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東京的領空,為何美國說了算?評《非正常國家:透視美國對日本的支配結構》

台日兩國同處美、中兩大強權之間,但日本卻因為美日同盟獲得軍事保障,這使得部分台灣人對日本倍感羨慕。然而台日兩地對美日同盟的認知有所矛盾,事實上日本人對安保條約構成的美日同盟,有著深切不滿,其源自美日同盟給予的美軍特權、追隨美軍出兵海外的舉止,以及維護憲法第9條,不要再參與兵燹之事的和平渴望。

美日同盟對日本有深遠的影響。日本表面上雖是主權國家,但實際上處於美日同盟建構的「韓戰體制」陰影之下,缺乏對本國疆界空域、軍隊乃至人民權利性命的控制權,如同遭美軍軍事殖民的半主權國家。矢部宏治撰寫本書,即為揭露日本如何被「韓戰體制」扭曲成「非正常國家」。

▉未曾結束的韓戰

所謂「主權國家」具有明確的國境邊界,國家依據憲法,對國境內有明確、至高無上的掌控權力,藉此實行統治,其行政、立法、司法等權力不容挑戰。雖然日本1952年簽署《舊金山和約》,再次成為主權國家,但此一「國家正常化」是在美國允許下完成的表面正常化,私下日本仍由美國掌控。

這一切均源自1951年爆發的韓戰。韓戰使美國必須確保日本作為其戰爭協力者,成為後方安定的物資補給基地,並在必要時出動軍事人員協助戰事。為使日本徹底遵從美國的指揮,1951年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及行政協定,成為矢部口中扭曲戰後日本的根源:「韓戰體制」的開端。


mei_ri_an_bao_tiao_yue_zheng_ben_w800.jpg

美日安保條約正本(取自wiki

美國是善於運用法理建構行為正當性基礎的國度,其對戰後日本的重要文書、憲法乃至「韓戰體制」的設計均自法理著手,並在共謀的日本政客、官僚合作下,擘劃日本的未來。

根據《聯合國憲章》設計的《日本憲法》第9條,規定日本不得再持有武力,將安全託付聯合國部隊。然而《聯合國憲章》第43和106條規定,在聯合國部隊成立前,可委由常任理事國代理,美國藉此合理化美軍駐日,讓自身與美軍代替聯合國及其部隊駐紮在日本,亦可要求日本提供基地、兵源等軍事協助,繞過憲法第9條第1項的交戰權限制。

《安保條約》更讓美軍得以將日本全境作為作戰基地,可不受日本主權限制,自由進出日本國境,向周邊國家發動攻擊。美國與吉田茂首相在1954年更簽署讓渡自衛隊的「指揮權」密約。然而,將軍隊交給外國指揮,任憑他國軍隊不受限制地自由進出國境,絕非真正的主權國家敢為之事。

而以美軍與駐日公使、日本政府和官僚組成、1952年成立的「美日安全委員會」是美日事務的黑箱決策機關,其開會做成的決定與會議記錄既不須送交國會、公諸世人,無人知曉雙方簽訂哪些密約,美軍更可指揮日本官僚處理相關事務,成為無法制衡的太上政府。

此後,委員會通過了讓美國享有領事裁判權、罪犯讓渡權、基地權等各種協定,逐步完善化「韓戰體制」。而日本官僚系統更製作教材規範,教育後進官僚如何處理美日事務,如遇事情發生,美方會指揮日本官僚隱蔽事情,由美方自行處理。

這些權利都是憲法賦予主權國家且必須掌握的權力,但在「韓戰體制」下不僅遭讓渡美國,到了1959年,象徵主權的日本憲法更遭徹底架空,使日本的主權國家只剩形式,成為一個美軍與日本官僚共同統治的國度。

▉日本憲法並非至高無上

「韓戰體制」唯一一次遭逢的挑戰,也是使之徹底鞏固的事件,乃是1959年日本司法系統的挑戰。因美軍基地擴建糾紛引發了訴訟,當時東京地裁(地方法院)曾判處《安保條約》違憲。然而隔年安保條約將要換約,美國駐日大使立即與日本外務大臣和最高裁(最高法院)長官接觸,以確保條約不被判處違憲,並決定在最高裁一致推翻判決,鞏固條約的地位。


sha_chuan_shi_jian_w800.jpg

砂川事件攝影畫面(取自wiki

最高裁做出的判決就是「砂川裁判‧最高裁判決」。日本最高裁認定:《安保條約》是「重大政治問題」而不予解釋。司法權對此的退縮,形同將《安保條約》的法位階置於憲法之上,毀棄了憲法作為最高位階法律、主權象徵與保障人民權利的功能。作為一個法治國家,然而法治卻已然崩毀。

