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吃飽睡,睡飽讀,艸祭Book inn讓你實現書蟲大夢

(艸祭Book inn提供)

在台南知名的「普濟殿元宵花燈」活動接近尾聲,1500盞即將熄燈的3月11日前夕,筆者來到去年突然無預警宣告歇業的草祭二手書店原址。

抵達之前,內心還不禁思忖著──普濟燈滅,明年或將繼續明亮璀璨;然而草祭吹出熄燈號之後,今年接棒者的「書魂」是否仍舊發光?

「封書的那一天,我們已經在想著怎麽把你拾回,或者重逢。」這段句子,是接手的背包客棧「艸祭Book inn」準備動土開工之際,所留下的一段前言。話語所指的「你」,正是指艸祭Book inn的前身、已被視為台南文化地標的草祭二手書店。

草祭關門照(縮小).jpg
草祭二手書店結束營業消息傳出時,書友同感唏噓(艸祭Book inn提供)

關於草祭的停業與轉手,探詢左鄰右舍、店主舊識、老書友,以及接棒的女老闆Emily,得到了諸多說法。有說忠哥(草祭負責人蔡漢忠)近來生子,家庭事業兩頭燒,有說孔廟周邊觀光客日多、書客日少。或說長年收書的膝蓋與腰椎已過度疲累;大環境對閱讀普遍失去熱情,舊書市場難以為繼等等。

然而無論原因為何,去年上半年草祭歇業的消息仍震驚了許多愛書人,甚至被書迷暱稱「台南舊書金三角」的墨林、城南舊肆、草祭三家二手書店,蔡漢忠一出手就打算收掉兩家、獨守墨林,令人有頓失左肱右股之感,不勝唏噓。

艸祭Book inn女老闆Emily與夫婿兩人會接手草祭,也是一段奇妙因緣。話說日本蔦屋跨海來台開店時,兩夫妻曾特地到台北參觀,回程不停幻想:「如果台南也能有這樣指標性的書店就好了!」帶著雀躍,他們找上老友蔡漢忠,未料夢想的火種還沒燃起,一下就被蔡漢忠想收掉草祭的念頭給澆熄。

Emily的先生一聽大驚,顧不得「本土版蔦屋」的願景,他更急切於眼前的草祭不能消失。喜歡書、且「睡過世界各地」的Emily後來心念電轉,忽然憶起東京主題民宿「Book & Bed」,心想這樣的形式或許最能保留草祭的原神?自此,從未開過書店、但對民宿相當老練的Emily夫妻倆,於焉「把頭洗了」,自己撩下去接手草祭。

「我們最早有連原來的草祭二字一起買下,並做註冊,後來我不想用草這個字,我還當面詢問過忠哥,介不介意我改成艸,忠哥回覆我,他覺得很好,他自己原本就想用艸這個字,但他覺得google會不容易搜尋,所以才沒用。」Emily說:「我覺得(艸祭)我用得很有意義,對他也是一種交代,又剛好可以分開兩種不同的經營內容。」

整修照(縮小版).jpg
艸祭整修照(艸祭Book inn提供)

蔡漢忠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早在十多年前對草祭書店就有一份理想藍圖,然而礙於賣書營利的現實侷限,許多空間設計他無法暢快施展開來。由此看來,新的艸祭將書籍陳設規劃全權委託他親手操刀,反而讓蔡漢忠對草祭書店最後的回眸、對藏書最後的歸宿,留下過去無法實現的最佳安排。

他並且在臉書上寫下這樣一段話:「書的住所/新建案,一棟十樓,一層一戶,共二十一棟。孔廟全景第一排。」以新大廈落成來形容他的陳設已圓滿完工,有臉友聞後謔稱:「書住得比人還好」,他回:「理當如此」。

書房.jpg
書的新大廈落成照(艸祭Book inn提供)

新艸祭不但將四、五萬本草祭舊有的二手書全部保留下來,還額外擴充了五、六千本新書,許多仍收在倉庫尚未見客。自去年跨年前夕,12月29日艸祭Book inn開幕以來,新店主Emily逢人最常說、也最愛說的一句話便是:「歡迎大家來看書。」

