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有人追劇,有人追ZINE:黃大旺ZINE入膏肓治驗記

圖為公館漫畫私倉Mangasick,攝影:陳宥任

這幾年,台灣的漫畫創作與自主發行刊物越來越興盛(同人誌印製品質在二十多年間突飛猛進,小誌〔zine〕的部分還是維持少量的影印製本),從一年間大大小小的同人誌展售會與週末的臨時性市集即可看出一些皮毛。近年來文化部也正式將漫畫當成文化產業建設的一環,正式成立漫畫基地。

不論是漫畫創作,還是自主遊戲、自製模型、角色扮演的服裝與造型設計、軍武等專題、廢墟研究,甚至是以動畫、遊戲、輕小說角色圖樣裝飾車身的「痛車」,台灣的愛好者都能呈現出讓外國人,甚至日本、美國本家刮目相看的水準。

至少在以漫畫與插畫為主的同人誌展售會,就可以分出:單一作品專場([email protected]、偶像學員、東方,以及「霹靂」「天宇」「金光」等電視布袋戲)、影劇(超級英雄、電視影集、韓劇日劇)專場、遊戲專場、獸控(例如狼化或熊化)專場、耽美專場、偶像(傑尼斯、AKB家族、韓團等)專場、非圖像(非漫畫,包括專題研究或評論)專場。

而近年週末手作市集與同人誌展售會之間的區隔也日漸模糊——主要在近年來社群網路視覺美學,以及與各種視聽覺迷因,對許多圖文創作者帶來的啟發。過去被認為只有「御宅」乃至「腐女」才想湊熱鬧,場內充滿汗臭,場外擠滿一堆角色扮演與攝影發燒友的同人誌展售會,曾幾何時也跟所謂「潮」扯上關係了。

本文列舉的一些作者,可能在某個圈子炙手可熱,到了圈外乏人問津,卻也有些是在海外出過攤、辦過展。2018年10月在松菸文創園區舉辦的「草率季」,規模上的大幅擴展,甚至具有一種「文青就是要搞zine,不然還能幹嘛?」的宣示作用。其中一些自主發行的刊物,在內容的衝擊度上,甚至不輸給同人誌展上畫工精良的作品。

不管是以漫畫為主,還是插畫、攝影與拼貼居多的文字zine,首先一定要提到的,就是羅宜凡充滿龐克速度感的漫畫。由他自己編輯的《精裝少年壞報》,一開始是由樂團成員的塗鴉與他自己畫的「無聊鎮」系列組成,早期還包括獨立音樂創作者洪申豪的插畫。2015年起,至今已推出7期壞報與一期特刊。

羅宜凡從小就愛畫畫,小學時代還自己繪製單行本。這些單行本不但手稿妥善保管至今,他長大後也依然保持畫漫畫的良好習慣,並在作品裡置入大量90年代流行文化的元素。目前台灣沒有人畫得出如此充滿「速度感」與「超展開」的作品,連日本鬼才漫畫家古屋兔丸在台北停留期間,看到羅宜凡的漫畫都不禁稱讚「有病!」

jing_shao_huai_yi_zu_1-horz_0.jpg

 除了他的「無聊鎮」大河史詩以外,堪稱外傳性質的小誌《精少壞一族》(至2018年為止已發行兩集)的拼貼更堪稱一絕。90年代的明星如成龍、郭富城、徐乃麟與林志穎的照片,都在其他圖片與情境的映襯下,被「賦予新的生命」。雖然不黃不黑,「精神破壞力」卻不輸臉書、IG上年輕人瘋傳的各種迷因圖文,使得看過精少壞迷因的讀者,看到成龍或乃哥就只會想到精少壞一族。

如果羅宜凡的畫風帶來的衝擊反映在速度上,張登豪的漫畫單行本《Cock Guy Says Kill You公雞傢伙:殺了你!》則反映在力道上:這本刻意做成活頁素描本規格的漫畫,內頁幾乎只以鉛筆畫成。在張登豪這部作品出現之前,台灣也只有1990年代中期的「直覺樂隊」主唱(還是誰?)繪製的短篇漫畫能達到這種毀天滅地的「哈扣」感。


zhang_deng_hao_gong_ji_jia_huo_shuo_sha_liao_ni_mangasickguan_wang_.jpg

張登豪《公雞傢伙說:殺了你!》(取自:MANGASICK官網

直覺樂隊的短篇大意是他們在「地下社會」演出,因為音樂殺氣太重,化為一頭飛天怪獸,不僅把場內觀眾都殺死,還飛到總統府咬掉總統的頭,最後台北毀於核彈(這部分歡迎至今還保留那篇漫畫的朋友,或是當事人出來指正)。阿豪的漫畫裡,主角硬不起來的陰莖、怪異的日文片假名狀聲字、小動物的屍體、街頭堆滿的垃圾、死氣沉沉的都市……都讓其他本土漫畫創作中的暴力表現顯得含蓄。這裡所說的含蓄並不是指描繪功力上,比較著重於「他為什麼會想這麼畫」。不過畫出媲美歐美電子噪音音樂視覺風格的阿豪,只會用靦腆的笑容取代回答。

