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隨身聽S5EP6》Openbook理事長莫昭平+常務監事李金蓮+總編周月英/從開卷到Openbook

你那邊,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已回到家,或是在通勤的路上?無論什麼時間、地點,歡迎隨時打開「閱讀隨身聽」。Openbook閱讀誌企畫製作的Podcast節目,由資深編輯及電台主持人吳家恆擔綱主持,每集邀請不同作家、藝文工作者或編輯,以線上廣播的方式,分享彼此的工作與最近的閱讀。

書評媒體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嗎?在藝術文化思潮推動歷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呢?本集邀請到《開卷》與開卷好書獎28年來三代主編:莫昭平、李金蓮與周月英,她們同時也是運營Openbook閱讀誌的重要推手。《開卷》做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書評媒體,開卷好書獎則是台灣最具口碑的書獎,它是如何消失,Openbook閱讀誌和《開卷》相比,有何創新之處?這是一段不為人知的台灣書評歷史,請別錯過本集精彩節目。

【精彩內容摘錄】

➤從開卷到Openbook

莫昭平:《開卷》周報、開卷好書獎經過28年的經營,已經不只是書評、書介的版面,它建立起公信力跟影響力,已成為華文世界的文化指標,我們非常不願意讓它在2016年結束,我們不忍、也不願這樣的文化薪傳斷裂。我們深知持續和累積的重要,比方《紐約時報》書評版是全世界讀者最多的書評媒體,從1896年到今年已125年,在100年時,它做了百年紀念特刊,精選100年來各個年代最經典、最有代表性的文章。它象徵了美國百年來社會文化、人文思想的發展跟變遷,是非常讓人感動的特刊。

李金蓮:當年,我的確希望《開卷》每一任主編,在自己小小的任期裡一步步累積,成為一個百年老店。

主持人:月英呢?因為2016年結束時,是妳在任上。

周月英:開卷和Openbook的時代,整個媒體環境都不一樣了。《開卷》經營者易主後,他們對於媒體的經營理念,以及對文化的想像跟過去的經營者有很大的差距,其實我們還在開卷時,已經有很多人建議我們應該獨立出來,成立自己的書評媒體,但當時我們沒有這樣考慮。

離開《開卷》之後,還是很多朋友提出這樣的建議,一開始我是很抗拒的,因為在我們過去的訓練裡,主要都是在處理文本,根本不用管人事、行政、管銷等等,更沒有財會、稅務的經驗,而要經營書評媒體,就必須面對這些我既不熟悉也不擅長、也沒有興趣的事,所以一開始聽到這個建議時,我直覺是退縮的。可是在面對讀者,面對個人內心對於書評媒體的想像跟需求時,一點一滴去了解經營書評平台需要哪些條件,在這個過程裡面,不知不覺就撩落去、參與下去了。

那時,我跟金蓮到處請教、拜訪一些前輩,我們得到非常多人的鼓勵跟協助。很多出版業的前輩、大老不僅鼓勵我們,也提出了非常具體的建議,獨立出版聯盟的朋友也提出非常多具體和寶貴的協助。

但即使到我們確定要成立Openbook時,仍有一大堆問題要面對,譬如官方補助撥款的時差,以及面對企業募款的陌生等等,這個時候,幸虧金蓮把退休金拿出來,無償的借給我們,Openbook才有一筆錢開始採購硬體、去付房租等等基礎建設。

剛開站的頭幾個月,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同事是沒有領薪水的——當然後來都有補發了。這一點我非常感謝創辦時的夥伴夏民、阿致,還有淑慧這幾位,一開始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主持人:莫姊是什麼時候加入Openbook的團隊?

莫昭平:我是比較晚了,月英跟金蓮她們來找我,我們陸陸續續談了好幾次。

周月英:因為需要資金,急需向企業尋求贊助,所以我跟金蓮希望莫姊能出來跟我們一起為這個目標奮鬥。那時我們在咖啡館裡商議,莫姊說了一句話,讓我非常感動,她說:「我不會讓妳孤軍奮戰,也不是要來做妳的主管,我不想做徒有虛銜的理事長,我只想做一個能夠提供協助的人。」

莫昭平:我希望我前半生所累積的專業、人脈、資源,可以貢獻給Openbook。

➤ 年度好書獎,是時代的顯影

周月英:Openbook每年舉辦的年度好書評選,它還有一個更大的意義是——當時間拉長後,我們可以在其中看見時代的顯影,這是為歷史留下記憶。

舉例來說,《開卷》1989年曾經選出詹明信《後現代主義與文化理論》為年度好書。如果我們回頭去想,那正是後現代等國外思潮被大量引入的時代。1990年有一本年度好書《2000年大趨勢》,主要在預測10年後的社會現象,那是一個我們還崇拜、相信趨勢專家的時代,但現在回頭來看,不要說10年了,連3年後的變化都沒有人可以斬釘截鐵地預測。

