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書房》宮崎駿獲世界奇幻獎終身成就獎,及其他童書藝文短訊

宮崎駿(左)及傑克.齊普斯同獲2019年世界奇幻獎終身成就獎(獎座素材取自官網;作家照片取自wikigallery

【作家動態】

  • 因出演《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系列電影而成名的美籍日裔演員喬治.武井(George Takei),攜手另外3位創作者,發表圖像式的回憶錄《They Called Us Enemy》,記述珍珠港事件後,出生於洛杉磯、年僅4歲的自己與家人,遭到政治性「剝奪財產、集中收容、武裝隔離」的經驗。在父母保護下的年幼武井,曾經以冒險的視角,理解鐵絲網內的部分時光;孩童獨有的觀點,與營區內的嚴苛處境,及武井往後的青少年時期形成強烈對比。
    出版之際,武井在擁有近300萬名粉絲的推特上表示「我知道什麼是集中營,我曾經待過兩個,就在美國境內。是的,我們正在重現這樣的集中營」,對美國當前的邊境拘留設施作出回應。
     
  • 2018年英國凱特格林威大獎得主、《我家在海邊》的插畫家席尼.史密斯(Sydney Smith),即將推出第一本個人創作圖畫書《Small in the City》,描繪包裹在層層冬衣之下的小孩,獨自行走於巨大的城市中,身形顯得渺小無比。「我知道在城市中當個小傢伙是怎樣的⋯⋯」,小孩語帶同理、安慰的情緒,時而提出如何在城市中找到溫暖、舒適躲藏地點的建議,似乎是對誰訴說著關心,但他仍然踽踽獨行;跟隨小孩探索城市的腳步,彷彿進入解謎的歷程般,讀者將逐漸拼湊出他的說話對象。
     
  • 哈潑柯林斯出版社(HarperCollins)創設32年來,首次出版已故作家從未公開的作品:兒童文學家露絲.克勞絲(Ruth Krauss)的遺作《像一朵蒲公英大吼》(Roar Like a Dandelion)將於10月上市。這本獨特的字母書以26首單行詩組成,繪者薩吉歐.盧希爾(Sergio Ruzzier)精準捕捉克勞絲幽默、睿智的文字調性,創造令讀者會心一笑的超現實氛圍。
    以清新、簡潔文字風格著稱的克勞絲,與同是繪本創作者的丈夫克拉格特.強森(Crockett Johnson)最知名的合作繪本為《胡蘿蔔種子》,也曾與繪本大師莫里斯.桑達克共同發表多部經典,包括《洞是用來挖的》、《歡迎蝴蝶來參觀》及凱迪克獎作品《一座非常特別的房子》(A Very Special House)。桑達克年輕時常是克勞絲夫妻家中的座上賓,而這段亦師亦友的經驗促成他在晚年創辦「桑達克交流計畫」(Sendak Fellowship),每年與2到4位獲選的年輕創作者在鄉下共度4周,分享生活、藝術知識和智慧,而插畫家盧希爾正是2011年交流計畫的成員之一。

    71lk6rxvxrl-side.jpg


  • 1977年憑藉《黑色棉花田》榮獲紐伯瑞獎的非裔美籍作家蜜爾德瑞.D.泰勒(Mildred D. Taylor),距離上一次發表羅根家族系列小說近20年後,終於將在明年1月出版最後一集《All the Days Past, All the Days to Come》,首刷預計10萬本。新書中,《黑色棉花田》的女孩凱西.羅根已成長為年輕女性,生活在20世紀中期的美國,目睹非裔美國人大遷移(Great Migration)、人權運動的方興未艾,踏上人生的旅途,尋找自身在世界的位置。
     
  • 美國史上首位佩戴頭巾參加國際賽事的穆斯林運動員,奧運擊劍銅牌選手的伊布蒂哈吉.穆罕默德(Ibtihaj Muhammad),與青少年小說作家S.K. Ali及插畫家Hatem Aly合作,將於10月共同推出圖畫書《The Proudest Blue: A Story of Hijab and Family》。
    故事描述穆斯林女孩Faizah第一天上小學,這天也是六年級的姐姐Asiya第一次配戴頭巾(hijab)的日子;Faizah好喜歡那海水般湛藍的頭巾,跟在姐姐身邊就像是陪伴著一位公主,他感到無比驕傲。沒想到,走出家門,他才發現並不是大家都認為頭巾很美麗。有的小孩竊竊私語、嘲笑,甚至咆哮「我要把你頭上的桌巾扯下來!」Faizah氣炸了,但是,看到姐姐和朋友們從容、自信的態度,他似乎明白了尊嚴和另一種驕傲。

【得獎消息】

  • 2019年世界奇幻獎(World Fantasy Awards)的終身成就獎由宮崎駿和傑克.齊普斯(Jack Zipes)獲得,同時,主辦方發布包括長篇、中篇、短篇最佳奇幻小說等8個類別的決選名單,得獎者將於10月31日至11月3日的世界奇幻會議公布。

【業界新聞】

  • 美中貿易戰延燒至書籍產業。美國總統川普8月1日宣布,將自9月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包括書籍在內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此前,出版商、印刷廠、書商已因關稅問題組成代表團前往華府,提出書籍應排除在此項政策之外。以整體產業而言,書籍利潤微薄,近年來,不少美國出版商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能選擇在中國印書;而加徵關稅勢必抬升書價,降低消費者購買意願,導致書店和出版商破產的機率提高。

    aap.jpg

    美國出版者協會(AAP)負責全球業務的Lui Simpson(取自mefest.comAAP官網

    美國出版者協會(AAP)負責全球業務的Lui Simpson特別強調:「製作技術複雜且創新的書籍,包括許多童書,目前大多只能在中國印刷。」此外,他認為書籍作為知識的載體,有助於傳播思想和美國價值,並且,加徵關稅意味著破除美國向來「不阻礙教育、科學及文化媒材流通」的傳統。再者,若單純以政策觀點討論,書籍並非中國政府的重點產業,即便提高關稅,不但無法在貿易戰中取得優勢,反而傷害到美國的出版業和讀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