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繪本大師》為童年畫上色彩:丹麥國民圖畫書大師史班.歐森

史班.歐森(取自Ib Spang Olsen tegninger粉絲專頁

書店裡有琳琅滿目的兒童圖畫書,那些深受小朋友歡迎的經典作品,都是怎麼創作出來的呢?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的知名圖畫書創作者,他們的作品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讓一代代孩童著迷?他們在童書的發展上有什麼貢獻,又為童書世界注入了什麼樣的新活水?

Openbook為喜愛圖畫書的大小讀者,推出「兒童繪本大師」系列報導,每個月為大家介紹一位當月出生的世界級童書大師。邀請讀者一起來逛遊多采多姿的兒童圖畫書世界,也為大師熱鬧慶生。

丹麥位在北緯59°以北的位置,絕大多數的國土處於嚴寒的北極圈內,是人口僅五百多萬的北歐小國,自1973年起,幾乎年年被「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評選為全球最幸福的國家,就連聯合國的《世界幸福報告書》,也每年都把丹麥列為優等生。

獨特的地理環境和氣候,形成了鮮明的人文風格。半年極晝、半年極夜的奇觀,特別容易引發無邊的幻想,使得童話和傳說盛行。童話大師安徒生就誕生在這樣的國度,他的作品詩意、優雅又充滿著豐富的想像力,為世界兒童文學留下了不朽的資產,丹麥也因為安徒生,而有了「童話王國」的美名。國際兒童圖書評議會(IBBY),正是以安徒生的名字命名設獎,來彰顯國際傑出兒童文學作家和插畫家的至高成就。


ibby.jpg

(取自IBBY粉絲專頁

斯堪地那維亞豐富多元的民俗與神話,不只是安徒生創作的沃土,還滋養了另一位圖畫書的國寶天王史班.歐森(Ib Spang Olsen)。他繼承了安徒生偉大的傳統,是丹麥第一位獲得國際安徒生大獎桂冠的藝術家,幾乎每個丹麥人的童年,都曾擁有歐森作品的陪伴,可說是道地的國民作家。

歐森於1921年6月11日出生在哥本哈根,父親是一名園丁,家境普通平凡。在父母親溫和的教養下,小時候並未刻意受到藝術能力的栽培。但他特別喜歡用鉛筆素描日常生活,無論是巷弄裡的貓咪、街角玩耍的小孩,或是母親努力工作的身影、廚房那扇灑落陽光的窗戶,都一一收入他的童年記憶寶庫。


ge_ben_ha_gen_-side.jpg

歐森筆下的哥本哈根(取自ibspangolsen.dk

丹麥自1871年起,即率先提出納入遊戲的教育法。大部分丹麥人都認為:孩子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好好當小孩和玩遊戲。家中的後院和城內眾多的公園,是他兒時冒險的樂園,盡情的遊戲和不受限制的探索,刺激了他的感官經驗,也形塑了他自由創作的心靈,這些影響在他日後的作品中都有跡可循。


collage-down.jpg

(取自ibspangolsen.dk

1942年,歐森為社會民主黨發行的報紙繪製時事漫畫,正式進入插畫界工作。1943年他取得教師資格,但他渴望在藝事上有所精進,於是在1945至49年間,分別到哥本哈根的藝術學院(Academy of Fine Arts in Copenhagen)和繪畫藝術大學(The Graphic Art College)進修,並在1952至61年之間於Bernadotteskolen學校任教。從此他手上那枝畫筆,就像騎士開疆闢土的寶劍,引領他不斷測試藝術的極限,他的作品涵蓋範圍廣闊,除了自寫自畫、為他人圖書配插畫,也從事漫畫、海報、瓷器設計、電影、劇場和電視的創作。

歐森自1944年首次為書籍繪製封面,多年來已達二百多本,此外他也為將近300本書籍繪製插畫,其中尤以和丹麥民族詩人拉斯穆森(Halfdan Rasmussen)的合作最有默契,兩人結下難能可貴的終生情誼。

拉斯穆森原是一個懷抱強烈政治信念的詩人,但在二戰後,他開始為兒童寫風趣詼諧的無稽詩,受到孩子熱烈的喜愛,再加上搭配了歐森奇異的幻想和幽默的圖像,更為這些詩注入了新生命。倆人首次於1948年合作《五個小巨魔兒童》(Five Little Troll),1967年合作的《Halfdans ABC,每個字母都有一首有趣的詩歌,是丹麥數代人集體的童年記憶,每個人小時候都讀過這本書。


halfdan-rasmussen-side.png

丹麥民族詩人拉斯穆森(左,取自wiki)及歐森與其合作的《Halfdans ABC》內頁(取自ibspangolsen.dk

歐森自寫自畫的作品始於1954年的《小火車頭》(The Little Railway Engine),這本帶有實驗精神的創作,靈感來自他和一個兩歲小男孩的對話,他們常一起在天橋上,看來來往往的蒸汽火車。這本被翻譯成二十多國語言的作品,成為丹麥畫時代的童書作品,因為當時的童書多是寫實描述孩子的生活,插圖也大多為模擬黑白的照片,但歐森的插圖不僅運用全彩,而且帶有藝術的美感。