又譬如2003年選出談憂鬱症的《晴心寡鬱》,這個時間點,台灣社會開始以更專業的方式面對和處理身心疾病。2008年顧玉玲的《我們》談移工的生命紀事,至今仍重要。同年夏傳位的《塑膠鴉片》,則是已被解決的事件,當年信用卡濫發引發的卡債問題,是非常龐大的經濟危機,這本書把這個現象記錄下來,所以回顧時,我們會知道當年曾經有過這樣的現象。

Openbook成立以後,第一年選出來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做工的人》,都在當下展現了女性處境和勞工議題的複雜性;2019年選出來的《小輓》,則是華文圖文書首次在年度好書的這個框架中被看見,顯示評選標準的修正,希望能跟進時代趨勢。

我們在回頭檢視書評媒體曾經做過的事情時,不僅看見當下的現象,回頭檢視時也可以透過歷史縱深,發現更綿長的改變。

➤有人關說過嗎?

主持人:有人關說過嗎?

 莫昭平:沒有,絕對不行。

 主持人:但是有人這樣做?

 三人:有。

 莫昭平:但是我們不理他。

 周月英:這個有很多案例,在金蓮擔任《開卷》主編的後期,其實曾經有幾本是上頭交代要做書評,但因為這些書沒有通過的評選,所以我們沒有處理。


 【延伸閱讀】編輯部放送》2020Openbook好書獎是怎麼選出來的?


李金蓮:應該說,我也得罪過我的一些前輩、朋友們。因為他們寄書過來我們沒有處理,到現在有一、兩個朋友,我都沒有辦法對他們做解釋——除了承擔,沒有其他的方式。

主持人:代價非常大。你有兩條路,一條是你就點個頭,之後跟他都會是好朋友,對這個品牌的傷害在當下因為很細微,說不定沒有人注意到,但長久來說一定會成為侵蝕。

李金蓮:我印象裡,以前常常要寫信解釋,為什麼我們是這樣做事。

莫昭平:一旦我們樹立了公正的選書標準,漸漸會愈來愈清楚。態度當然是非常堅定,自己也比較好做事。

➤Openbook的財務現況

莫昭平:巴西國寶級作家保羅.科爾賀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說道:「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我們這4年半來,真的得到太多人的幫助,不管是出版社、讀者,還有各方面的人。比方唐鳳幫我們做了2020年度好書獎的代言人;比方我們最近拍贊助的影片,青平台董事長鄭麗君也跟我們暢談書評文化的重要;演員、作家連俞涵也非常開心地來跟大家分享讀書之美、閱讀之樂。

Openbook畢竟就是網路媒體,這是非常燒錢的,我們每年開銷就差不多要超過1000萬元。即使平常省吃儉用,但我們每週、每年的評選費、稿費、圖片費、製作費,還有網管、網路行銷費、人事等等加起來,一樣也不能少。我們主要有4個經費來源……

➤千人行腳

莫昭平:我曾發起一個很大的悲願,想拜訪1000位Openbook的親友,邀請他們每個人捐1萬塊錢,這樣1000個人不就有1000萬了嗎?那時我跟金蓮、月英講,金蓮聽了非常感動,就說她要跟我一起來找贊助,然後我們就展開千人行腳。

李金蓮:談到千人行腳,其實千人行腳的第一棒就是莫姊,她自己先拿出了20萬元做千人裡的第一人。她也要說服她先生,她先生也支持她、支持我們。

莫昭平:向大眾尋求贊助,是冀望未來能細水長流的作法,希望讀者可以給我們最熱烈的支持。我們9月6號才推出贊助活動,很多讀者除了自己捐款外,也把我們的訊息傳播出去,這對我們來說都很重要。就像村上春樹說:「你覺得一件事情,你喜歡做、你應該做,你就一直做下去。」我們深深相信,只要做下去、有持續、有累積,必然會開花結果……

https://www.openbook.org.tw/SupportOpenbook
點圖查看加入「Openbook之友」的方法


主持人:吳家恆,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英國愛丁堡大學音樂碩士,遊走媒體、出版、表演藝術多年,曾任職天下雜誌、時報出版、音樂時代、遠流出版、雲門舞集、臺中國家歌劇院。除了在大學授課,在臺中古典音樂台擔任主持人之外,也從事翻譯,譯有《心動之處》、《舒伯特的冬之旅》、《馬基維利》、《光影交舞石頭記》等書。


片頭、片尾音樂:微光古樂集The Gleam Ensemble Taiwan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7》我身見我心,雙手一按便知身心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