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凝聚台灣三魂七魄的變態魔術師:漫畫家韋宗成

你是否偶爾也懷念那些熱血少年,或純愛青春?那些國高中時,班上同學在課本上的塗鴉,或者陪你度過苦悶晚自習,抽屜裡那本不能被發現的漫畫。

炎熱的6月,Openbook閱讀誌將推出滿滿的漫畫報導,介紹國內、外不能錯過的精彩漫畫,更將邀請不同作家與讀者,聊聊最近看的漫畫。歡迎,一起找回翻漫畫的手感。

你不一定認識韋宗成,但肯定聽過他的作品。2009年以政治諷刺漫畫《馬皇降臨》引起熱烈討論,後續出版《AV端指》、《跳躍吧!大同萌會》、《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霸海皇英》等短篇漫畫。他的長篇漫畫《冥戰錄》更是叫好又叫座,周邊商品涵括桌遊、手遊、電視劇、輕小說、食品等等,主角林默娘更被選為西門町看板娘,並且成為台北燈節的主燈之一。

出版過近20本漫畫的韋宗成,將作品區分為兩大類,一為代表作《冥戰錄》,其餘短篇惡搞梗漫則是娛樂性漫畫。從《馬皇》開始,他成為職業漫畫家,迄今已邁入第10個年頭。他筆下的人物,已成為台灣漫畫角色IP化最成功的案例,在《CCC創作集7》以二次元代言人為主題的專題報導中,列舉林默娘的IP項目高達13項之多。

在當今的台灣漫畫家行列中,韋宗成不僅成名得早,更一直保持著創作與銷售能量。本篇專訪中,Openbook邀請韋宗成分享10年的創作歷程,並且探究其作品的精彩處,以及他如何煉出獨到風格。

▇變態魔術師,一秒污染你的認知

如果你對韋宗成一無所知,建議先上影音頻道搜尋他的名字。他拍攝過的宣傳影片,無論是裸體跳舞或是扮女裝皆毫無尷尬神色,恥力之高讓人驚嘆。

然而,韋宗成恐怕是筆者遇過情緒最無波動的受訪者。眼前的他語調平穩,宛如入定高僧,「畫搞笑漫畫的都很正常。」他說。

「我的漫畫人物從不露點,但你看完會想:『這作者在想什麼?!』,那我就贏了。」

他完全說中了。看他的作品,心中總忍不住震懾:「我到底看了三小?」例如將月老的紅線轉化為SM繩縛、蘿莉控孫紋意圖顛覆時下的達乳(韃虜)審美觀……。無視道德標準,將各種惡搞元素拼接得出神入化且完全符合邏輯,讓他享有「變態魔術師」美名。

變態不是一天造成的。高中就讀男生班,同學接龍惡搞漫畫,葷素不忌,韋宗成畫過全班55男插成串燒;老師曾沒收他畫的糟糕小叮噹,珠璣點評:「畫得很好,但是很變態。」

此後,畫風抵定。若「變態」是一種風格,細究門派,韋宗成自言隸屬「精神污染」。何謂精神污染?譬如「把成人漫畫角色全部換成韓國瑜。」得道高人,一語道破核心奧義。

接著,他又講了個故事:「我朋友看到一本H漫,畫的是一隻三頭龍在舔哥吉拉,他說『這什麼東西啊!』,我告訴他:『這個世界,你想得太淺了』。」

_dsc9267_suo_.jpg


chen_jia_ju_.jpg

在《AV端指》中,韋宗成將制服女優的臉換成電影《警察故事》中成龍所扮演的陳家駒(未來數位提供)

既然韋宗成如此「有病」,那他必然很明白什麼是「正常」。看搞笑漫畫最怕不好笑,偏偏多數漫畫用力過猛,徒留尷尬。但韋宗成會先鋪設一個完全合理的情境,包抄讀者的思緒與想像,讓人放下戒心,再突然丟入一個弔詭的新元素,一舉撓進思緒的間隙。

那個間隙,就是引人發笑的破口,一格畫面便能迅速污染人的認知,感嘆再也回不去了!

▇政治諷刺漫畫,不過是喜劇包裝的權力爭奪悲劇

從《馬皇降臨》到《霸海皇英》,政治諷刺漫畫無疑是韋宗成最醒目的風格之一。如何在關鍵處置入笑點,仰賴縝密推敲與精準判斷。同樣嚴謹的態度,韋宗成也表現在政治諷刺漫畫上。

近年台灣的政治漫畫輩出,多數不免流於批判或立場鮮明,但韋宗成的作品中很難嗅出他的私人情緒。「要保持觀察的態度,檢視兩方論述有沒有衝突的地方,我會讓兩邊論點同時出現。如果作品中只出現一方論點,立場就太極端。」

不為表明立場,不為批判,那麼韋宗成作品的核心究竟是什麼?

