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佩黑小姐的紙上記者會:大家來聊《熊熊畢勇的療癒套書》

《熊熊畢勇的大世界》內頁;本文圖片皆由步步出版提供

去(2018)年春天推出中文版的《熊熊畢勇的六個故事》裡,台灣讀者初次認識了熊熊畢勇,讀到他和動物朋友們在森林裡日常生活可愛溫馨的故事。今年年初,我們又見到畢勇了。春天來臨,經過長長的冬眠醒來之後,畢勇和森林裡的朋友們經歷了一段新的生活體驗。

畢勇的故事不誇張,不搞笑,線條簡單卻耐讀耐看,有人讀了感覺清新平和,有人覺得像冷天裡吹來一股暖流。一群喜愛畢勇的「畢粉」決定遠端連線,向住在法國里昂的作者戴芬妮.佩黑(Delphine Perret)提出各式問題。

從這場佩黑小姐的聯合記者會,讀者們可以認識這位充滿童趣的法國作家,更了解熊熊畢勇和他的動物朋友們,並且在畢勇的故事裡找到更多呼吸空間,讓繁忙生活有一點點喘息的餘裕。

文章整理:Dot

記者名單:

  • 水腦(插畫家/童書美編)
  • 吳東龍(設計師/東京文化觀察家)
  • 陳太乙(本書翻譯)
  • 高郁茗(光磊版權人員/最早推薦本書的人)
  • 步步編輯部(出版者)

提問開始:遞麥克風~~

▉水腦(插畫家/童書美編)

Q:請問佩黑小姐一天的作息都是怎樣的?是跟畢勇和朋友們一樣有點慵懶閒適的?還是其實佩黑小姐是忙碌的3C控,卻寫畫出了我們最想過的日子~~

A:我的好奇心很重,所以從事的活動很多樣:為了各種計畫、參展,或是為了舉辦兒童工作坊,或與合作中的編輯們會面,我經常出門。所以,我花很多時間坐火車。搭火車的路程,是我什麼都不做的時刻,是放空的時刻。我生活在介於狂躁與寧靜之間的平衡。我也在自己的畫室裡工作。我試著不在電腦上花太多時間,對我來說,在紙上作畫,具體做出點什麼,是很重要的事。

我住在城裡,日子過得很忙碌,但鄉村在我的生活裡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會固定去我爺爺家住上一段時間,他的屋子就在大自然中。夏天的時候,我長期待在那裡,非常喜歡那緩慢的時光,白天拉得很長,城市裡的急躁喧囂嘎然而止。我會凝視風景很久很久。我喜歡生活在這種種不同的時間裡。


p1_1.jpg

《熊熊畢勇的六個故事》內頁

Q:為什麼只用黑線條畫了畢勇和朋友們呢?一開始有想過要把他們畫成彩色的嗎?

A:沒有,我從來沒想過要為他們上色。我一開始就決定使用有色紙來打底,所以,對我來說,不該再加上任何色彩。我喜歡線條本身的直接效果。

▉吳東龍(設計師/東京文化觀察家)

Q:有沒有喜歡的作家或插畫家可以介紹給大家?以及,為什麼?

A:我喜歡的作者和插畫家很多,各種類型都有。有些書是我從小就喜歡的,我總試著記住當初喜歡它們的理由:活潑有力的筆觸,溫暖的插圖。比方說,我想到昆丁.布雷克(Quentin Blake)。


lp189_038_0.jpg

昆丁.布雷克為《The King of the Golden River》繪製的插畫(取自官網

到了今天,我欣賞的是那些採取強烈藝術手法的插畫家:他們不斷研究,在顧及讀者喜好的同時,又能做出大膽的選擇。保羅.寇克斯(Paul Cox)、凱蒂.克羅瑟(Kitty Crowther)、喬申.庚納(Jochen Gerner)、貝諾.雅克(Benoît Jacques)、柯薇塔.巴可維斯基(Kveta Packovska)……

另外我也會在網路上逛到很多好圖,既能挑戰我們的美感又依然有跡可循,令我深深著迷。我一直很喜歡極簡線條的聰明表現。

Q:對你來說,熊這個角色是不是有一些既定的性格和印象?

A:是的,當然!正因如此,我喜歡用動物來當角色,我們對他們的性格特色有所期待。然而真正的熊讓我目瞪口呆,那是一種可以變得非常可怕的動物。不過,在人們的心目中,被當成故事人物的熊總有點慵懶,呈現一種我覺得很有趣的緩慢感。

Q:如果許願可以實現的話,你希望冬眠過後一醒來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子?

A:要我許個願望嗎?世界和平!