自筆者走進艸祭,坐在Emily的櫃台前一個小時之後,感覺彷彿自己都可以勝任這裡的一日店長了。因為Emily是一個直白又「好聊」的人,一秒就能跟你變朋友。

每每看她與check in的來客頭靠著頭一起熱心畫地圖,我都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是半個台南人,可以模仿她,至少將台南介紹個五分姿色出來。

除此之外,筆者發現,推開艸祭大門的人與Emily之間,不外幾種問與答:

「請問這裡可以讓人拍照嗎?」

「抱歉目前正在佈展,明天正式開展喔。」

「請問這裡是咖啡廳嗎?」

「不好意思,我們是民宿喔。」

「請問我可以進來看書嗎?」

「歡迎歡迎,還有咖啡飲料可以免費享用,請進!請進!」這時的Emily會立馬眼睛一亮,幾乎忍不住想站起來迎接貌。

IMG_0336.JPG
(艸祭Book inn提供)

艸祭雖是背包客棧,但一樓於每日12點至20點對外開放,後方的展區也免費提供創作者策展,是個相當友善的藝文空間。

也曾有人疑惑:「艸祭整個一樓不收費,那賺什麼?」她說,當初成立艸祭的動機,就是為了延續書的生命。「我自己很喜歡翻書時手指摩娑紙張的觸感,睡覺前也一定要看書。書對我來說是放鬆的儀式。我希望艸祭能提供人們一種美好生活的方式,而書正是我生命經驗中那份美好的存在,所以它是個媒介,希望與我們頻率相合的客人受到它吸引,踏進這個門來。」

她說,除夕夜當天下午,南門街上行人已寥寥無幾,艸祭裡卻坐滿了人,氣氛很恬靜,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閱讀角落。等爸媽來接的孩子、來台尋訪年味的外國人,以及不知來自何方,選擇在艸祭短暫歇憩的背包客,這正是她最喜歡的艸祭樣貌。

除夕下午.jpg
(艸祭Book inn提供)

「不收費是我做店主的心意。」在這個「使用者付費」的年代,艸祭選擇信賴,想嘗試「使用者付責」的方式來取代,因為Emily相信,看書的人心是美的。例如有個小學孩童,每回補習空檔都會來看圖畫書,一進門就掏口袋,往專為偏鄉教育的捐款箱投錢,並且堅持:「因為媽媽都這樣教我的。」

艸祭有時也很像民宿版的「深夜食堂」,櫃台前穿梭來去的人影,就是一幕幕的人間百態。許多人帶著故事前來,在艸祭裡寫下故事,最後也帶著古都的故事離開。

曾有位沉默的女孩獨自入住,一連三天,除了外出跑步,就是留在艸祭各個角落看書。到了第四天,她因為書沒看完而續住,到了退房那一刻,她還說:「可以手上的書看完再走嗎?」接著從中午到傍晚,直到Emily的先生發現她竟不吃不喝「趕進度」,於是買了包子給她吃,這才從她口中了解,住艸祭是為療傷而來,書可以使她專注、忘記苦痛,最後終於得以敞開心胸、自信地回家。

Emily認為,來艸祭,理想的閱讀理當如此。隨意瀏覽、無目的更好,放空、摸魚,被陌生的書吸引,就有邂逅另一扇領域的意外趣味與機會。「所以有人劈頭來問我《紅樓夢》在哪裡?即便就在我眼前,我也會說不知道。」她帶著頑皮的表情笑道。

***

「可以睡進書櫃裡」雖是艸祭成為當前最潮、最文青熱門話題的原因,但世間事往往熱度過去,才是見功底的時刻。因此想獲得續住率與留住回鍋客的心,就得在住宿細節上,投注更多專業與用心才行。

Emily說:「旅行與住宿有各種不同的方式,觀光飯店的套房、民宿、背包客棧,對旅行者來說各自都是不同的體驗。背包旅行的特色是『共住』與『自助』,像個小社區。國外背包客很流行,但在台灣尚未十分普及,我很想把這樣的生活體驗推廣出去,讓國人可以在這裡與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幫助視野開闊,也兼做國民外交。」

