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讓討厭看書的孩子享受閱讀樂趣:專訪《怪傑佐羅力》作者原裕

《怪傑佐羅力》作者原裕繪製簽名畫贈予Openbook

「胸前有ZZ標誌、頭戴黑色眼罩,愛惡作劇的狐狸變身『怪傑佐羅力』,還有兩位小跟班『伊豬豬』、『魯豬豬』,三人展開冒險之旅。雖然初衷是惡作劇,但佐羅力心中惦記在天堂媽媽的溫柔教誨,惡作劇總之失敗,反而成為幫助人的仗義之舉……」

這是風靡日本小學生30年的系列繪本《怪傑佐羅力》,作者原裕在2019台北書展期間首度應邀來台,除了與小學生讀者見面,也接受Openbook專訪,分享創作心得,與對兒童閱讀的觀察。

身穿印滿佐羅力、伊豬豬與魯豬豬圖案的粉紅色襯衫,手提佐羅力頭像的A4綿布提袋,儼然一副佐羅力代言人的模樣。原裕面帶親切笑容,和同為畫家、氣質典雅的夫人聯袂出席,完全看不出已是小學生爺爺的年紀。一行人在咖啡店中甫一坐下,他即告訴隨行翻譯,「想點一種最奇怪的茶……可惜菜單看起來都挺正常,沒有奇怪的呀……」頗有一點佐羅力準備惡作劇的味道,令人會心一笑。

▉用繪畫對愛說教的大人進行小小的復仇

《怪傑佐羅力》系列繪本的魅力,讓許多原本不愛讀書的小學生們,一打開便愛不釋手,不只一口氣看完整本書,更成為忠實讀者,一本接著一本讀下去。請教原裕如何有這般神奇魔力,吸引小孩成為鐵粉?原裕說,他能夠同理小孩的喜好,讓書本變好玩!


all_005.jpg

怪傑佐羅力(ⓒYutaka Hara/POPLAR,親子天下提供)

原來,在原裕小時候,睡前媽媽會唸床邊故事,那時的他是喜愛閱讀的,但進了學校後,為了應付升學考試而被逼著背誦無聊的課本,讓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非常討厭看書,他因此深刻了解「喜歡」與「討厭」閱讀的兩種心情。

「討厭看書的時候,會覺得每個字看下去都好痛苦,更別說要讀完整個段落或一本書。」原裕說,在創作《佐羅力》時,他會特別設計劇情與編排版面,不讓孩子覺得無聊,反而要讓他們不由自主想知道「接下來呢?」並一直翻頁,直到一氣呵成看完整本超過100頁的書。他會在封面封底及主故事間,都安插需要動腦的小活動,例如迷語、迷宮、闖關遊戲等,讓小朋友覺得:「哇,讀書也可以這麼好玩!」原本排斥讀書的小朋友享受了閱讀的樂趣與成就感,就有機會轉變為愛書人。

原裕說,家長總是耳提面命叮嚀孩子要多讀書,遠離電玩電動3C產品等等。「但如果書的內容是沉悶僵硬的,孩子怎麼可能喜歡!?」因此,原裕創作《佐羅力》的目標,是讓討厭看書孩子也能享受閱讀的樂趣。

《佐羅力》這樣一個愛搗蛋的主角,在日本曾遭受一些保守媽媽的批評。原裕說,雖然佐羅力愛惡作劇,但他為了成為惡作劇之王、建造「佐羅力城」的夢想,勇於迎接挑戰,運用智慧解決困難,即使結局不是happy ending也能笑著重來。這種為了理想而戰、越挫越勇的精神,是孩子成長的路上,以至於進入成人世界中,一項很重要的能力,也是《佐羅力》最正向的力量。

故事雖然由惡作劇展開,但其中的偵探、尋寶或救人任務,搭配複雜的人物關係與發明工具的創意,讓《佐羅力》不只是簡單的搞笑漫畫,「我都很佩服能看得懂情節的孩子們了。」至於惡作劇,「就當成是對愛說教的大人一項小小的復仇,幫孩子出一口氣吧!」原裕說著,又露出略帶靦腆卻調皮的笑容。


nei_ye__0.jpg

《怪傑佐羅力》內頁(ⓒYutaka Hara/POPLAR,親子天下提供)

