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法國世界路出版社創辦人阿朗.賽赫:「騎著恐龍」系列充滿童趣和生命力,非常機智、好玩

法國世界路出版社創辦人阿朗.賽赫(Alain Serres提供)

法國獨立出版社「世界路」(éditions Rue du Monde)曾在2010年出版台灣作家劉思源及林小杯合著的《騎著恐龍去上學》法文版(Nous on va à l'école en dinosaure!),深獲法文讀者的喜愛,創下超過1萬本的銷售佳績。10年後,世界路再度將兩人的作品介紹給法國的孩子們。今年夏天該書姐妹作《騎著恐龍去圖書館》在台上市不久,法文版《Nous, on va à la Bibli en dinosaure!》亦於近日在法國面市。

世界路創辦人阿朗.賽赫(Alain Serres)1956年出生於法國西南部的比亞里茲(Biarritz),曾擔任過小學教師,本身也是童書作者。《騎著恐龍去圖書館》的製作歷時3年,編輯過程中賽赫提出不少意見,台法雙方多次往返溝通,故事和繪圖也因此有所調整改變。本刊特別專訪賽赫,請他談談與台灣合作授權出版「騎著恐龍」系列的經驗和印象。


《騎著恐龍去圖書館》(左)與《騎著恐龍去上學》法文版

能跟我們談談2010年出版《騎著恐龍去上學》的契機嗎?

賽赫我是在波隆那兒童書展的台灣館遇見這隻迷人的恐龍的,它在這個全世界最盛大的童書盛會中,安靜地坐落在一個放著十幾本繪本的書架上。它一點也不吵鬧,等待著四面八方的出版人留意到它。

「世界路」每年固定前往波隆那兒童書展,每次大約會安排80場左右的會議,向其他國家的編輯介紹我們的新書。同時我也會留下半天的時間,看看是否有值得引進法國的作品。我很喜歡這種彷彿在茫茫書海中撈到珍珠的時刻,很像童年時我在巴斯克地區美麗的森林採撿香菇一般……

您對繪者林小杯的風格與作者劉思源的故事評價如何?

賽赫我是一下子就被林小杯的圖像風格吸引,她的繪畫充滿了童趣(l'esprit d'enfance),非常機智、好玩、充滿生命力和大膽。在她的畫面裡,同時具備動態感與纖細的感受,兩者巧妙地相輔相成,對我來說頗有電影感。

至於劉思源寫的故事,我喜歡她筆下的恐龍有點笨重、帶來煩惱的事情,就像小孩子闖進大人世界裡一樣,這一點在作者筆下不刻意也不帶痕跡的表達出來。


法文版《騎著恐龍去圖書館》內頁(Alain Serres提供)

我們知道在法國發行新書時,作者在書店簽書以及參加各地區書展是很重要的行銷手法。出版外國作者是否會有行銷上的困難之處?出版了這本台灣繪本後,有沒有遇過什麼有趣的事情可以與我們分享?是否有小孩或家長的有趣反饋?

賽赫在法國,40年前當我開始以作者身分參與新書上市行銷時,童書會在許多場合進入學校行銷,可以巡迴高達6000個圖書館,以及大小書展。我從出版第一本書起,就開始和許多孩子們交流。確實,當創作者能在現場時,說故事會變得更真實、簡單、有效,讀者們可以知道作者真的活著,而不是個恐龍化石。

《騎著恐龍去上學》在法國銷售超過1萬本,大部分來自大小書店的行銷。這個銷量在法國是一般繪本銷量的4倍左右,可以說,這本書是真的受到矚目,真的受到孩子們的喜歡。

在一些學校裡,老師和學生一起讀這本繪本,我還記得跟一些孩子一起討論結局的後續:有些孩子想像這隻恐龍之後去開消防車、有些孩子想像舉辦一場賽恐龍大會……等等。一本好書總是能開啟想像的視窗。


(Alain Serres提供)

能否談談《騎著恐龍去圖書館》的腳本編輯過程?步步出版表示,過程中您為初稿提供了一些意見?

賽赫這是個很棒的歷程。步步出版的總編輯高明美女士非常貼心地將《騎著恐龍去圖書館》初稿寄給我,問我的意見。我提供了一些想法,期待能增加故事的豐富性、增加故事的轉折,以及與第一本《騎著恐龍去上學》的關聯性。這些交流過程非常有效率且充滿樂趣,就是為了一個目的:讓一本我們都喜歡的故事書誕生。

在此我想謝謝編輯、作者和繪者細心的傾聽意見、給予反饋,並且接納這些想法 ,這不是每個創作者都能有的才華!