陳太乙(本書譯者)

Q:最近臉書上有一波大熊熊熱潮(Les nounours des gobelins),大熊布娃娃出現在巴黎各個角落,不禁讓我聯想畢勇進城去游泳池的故事。佩黑小姐對這個活動有什麼想法呢?

A:我覺得想像闖入現實是可喜的事,那等於是邀請人們以另一種視角看世界。(巴黎可愛的熊熊熱潮,請按這個連結:Les nounours des gobelins


fb.jpg

FB上的大熊熊熱潮(擷自FB)

Q:從畢勇( Björn) 這個名字,到兩套書的黃藍雙色印刷都十分特別。想請問這樣的設計背後是否有特殊用意?

A:其實並沒有特別的意思。我選擇這個名字是因為它聽起來似乎很有分量,有主題,而且給人寧靜的感覺。後來我才發現這個字是瑞典文裡的「熊」!關於這套書的顏色,選擇這兩個色調是因為我覺得它們看起來舒服,溫暖,而且不會太中規中矩。從好幾年前開始,我一直想用有色的紙為背景底層來創作一本書。

▉高郁茗(光磊版權人員/最早推薦本書的人)

Q:在《熊熊畢勇的大世界》這本書裡,我最喜歡的故事就是野餐。你說:「野餐是要走出家門,但在這裡,森林之中,到處都是他們的家。」在畢勇的故事中,重複著動物們著迷於人類的東西或活動。看到這群小動物在小木屋裡野餐,在小木屋裡觀察自己住的家(森林)這個橋段非常打動我。想請問您在這個故事中,曾經有什麼經驗或事情帶來這個故事的靈感?

A:在呈現動物們的佈局時,我覺得很有趣的是,牠們讓我有機會用另一種眼光去看我們的世界。牠們的行為跟人類不同,但會試著去弄懂人類的邏輯。在這場野餐中,牠們覺得有異國情調的部分,是去「別的地方」,也就是說,「不在自己家裡」。所以,牠們的看東西的角度跟小孩很像:每樣東西(燭台、長椅、窗戶)都能被重新發掘。我們大人的眼睛太習慣這些東西,有時會忘記要更新視野。


p2_1.jpg

《熊熊畢勇的大世界》內頁

Q:請問會有畢勇和他的動物朋友第三集嗎?會有更多角色像烏龜,來加入畢勇的冒險故事嗎?

A:我想不會了。總之,就算有也不是馬上出。因為我還有很多其他計畫,而且重點是,如果沒有新鮮事可以敘述,我就不想再畫畢勇的故事了,除非我覺得有那個必要,不得不做,或出現了什麼事值得讓畢勇去好好體會一番。我不喜歡重複做同一件事。所以我會耐心等待,不刻意去想,也許某一天,畢勇又有什麼故事想說。

▉步步編輯部(出版者)

pei_hei_.jpgQ:請問熊熊畢勇是以你自己的性格為原型嗎?

A:哈哈!不是,他比較像是我想要擁有的那種朋友。不過我們之間確實有一些共同點。我會對世界上的事物提問(而這本書讓我可以透過畢勇來問問題)。跟他一樣,我深受大自然觸動,也喜歡觀察事物和人。我需要踩在青草地上的感覺。而當我去鄉村的時候,最療癒的事,莫過於背貼泥土,面朝藍天,伸展身體躺在地上。

我是一個做事積極的人,但什麼事也不做的寧靜時光在我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那是我身心和諧的一部分。

Q:你的生活中是否也有對應到故事中動物的角色呢?

A:其實並沒有。每一位次要角色的個性,都是隨著故事進行慢慢發展出來的。我後來發現,隨著故事的進展,他們好像自行決定了每隻動物的個性。誰來當智慧發言人?有點偷懶什麼都不做的是誰?總是興奮激動的又是誰?幾乎都是他們自己選出來的。

shu_feng__35.jpg 熊熊畢勇的六個故事
Björn, six histoires d’ours
作者:戴芬妮.佩黑(Delphine Perret)
譯者:陳太乙
出版社:步步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xiong_xiong_bi_yong_de_da_shi_jie_feng_mian_1.jpg 熊熊畢勇的大世界
Björn et le Vaste Monde
作者:戴芬妮.佩黑(Delphine Perret)
譯者:陳太乙
出版社:步步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戴芬妮.佩黑(Delphine Perret)
畢業於斯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院(ESAD Strasbourg)。她做書、畫圖和寫字,也做一些其他的事。她喜物體和圖像,她會認真聆聽一些生活中的小雜音,她騎著她的腳踏車穿梭街道,也喜歡刮除浴室牆壁上的舊油漆,這些都是她的日常生活。她也喜歡和別人一起工作。在她的作品中,可以感覺到一種純真,一些細膩和童趣。作者的網站:www.chezdelphine.net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