《小火車頭》的主角是一輛急著想親自上路,去外面世界看一看的小火車頭。歐森充滿律動感的素描線條,不僅畫出交通工具的速度感,也呼應著小火車頭亟欲冒險的躍動心情。歐森總是能用同理心來看待兒童的心情,小讀者和小火車頭一起出發歷險,再一起平安回家,情感上得到莫大的滿足。


xiao_huo_che_tou_.jpg

《小火車頭》內頁(取自ibspangolsen.dk

接下來他陸續出版了《雨》、《風》、《廣場上的報刊亭》等書,將知識、想像力和教育、啟發性結合在一起,但作品卻絲毫沒有說教的感覺。他總是以孩童的眼光,觀察周遭的事物,並保持對弱勢者的關注。歐森也喜歡戲劇化甚至無厘頭的題材,《樂婆婆和她的小狗》情節令人匪夷所思,《我們的鄰居是怎麼來的》荒誕離奇,《瓢蟲》中大玩藝術變身的遊戲,《貓屋》揭露隱藏在城市中的神祕樂園,一如他童年時探索的腳步。

丹麥人喜歡腳踏車,常用作交通工具,平均不到兩個人就擁有一輛腳踏車。難怪歐森於1959年出版的《彼得的生日》,會以腳踏車作為6歲小男孩的成長禮物。隨著腳踏車舒緩的節奏,讀者跟著遊覽哥本哈根的城市景致,參與城市生活的脈動,更深入彼得的夢想,分享一個小男孩對「快點長大」的無限想望。這本書還體現了丹麥人的幸福教養心法,那就是尊重孩子的選擇,和真誠信任孩子的感受。

歐森在台灣發行的中文譯本並不多,他於1962年出版的代表作《月光男孩》,應該是台灣讀者最熟悉的一本書。這本書的版式非常吸睛,和其他圖畫書大為不同,縱向長幅型的版面,像卷軸畫般,呈現月光男孩由天上緩緩降落至地面的動線。歐森在窄而長的空間上,連續呈現因時間而不同的場景,這是一種大膽的「異時同畫」的手法,視覺效果扣合著書籍的形式,完美地演出一場月光下的好戲。


yue_guang_nan_hai_nei_ye_-side_0.jpg

《月光男孩》中「異時同畫」的手法(取自ibspangolsen.dk


0412_gallery_ib_spang_olsen-x2.jpg

《月光男孩》內頁(取自ibspangolsen.dk

這個故事將月亮的物理性融入角色,月光男孩為月亮先生尋找同伴的過程,其實對他們兩人而言,都是重新了解自我的歷程,當肯定了自己,就不需要再尋找別人的認同了!歐森的設色優雅而溫暖,光影效果處理得非常有技巧,男孩漂浮沐浴在清澄的月色下,變化了23個各異的姿態。故事情節看來荒誕,敘述十分隨意,彷彿是一個爸爸即興為孩子編的故事,節奏卻自然順暢,畫面連續綿延,首尾一氣呵成,是一本別出新意的佳作。

丹麥境內多低地,海拔最高處不過173公尺,國土中分布了極多的濕地、沼澤和樹林,地理環境對文化產生了莫大的影響力,進而造就了獨特的民族性及傳說。北歐神話中本就有「精靈」一系,這種謎樣的生物,在安徒生的童話中也曾出現。精靈非神非人、善惡兼具,經常成為聯繫自然和人類的中介者。霧氣氤氳的沼澤,既神祕又充滿無限生機,正是精靈們隱身其中、大展身手的舞台。

歐森偏愛以素描的方式作畫,在1966年出版的《精靈家族釀美酒》(The Marsh Woman's Brew)中,他以純熟洗鍊的線條,敏銳地捕捉虛構生物的形象,並為這些不可思議的角色,塑造誇張的動作,賦予自由奔放的生命力。歐森的圖像充滿各種感官的觸發,似乎可以聞到、聽到、感覺到、嚐到裡面的經驗和細節。其中包含著他對生命的熱愛、對幽默的渴望,還有創作的喜悅和探索的歡樂。

歐洲各地普遍都有慶祝仲夏節的習俗,對於冬天日照短暫的北歐國家,夏天的太陽尤其珍貴,因此慶祝仲夏節的活動特別隆重。這個故事始於仲夏,就像一場奇幻的仲夏夜之夢揭開了序幕,精靈婆婆以大地之母的姿態,率領著精靈家族隆重登場。這些角色造型醜怪,卻帶有十足的喜感,行為突梯滑稽,卻不惹人討厭,如此戲劇性的開場,立刻帶動閱讀的驚喜,並喚起小讀者們的好奇心。


