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射計畫.漫畫閒聊》看漫畫長大的兩兄弟:漫畫家哥哥NOBI璋與動畫師弟弟黄俊碩

漫畫是載體、是傳播媒介,也屬於時代的光。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接收了一批臺灣漫畫,每雙月發行《漫射報》專刊,5期「漫畫閒聊」單元特別邀請去(2020)年拿下金漫年度漫畫大獎的漫畫家NOBI璋,與在南臺科技大學擔任講師的動畫師弟弟黃俊碩,回顧兩兄弟如何一起投入ACG產業,相互扶持,並與讀者分享各自創作的經歷。

:小時候爸媽怕我們在外面學壞,就買漫畫跟遊戲把我們留在家裡,結果兄弟倆都愛畫畫。

:我們還是視傳系的學長學弟,漫畫畫完編輯說OK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時刻。

:我最近的成就感是完成「牡丹社事件故事館」的多媒體設計,本來今年5月終於要開幕,因疫情關係延後。

:我很喜歡俊碩的這次作品,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

:我哥能力一向卓越,過去像2013年《異聞編年史》就已經不亞於去年得金漫獎的《時渦》,所以他得獎我都很淡定,只是他個性低調,我覺得他比較需要的是經紀人。(笑)

:入圍是一種肯定,得獎方面,因為每屆的評審都不同,標準也會不同,所以我認為得獎真的靠運氣。記得有奧斯卡短篇動畫得主說:「動畫是創作者生命的濃縮」,可能花了一年時間只做了一分鐘動畫。創作本身是滿痛苦的過程,常常會自我懷疑,但好故事通常都必須經歷痛苦懷疑的過程,才能創作出來,這沒有捷徑。

:創作雖痛苦但美好。創業後我也常懷疑自己,會想乾脆回去創作算了,但很多人事物趕著我往前跑,讓我堅持下來。我想自我懷疑是超越自己、突破瓶頸的必經過程吧。


漫畫家NOBI璋(左)與弟弟一同經營動畫工作室時光門(攝影:桑杉學)

:雖然我弟做動畫、我畫漫畫,但都是「說故事的人」,常在靈感上互相幫忙,最重要是兄弟可以直來直往,如果當初有一人去做餐飲,可能就聊不起來了。

:對,我們討論過程會很火爆,但得到不少提升。我在技職學校兼課,發現學生畫工都很好、技法很強,普遍缺乏的反而是想法跟創意,還有溝通能力。在ACG 產業,當工具與技術越來越發達,大家能力都一樣時,你有某方面比別人突出,就能跟同儕產生差異。

:學生時代就是要練,沒有捷徑。最重要是要有興趣跟熱情,我也是逼自己多學一點才能走到今天。談到臺灣的ACG產業,我覺得前景比較好的還是遊戲。

:動畫的話,可能是影視特效、商業動畫。若年輕人想經營自己,要想辦法去開發大眾、或是特定族群會喜歡的內容。現在YouTube是不錯的平台,只要有創意、有個人風格,像我個人挺喜歡微疼跟洋蔥的,畫風雖然簡單還是很多人看。

:關於畫漫畫,日本的編輯曾給我一段建言,我印象很深,也許可以跟大家分享:「漫畫家並不是『畫風還可以、故事結構也還可以、分割格子也還可以、台詞也還可以、主角也還可以』的這種人,而是『畫得不好、故事結構也不好、分割格子也不好、台詞也不行,但你畫的主角個性很會吸引人』這樣的漫畫家。」


《時渦》第2集內頁圖(奇果文創工業提供)


▇《漫射報》第5期,全臺發放中!

索取地點詳情:請點我


了解更多《漫射報》,歡迎上「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臉書專頁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8》跟著福邇一起解謎破案、香港city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