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好書獎・唐鳳小隊》才不會輕易被生活榨乾呢!5位創意職人的回血書單

生活總有無法眺望遠方的時候,在閱讀中,能重啟感官,打磨對環境的感受力,振作疲憊的精神。
今年與
OB一同打造好書獎代言人唐鳳主視覺、宣傳影片的強大團隊有導演陳冠宇、音樂設計王榆鈞、彩妝師小美、攝影師Kris Kang以及文字記者郝妮爾,組成唐鳳小隊,捕捉代言人的隻字片語、靈動一瞬。
本文邀請創意職人們不藏私地分享自己被生活或工作榨乾時的回血書單。

導演|陳冠宇 Chen Kuan-Yu

OB:是否有推薦的睡前讀物或是失眠讀物?

陳冠宇: 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眾妙之門》。書中有很多視覺性的描述,閱讀時腦中會浮現許多畫面,是一本很需要想像力的書;在睡前閱讀,短暫進入那個想像中,冷不防地就遭受睡意攻擊……哈哈哈超遜。

OB:今年疫情襲擊,你會在末日逃生行囊中會塞一本書嗎?

陳冠宇:可能是《最後一個知識人:末日之後,擁有重建文明社會的器物、技術與知識原理》。這本是我逛書店時無意間挖到的寶,真的很好看。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習以為常的事物,平時不太會去深究背後的原理,閱讀這本書後深深感嘆,人類文明真的是很神妙啊!

OB:年年複習,翻他N遍也不厭倦的書?

陳冠宇:漫畫《新單位》,作者「世界單位認定協會」是日本富士電視台節目「寶島的地圖」所創立的協會,這個節目單元從生活中尋找,以感受的程度與類別區分,發想各種「新的單位」,例如「回到家,發現藏得好好的黃色書刊被堆在桌上的驚慌指數:730ott」、「坐雲霄飛車第一排的可怕指數:60gl」⋯⋯是一本只要擺在書架上,經過時隨手翻一下就會忍俊不住的書。

OB:近期讀物?

陳冠宇:大衛.林區(David Lynch)的自傳《在夢中》。我蠻喜歡大衛.林區的作品,風格強烈怪誕,人又瘋且怪,還自己出專輯,會想知道他頭腦到底在想什麼。這本書寫了很多他在拍片時發生的事,不僅對這個導演有更多的認識,也更清楚他的創作方式,讀來很有趣。而且,不同於他作品的晦澀難解,這本書蠻好懂的。

書中提到,他曾把自己的夢境拍出來,我以前也做過類似的事,在為了腳本苦惱時,忽然做了一個夢,乾脆就把它寫進劇本了。讀到這一段特別有共鳴啊!

* * *

音樂設計|王榆鈞 Yujun

OB:有無一本書令你百翻不倦,每隔幾年就要複習一次?為什麼呢?

王榆鈞:佩索亞(Fernando Pessoa)的 《惶然錄》(新版翻譯成《不安之書》)。這似乎是一本永遠都讀不完的書,在一篇篇看似日常的隨筆、札記,點狀的短篇散文中,都有令人可以反覆咀嚼的觀點。常常喜歡時不時拿出來翻閱,從隨機出現在眼前的篇章中,給予我生活中的提示與啟發。

OB:快被工作/生活榨乾時,有沒有哪本書能重新打磨五感,重拾對生活的敏銳或詩意?

王榆鈞:楊牧《一首詩的完成》

OB:有沒有哪本書令你食慾大增?

王榆鈞:《食療聖經.食譜版》、《Plants Cookbook 全食物料理哲學》

OB:最近一次推薦朋友閱讀的書為何?推坑的台詞是?

王榆鈞:《托爾斯泰藝術論》,這本書像是知己一般,讓人更堅信並持續對藝術有高度追尋的熱忱。

OB:近期讀物?

王榆鈞:安.卡森(Anne Carson)《淺談》。

OB:能否與我們分享你心中的2020年度好書?

王榆鈞:夏夏《傍晚五點十五分》、佩蒂.史密斯(Patti Smith)《如夢的一年》  、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雲遊者》,以及寫寫字採編學堂《身土不二,從吃開始》 。

* * *

Makeup artist|小美 Hungyi Lu

OB:有沒有哪本書令你食慾大增?

小美:新谷弘實《不生病的生活》,這是我人生目前最快速看完的一本書,可以在一天內嗑完。我對於身體健康、養生相關主題,都非常有興趣。

OB:快被工作/生活榨乾時,有沒有哪本書能重新打磨五感,重拾對生活的敏銳或詩意?

小美:《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是達賴喇嘛跟屠圖大主教對談集結。當遇到各種人生關卡時,閱讀這本書會讓自己回到平靜狀態,聆聽智者對話,像是得到一個溫暖的擁抱,讓五感很快攝取喜悅的要點!