80383b4d9fa11309ce02a24261316677-down.jpg

《精靈家族釀美酒》內頁(取自chihiro.jpAmazon

歐森多年致力於研究各種版印的技法,為了呈現書中四季的流轉和變化,他採用紅、綠、藍、黑四色賽璐璐版版印,夏日的晴朗、冬季的陰鬱、春天的明媚,在繁複工法層層交疊套色下,四時各有自己的丰姿,處處都是好風景。他對自然深情的凝視,為這則鄉野傳奇,增添了新的意境,我們似乎聽到了一首歌頌生命的田園牧歌。

精靈婆婆既擁有魔女的巫性,也帶有酒神創造文明的能力,釀酒的工序經過了準備、調理、靜置,「時間」就是關鍵祕方,為其注入催化發酵的魔力,才能迎來充滿生命力的新醅。這個儀式性的過程,有如春神的祭典,帶來春天的信息,召喚天地萬物自冬眠中復甦、重生。在這個故事中,人類和精靈是和平共存的,在奇幻與現實生活的接軌處,呈現出真實的聚焦點。歐森不愧是說故事的高手,精準掌握住圖文虛實交揉的趣味。

除了1972年獲得安徒生大獎的殊榮外,歐森的作品還曾經得到「紐約時報最佳插畫獎」,以及丹麥文化部的兒童圖書獎等獎項。丹麥對這位國寶級藝術家極為禮遇,自1982至90年間,他擔任丹麥文化部童書文化委員會委員,同時活躍於丹麥皇家藝術學院的學術評議會,地位相當崇高。

即使已獲獎無數,歐森仍長年維持「每日一畫」的習慣,不因已擁有的成就,而懈怠創作的腳步。1983年的《跳不停的小紅球》,展現他生氣蓬勃的圖畫動能。頑皮的小紅球就像天真活潑的孩子們,為了尋找適合遊戲的地方,一路上到處闖禍。歐森的畫筆隨著小紅球的行進運動,靈活轉動視角,猶如明快的電影鏡頭調度,自由不羈的複線式描繪,讓畫面顯得輕鬆、活潑又有趣。


0789_gallery_ib_spang_olsen-x2-down-side.jpg

《跳不停的小紅球》內頁(取自ibspangolsen.dk

自19世紀佩澤森(Vilhelm Pedersen)被安徒生親自選定為他的童話繪製插畫後,丹麥的藝術家如攀登高峰,相繼挑戰為安徒生的故事畫插圖。日本福音館的社長松居直非常肯定歐森繪畫的功力,以及詮釋安徒生童話的獨特觀點,邀請他在1992年於日本出版了4冊的《安徒生童話全集》。歐森為了完成二百多幅的插畫,特別走訪各個童話故事的背景場所,進行實地觀察和素描,希望能深刻地傳遞安徒生童話的精神。

安徒生本來就擅長細膩描繪出場景和氛圍,讓聽故事的人如身臨其境,進入故事所創造的幻想世界,共享驚險與歡樂。大部分插畫家多關注於描繪童話中的夢幻和甜美,而歐森卻大膽犀利地表現出安徒生童話晦暗的一面,深掘出隱藏在故事裡的諷刺和隱喻,以及安徒生藉故事對現實社會的批判。歐森插畫中豐富的視覺語彙,既表現了文本的內涵,也啟發讀者重新思考安徒生童話的意義。


pic05-side.jpg

左起:歐森為安徒生200歲生日所繪製的紀念海報、《冰雪女王》及《拇指姑娘》插畫(取自medialynx.co.jp

他在獲頒國際安徒生插畫獎時曾說:「身為一個童書作者和插畫家,我要在變幻莫測的世界中,永遠站在孩子這一邊,並為他們進行創作。」他認為遊戲和想像力,能讓現實長出翅膀、打破界線。他說:「我們所謂虛構的東西,放在童書裡之所以會那麼有趣,是因為小朋友知道事情原本應該會怎樣,所以他們很享受超越界限的感覺。測試極限總是很好玩的。」歐森一生的作品,正是他每一次勇敢挑戰極限的見證。

2017年9月,為了慶祝日本和丹麥建交150週年,安曇野知弘美術館企畫了「丹麥之心」展,回顧歐森一生的創作和成就。是的,歐森的確是「丹麥之心」,當他於2012年1月15日辭世後,次日丹麥的媒體以「這一天,圖畫死了」致哀。「你為我的童年畫上色彩」是丹麥人送給歐森的人生註腳。

歐森的根在丹麥,丹麥的地形、風土、人文、兒童和民間信仰,在在哺育了他,成就了他不可思議的創作世界。而他也以非凡的作品回報自己的家園,潤澤了無數世代丹麥孩子的心靈。這應該就是童書無遠弗屆的力量吧!


1502209_681364945236375_1248409239_o_1.jpg

史班.歐森(取自Ib Spang Olsen tegninger粉絲專頁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