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手提地球圖書館,尋找小王子的故事人:朱靜容

才去廈門探親三五天,她忍不住跑去當地的幼兒園敲門:「我想說故事給小朋友聽。」園長大驚失色,以為是侵門踏戶的兒童教材推銷員……

人稱「YY老師」的朱靜容,曾經拍過電視、做過唱片、當過編輯、寫過專欄,現在則一心投入繪本創作和推廣閱讀。但她總不知如何定位自己,笑說與其叫她老師,不如稱她「利用圖畫書戳泡泡的人」——戳標準答案的泡泡、戳只想安身舒適圈的泡泡、戳不與外界對話的泡泡。她說,因為社會不會只有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單一樣貌,若孩子還沒辦法走進世界,我們就把世界帶到他們面前來。


chu05.jpg

永遠都有新點子的YY老師朱靜容。

「我想把整座海洋帶給山上的孩子;把整棟圖書館帶到偏鄉小學;把整顆心帶到你面前。不止孩子,你我都似乎應該接觸更大的世界。」

朱靜容說自己似乎有著「貧窮基因」,從小便練就一身總與人群的追求「逆向」的非典型思維。

小時候,她的家庭擺麵攤,同齡的孩子還只能待在家裡乖乖寫功課時,她就已經於市井拋頭露面。晚上8點父親會準時回家看連續劇《保鑣》,她則和母親一起顧攤、收拾、洗碗,每天賺取一塊錢。

17歲為了《小王子》而填選法文系。大學畢業沒幾年,同學各個開始在職場翻滾、施展抱負,她卻又逆向選擇走入家庭,嫁給高中時弄丟跟她借的《小王子》、最後只能「娶她以示負責」的那個男人。婚後她也沒閒著,搞讀書會、到處說故事,但與「正常工作」睽違近30年。


chu01.jpg

就是因為弄丟這本書,身邊這個男人娶她以示負責。

當朋友頭髮逐漸花白,扳著指頭數算離退休還有多少年時,朱靜容的人生又與眾不同地大轉彎。她花掉積攢十多年的私房錢(加上老公贊助的「減肥基金」),年過半百才學習單飛。隻身拎兩卡皮箱,繞半個地球,飛到法國尋找初戀情人《小王子》,用僅剩的一身法式浪漫,重新把法文砍掉重練,當回一個「笨學生」。

狐狸:「一個人只有用心去看,你才能看見一切。因為,真正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喜歡用圖畫書戳泡泡的人,2015年9月反過來戳了自己一個大泡泡,飛離台灣。

朱靜容是在秋天出發,春天回家。在法國的8個月期間,為了省錢買繪本,白天忍著腳底筋膜炎,在法國的淒風苦雨中,飄著鼻水步行去念書、學畫、「上館子」。每個點對點距離至少半小時,每晚回到宿舍,就吃寄宿家庭提供的冷凍「霉」食。


chu08.jpg

小豬自畫像已是朱靜容的註冊商標。

相對於房東太太一熱再熱的回鍋冷凍食品,提供她能量來源的所謂「上館子吃到飽」,是「上」圖書「館」,找圖畫書、做閱讀筆記。波爾多、里昂,以及鄰近的週邊小鎮,每家圖書館與每條舊書街,都有她踏遍的足跡;她還參與了當地的閱讀節,結識許多專業故事人;甚至出任話劇演員,飾演很不像她自己的「顧人怨公務員」。

為什麼要做這些事?長期接受各圖書館、基金會或教科書出版社邀請,在各校遊走進行「閱讀教學」或閱讀理解課程的朱靜容說:「接觸教育圈久了之後,我發現人的視野會變得相對狹隘。日復一日被稱為『師』,逐漸看不到坐在下面的人(學生)的需求,接受其他事物的能力慢慢變小。」例如她常聽老師對學生說:「怎麼這麼簡單都不懂?」於是她非典型的腦袋又逆向思考,想當回那個「坐在下面什麼都不懂」的學生,重新找回學習的初衷。

喜歡自己找事做的朱靜容,「用旅行態度過生活」,僅靠兩卡皮箱過了8個月的異國日子,她發現身外之物可以越來越簡,心靈財產卻越來越豐。她說:「我的小點子一直噴,回台灣還在想可以怎麼具現化。」

事實上,朱靜容人還在法國時,即接獲明道文教基金會的規劃邀約。回台後,她以「地球」為主題,策畫了4場系列活動——用旅行箱陳列各國圖畫書的「手提地球圖書館」書展;由法籍講師親身與孩子近距離互動的「翻閱法國」真人圖書館;加入林生祥客家歌《種樹》的「聽大樹在唱歌」賞析活動;最後是「小小公民行動篇」,讓雲林沿海6所小學的孩童,學習擬出改善週遭的20個可能。

5歲的「蚊帳大使」凱瑟琳(Katherine Commale)為了非洲兒童,敢寫信跟比爾‧蓋茲募款。巴塞隆納幼稚園的小朋友,為改善全市的公園垃圾桶,集體向市長陳情。19歲的史萊特(Boyan Slat)花了3年時間遊說,讓清理太平洋垃圾的「海洋吸塵器」得以實現。朱靜容說:「沒有什麼不可能。」