OB:如果要推薦與彩妝保養相關書籍為何?

小美:邱品齊《幸福美肌,一輩子就買這一本》。對於美妝美容相關很有興趣,或是想成為彩妝師,都非常推薦看這本。由皮膚科醫師以自己10年研究與經驗書寫而成的書籍,能夠打破許多網路上肌膚保養的迷思,建立正確的美容核心觀念。

OB:成長、求學、求職的過程中,影響你最深的書?

小美:艾倫.南格(Ellen J. Langer)《用心法則》是改變我一生的關鍵書。作者是哈佛大學心理學系的教授,本書透過很多案例談「用心」的益處、與「用心」的方法。我從小就有很嚴重的拖延症及身心健康的問題,學習「用心」看待自己以後,宛如的打開任督二脈。

OB:最近閱讀的書為何?

小美:巴爾塔沙.葛拉西安(Baltasar Gracián)《智慧書》、埃爾克諾恩.高德伯(Elkhonon Goldberg)《大腦的悖論》。我很喜歡閱讀哲學或是心理學主題書籍,透過閱讀能與自己深層對話,畢竟人生視野與智慧除了靠自己親身經歷、拓展之外,真的就是透過書籍,在閱讀中收獲了!

* * *

攝影|Kris Kang

OB:有沒有哪一位書中的角色令你嚮往?為什麼?   

Kris Kang:坂元裕二《劇作家 坂元裕二》。坂元裕二筆下的人物各自都有一些怪癖、怪異的人格特質,厲害的是這些部分都能讓我產生力道不一的共鳴,會產生:「啊,沒錯!我也是這樣的人 」或是「真想成為這樣的人吶! 」之類的強烈共感。日劇《四重奏》中有一個橋段是,餐桌上4人對「擠不擠檸檬」的爭執,令我想對著坂元鼓掌致敬十分鐘。

我最嚮往的角色大概是《最高的離婚》中,冷靜敢言對周遭人事有清澈看法的上原燈里,她能平靜地對舊情人坦率說出「我曾經想過,你這個人怎麼不去死一死算了」這種驚悚卻又是大部分人在某些時刻真心浮現的內心話;這樣的角色讓我這種在現實生活的俗辣崇拜得不得了。

OB:快被工作/生活榨乾時,有沒有哪本書能重新打磨五感,重拾對生活的敏銳或詩意?   

Kris Kang:吳明益《浮光》提到日本有一個詞——「物哀」,指的是物的各種情感,當然不是物件本身自帶情感,而是觀看的人所產生的各種情緒。大部分的時候我需要與許多不必要的感性、情緒維持ㄧ定距離以進行創作思考,保持一種冷徹來組裝各種情感與記憶切面。

然而,不段反覆演繹、遠離某些情緒,對感知敏銳的我,多少有些程度上的損耗,這時候看作家書寫攝影就是一種蠻好的修補。雲是雲、風是風、走路是走路、奔跑是奔跑,回到一點「知物哀」的能力。

OB:有沒有哪本書令你食慾大增

Kris Kang:一口飯是所有人生困難的來源也是解決方式,翻完鄭進耀的《吃便當》,雖然因為個案本身的人生太過奇幻而沒辦法參考對照,什麼也沒得到,卻是一身清爽舒暢之感。沒有什麼事是一碗滷肉飯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吃兩碗。

OB:失戀讀物or失眠讀物?  

Kris Kang:樹木希林的語錄《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大概是受到是枝裕和電影的影響,一直覺得樹木希林所說的話都帶有一種悲傷的氣氛,但在各種悲傷維度裡,卻又是最有力量且正面的那種。無論是失戀時,沉溺的哀傷情緒之必要,或是對明天、對未知感到焦慮而無法入眠的時候,隨手拿起這本書,汲取一些心靈雞湯,在樹木希林的名言錦句中得到大大滿足,然後無懸念的放下書,關燈入睡。

OB:如果可以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會想將哪本書偷塞進高中時自己的書包?

Kris Kang:陳順築《家族盒子》。對於家族、死亡、生長記憶、以及土地的摸索,這類的人生課題是越早碰觸,肯定沒有壞處的事。近幾年在創作思考時,這本書總是在很多時刻出現,並且以各種形式介入。經常在讀到某幾個段落時,忍不住會在腦中吶喊:要是早一點讀到這個就好了!但冷靜下來想想,要是高中時在書包中找到這本書,翻開後看到「『人』與『世界』之間既非主動尋求,亦非全然被動的相遇」……當時的我大概只會拿來壓泡麵。

* * *

採訪撰文|郝妮爾

OB:有無一本書令你百翻不倦,每隔幾年就要複習一次?為什麼呢?