至此,日本憲法已遭架空,而美軍特權體制得以確立,成為日本最高統治者。日本政界也藉此牟利,藉由不斷擴大「重大政治問題」的解釋以閃避制衡,進行擴權。表面上恢復主權獨立的日本,實際上仍是個擁有協助美軍作戰的從屬體制,由美軍軍事殖民統治的半主權屬國。

此後雖然屢經換約、文字上有所修改,但是矢部指出這並不構成問題,因為美日之間有個「密約方程式」:

「不利的舊協定」=「表面工夫完善的新協定」+「密約」

密約方程式保障「韓戰體制」永遠延續,而在此一體制下,美日聯合委員會使日本政府與軍隊隨時聽從美國指揮,日本政府只能遵從。

▉冷戰結構與扈從體制

從韓戰開始,從早期知名的美軍隨意殺人的「吉拉德事件」所顯示的治外法權,日本首都、岩國、橫田乃至沖繩空域都受到美軍而非日本管制,到美國出兵伊拉克時日本必須派兵協助等,均顯示日本受到韓戰體制的束縛。

2015年,執政的自民黨安倍晉三政權更在美國施壓下,通過了「安保關連法(新安保法案)」,使自衛隊得以跨越《安保條約》規範的周邊國家,向海外派兵。2017年,更提出將自衛隊入憲,意圖守著和平之國名號的同時,合理化自衛隊的存在。矢部將此視為美國強化日本「協助美軍作戰的體制」的舉動,讓美軍得以利用日本向世界各地發動攻擊。

矢部更指出,美國與韓國、中華民國都曾簽訂過防禦條約,意味著此為冷戰結構的產物。中華民國其後因斷交而廢止條約,不過美韓、美日仍然保持同盟,代表美國可自由使用兩地作為軍事基地與資源汲取地。這意味著即使冷戰落幕,東亞政治的時間仍然凍結在冷戰結構之中。

面對當年消滅軍國主義的美國,現今卻墮入軍國主義,並利用日本協助其軍事擴張的現況,矢部對此感到痛心,更批判日本人閃避現實的態度,導致無法改變荒謬的現狀無法改變。他也認為中俄兩國現今已非敵人,而是比美國更守國際秩序的國家,因此只要清除美日從屬關係中的軍國主義,讓美日回歸和平,即是為世界謀福。

▉台灣與日本的「不正常」困境

了解事實,是行動的第一步。矢部將「美日同盟=韓戰體制&安保法體系→美日安全委員會→日本政府」的從屬架構完整公開,這是他為了矯正日本戰後扭曲的現實、還日本主權國家的面貌、解放受壓迫的日本人民及廢除這個體制所做的努力。

考量矢部對在日美軍特權的反感、日本未來被捲入戰爭的憂慮,本書中美國充滿負面色彩在所難免,然而矢部絕非反美,其僅是反對日本被扭曲的現況,背後隱藏著美日攜手走向和平的渴望。他更尊重和平憲法,希望藉由真相揭露,使日本回歸正常的主權法治國家。

只是本書的「不正常國家」一詞,在日本與台灣的意思顯然不同。《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乃是供秋海棠的中華民國,而非台灣之用,本文規定的領土疆域亦不明,然而大法官卻如同日本最高裁般,做出以「重大政治問題」迴避解釋統治疆域問題的釋字328號,使得早已脫離中國本部的中華民國,定位至今妾身未明,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一中之爭,在國際上舉步維艱。這與受到美日同盟扭曲的「不正常國家」日本完全不同。

本書深入淺出地帶領讀者認識美日同盟對日本的影響,讓我們對於美日同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也值得反覆咀嚼、品嚐箇中滋味。閱讀本書,亦絕非意圖鼓動反美情緒,而是有助於讀者理解美日、美韓、美台關係的不同層面,讓我們未來因應局勢變化時,有所準備,因為台灣必然與自由世界陣營同道,因此在與美國相處時,也需要對可能的衝擊有所準備。

fei_zheng_chang_guo_jia_w400.jpg 非正常國家:透視美國對日本的支配結構
知ってはいけない 隠された日本支配の構造
作者:矢部宏治 
譯者: 葉廷昭
出版:遠足文化
定價:38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矢部宏治
一九六○年生於兵庫縣,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畢業。曾於博報堂股份有限公司的行銷部門任職,一九八七年擔任書籍情報社代表。個人著作有《日本為何無法廢除「基地」和「核能發電」》《日本如何成為「有能力戰爭的國家」》(以上為集英社International發行),還有《沖繩人都知道,只有本土人不知道的事實──沖繩美軍基地觀光導覽》(書籍情報社發行)等等。

共同著作有《比憲法更重要的「美日地位協定入門」》(創元社發行);企劃編輯著作有《知識的再發現》系列,約翰‧羅伯茲著。《圖解世界史》(全十集)《戰後史再發現》系列(以上為創元社發行)。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