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書房》我們是否不再需要「明星」?朝井遼出版小說力作《明星》,及其他藝文短訊

小說家朝井遼出版新作《明星》(左圖取自GQjapan

【作家動態】

  • 著有《聽說桐島退社了》、《何者》、《重生》等作的直木獎小說家朝井遼,本月中出版最新小說力作《明星》(朝日新聞出版),紀念作家生涯10周年。
    「來一決勝負,看誰能率先成為知名導演吧!」在有新人入行敲門磚之稱的電影祭中奪得大獎的立原尚吾與大土井紘二人,大學畢業後朝著南轅北轍的方向前進,一個拜入名導門下,一個成了活躍於網路世界的Youtuber。得獎經歷、觀看次數、完成度、利益、觀眾反應,作品的品質和價值,究竟是根據什麼來衡量?而我們又為這個世界添增了什麼樣的評判基準呢?在誰都能製作和上傳影片的現在,專業與業餘的界線逐漸消失,誰能擔得起新時代的國民之星頭銜?又或者,我們是否不再需要「明星」?
     
  • 著有《OUT主婦殺人事件》、《異常》、《殘虐記》、《東京島》等多部文學獎名作的黑暗系推理小說家桐野夏生,上個月底出版令人戰慄的反烏托邦小說《日没》(岩波書店)。身為情色小說家的女主人公,某天收到由政府組織「文化文藝倫理向上委員會」寄發的傳票。根據寄發地址來到海邊斷崖療養院的她,未曾想到會迎來看不見終點的軟禁惡夢。因作品內容違反公序良俗而被迫「療養」矯正的小說家、舉著正義旗幟強迫患者「健全」與「更生」的政府,以及在正確中絕望,喪失價值觀、思想自由及表現力的個人,桐野藉由組織機器、集團心理、自我審查、相互監視等當代迫切的議題,塑造有如喬治.歐威爾《1984》般無法逃脫的封閉感。
    虛構的情節既光怪陸離又詭異地貼合社會現實,帶給讀者毛骨悚然的窒息感。桐野自述:「即便意識到違和感,卻依舊在日常中隨波逐流的話,整個世間便會在不經意中變得面目全非。這本小說說的就是這麼可怕的事情……我由衷希望虛構的故事不會終成現實。」

推理小說家桐野夏生出版新作《日没》(左圖取自livedoor

  • 曾出版《天使之卵》、《星星之舟》、《雙重幻想》等文學獎小說,並在愛貓「紅葉」過世後寫下《貓不在了甚至無法呼吸》、《紅葉說的話》等愛貓隨筆的純愛小說家村山由佳,上個月底推出小說新作《風啊、翻騰的風》(集英社),譜寫明治大正時期無政府主義信仰者兼婦女解放運動家伊藤野枝波蘭壯闊的生涯與愛情。
    伊藤野枝有過3名伴侶、生育7名子女,並在28歲那年被憲兵隊甘粕正彦等人殘酷虐殺。村山以野枝自身、野枝的二婚丈夫辻潤、她的第三位伴侶暨社運同志大杉榮,以及將野枝引入婦運社團「青鞜社」的平塚明之間的四角關係,鮮明地描摹野枝短暫但炙熱的人生。作家島本理生評述:「伊藤野枝等人的生命熱忱超越時空,直至今日依然讓人深受感動,她的人生對於未來的女性們而言,可以說是必要的故事。」
     
  • 著有《卡迪斯紅星》、《遙遠的斜影之國》、《搜尋平藏》等作的直木獎推理小說家逢坂剛,上個月出版長篇懸疑小說巨作《鏡影劇場》(新潮社),帶讀者進入猶如逢坂版《玫瑰的名字》般的神祕迷宮。吉他演奏家倉石在馬德里的二手書店入手一本古樂譜,裡面赫然藏有關於19世紀文豪霍夫曼(E. T. A. Hoffmann)行動的詳細記錄。在解讀這篇作者不明的報告書過程中,霍夫曼不為人知的人生與現代日本、甚至主角們自身的奇妙因緣也漸漸浮出水面。將眾人繞進多重迷霧中的古書,背後究竟藏有什麼謎題、而迷宮的出口又將指向何方呢?
     
  • 今夏以《首里之馬》榮獲第163屆芥川獎的小說家高山羽根子,上個月底推出長篇小說新作《黑暗中的鏡頭》(東京創元社),譜寫明治時代以來與「影像」剪不斷理還亂的女性一族年代記。身為高中生的「我」,與親密好友「她」,一同走在滿是監視攝影機的街道上,舉起手機上的小鏡頭,擷取出世界的影像,就如同「我」的母親、祖母、曾祖母等人所做的事。由鏡頭所捕捉的世界片段,曾在某些時候為教育及娛樂所用,某些時候則作為戰爭、紛爭及權力支配的武器。透過影像的記憶及影像的暴力性兩相穿插,高山巧妙地構築出與電影及影像纏繞糾葛的宏大歷史/偽史。
     
  • 以《神的病歷簿》創下330萬部銷售佳績的醫師小說家夏川草介,上個月底出版最新小說作品《始源之樹》(小學館),以師生二人的尋神之旅,構築屬於新世紀的「遠野物語」。
    專攻民俗學的藤崎千佳,是東京的國立大學文學院學生。她的指導教授古屋神寺郎即使腿腳不便,卻仍堅持行遍日本進行田野調查,是個頑固乖僻但相當優秀的民俗學者。古屋透過由北到南的移地研究,向藤崎拋問「現代日本人失去的事物」這個難解課題,圍繞著學問與旅行的不可思議冒險,便由此揭開序幕。作者夏川自述,這是一本關於樹木與森林、天空與大地,以及人心的故事。