「漫畫的核心是回歸娛樂,諷刺或變態是極度的誇張化,而那些政治人物只是讓娛樂性更強。如果5年或10年後再來看,即使把那個人物拿掉,諷刺性仍舊存在,仍有可看性,那才算成功。」

繪製《AV端指》時,未屆而立的韋宗成,在談論AV產業的短篇中,穿插了四格漫畫〈大師指教〉。看似是「大師」與「漫畫家」兩個角色相互吐槽,深入觀察可以發現,韋宗成是藉著色情產業及其污名,討論並反覆辯證漫畫產業的本質、困境和去向。


i-064.jpg

在《AV端指》中,透過四格漫畫與色情產業的交織,反思漫畫的現況。(未來數位提供)


av_4.jpg

在《AV端指》中,借用國片輔導金審核現場的荒謬,以比喻漫畫業所遭遇的問題(未來數位提供)


av_3.jpg

《AV端指》中將AV產業與生命的意義並置(未來數位提供)

說到底,韋宗成堅守的,是他對漫畫認識的最純粹起點:令人發笑,讓人感到幸福。

曾有評論者認為韋宗成的漫畫裡,政治人物只是提神劑,不斷進行作者設計的蠢事。對此,韋宗成提出看法:「我只是把政治人物配在適合的位置,演出自己的角色,一起演出這部由喜劇包裝的權力爭奪悲劇。」


huang_ying_1.jpg

《霸海皇英》中的馬皇、怪手王與郝瀧冰,諷刺了苗栗大埔事件與貓空纜車停駛(未來數位提供)

▇處處留心皆笑點,人情舉措都有梗

《冥戰錄》以外的短篇梗漫,韋宗成自陳是「玩」。為何每每總能玩出新意又不流於老梗?關鍵在於,他能夠嫻熟結合意想不到的框架。

《馬皇降臨》與《霸海皇英》以港漫式的武打風格包裝政壇鬥爭(大量經典港片老梗又在此回春一次);《跳躍吧!大同萌會》將民國史與達人秀結合;《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則是描寫轉學生蔣忠正抵禦各路人馬,一統民國中學的故事。

關於歷史與漫畫的結合,韋宗成說:「對兩邊框架都有一定的熟悉度才能進行結合,還要懂得取捨。例如《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我太想把那段歷史交代完整,取捨有點失衡,反而該玩的地方沒有玩到。」確實,《委員長》將歷史人物轉化為各種變態或性癖好者,搞笑技術令人炫目不已,但因為角色太多,有時讀者會需要對照人物表。

韋宗成也仔細評估自己作品各面向的效果和成敗。他發現歷史框架不只要「取」,更要懂得「捨」。減法的極致,便是在單一人物出場的瞬間,藉形象細節完成針貶與諷刺。


da_tong_meng_hui_2.jpg

《跳躍吧!大同萌會》改編中華民國國歌為「三萌主義,吾等所宗,以建萌國,以進後宮,咨爾紳士,為萌前鋒,夙夜匪懈,唯蘿是從,士勤士勇,必性必中,一心一德,貫徹始終」(未來數位提供)


huang_ying_2.jpg

在單一人物出場的瞬間,其形象細節已完成針貶與諷刺,如《霸海皇英》中習近平更名為「習禁評」,而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頸上拴著項圈,與拿傘的孩子一起被拷住,諷刺雨傘革命(未來數位提供)

韋宗成講得輕鬆寫意,然而這可說是他作品中最迷人的心法。如何養成?或可從他的興趣及習性嗅見端倪。

他書櫃上最多的不是漫畫,而是歷史書籍,尤其喜歡錯綜複雜的民國史。既已看透亂世,抬眼面對現世,格外有種超然眼光。

閱讀或可訓練敘述故事的邏輯性,但框架內所需的要素,則必須從生活中擷取。

正式成為商業漫畫家以前,韋宗成曾當過作業員、在工地工作。「很多工人超愛喝維士比,連流汗都是阿比的味道。工廠作業員很愛聽推銷保健藥物的台語廣播,那時候就想,『喔!原來阿伯覺得這種梗好笑。』」

對於漫畫的細節,他也務求符合台灣生活的日常,訪談中,他不只一次強調畫面精準的重要性。譬如讓一位流氓站在公寓騎樓,應該是怎樣的站姿;又或者角色買便當回來之後,發現「排骨」越來越小塊。這些令人發笑的瑣事,正是來自日常生活的觀察。

_dsc9231-001suo_.jpg

處處留心皆笑點,人情舉措都有梗,韋宗成能從漫天日常塵埃中拈出金來。他的魔性在於,只消丟出一個再尋常不過的畫面,你立刻能想起生活中的某一幕,笑出聲來,明明過去你從不覺得那好笑。