她提到,「小小公民行動篇」一所小學的提案,令她印象特別深刻。這群低年級的小朋友覺得「校長室氣氛不好」(因為校長「長得」很兇),所以他們想改善這件事。沒想到小朋友討論正熱烈時,校長突然走進來,現場頓時結冰、全員傻住。可是,結果卻十分美好,因為校長不但接納了小朋友的建議,小朋友也聆聽了校長的心聲(因工作忙碌所以表情才經常比較嚴肅)。

原來,朱靜容心所嚮往的,是「對話」。

小王子:「人沒有想像力。只會重述著別人對他們說過的話……在我的行星上,有一朵花,總是她先開口對我說話。」

無論是婚後回頭念空大、參加讀書會帶領人培訓、加入台中故事協會行列,甚或後來十多年的遠距婚姻,每天靠一通電話互相問候「你今天讀了什麼書嗎?」爾今安然度過27年銀婚,都是因為渴望/滿足於對話。


17198559_1273452556078115_325611859_n_0.jpg

朱靜容的手作書。

她透過閱讀、畫畫、手作,與人群,與城市,與種種所見的自然/人文事物對話。以致於赴法面試時,被主考官削了一頓:「妳怎麼連從事什麼工作都講不清楚?」還得忍住憋屈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說:「圖畫書只是媒介,我不想成為推廣閱讀然後叫你買書回家的匠師,也不想教育誰、翻轉誰。閱讀不是教你怎麼讀,而是對話、互相看見,讓人與人之間通過碰撞,把彼此的世界帶給對方,增加各種可能。圖畫書的世界很寬廣,可以帶來各種驚喜。我對閱讀的熱愛從來不變,我的『工作』,其實單純就是介紹自己喜歡的這些事物。」

如果生活是透過閱讀分享的交互對話,那麼家人便是刻劃朱靜容記憶的年輪了。

當孩子大了、上小學4年級時,她開始對外說故事,講給學校、社區和圖書館的大人小孩聽,如今業已十多年,還擔任教師研習、志工培訓講師。

父親去世後,她發現光靠文字已逐漸無法捕捉父親的完整神形,於是她開始著手做書,從第一本《父親的臂膀》至今已多達數百部,占滿她6個書櫃。

求學時與先生同屬山地服務隊,多年來她依然延續當初的願念,如今觸角更遠達泰北滿星疊村,不但前往當志工,回台後還繼續為那裡的華文教育募書募款、出錢出力。

2012年,為了捐助泰北的華文教育,她動念出版了人生第一部自寫自畫的繪本《小豬的超級任務》;2014年再出《會說話的洞》,連印刷廠老闆都為之感動,當場掏錢助拳。4年來,兩本書三刷,已捐出十多萬元。


chu11.jpg

朱靜容自寫自畫的繪本。

個性總是不得閒的朱靜容,光是去廈門探親三五天,都忍不住跑去當地的幼兒園敲門:「我想說故事給小朋友聽。」害園長大驚失色,以為是侵門踏戶的兒童教材推銷員。

即知即行的朱靜容,總之就是狂。

朱靜容在華視《靴子裡的大世界》節目介紹《會說話的洞》。

2015年赴法前8個月,朱靜容一邊密集重修法文為出國做準備,一邊還不安於室,騰出雙手與空檔,創作純手工縫製、又寫又畫又勞作的迷你雜誌《讀創Zine》,每本都獨一無二,開放臉友訂閱。

2016年春回國後,見插畫家張真輔的幸福花生收成了,又立刻發動「好書會花生」,自製多用途手工布袋,加上幸福花生及繪本。每天做了幾個,就在臉書上叫賣幾個,盈餘同樣捐輸泰北華文教育。


chu04.jpg

朱靜容(左三)每年將賣書所得捐贈給泰北滿星疊村的華文教育。

2017的雞年,她又訂了新目標。朱靜容說,她想讀遍100本法文繪本,並到處去宣講法國繪本故事。台中國資圖、斗六繪本館、甚至高雄市立圖書館,不小心都可能撞見她「上館子吃到飽」的身影。

她說,走一趟法國之後,感覺整個世界的窗被開得更大了。她還想繼續存錢,在有生之年見識所有法語系的國家。

在各項有趣事物中兜轉的朱靜容,還有第三本自寫自畫,預計描寫「寂寞」的繪本《藍星人》,但未知何時才能完成付梓。停刊的迷你雜誌《讀創Zine》,也不知何時方能復活。

她就像個很新的靈魂,拎了一口很老的提箱。沒有沾染太多社會習氣,用看什麼都很新鮮的一雙眼,探索周遭各種可能,並將五花八門、忙碌閱讀各項事物的人生閱歷,通通塞進那口沒有容量限制的老皮箱。

因為閱讀與創作對她來說,都十分「有機」,一如她家那扇色彩斑斕如百衲被的大門一般。打開它,你不知道將會看見一個做啥裝扮的繪本魔術師,將與你分享箱子裡噴發出來的多少夢幻驚奇。

(本文所有圖片來源:朱靜容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