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在故事裡植入魔法種子:專訪怪獸古飛樂之父薛弗勒

插畫家阿克賽爾.薛弗勒(圖像素材皆取自官網

火紅的橘色眼睛、鐵球般的膝蓋、生鏽般黑呼呼的舌頭以及尖尖的爪子,想吃老鼠卻被老鼠唬得一愣一愣。這隻單純可愛的咖啡色毛茸茸怪獸叫做古飛樂(Grufflalo),從1999年誕生以來,就紅遍世界,受到全球大小讀者的喜愛。從作者茱莉亞.唐娜森(Julia Donaldson)的文字中,創造出這樣深植人心角色的插畫家,是阿克賽爾.薛弗勒(Axel Scheffler),他在今年台北國際書展期間來台訪問,並接受Openbook的專訪。

▉創造風靡全球的古飛樂

誕生於德國漢堡,在英國讀書進而定居的薛弗勒,作品受歡迎的程度令人稱羨。光是古飛樂一書就在全球售出超過1000萬冊,除了發行周邊商品與各類相關書籍,也改編成舞台劇與動畫,甚至舉辦了實境展,讓讀者親自走進唐娜森與薛弗勒聯手創造出的世界。

儘管作品受到全球讀者喜愛,薛弗勒本人相當謙虛低調。見面訪談時已過中午,他穿著素樸的深藍色毛衣,正與法蘭克福書展國外事業部經理貝克(Bärbel Becker)躲在德國館的小工作間裡,一面吃著簡單的午餐餐盒,一面熱烈交談。 他對採訪的每一項問題都仔細地思考,言簡意賅地回答,深思的神情中流露出些許淘氣感。


m38a0721.jpg

薛弗勒

金牌創作拍檔合作無間

翻開薛弗勒的素描本,可以看到他為每個角色設計、模擬好幾種版本。例如在他和唐娜森合作的第一本書《A Squash and a Squeeze》裡,因為房子太小而苦惱的老太太模樣,草稿與最終呈現在讀者面前的定版大不相同。

這部作品改編自東歐民間故事,薛弗勒一開始依循文字勾勒出一位滿臉皺紋、下巴與鼻子都很突出的小老太太。但編輯要求薛弗勒將老太太畫得胖一點、年輕一點,薛弗勒畫筆一揮,咻——碰!將主角改造成一般讀者更能接受的面貌。於是,頭上綁著圓圓的丸子頭,穿著點點棉布洋裝,身旁總是簇擁著一群農場動物的可愛老婆婆就此誕生。


a_squash_and_a_squeeze2-side_0.jpg

《A Squash and a Squeeze》書封及封底(取自Amazon

這本書開啟了薛弗勒與唐娜森無敵成功的合作,此後他們的每一部作品都得到旋風式的好評,他倆也成為英國童書史上最成功的創作拍檔。歌謠創作出身的唐娜森擅長以韻文寫作有趣又琅琅上口的故事,薛弗勒也發揮他幽默滿點、童趣又繽紛的想像。從古飛樂、龍阿蠻、結婚的稻草人,甚至超級英雄蟲蟲,兩人聯手創造出許許多多小讀者們喜歡得不得了的迷人角色。

這對金牌創作拍檔已合作多年,雙方在工作方式上卻採取完全不干擾的方式。點子源源不絕的唐娜森寫出一個接一個故事,編輯再將故事傳給薛弗勒,讓他進行角色構思。待薛弗勒將故事主角的樣貌與作品中某些重要的圖像設定完成,再與編輯進行討論。編輯如果沒有太大的異議,薛弗勒便開始著手繪圖。

▉馳騁想像設計角色

講起描繪角色的點點滴滴,這位敬業的插畫家當然有許多心得。他坦言角色的設定其實是他創作歷程中最不需要煩惱的部分,在閱讀故事後,故事角色的形貌通常很快就會浮現在他腦中。

談到最廣為人知,也是奠定他名聲的古飛樂,薛弗勒表示,起初他所想像的角色模樣與後來定案的版本有些差距。因為古飛樂的原文Gruffalo這個字讓人聯想到水牛(Buffalo),在薛弗勒的想像中,牠有著近似中古世紀怪獸的形象,頭上長著水牛般的短角,覆蓋著毛皮,長著獠牙,有點兒陰森恐怖。結果速寫簿上的初版古飛樂被否決了,編輯認為那樣的怪獸對小朋友來說太可怕了一點。經過幾番修正後,才出現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圓圓胖胖,甚至帶著幾分憨厚可愛的古飛樂。


gu_xiao_le_lai_liao_nei_ye_ye_mian_3.jpg

《古小樂來了》內頁(格林文化提供)