有朋友形容韋宗成:「類似美國B級片的極度剝削主義,每個梗都用得鞠躬盡瘁。」

觀察愈細,框架內的要素愈豐富,情境塑造愈成功,描畫角色個性的筆墨愈精簡。加上閱讀帶來的邏輯訓練,讓數個看似毫不相干的框架高度結合,互相映射,不錯放任何一個梗。原來若未夠班,還真剝削不來。

geng_man_.jpg

用漫畫,凝聚台灣的三魂七魄

除了數本梗漫,韋宗成大部分心力都給了《冥戰錄》,自2010年起至今已來到第10集。這一步,可以說領先了近期文創界妖怪IP熱不少年。《冥戰錄》以少年冒險故事作基底,林默娘為主角,加入道教元素、信仰文化及地方傳說,如今已開展成涵納人、神、鬼、妖界的龐大架構。

「台灣這地方,陽間跟陰間的樣子應該差不多。」韋宗成說。


tian_fei_xian_shi_2_0.jpg

取自《冥戰錄》(未來數位提供)

_dsc9333-003suo_.jpg

隱隱約約,可見他建構這個故事的眼光。《冥戰錄》從元素到場景,無一不強烈呈現台灣的在地文化:三峽、西門、大豹溪;收妖道士與警察形象結合,地方神明則類似於角頭。

當故事開展,虎姑婆竟與虎爺有親戚關係、林投姐與紅衣小女孩是舊識……令人驚訝發現,韋宗成巧妙打破物種藩籬,以獨特的秩序與分類重塑了人、神、鬼、妖的關係系統。祂們不再只存在於讀物或某處限定的傳說中,而是這世界人際紐帶的一分子。

神鬼妖不再只是為故事擦脂抹粉的民俗色彩,韋宗成實則將散落各處的鬼神、妖物及地方傳說,細密地與土地縫補起來。這可能是他最華麗的一場魔術:整合了地方的文化認同,凝聚台灣的三魂七魄。hu_ye_yu_hu_gu_po_.jpg


hong_yi_xiao_nu_hai_yu_lin_tou_jie_.jpg

將紅衣小女孩和林投姐放入漫畫的世界觀中。取自《冥戰錄》(未來數位提供)

▇從諷刺大師到變態老爸

如今《冥戰錄》持續進行,韋宗成受壹周刊之邀,為明年總統大選連載【2020台灣爭霸】。正式成為商業漫畫家已滿10年,人生最大的變化應是結婚生子。當了父親的韋宗成,將夫妻育兒日常繪成漫畫,預計今年暑假集結成冊出版。最易溫馨賣萌的題材,竟也妙筆生花成惡搞笑點。

育兒漫畫中,韋宗成毫不避諱將自己塑造成個「變態爸爸」,不但愛唱亂編歪歌哄女兒,還會在幫女兒洗澡前露出淫猥表情,不時引來網友玩笑留言要通報社會局。虎父無犬子,女兒年紀小小,也承繼了一身吐槽功力,構成一幅顛覆刻板印象的天倫之樂圖。


3vura8lm05i28zxhh0ybq5-horz.jpg

取自韋宗成噗浪

雖然已被太太警告「不要在女兒面前亂講話」,但韋宗成無動於衷,還打算要準備各門派成人漫畫,讓即將出生的兒子抓周。「我跟老婆說,我比較不想幫兒子洗澡耶。」他頓了一下,又說,「不過男生可以教的東西比較多。」這個讓人摸不透的漫畫家,此刻又完全是一個單純的老爸。只是,變態了點。

▇我只是個畫漫畫的

談到為何讓自己的角色「宗成」亂入漫畫?他的回答很魔幻:「因為場景在三峽(他的老家),所以我也應該在裡面。」

如今,林默娘可能是曝光度最高的台灣漫畫人物,韋宗成仍維持一貫平靜說:「我只是個畫漫畫的,沒想過會出現這麼多周邊商品,覺得很不錯,就這樣。因為我還是要畫漫畫。」

_dsc9433-005suo_.jpg

採訪韋宗成,總讓我聯想到周星馳。據傳身為喜劇天王的星爺私下相當嚴肅、寡言,對於電影裡的笑點要求極高。

旁人看韋宗成信手拈來皆是梗,豈知他作息規律得如公務員。小孩出生前,每日至少花8小時以上作畫,還有慢跑習慣,隨身攜帶的本子滿滿都是筆記及修改註記(雖然他說,就算寫下來還是會忘記)。

聊到本人與螢幕形象的落差時,他說:「我沒那麼high,平穩就好,才能畫得久。」

原來變態魔術師的得道之路,如此簡單又如此艱難:坐懷不亂,不忮不求。_dsc9450-006suo_.jpg


【延伸閱讀】餐桌對話》漫畫江湖,看人品,不看沉浮:韋宗成和韓京岳的家常菜

zhu_tu_1_5.jpg


▇韋宗成作品

3-tile_0.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