小說家夏川草介出版新作《始源之樹》(取自小說丸

  • 2016年以出道作《金尼的拼圖》一舉囊獲織田作之助獎、群像新人文學獎及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並入圍第155回芥川獎的第三代在日韓國人作家崔實,9月底再推小說新作《pray human》(講談社),描寫少女們撼動靈魂的抵抗行動,以及傷痕累累的靈魂的再生。
    作品入圍芥川獎的主人公「我」,某日接到一通意外來電,來電者是「我」17歲時因精神問題入院而認識、自詡為患者們老大的「安城」。睽違8年再次見面,虛弱地吊著點滴的她已消瘦得判若兩人,但惡劣模樣卻與當年無異。多年後的再會,喚醒塵封多年的記憶。在精神病院中與夥伴們度過的日子、無法拯救的摯友,以及孩提時代的傷痛,跨越漫長的沈默,「我」終於得以將真相娓娓道來。本作為今年的三島由紀夫獎候補作品。

【業界新聞】

  • 浮世繪的看點,絕對不只是海浪和富士山!週刊誌《日本浮世繪藝術作品100鑑賞特刊》今(2020)年9月創刊,以全新切入點詳細剖析江戶時代的通俗藝術,徹底挖掘浮世繪世界的精髓與魅力。專刊以「繪師50人+50作品=100」的概念命名,預計共將發行30卷,透過最高水準的印刷技術,再現超過1500幅浮世繪作品。本系列從專家視角重新檢視浮世繪名作,為讀者介紹過往未受注目的藝術看點,呈現舊作的全新面向。特刊創刊號從世界名作《神奈川沖浪裡》的繪師葛飾北齋出發,將於一系列刊物中,爬梳浮世繪中的人物、百景、動物、魚蟲花草,以及活潑萬千的百鬼夜行。

  • 日本人氣角色「拉拉熊」原作者近藤亞希,本月初發行繪本作品《夢境銀行》(白泉社),首刷僅販售4日便宣告再版。「歡迎光臨夢境銀行,客人希望購買什麼樣的夢呢?」企鵝店主蓬蓬,以及能吞噬夢境的嚼嚼經營夢境商店、販賣由夢境加工而成的夢境糖果。日復一日從事夢境交易、對自己的工作感到厭煩的蓬蓬,某日因為一位失去愛妻的大叔的委託,再次認識到夢境的意義與美妙之處。近藤透過販賣夢境之人、購買夢境之人,以及作為兩者橋樑的「夢境銀行」,勾勒出滿溢溫柔與溫暖的感人故事。

《夢境銀行》內頁(取自amazon

【得獎消息】

  • 第33屆三島由紀夫獎及山本周五郎獎評選結果於上個月發表。本屆三島獎獲獎作品為宇佐見凜的《卡卡》(河出書房新社),山本獎則由早見和真的《王室家族》(新潮社)奪得。
    以處女作《卡卡》摘得三島獎桂冠的宇佐見,是年僅20歲、才氣橫溢的新人作家。《卡卡》從19歲主角小憂的視角,勾勒愛與傷痛的相伴相生。小憂最愛的母親卡卡因離婚而漸生心病,陷入酗酒後暴躁、煩躁而酗酒的惡性循環。脆弱的母親、自私又毫無責任感的父親、作為女性降生的自己,以及靠著血緣維繫的所謂家庭,皆讓小憂感到痛苦與痛恨。只能在加密的狹小網路社群中得到些許心靈安慰的小憂,因苦於現實的荊棘與束縛,而在前往熊野的旅途中自我放逐。宇佐在雜誌《文藝》的訪談中提到,「母女關係」是她人生至今感受最強的事,於她而言是不得不直面的課題。擔任評審的作家町田康評述:「《卡卡》以令人畏懼的精準度,將人的情緒和感受化為文字。」本書同獲第56屆文藝獎。
    山本獎得獎作品資訊,詳見東亞書房2019年11月藝文短訊

《卡卡》(左)與《王室家族》書封

  • 著有《家族電影》、《掏金熱》、《命》等多項文學大獎的在日韓國人作家柳美里,本月初以中篇小說《JR上野車站公園口》(英文版譯名Tokyo Ueno Station),入圍美國深具權威性的「全美圖書館獎」翻譯文學部門最終候補。
    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後移居福島縣的柳美里,曾於今年初將自己在福島生活的隨筆紀錄集結出版為《南相馬混合曲》一書。2014年發行的《JR上野車站公園口》,講述一名福島出身的男性為了養家活口前往東京,卻成為一縷徬徨於異鄉的孤魂的故事。柳美里透過主人公的人生軌跡,刻畫日本這片生者與死者、光與闇共生的土地,以此向死者傳遞內心的祝福。

作家柳美里以小說《JR上野車站公園口》向東日本大震災死者傳遞內心祝福(取自saitomo

  • 第33屆柴田錬三郎獎於本月初公告,本屆獎項由伊坂幸太郎的《逆蘇格拉底》(集英社)拔得頭籌。得獎作品資訊,詳見東亞書房2020年5月藝文短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