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伴讀 超粒方、亞次圓、邱顯忠》預告:Youtuber與他們的產地

部落格時期,人人都是詩人、影評人、作家。如今,人人都能化身youtuber,透過YouTube向全世界放送影像節目。本月伴讀以家庭為單位,邀請到知名youtuber兄弟超粒方與亞次圓,以及他們的電視製作人老爸邱顯忠。且看這三位各懷絕技的影像工作者,在單飛打拚之餘,首度合體組band談心。

▉一家三代都在做影像

走進邱家,空間劃分明確,有著大量書籍、音樂鈴和視聽器材。邱顯忠領我們參觀,他的妻子陳燕琦獨自一人安靜在廚房忙碌,準備一夥人的午餐。他特別叮囑今天必須早起的超粒方和亞次圓,過來打招呼。

亞次圓的眼神清澈、專注,臉型跟《北斗之拳》男主人翁肯西諾很相似。超粒方身上有些美式配件,眼神帶著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專注;兄弟倆的老爸邱顯忠,談吐與氣度明擺著是知識分子的典型。

一九八零中期,邱顯忠懷抱電影青年的熱情出國留學,當時,台灣電影已然沒落,他回國後,自然地成為電視公民。他的父親曾是板橋第一家電影院環球戲院的經營者,如今兩個兒子從事YouTube影片工作,他自己則是公視紀錄片、節目製作人。

邱顯忠語氣溫和講起親身見證台灣從電影到電視,繼而來至當今網路影像盛世,雖不免欷噓,但邱家祖孫三代,始終沒有離開過影像工作這件事,似乎讓他很感欣慰。即便,兒子們的專業領域,他有些陌生。

_DSC6420.JPG

邱顯忠說:「雖然工作都與藝文相關,但工作與生活的口味,我是可以分開的。」他以前就會帶孩子去看好萊塢大片或迪士尼影片,最近更是買了不少動漫相關書籍回來惡補,充分展現出父親接近兒子世界的努力。

▉不同世代的影像方法論

邱顯忠在2013年以《台灣百年人物誌》拿下金鐘獎,《公視藝文大道》則是二十四年公視生涯最後一個節目。而他最為一般人所知的,應該是由他擔綱製作的《誰來晚餐》第一、二季。

父親在電視圈的光環,對超粒方、亞次圓而言,並不是包袱,因為他們面向的目標並不同。

_DSC6683.JPG
儲藏室裡有書、錄像器材,還有兄弟倆小時彈奏的鋼琴

我問超粒方成為youtuber的初衷,「台灣很少有人接觸美漫,我一開始只是很想跟觀眾分享這方面的知識。」升上大學,比較能有自主時間後,超粒方就動念,將原先在Facebook發表的文字評論換為影片模式。隨著youtuber工作成為生活重心,超粒方決定休學,與夥伴們創業成立「加點吉拿棒」——第一個具有多位youtuber的專業影視知識頻道。「只有我一個人做影評,總覺得太單一,我想追求更多觀點的可能。」

與哥哥類似,亞次圓一開始只是想推坑,讓更多人喜歡日本動漫,不料一支十五分鐘的《你的名字》影像點評,竟讓他迎來超過十萬的點擊率,「直到那時,我才真正瞭解大眾化東西的影響力。」跟超粒方雷同,他也有一群夥伴,但並非固定團隊,比較類似迷你聯盟,大家會自動分工,將日本動漫領域切劃幾大塊,避免撞題。

邱顯忠在旁邊很感嘆地說:「他們真的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戰友,彼此會互相支援,上對方的頻道Feat*(編按:串場),不是單打獨鬥的,這跟我以前做電視節目是不同的。」

「我們生來就是網路世代,很多興趣與技能都是在網路上發展出來的。」還是大學二年級生的亞次圓補充,「再加上哥哥是家中唯一的榜樣,所以就跟他學影片製作,後來就變成youtuber了。」

這時,邱顯忠在旁邊笑笑地講,「怎麼,我不是榜樣嗎?」亞次圓立刻改口:「當然家裡有很多榜樣。」我們忍不住偷笑。

▉ 用不同方式守護家人的選擇

我請超粒方、亞次圓分享對父親作品感想,邱顯忠先跳出來解釋——想必出自深怕兒子們為難的體貼——「他們的成長過程裡,我都是做紀錄片居多,是比較硬的、不容易懂的東西。後來,開始做兒少節目的時候,他們又都已經長大了。」  

我問邱顯忠對超粒方休學跑去創業的想法,他口吻雲淡風輕:「孩子大了,得讓他們自己去決定人生。」但處處為兒子著想、提供建議,諸如,現在的粉絲都會長大,因此得逼迫自己成長,眼光要廣闊,云云——不難看出他的強大關愛力。

相對於邱顯忠的正面與積極,陳燕琦則是以更日常的方法,支撐著邱家。這會兒,廚房處飄來各種料理香味,早上沒吃的我,魂魄整個被直接扯過去。有許多鍋具碗盤、愛上烹飪課精研手藝的陳燕琦,始終安靜、優雅地忙進忙出,最後變出一桌豪華的西式餐宴。「她比較喜歡煮西式料理。」邱顯忠微笑補充。

_DSC6759.JPG

餐桌上,他們一家人吃吃喝喝,超粒方與亞次圓難得流露出孩子般的無慮神情。待兩兄弟吃完離席,我坐下來,問起邱顯忠夫婦的教養法。兩人侃侃而談,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陳燕琦提起超粒方剛學會爬行、走路不久,她便認真想辦法,用隔離的、用教導的、用說的、用念的,要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夠爬到廚房來。「我得讓他知道,廚房對小朋友來說很危險,絕對不能進來。」

我隨即提起超粒方以youtuber為職業,決定休學的事情,還沒有去過超粒方工作室的陳燕琦難掩憂慮,「我還在學習放下與相信。」

眾人吃完飯,準備轉移陣地去超粒方「加點吉拿棒」工作室。此時,亞次圓帶了行李箱要一起去——他提供清掃服務,來換取哥哥公司的一個空間——裡面裝滿了要拿去布置、裝飾辦公桌的公仔與戰艦。看他帶著珍貴收藏出門,陳燕琦開玩笑地說:「這裡,還是不是你的家啊?」但聽在我們耳裡,似乎都含蘊作為母親的擔憂、不捨和暗暗的撒嬌。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