郝妮爾:吳明益老師的《浮光》。讀到《浮光》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不喜歡散文的。相較於《家裡水邊那麼近》、《蝶道》……等作品,吳明益老師的散文書寫,在《浮光》又晉升到另一個檔次,能更純熟的放置生硬的學術名詞,宛如行走的速度,使讀者讀來也不覺得喘。其中,面對社會而溫柔的自省,每一張他鏡頭對出去的世界、每一篇宛如攝象的書寫畫面,例如這一段:

「愛是生命撫慰傷痛的基地,因此它是天生的直覺,但卻是上一代的行為,以及我們所接觸到的知識與文化經驗告訴我們,愛應該如何給予、什麼時候給予,才符合你所生存的群體的規則。

多年以後,我再看到那張照片裡的死雞時,想到自己當時或許被某種神祕主義、陌生化或機遇之累的構圖所吸引而按下快門。雲擋住了陽光,影子不在了,某一刻此身將會被稱為屍體,而不再被稱為肉體。但我也同時明白了自己拍下那張照片時,對那隻死去的雞幾乎是不帶感情的,那是一張或許有意味,對我來說卻缺乏情感有效性的照片。」

這本書是我第一次相信,一篇耐讀的文章,會讓字句存在時間的光影,隨著成長歷程不同而再次翻閱,便能窺探其盈缺變化。等到那時候,讀者生命中的歡愉與傷痕都會成為閱讀時的坎,使我們來日能夠受文章中某具精準的句子填補,而覺得飽滿。彼時彼刻,我們也許會因閱讀而慶幸自己不是完整的人,而讀到接近完整的、書中的意義。

OB:快被工作/生活榨乾時,有沒有哪本書能重新打磨五感,重拾對生活的敏銳或詩意?

郝妮爾:我的生活與工作,都與寫作相關。這絕對是自找的,怨不得別人。然而,卻也因為如此,過往尋常的閱讀消遣,如今讀來也難免覺得疲倦,會不自覺地去琢磨其中用字遣詞、情感節奏。然而,讀到「報導文學」、「歷史散文」,反而能夠讓我暫時拋開情感的濃淡、字句的推敲,專注於資料蒐集後的展現成果。

張戎所寫的《慈禧: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字句順暢無比,將戲劇性的史料平淡道出,卻又能夠讓太后的日常染上戲劇性地色彩。無論挑哪一段落開始讀,都暢快無比。

OB:最近一次推薦朋友閱讀的書為何?推坑的台詞是?

郝妮爾: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的「地海六部曲」,一部橫跨半世紀的作品,經過千錘百鍊,仍然屹立在讀者面前,這件事情本身就像是魔法一樣。

首部曲《地海巫師》中,魔法師格得擁抱自己的那一刻,每次讀到都覺得刺眼,就好像真的有光──

「而且他漸漸明白真相,明白格得既沒有輸,也沒有贏,只是以自己的名字叫出黑影的名字,藉此使自己完整,成為男子漢,一個了解整體真正自我的人。除了自己以外,他不可能被任何力量利用或占有,因此他只為生活而生活,決不效力於毀壞、痛苦、仇恨或黑暗。」

OB:如果可以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會想將哪本書偷塞進高中時自己的書包?

郝妮爾:Paula McLain《我是海明威的巴黎妻子》。我很少在公眾場合哭得這麼難看──我說的是,真正的公眾場合,不是畢業典禮、特殊聚會,而是坐在摩斯漢堡的雙人座,像是品嘗美食那樣、非常珍惜、不捨地看完最後幾頁。但是,讀到海明威的第一任妻子,在離婚以後接到電話,親密而生疏地叫著兩人過去的綽號,我當時哭到忘記嘴裡還有沒吃完的雞塊。

讀過許多愛情故事,這本讓我最是難忘。如果難忘的愛情小說能夠讓人更懂愛為何物,願能獻給高中時的自己,這樣一來,我們大概都能少受點傷。

OB:有沒有哪一位書中的角色令你嚮往?為什麼?

郝妮爾:多年前有人推薦我看《阿特拉斯聳聳肩》三部曲。從那之後,雖明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問這世界是否有我追尋、企圖成為的對象,那個人肯定是書中的達格妮.塔格特(Dagny Taggart)。

達格妮聽到了自己內心一個冷漠和執拗的聲音在說:記住它吧──好好記住──純粹的邪惡不是能常常見得到的。站在純粹的惡面前,她活得愈發坦然,簡直像是因而水洗,成為一個為公正而活的、純粹的義。這份義裡有情有慾,有坦白與妒恨,然而最終,她仍是那個能夠坦蕩蕩說出「我不為人而活,也不要求任何人為我而活」的達格妮。

2020 Openbook好書獎・代言人唐鳳・閱讀的演化與變形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7》我身見我心,雙手一按便知身心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