繪製超級英雄蟲蟲(Superworm)時,最艱難的挑戰便是主角外型的設定。一條蟲要如何成為英雄?牠沒有手臂、沒有腿,也沒有鼻子或耳朵,全部的表情都必須仰賴眼睛和嘴巴來呈現,實在頗為困難。一開始,薛弗勒還幫這位英雄蟲蟲設計了像超人一樣的披風,可是看起來實在太不對勁,便放棄了這樣的想法。


superworm-charac-dev-536x461-blur-q80-side.jpg

超級英雄蟲蟲初期草稿及最終決定版本(取自官網

至於畫龍阿蠻(Zog)這個角色,則是非常好玩的經驗。薛弗勒說,世界上從來沒有任何人看過龍,因此他可以發揮插畫家的想像,盡情創作。他將龍阿蠻的嘴巴畫得像鳥喙,且透過不同顏色、樣貌來繪製阿蠻的同伴。


long_a_man_shi_du_page_1.jpg

《龍阿蠻》內頁(格林文化提供)

比起人類角色,薛弗勒更喜歡畫動物,也因此他的書裡時常出現老鼠、兔子、松鼠等角色,就連《皮皮與波西》這個為幼兒設計的生活故事系列,主角都是一對兔子與老鼠好朋友。但即使是動物的設計,他也都用心思量,譬如考慮是否要讓故事角色穿上衣服。

以古飛樂的故事來說,薛弗勒原先想讓故事裡登場的動物們都穿上衣服,不過「幸好茱莉亞(作者)否決了這樣的想法,她認為這本書裡的角色不該穿衣服。坦白說,我鬆了一口氣,畢竟老鼠穿衣服還沒有什麼問題,可是該讓蛇穿什麼樣的衣服就很傷腦筋了呀。」

▉創作角色陪伴女兒成長

薛弗勒在繪製《皮皮與波西》系列適合幼兒閱讀的溫馨故事時,設計了許多可愛的衣物和居家環境布置的細節,配圖也捕捉了四季流轉與不同的天候景致。我們看見皮皮不畏風雨,穿著雨衣雨鞋到波西家去玩;也看見兩個好朋友在聖誕季節熱烈地布置屋裡的聖誕裝飾,還到白靄靄的雪地去堆雪人,爭執到底要堆雪兔還是雪鼠。


01-tile.jpg

《皮皮與波西》系列

薛弗勒表示,進行這系列創作時,他的女兒正是學齡前的幼兒,恰巧與皮皮和波西相仿。他每晚都會唸故事給還不會認字的女兒聽,小女孩對各個角色發生的各種生活故事與心情,也充滿好奇。薛弗勒說,從女兒身上,他實地驗證了故事閱讀對孩子的重要,也看見隨著年齡增長,孩童會轉變閱讀喜好,對不同的故事題材產生興趣。

薛弗勒自己也喜愛閱讀,他很難想像沒有書本、音樂與圖畫的世界。身為專業插畫家,他覺得透過自己的眼光來觀察世界,然後在作品中呈現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是極其自然又美好的事。

插畫家的工作固然是將作者的文字具體化描繪出來,卻也像位熱切的播種人,在故事裡植入自己小小的魔法種子與作物,這也是為什麼薛弗勒的圖像能夠擄獲全世界讀者的心。不管是古小樂抱著他的樹棍娃娃,在黑夜裡出門去探險;或者是樹枝人(Stickman)歷經波折,一直被不同的動物或人類追趕、誤認,薛弗勒總能用他的巧思與慧黠的觀點,為每則故事添加美妙的色彩與更豐富的內涵。

▉堅持古典手工繪圖的大師

在台北國際書展演講結束後,大批熱情的讀者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待薛弗勒簽名。看著薛弗勒在每一本遞上前來的書上簽名畫畫,或者上網觀看他作畫過程的影片,會發現他是位堅持用古典手工繪圖技巧創造故事世界的插畫大師。

m38a1122.jpg

他謙稱自己沒有太高深的功夫,在許多故事裡只會使用比較固定的視角來表現作品內涵。然而我們在《女巫的掃帚》(The Room on the Broom)裡,看見灰黑天際美麗魔幻的雲朵畫面;又或者在《蝸牛與鯨魚》(The Snail and the Whale)中,看見身軀龐大的鯨魚載著小小的蝸牛,遊歷各種景色壯闊的地貌,都是他反覆琢磨素材後才動筆呈現在讀者面前的美景。

因為不喜歡數位影像偏冷調性的圖像,薛弗勒從未考慮放棄手繪的方式。面對任何題材,他幾乎都是先用鉛筆打出草稿,然後用沾水筆細細上色,一筆一筆畫出他心中美好的故事世界。

薛弗勒示範如何繪製《女巫的掃帚》裡的青蛙

目前為止已經出版一百多本書的薛弗勒表示,因為工作繁忙,即使他偶爾心頭會拂過想要嘗試不同風格的念頭,也忙到無法設想。不論身分、頭銜有什麼改變,他始終堅持自己對於職業插畫家生涯,以及看待世界的觀點。對他來說,日子就是在一本接一本的創作下向前推進。

薛弗勒的創作已獲得眾多獎項的肯定,他也以自己的繪本角色為英國郵政設計過郵票,幫英國圖書信託基金會為孩子舉辦的聖誕派對設計聖誕卡片。這位成就非凡的插畫家接下來還會為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而他的創作又將帶他走到哪裡呢?看著他不厭其煩地為我在書上一筆一筆畫下招牌的紅松鼠和小老鼠,我的心裡充滿了雀躍的期待。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