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黃麗群:買書當買面膜,不保證青春永駐,但一定金剛不壞

作家黃麗群

2018Openbook好書獎評選作業進入火熱期,主辦單位先推出三場暖身講座,為年底的閱讀盛事揭開序幕。首場講座由著有《海邊的房間》、《背後歌》、《感覺有點奢侈的事》的高人氣作家黃麗群上陣,11月14日在誠品信義店「閱讀者書房」展開。

黃麗群是一位身分多元的創作者,曾在平面媒體《中國時報開卷版》、《自由副刊》、《壹週刊》任職,其後轉戰網路媒體《娛樂重擊》、《旅飯》,資歷豐富,小說作品更是靈氣充溢,粉絲萬千。這位筆下一出手總能洞見世情的作家,演講題目竟然是「後來我就很少讀書了」,不禁令人浮想聯翩。

  • 講題:後來我就很少讀書了:閱讀的去神聖論
  • 講者:黃麗群(作家)

▉附加在紙本書的神聖意義,正是它愈趨邊緣化的原因

自陳是第一代數位移民的黃麗群,快人快語表示,她覺得強調紙本書的浪漫,其實頗有問題。「比如,有些人會說書是有溫度跟氣味的,」黃麗群嘴角上揚,「我家也有很多書,所以不要騙人了。書根本沒有什麼獨特的味道,如果有,八成是發霉了。至於溫度,書是常溫的好嗎……」感覺她在用力忍住要翻到十萬八千里外的白眼,「硬要說的話,大概只有冬天的時候,你把報紙攤開來蓋在身上,是能保暖沒錯。」

黃麗群不認為這種刻意將書籍神聖化的作法是有意義的,更不用說出版社或編輯們附加給書的道德義務,乃至於「人生必讀」之類的責任。「我看到那樣的推介都有點害怕,也會心生不滿——我虧欠你們嗎?就算是我自己的書吧,我也不覺得讀者有欠我什麼啊。」黃麗群語氣真誠:「所以,真的不用這麼悲壯,放鬆一點。這不是在暢秋(驕傲、囂張)喔,我是真心覺得,長遠來看,如果不對書加上那麼多神聖的想像,是有好處的。」

黃麗群眼中閃現慧黠的笑意:「當然也有那種愛讀難懂的書,把知識追索跟閱讀樂趣等同起來,很犯賤的人啦。」現場響起輕微笑聲,讀者有人點頭,各自心照不宣。

對黃麗群而言,閱讀書籍的基本功能不外兩種,一個是知識的需求,一個是娛樂的需求。前者在Google大神法力無邊的當代,幾乎趨於零。「以前的知識是成本,必須付出相當程度的時間與精神等代價,有時還需要有特殊管道,至少你得去圖書館埋頭苦讀。現在呢?你打開手機看直播、Youtube,都能得到知識,更快更有效。」

「書籍作為娛樂載體,比如近代小說就是因應18世紀中產階級興起,才大量發生。不用說那麼遠,我們小時候看電影是很不容易的,電視也有收播時間,所以讀書就是最方便的娛樂,那當然會是閱讀的黃金盛世嘛。可是來到數位時代,要打發時間、浪費生命,有的是比閱讀更好的選擇……」她望著擠滿現場的讀者們,「手遊和書,你們會怎麼抉擇?相信大多數人都會選手遊吧。」

坦然接受現狀的黃麗群講道:「其實,又何止於書籍,就連看起來非常主流的電影也在弱化中。像中國千禧世代的年輕人,甚至沒耐性在烏黑的電影院待兩個小時,他們覺得滑手機更能滿足需求,畢竟有那麼多抖音或其他類型的娛樂可以替代。換言之,人類的使用習慣正在徹底改變。如果從這個角度看,紙本書成為邊緣,不是很合理嗎?所以,真的用不著太嚴肅緊張。」

xiao_dao_ju_.jpg

▉讓書籍的想像往外走,重新定義閱讀

但黃麗群並不認為紙本書會就此滅亡,「舉個不太優雅的例子,」她環顧充滿書的場所,相當抱歉的樣子:「比如蹲式馬桶好了,當抽水馬桶誕生時,有個普遍說法是蹲式馬桶會消失。但有嗎?女生就知道,像我在外面上廁所,會挑的一定是蹲式,而不是坐式。那麼多人坐過,會乾淨嗎?這個意思是什麼呢,就是舊的東西會持續存在,只是需要的原因變了。」