fei_fei_zi_nochong_qi_da_mou_xian_.jpg至今看過的本土18禁漫畫裡,《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是表現最大膽的作品,但作品中的殘忍與感傷成分,已讓裸露顯得微不足道。作者廢廢子以類似第一人稱的角度,說了一則情慾告白的故事,不僅是姿色較為劣勢的女孩約炮的失敗經驗,還畫出了完整不加遮掩的兩性生殖器(相對於台灣男性向18禁同人誌還要自主規制)。拿掉「情慾自主」乃至「開放性關係」的環節,角色在故事中遇到的生活,可能跟另一個人氣插畫家徐子凡得到廣大大學生與文青共鳴的廢男女相去不遠(徐子凡對情侶的描繪總是令人看得牙癢癢,不得不佩服他的觀察力),不過廢廢子「充氣」的情節表現出的憧憬與懺悔,已經達到了一種文學的層次。

據說這部作品在同人誌展售會上廣受女性讀者愛戴,連帶也提升寄賣點的銷售業績。男性讀者如能耐心閱讀,也可從中對照自己是否也因為精蟲衝腦,卻成了剝削體系下的加害者。儘管廢廢子的表現最大膽,我們還是無法稱之為「色情漫畫」,因為以漫畫這種載體而言,她的格局更大,甚至大過「情色文學」。

另一方面,成軍於1990年代中期的台灣首支純女子龐克團「瓢蟲」主唱,也是台灣第一代搖滾暴女「妹妹」滿小芬,從閱讀日本BL漫畫得到啟發,近年來以「神經病阿姨」為筆名繪製許多不為人知的地下音樂歷史,例如樂團的美國巡迴日記、台北地下音樂都市傳說級據點地下社會,還有「腦內補完」2014年陳為廷與林飛帆進占立法院一攻一受的場面。她將「Jojo冒險野郎」替身使者性別轉換,繪製成短篇漫畫《JuJu的奇妙冒險》,介紹月亮杯用法,不只展現女性的情慾探索,也談到生理期的痛苦,畫風飽滿,更多了幾分歲月的歷練與搖滾人面對生活的現實感。


juju.jpg

神經病阿姨的作品《JUJU的奇妙冒險》,本書為18禁,原作可是沒有馬賽克喔(神經病阿姨提供)

以插畫而言,縱使開拓動漫祭上固定會出展的幾個職業插畫家都日漸拓展出國際知名度,筆者推崇的本土插畫家卻都是女生。我將前幾年曾經合作過《柔:多話劇2014》劇場公演傳單與《黑狼不在家那卡西》專輯平面設計的插畫家周依稱為「爆炸系插畫女孩」。她過去設計的T恤或自主發行的畫集,都充滿了神出鬼沒卻不失清楚主題的風格,而後來陸續推出的畫集,更達到一種言簡意賅、拳拳到肉的層次。

hei_lang_bu_zai_jia_na_qia_xi_.jpg

傳統繪畫底子深厚的Joyce黃靖芝繪製的各種插畫,有結構自然的女體與既有圖像的拼貼,也表現出作者「凝視」的深度。近期她又以自畫像結合如男性向18禁漫畫般誇大的女體與色情漫畫拼貼,形成一種官能與內省兼具的私語小劇場。


huang_jing_zhi_shui_mian_tong_xin_lian_shu_guan_wang_.jpg

黃靖芝 通信睡眠個展主視覺

曾經在幾支學生製片與獨立樂團音樂影帶中露面的鄧詠涵,是產量極為驚人的插畫家。打開她那些堪稱妄想化的本子,感受到的是一個高腦壓少女電流亂竄的壞壞世界,這個世界裡的一切不是隨時都會爆炸,就是組織已經散落一地。有人把她的畫風與日本的動態視覺設計工作室「AC部」相比較,如果說AC部是大智若愚,鄧詠涵則因為未受企業主委託,在創作上更加肆無忌憚,不斷創作壞掉的少女插畫……

不能遺漏的插畫家還包括擅長蘿莉塔畫風,人物總是帶著憂鬱眼神的Zihling;與樂團「落日飛車」具有高度相通的羅曼蒂克世界觀,並充滿粉紅、粉紫、水藍色調與淚眼汪汪的低級失誤,走獨特暗黑優雅氣質路線的刺青師群(qún);以及同樣以刺青為主業,可以畫可愛圖案也可以畫色色圖的徐逼波。

還有平面設計師兼龐克團主唱許珮畫的貓奴漫畫;以及曾經到法國安古蘭駐村,以低明度幽默見長的「兩性漫畫家」Pam Pam Liu,他們只要發表新書消息,都讓人充滿期待。其他還有很多優秀但冷門的插畫作者,通常不是在CWT或Comic Nova驚鴻一瞥,就是在樂團人也會出沒的市集上遇到。

數位美工、線上出版與社群網站的發達,不僅使得出書門檻降低,也讓許多圖文作家興起,乃至更多勇氣十足的素人不吝推出自己的新刊。在所謂圖文作家與迷因粉絲頁多如過江之鯽的當下,每本小誌呈現出來的都是作者最直接的感情。所以我樂於追zine,就像有些人樂於追劇。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