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用畫筆反抗,圖像創作照映當代議題:政治漫畫家Stellina Chen VS.小路映画負責人黃米露

政治漫畫家Stellina Chen(左)與小路映画負責人黃米露

去年(2019)6月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迄今已滿一年,台灣漫畫基地從6月24日起舉辦「反抗的畫筆—香港反送中運動週年圖像展」,邀請來自香港、台灣、韓國、澳洲共66位創作者,展出逾百幅作品,並舉辦多場講座。

其中「反抗的畫筆背後—非語言的圖像力量正在改變世界」講座,邀請政治諷刺漫畫家Stellina Chen、小路映画負責人黃米露擔任講者,兩人分別從漫畫家和插畫經紀人兩種不同角度,帶領我們了解圖像如何傳遞反抗的力量。

▇用畫筆揭開層層真相

從小畫畫,在美術環境長大的Stellina Chen,大學讀的是外交,畫政治諷刺漫畫算是綜合她的興趣和專業,找到的最想做的事。題材主要來自台灣以及和台灣產生互動的國家和地區(多數集中在中國和香港)的政治議題。

「我在畫政治漫畫時,其實沒有一定要走反共或台獨這一派,只是剛好台灣在國際社會上比較有能見度的新聞都是和中國相關。後來發現我的漫畫超過50%都有習近平,這是結果論,所以我之前的展覽名稱就叫『習捲天下』。」Stellina Chen說。

 
 
 
 

 
 
 
 
 
 
 
 
 

元朗白衣真面目? --- #HongKong Russian Doll Revealing the ones inside #Triads #WhiteShirtMob #cartoon #politicalcartoon

Cartoonsbystellina(@toonsbystellina)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反抗的畫筆」現場展出的一幅插畫,是Stellina Chen以俄羅斯娃娃比喻香港元朗事件。一層層套疊的娃娃,最外層看起來是穿著白衣拿著木棒的暴徒、內層其實是香港警察、更內層則是代表中國的五星旗。漫畫象徵被隱藏的真相,很多人卻只看到:為什麼警察不制裁這些「暴民」。這幅漫畫在不少國際媒體上露出,得到不少民眾留言支持感謝她的發聲,香港《蘋果日報》做了專訪,也詢問她可否露臉、要不要用假名等等。展覽中的另外一幅習近平肖像畫,她將習的左眼改成微博的logo,呈現出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監控無所不在的意涵。

▇反映當代問題是藝術家的職責

黃米露是「小路映画」創辦人,也是資深插畫經紀人。位於台中忠信市場的「小路映画」,以舉辦各種台灣獨立影展聞名。黃米露30歲前是一名公務員,後來捨棄10年公務員身分,轉為文字工作者,出版過3本小說,也擔任過品牌形象廣告公司的企畫行銷。她的團隊目前有8位台灣插畫家,分布台灣北、中、南部。

我覺得創作者在台灣很辛苦,當初成立小路映画是想幫創作者發聲,鼓勵創作者做自己的夢想,讓夢想和現實生活可以合作生存下來。」不過,她自己首先就得面對現實的衝擊。

黃米露印象深刻的是,她曾在國美館打工時,請教館員能否帶認識的插畫家來舉辦展覽,結果直接遭到拒絕。「那是2010年,館員回答我說:『插畫是很商業行為的,沒有當代論述。』」土木科出身的黃米露對於「當代論述」完全沒有概念。不過,「當代論述」應該是什麼?如何思考,一直影響她。

「藝術家應該通過自己的專長,反映當代的問題。透過創作,讓大眾思考他們看不到的東西。」面臨現實問題的藝術家,可以藉由接商業案件來賺錢,但策展則可以完整呈現自己的思考。「藝術家沒有辦法拿到話語權時,只能不斷精進自己去做一些好的作品,業主認同了好的作品,就拿到了話語權。我是透過展覽去拿到我們應有的話語權。」黃米露說。

「2011年底因為有末日傳說,我們就做了『明日光景』插畫展和末日影展,放映關於土地開發、都更等不公不義的影片。」這場帶著些許頹廢與抗爭意味的影展,首先是策展人先沒了信心,告訴黃米露:「我們這些影片都沒人要看,你確定要展嗎?」黃米露信心滿滿,不料,還真的沒有人想看。甚至推出買年曆免費看影片的促銷活動,沒想到觀眾寧願買年曆也不想看。