在與法國作者合作的過程中,我很習慣這樣的互動。我認為編輯在一部作品的誕生幕後,擔任的是策動思辨的角色,由他來主導這些來來回回的討論。就像是一局友好的乒乓球,書本身和讀者則是最後的贏家。

此外,《騎著恐龍去圖書館》在法文版翻譯中,我在不影響故事精神的狀態下,悄悄加上一些個人的痕跡。例如,在故事結尾,我加上了一句話,說恐龍很喜歡這些故事中沒有人傷害孩子,沒有人會跟它要圖書證呢!當然,我事先徵求了台灣出版社的同意。正如所有父母、圖書館員在唸這本書的過程中,也會加上他們自己的調味料,讓一盤美味的菜更豐盛,這也是一本故事書活下去的方式。

有些法國的童書編輯跟我們表示,台灣繪本的故事整體上比法國繪本更注重教條,常以教育性收尾,法國繪本在故事上則更注重純粹的趣味和歡笑,您覺得呢?整體來說,您對台灣繪本有什麼印象?

賽赫我對整體台灣繪本沒有很深入的瞭解,但我認為在目前世界上二十多個令人矚目的童書新興創作國家中,台灣足以列入其中之一,以大膽且強健的創作展示於世界。

當然,最困難的就是同時還要將讀者從較為局限性的思路中解放出來:父母往往喜歡他們小時候也喜歡的書,習慣在書中找尋令人安心的教育目的……事實上童書和兒童文學遠遠不僅止於此。但相信我,這樣的阻力在法國也有……


法文版《騎著恐龍去圖書館》的宣傳文宣(Alain Serres提供)

最後,請跟我們談談今年新冠狀病毒疫情對目前書市的影響。法國在3到5月間頒布禁足令,書店也因此關閉了兩個月,對出版者有什麼樣的衝擊?

賽赫這場新冠病毒疫情對我們這種小的獨立出版社來說,影響非常大。今年估計整體業績會掉兩成,將會衝擊到作者、出版者、書店整個產業鏈的營收。法國政府在這兩個月期間提供受雇者的薪資補貼,但是這遠遠不夠。我個人呼籲政府要補助學校和圖書館的採購預算,讓他們今年可以買更多書。我們的書活下去,才能讓更多的書誕生。

我剛發布一個行銷計畫,叫做「世界路需要你們,你們也需要世界路」(Rue du monde a besoin de vous… et vice-versa)因為我們希望我們的書真的能帶給孩子們一些什麼,同時也在社會上貢獻些什麼,包括博愛的精神、環保的思維、詩意的思考……等等。這些都是所有人自由成長及和諧共存不可或缺的維他命。

這個可怕的病毒不能打擊我們,而是要讓我們好好重新思考這個世界,而在這個全球的挑戰下,好書總有個重要的地位。

hui_juan_shui_hu_chuan_-di_yi_bu_-shang_.jpg 騎著恐龍去圖書館​
作者:劉思源 
繪者:林小杯
出版:步步出版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quan_qiu_hua_de_shi_dai_w300.jpg 騎著恐龍去上學​​
作者:劉思源 
繪者:林小杯
出版:步步出版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劉思源 
1964年出生,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學系畢業,現居於台北景美溪畔。
曾任漢聲出版公司編輯、遠流出版社兒童館編輯、格林文化副總編輯。目前重心轉為創作,用文字餵養了一隻小恐龍、一隻耳朵短短的兔子、一隻老狐狸和五隻小狐狸……。
作品包含繪本《短耳兔》系列、《騎著恐龍去上學》;繪本傳記《愛因斯坦》等;橋梁書《狐說八道》系列、《大熊醫生粉絲團》;童話《妖怪森林》等,其中多本作品曾獲文建會「臺灣兒童文學一百」推薦、「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並授權中國、日本、韓國、美國、法國、俄羅斯等國出版。

繪者簡介:林小杯
也寫也畫,也愛跟小孩說故事。繪畫與文字的筆調自由隨性,故事常是幻想和生活的結合,相信一朵花開和小雞破蛋而出這些藏在平凡裡的事物,才是真正動人的神奇。
作品有《喀噠喀噠喀噠》、《非非和她的小本子》、《步步蛙很愛跳》、《宇宙掉了一顆牙》等,曾獲信誼幼兒文學獎首獎、開卷、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童書、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首獎、日本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等。
希望有一天變成了林老杯,還是會不時冒出有意思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