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話》夜鶯總是在夜晚唱歌

(新經典文化提供)

如果《夜鶯》要拍成電影,並且允許我天馬行空地來選角的話,那麼我會選擇《冷山》的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來演薇安,因為那種忍辱負重之中的溫柔與堅強,就是我心目中薇安會有的樣子。而這本書的靈魂人物,也是薇安的妹妹伊莎貝爾,除了《亂世佳人》裡的費雯麗(Vivien Leigh),我想不出還有誰能擔任這個角色。她的美麗、勇敢,以及近乎任性的無畏,使我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眼前彷彿出現費雯麗栩栩如生的模樣。

故事背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法國,一對相差10歲的姊妹,因為個性的不同,選擇了不同的方式去面對戰爭帶來的變化,於是也就有了不同的際遇。戰火無情且狂烈,燒上身來時,被捲入其中的人們非死即傷,家園殘破與骨肉分離是難以避免的災難,個人面對這樣的大時代,無論對誰來說都是艱難的考驗。

再沒有比戰爭更讓人感覺自己的無助與渺小了吧,你曾經擁有的一切,可能在一夜之間被全部摧毀,個人生命也朝不保夕,根本不知道是否還能活到明天。這就像走入幽暗且漫長的隧道,不知道到達有光的出口還有多久,只能在黑暗中縮著身子默默前進,不管遇到任何事,唯有咬緊牙根往前走,因為遠方還有生死未卜的愛人,無論如何必須見他一面,這是薇安的選擇。

但伊莎貝爾選擇的是另一條道路,她不求自保,即使在敵人面前也挺直了身軀維持自己的尊嚴,她並且想方設法去幫助別人。才19歲的她,不惜冒著生命危險,把盟軍的飛行員偷帶出法國國境,其中過程驚心動魄,稍一不慎就會粉身碎骨,更別說若被捉入德軍之手,將是多麼不堪設想的狀況。伊莎貝爾的行動代號就是「夜鶯」,她置個人生死於度外,也愛上了另一個和她一樣勇敢的人,在時代的動蕩之中,這注定是一場不同凡響的戀情。

夜鶯總是在夜晚唱歌,這個名詞說盡了戰爭中的一切。在近於絕望的黑暗中,還是有清亮的歌聲。

據說伊莎貝爾這個角色是真有其人,這位勇敢的女孩本名是安德里.德容(Andrée de Jongh)。本書作者克莉絲汀.漢娜為了另一本書而研讀二戰資料時,發現了德容的存在。年方19的她為了幫助飛機被擊落的盟軍飛行員逃出德軍占領的法國,與父親合力找出一條穿越庇里牛斯山的逃亡路線,拯救了不計其數的人們。這個真實事件觸動了漢娜,在她心頭蘊釀多年之後,終於完成這本代表作。為了重現那條逃亡路線,漢娜還曾經親身走過一遍。

《夜鶯》是個充滿悲歡離合的大時代故事,從一個老婦人多年之後的回憶開始,而除非讀到最後,你不會知道她是薇安還是伊莎貝爾,這小小的懸疑,更增加了這本書對讀者的吸引力。

戰爭在漢娜的書寫中並不罕見,她的另一本力作,以阿拉斯加為背景的小說《不能沒有妳》,雖然沒有直接寫到戰爭的場景,但戰爭的陰影卻如影隨行。戰亂帶來的巨大影響,現實與生命的損失是可見的,不可見的還有對於心靈的衝擊與崩壞。當人心面對種種苦難、徬徨、不安全、不確定,感覺到的是自己的渺小與失落,但也可能因此激發出勇氣,感覺到相互扶持的高尚情操。

戰火可能摧毁家園與軀體,讓人顛沛流離,但愛是信仰,比死更堅強,終將撫平生命的傷口,治癒一切苦痛。

再沒有比戰爭更能呈現人性與命運了,然而無論如何,面對大時代的鋒火,能度過就是一種人生的成就。對戰爭中的人們而言,生命的每一天都不容易,活著本身就是一場壯舉,而在其中展現的愛與勇氣,將成為後世的傳奇。

ye_ying_-li_ti_shu_feng_shu_yao_ban_300dpi.jpg夜鶯
The Nightingale

作者:克莉絲汀.漢娜(Kristin Hannah)
譯者:施清真
出版:新經典文化
定價:48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克莉絲汀.漢娜(Kristin Hannah)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已出版22本小說,她曾是律師,而後轉行寫作,育有一子,與先生定居美國西北部與夏威夷。個人網站:www.kristinhannah.com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