「日子已經夠苦了,看了更不開心。」來看影片的觀眾如此反饋。不過,也有參與的觀眾看到潸然淚下,「至少我有能力提供一個平台,能打動一個算一個。」黃米露不洩氣地說。

福島核災那一年,日本插畫家奈良美智的反核海報流傳很廣。「我想我們台灣也有插畫家啊,2012年就做了反核海報的募集。」順利募集到100張海報後,黃米露開始規畫展覽,後來幾米也來授權海報,她感到十分榮幸,活動甚至擴展成中日聯展。

▇畫下不公不義,時時回到初衷

對談中,黃米露提到她很少遇見「政治」漫畫家,Stellina Chen笑說:「其實我也很少遇見政治漫畫家!現今大家評論政治、嘲諷政治比較常使用社群媒體,傳統定義的政治漫畫家比較少,女性的政治漫畫家又更少,國際上也是。」

Stellina Chen提到,引起她創作興趣的新聞,大多是會令她感到憤怒、荒謬,或不公不義的。「那你不是畫不完嗎?」黃米露如此回應,兩人相視苦笑。

法國漫畫家Riad Sattouf是Stellina Chen相當欣賞的創作者,「他對我的影響滿大的,不一定是政治上的。他是敘利亞籍的法國人,創作一系列的自傳型漫畫,描述自己的國家敘利亞內戰的後果。」

 
 
 
 

 
 
 
 
 
 
 
 
 

Wonder Woman Tsai

Cartoonsbystellina(@toonsbystellina)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回到本地的創作,這次反送中運動,小路映画也發起「『睜開左眼』,用台灣插畫撐香港」徵稿,由旗下插畫家Croter畫徵稿主視覺。畫中人戴著V怪客面具,撐著黃色雨傘,大大的三個毛筆字:「撐香港」看來驚心動魄。

短短一個多月,收到近180幅插畫投稿,募集速度飛快。

「我當時真的覺得,如果我選擇沉默,我就是共犯。」黃米露說,「如果小路映画有一點媒體的力量、我們藝術家有一些群眾粉絲的話,我們就是要站出來。」在新聞與報導中,看到青年與學子被攻擊,不僅黃米露感到不捨,她認為許多插畫家也有同感。

「先前的反核海報展,其實是圖像輸出張貼,到了撐香港這一檔,覺得媒體效應最快,已經來不及要求創作者給規格設定或什麼構圖,只要是JPG交來,我就做社群轉PO。」相較於數年前的反核海報徵集花3個月時間募集到100張,這次「撐香港」一個月就超過100張,「可見台灣的創作者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圖像擁有話語權。」黃米露說。

▇維護人權,不斷質問吶喊

做為藝術創作者,是否有堅決不接的案子?黃米露表示,如果遇到理念不合的廠商,一定先用高價來讓對方打退堂鼓,不過若對方接受了,自己也會咬牙辦下去。在商言商,活動在自己手上的時候,可以放進更多屬於自己的理念,「頂多該捐款的就捐,或拿惡人的錢去做善事。」黃米露笑著自嘲。

Stellina Chen則表示,她接過幾次商案,稱不上順利。她還不習慣筆下的創作為外人所控,目前是靠著其他正職維持生計,以確保不受干擾的創作。

有聽眾問到:「在創作與觸及政治這方面,需要做好哪些心理準備?是否會擔心某些地方不能去、某些產業會杯葛之類的問題?」兩人都笑著回答,應該不會再去「某兩地」了。

「這是我為什麼做『撐香港』的原因,不管我對政治的想法是什麼,我維護的是『人權』。我care的是人權,不管左派、右派、台獨,只要侵犯到人權,就是不對的。」黃米露補充說明。

透過政治漫畫,Stellina Chen與黃米露分別從兩種不同角度來看圖像如何改變世界,一個在商言商,一個強調自己的自主權,看似相對,其實是相輔相成。他們聚焦於非語言的圖像力量,協助傳遞難以言喻的精神,反映當代問題,藉此質問與吶喊。

▇反抗的畫筆—香港反送中運動週年圖像展

  • 展覽日期:2020/06/24(三)~2020/07/26(日),週一休館日不開放
  • 展出時間:10:00~21:00
  • 展出地點:台灣漫畫基地2、3樓(台北市大同區華陰街38號)
  • 指導單位:文化部、文化內容策進院
  • 主辦單位:CCC創作集、台灣漫畫基地
  • 本展覽免費參觀,禁止攜帶寵物入內(導盲犬除外)
  • 配合防疫政策:觀展時須測量額溫、配戴口罩

【延伸閱讀】遺忘,不是圖像創作者擅長的事:反抗的畫筆─香港反送中運動週年圖像展

點擊圖片,可前往特展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