Emily尤其歡迎家庭帶著7歲以上的大孩子前來入住。她說:「跨年的時候,年輕人來的很多,可是你知道嗎?他們面對『自己的碗盤自己洗』的要求,居然還會不知所措。」被過度保護的孩子,在此有機會學習他人獨立的經驗與見聞,是非常好的事。為了強化這樣的功能,Emily將原本設計師講求坪效而規劃的一百三十幾個床位砍到幾乎剩一半,除了一樓的藝文空間,四樓也全數保留給交誼生活空間。

交誼廳(縮小).jpg
(艸祭Book inn提供)

四樓包含可供自炊的廚房、電腦區、玻璃屋,與可容十多人同坐的大桌數張,更吸引人的是露台上的珍貴景觀。憑欄遠眺,一眼就是台灣400年──近在前方的明清時期「全台首學」,孔廟右後方是日治時期的「武道館」,不遠處是現代式幾何堆疊、即將完工的「台南美術二館」。

Emily的先生喜歡老件,過去多年來收集被淘汰廢棄的木料,全部挖出來讓老師傅製成家具,足足用了10公噸。「許多書架、桌椅,可以看到不加修飾的坑坑疤疤,它們過去都是電線杆、門板、床板,是先生多年的心血,也是師傅最花時間的手工。它們的身世,同樣是一個個值得被述說的故事。」

參觀四樓交誼廳時,正好遇見日本《仙台南》的編輯到訪。這是一份中日雙語刊物,專為仙台與台南的文化交流而來,刊物也以此得名。兩位日籍友人一路Kirei(漂亮)、Sugoi(厲害)不絕於耳,讚嘆台灣也能有這麼好的青年旅館,甚至比大多數日本民宿還強。

事實上在這裡,老外幾乎有九成的續住率,且不少人住進來就不想出門。一對比利時母女就表示,世界走透透,艸祭在身與心雙方面,都是她住過最美的體驗。而元宵節Emily揪房客去鹿耳門看煙火、搶春牛,也被一名澳洲房客讚曰,這是他旅行世界各地最好玩的活動,101煙火根本不能比。除夕當天,Emily甚至沒有回家吃年夜飯,而是邀外國背包客一起在艸祭圍爐。才剛過完年,已有房客預約清明節。

台南還有各種季節的慶典,例如七夕,開隆宮有全台唯一「做16歲」的成年禮;教師節,孔廟有全台最遵循古禮的「祭孔大典」,因此走讀台南,不僅書本,還讀建築、讀歷史、讀文化。

煙火、春牛影片連結

Emily認為民間的力量,是台南最值得驕傲的一面。「像我先生,是個看書兩分鐘就睡著的人,但不管慶典、老屋、舊物,乃至於草祭二手書店,都是他與許多地方人士想致力保存的。」

南門街門牌71號,這座建於1966年的連棟老街屋,歷經了三個階段的生命轉換,從原本的印刷廠,到二手書店,最後成為背包客棧,彷彿也昭示著時代的流變──從知識的普及,到書的交易流通,乃至現今閱讀的無私分享。書,才是這裡的最初與最終,歡迎每個人到此與它結緣。

看書情境照.jpg
(艸祭Book inn提供)

「草祭二手書店有它過去的光環,但未來艸祭Book inn要開始寫自己的故事了。這個過程,是新與舊的對話,也是一場書生命的交接。」曾有一組並未表露身分的家庭前來投宿,隔天吃早餐時,才對Emily坦承,他們原是草祭書店的死忠客人,帶著對舊事的情感來「考核」新事。離開前,客人與Emily相擁對泣,客人說:「謝謝妳把草祭活回來,我終於可以放心了。」

採訪至此,Emily感觸地停頓一下,對筆者說:「我覺得對舊的草祭,也終於有了交代。」

▇艸祭Book inn聯絡資訊

  • 地址: 70049台南市中西區南門路71號
  • 電話: 06-222-2909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