▉塞滿玩具和漫畫的屋子

經過30年不停耕耘,小學生讀者長成大學生,2014年日本《President Family》雜誌「兒童閱讀調查」排行榜中,《佐羅力》獲選為日本東大生在小學時期讀過最有趣的兒童書之一,並在男孩書中奪冠。讀者的親身經驗證明,即使讀《佐羅力》不保證考上東大,至少不會變壞。甚至有小讀者日後成為開業醫師,在候診間擺放《佐羅力》系列作品,孩子們在漫長的候診時間能靜心投入閱讀《佐羅力》,不再煩躁不安,總算獲得父母師長的一致認同。


he_bing_.jpg

《怪傑佐羅力》系列套書及原裕(親子天下提供)

能夠如此和孩子站在同一陣線,數十年如一日,抓住孩子的心,其中要訣在於,「我現在的日子,好像過得也和小學生差不多。」原裕抓抓頭髮,彷彿說來有點不好意思。端坐一旁的原裕夫人附和:「他根本就是個小學生!」

原裕說,有時出版社在書展後舉行慶功宴,招待一群作家,同行作家大多數喜歡去高級酒吧享用米其林等級的佳餚美食,他卻最愛去速食店吃漢堡。他也瘋迷小學生間流行的各種卡通或電玩,例如每天必抓寶可夢。也因此,簽書會時小讀者常驚訝地發現,原裕並不是高高在上的作者、有距離感的「大人」,而像是從漫畫裡走出來的人物一般,和他們是同一國的朋友。

原裕說自己和小學生的差別只在於,「我是一個很有錢、出手大方的小學生,每次到漫畫店或玩具店,可以買一整排漫畫,或者一整箱玩具。」他笑著補充,因為職業是兒童繪本作者,讓他可以藉了解讀者之名,行小學生生活之實,「如果不是做這行,一定會被認為是行徑怪異的大叔。」說完哈哈大笑。

原裕太太接著爆料,他們的舊家房子至今遲遲無法轉賣處理,就是因為「整間屋子塞滿了玩具和漫畫。」身為童書創作者,原裕的興趣嗜好完全和兒童一致,因此作品能從小孩的眼光出發,才能吸引小讀者。


yuan_yu_fu_qi_.jpg

同為童書作家的原裕(右)及原京子夫婦

▉畫的圖好到能被偷走

原裕分享,沉浸在小學生的時光中,是因為童年生活是人生最重要與美好的日子,和同伴到處玩樂、動腦發明東西的記憶一直都盤旋在腦海中,這的確是《佐羅力》的原型。他以前愛看怪獸電影,然後按著電影劇情,和朋友一起利用有限的零用錢,製作器具,嘗試「拍電影」。例如把拜拜用的香束插在黏土堆上,再自製發射器,來模擬電影中火山爆發煙霧瀰漫的效果,如同佐羅力般動腦筋創作發明。

原裕從小愛畫畫,小學一年級就和三位同學一起DIY手工漫畫書,同學們互相合作也彼此競爭。「只要聽到朋友說:『你上週畫得比這次好笑耶~』就非常在意,拼命要得到正面評價才開心。」原裕說,這樣的心情,和現在每次面對讀者也是類似的。

中學時,一次參加文化季比賽,同學們把畫好的作品陳列在桌子上,大家就離開現場去看了場電影。回來時,原裕發現只有自己的作品被偷了,但他並不傷心丟失了比賽的作品,反而瞬間自信心爆棚:「只有我畫的圖好到能被偷走,看來我是有條件把畫圖當成一輩子的工作!」

早期原裕只單純畫圖,文字作者寫好故事,由他負責搭配圖案。但他常覺得文字作者的故事寫得不夠貼近小孩讀者的心理,屢次給予建議,作者們不勝厭煩告訴原裕:「你那麼懂意見那麼多,何不自己寫故事?」

