求。吃飽了,才有餘力讓其他人也能好好吃飯,好好畫畫。

_dsc9737_suo_.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