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伴讀 周耀輝》周耀輝想送《一九八四》給年輕時的自己

***

周耀輝所形容的年輕周耀輝,隱約質疑身邊一切,諸般不安。他說:「我會叫年輕的自己多讀傅柯(Michel Foucault)的書,以前的我很努力想要成為一個滿足父母和社會期待的正常人,對於自己的各種不足總會心存內疚和掙扎。如果早一點接觸到傅柯,明白他對於社會權力的分析,我會早一點開竅。」

「不過傅柯太難了,十多歲的孩子或許看不明白。」適逢達明一派的周年演唱會「達明卅一派對」,演唱會的舞台設計,意念便源自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既借喻了香港眼下霧霾深鎖的政局,也教周耀輝感觸良多。「最近達明一派 Tat Ming Pair讓更多人提及《一九八四》這本書,或者會是對於年輕的自己一本較易理解的書。」

雖為文學經典,現實中的周耀輝卻是出來社會工作之後才真正讀到此書。他打趣說:「因為以前Syllabus沒有這本書嘛,哈哈。我本身就是讀英國文學的,但讀書年代並沒有接觸過這本書,要到長大之後才開始讀《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這些作品。會不會都是政治因素?我都很想知道。 」

在閱讀和創作之中,周耀輝都在尋覓,那鬱困多年的心結,就是冀望找到方法讓自己成為一個美麗的人。然而,《一九八四》卻告訴讀者,世界上所有美麗的,可能都是謊言。

那彷彿是狠狠一記耳光。「我想,年輕的周耀輝會因為這個故事而明白,真理何物,不過是在權力遊戲的角逐中所產生,很虛妄的一件事。如果那時候已懂得反思這些問題,或許年輕的我就不會追隨那些真理而生活──」說著,周耀輝歎道:「包括總是想做一個正常人,一個人家眼中的好人。」

文字:紅眼
攝影:零零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