就這樣原裕從圖案搭配的副手,成為全方位的繪本創作者。起初原裕攤開稿紙,腦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下手,他開始回想自己最愛的電影和書籍,再嘗試用小孩可以理解的方式呈現。例如黑澤明的電影,移除孩童不宜的血腥打鬥場面;學習《怪醫杜立德》故事和圖畫搭配的趣味性;《亞森羅蘋》的信件分拆成不同的對話框,讓他了解以版面配置輔助閱讀的重要性;動漫版的《佐羅力與公主》,靈感則源自電影《羅馬假期》,背景再修正成社會階級沒那麼嚴格劃分的現代社會。


zuo_luo_li_50_001-104fei_ye_23.jpg

《怪傑佐羅力》內頁(ⓒYutaka Hara/POPLAR,親子天下提供)

▉找到最喜歡、能有熱情從事一輩子的事情

原裕直言幸運,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愛畫畫,且能把畫畫這個興趣當成一輩子的事業。他希望佐羅力的創意、勇敢和努力不懈,能為小朋友樹立一個榜樣。「大人說的話不見得是全對的,能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問題,探索自己有熱情與專業從事的職業,是教育最重要的一件事。」

和佐羅力相處了30年,不僅原裕已從翩翩青年進入老年,當年的讀者也已為人父母。有時看著父母帶小孩一起參加簽書座談,「成為兩代間共同的話題,增進親子感情,讓我覺得堅持畫了這麼久,很值得。」

20190215_162654.jpg

原裕說,不同世代的兒童讀者,本質上是類似的,上一代流行的零食是森永牛奶糖,這一代變成健達出奇蛋,但小朋友喜歡「從糖果中得到驚喜小玩具」的心思不變。上一代小朋友崇拜無敵鐵金剛,這一代孩子看著鹹蛋超人長大,其中「希望成為力量強大的英雄」的願望也是類似的。

唯一不同的是,現今孩童的喜好更加細分,喜歡汽車、機器人、食物的孩子,鍵入電腦手機隨手即可獲得各種訊息,「知識」是否還有必要性?「專業」的認定標準又是甚麼?

原裕說,有時到學校與小學生互動,請他們即席畫漫畫,「像或不像」已不再是畫得好壞的唯一條件,而是「在繪畫過程中自己得到的樂趣」、「透過完成作品表達的原創意涵」,才是是否能支持自己畫下去,以及在市場中脫穎而出的標準。原裕語重心長地說,在電腦世代,以往的專業或許變得不再有價值,從前的鐵飯碗金飯碗如今也不再是終生保證,例如銀行可能倒閉、學校老師因為少子化而失業,「家長們何不放手讓小孩嘗試,找到最喜歡、能有熱情從事一輩子的事情?」

▉幽默的力量可以鼓舞人心

因為從事喜愛的職業,原裕一直抱持愉快的心情創作,唯一一次感到迷惘,是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期間。那時,全日本愁雲慘霧,許多人無家可歸,原裕苦惱於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卻還要創作搞笑漫畫,「這樣的作品意義何在呢?」

後來,他收到來自災區岩手縣小朋友的來信,小讀者告訴他,「避難所裡缺水缺電,連收看電視也不行,我在這裡讀《佐羅力》,緊湊又有趣的情節讓我們暫時忘記憂傷,也產生新的力量面對接下來的日子。」體驗到幽默的力量,原裕繼續努力創作,透過《佐羅力》鼓舞人心。

關於未來的創作計畫,原裕有點苦惱地說,連續畫了30年,好笑的「梗」都用盡了。但由於不斷有翻拍動畫、舞台劇,甚至電影的合作案上門,暫時也沒有退休打算。他透露,目前已著手進行的兩大系列,其一是伊豬豬、魯豬豬遇見佐羅力之前的故事,其二是讓最初幾集的人物,變成長大後的樣子重新出現。「看著佐羅力長大的老讀者們,可以和孩子一起分享這些早期角色從前的樣子,一定很有趣。」原裕一邊說著,一邊又興奮地摩拳擦掌起來。

這次與台灣讀者初次見面,原裕一路擔心著讀者的反應,「這些故事是我依照自己小時候的經驗,畫給日本小學生看的,海外的台灣小學生也會喜歡嗎?」後來在學校與書展現場受到小書迷們熱烈歡迎,他終於放下忐忑的心情。

「以後我會把台灣的小學生也當成創作的素材之一」,想了想他又改口,「應該全世界的小學生都可以納入我的故事中囉。」原裕胸有成竹地笑著。台灣的讀者,我們一起期待吧。


shu_mi_he_ying_s.jpg

原裕與小書迷合影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