「所以,只是我們需要書的理由,跟以前再不相同。」黃麗群氣定神閒地說:「應該是5年前吧,我記得歐美的藍燈、企鵝出版社,重新推出一系列經典的書籍,全都是布面精裝,還附上精美木版插畫。亦即,書被當作收藏品的概念,可能是另一種出路。現在的書籍,必須是非常誘人的選擇才行。但這麼一來,作者對書的影響力可能會變小,而書籍設計與裝幀會愈來愈重要。」

當一個新的載體出現,舊的載體總要面對死亡預告,但實際上,書籍沒有被完全取代,廣播、電影和電視也沒有,手遊也沒有消滅PS4或Xbox,只有更多的形式並存。書的形體也在經歷有機性的變動,除去紙本書,還有電子書、有聲書。

黃麗群說:「我看過歐美書籍的銷售統計,今年的紙本書,終於止跌回升。電子書則是逐年下滑,但這可能是由於他們提高電子書的售價,不符合讀者期待的緣故。但有聲書確實在上升中。原因可能是,視覺是一種支配性很強的感官,人很難一邊看電影一邊看書或一邊讀書一邊開車吧。但聽覺可以,煮飯的時候聽有聲書,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我們對書籍的想像,必須往外走。對書的想像,不應該只是書,不要用既定的紙本形式,侷限、縛綁住書的其他可能。否則,對書必須是紙本的僵固想法,也就只是戀屍癖罷了。」黃麗群舉例:「就像今天有人說走路很浪漫,所以你不能搭高鐵,給我走路去高雄,好好地享受沿途的風景。這不是很可笑嗎?我們應該讓書自由,重新去定義,讓閱讀愈來愈多元多樣,讓文字製品的模式持續變化、擴張。」

yan_jiang_.jpg

▉人生不應該什麼都以快速的方式來解決吧

談完總體現象後,對黃麗群個人來說,在這樣的時代,讀書究竟有何意義?

她表示,數位時代最讓人疲於應付的部分,就是資訊量的恐怖蔓延。「比如說反白、Copy和截圖,一個訊息的擴散速度,是非常驚人的,超乎人類史上的任何時刻。現代人一天接觸的資訊,說不準就是19世紀人一生所能處理的量。我覺得人的腦袋和眼睛,應該不是被設計來應付當前被無數稠密資訊包圍的情況。」她也開玩笑地說:「如果你們有孩子要讀醫科,我真心推薦讀眼科,前景一片大好。」

黃麗群想要慢下來,不是為了詩意的停頓,而是身心健康的理由。「不是有快思慢想的說法嗎?快思是生存機制,在某些危機發生的時候,你不能說還要沉澱一下,你得當下就決定,否則劍齒虎就會吃掉你。在我們所處的時代,所有事都太快了。而緩慢有其必要。人是需要有脈絡、系統地去整理、建構具有深度的認知。」

此所以,黃麗群會將手機的推播功能悉數關掉,就是基於資訊太多太快了。「以前談戀愛、寫情書,你寫一封寄出去,收到對方的回信,再怎麼快,都要個3、4天。但眼下呢,不要說3天,你膽敢3個小時訊息已讀不回,就很麻煩,搞不好3分鐘沒回就會出大事。所有的事情,都非常迅速即時。但不能什麼都用速度來解決吧。所以,我覺得閱讀是最好的一種『時間感』的獲得。」

當她想從快速的環境裡剝離,當她想將時間的速度慢下來,當她想逃脫鋪天蓋地的即時資訊,閱讀是唯一有效的方式。黃麗群說:「閱讀讓人進入另一種時間,自我的時間,完整的時間,而這樣的時間感,能夠製造不被打擾的空間。」

隨後,黃麗群再講到實體書的購買,「為什麼該買呢?主要是,現在的書上架,如果你沒有當下趕快買,可能三個月、半年後,就真的會斷版,買也買不到。而且我現在買書,都像是在買面膜的心情。我說真的,不是一定要買了立刻讀、寫心得才行。不需要抱著那麼大的使命啦,你就是買回家放,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讀。面膜會過期,書還不會壞咧。」

huang_li_qun_.jpg

▉後休刊佛系阿姐保證好看的《大裂》、《愚者之毒》

講座最末,黃麗群推薦兩本書──

一本是胡遷的《大裂》(時報出版)。去年辭世的胡遷,另一個身分是導演胡波,今年以片長近四小時的《大象席地而坐》強勢入圍金馬獎。黃麗群這麼說胡遷的作品:「這個人就是這個人。我的意思是他是無法被歸類的,他是用他自己的人生在完成作品。《大裂》有很精彩的短篇小說,如果你喜歡具備影像感的文字,應該會滿享受的。他的《大象席地而坐》也很厲害,我遇到瞿友寧導演,看完以後跟我說,那是非常優秀的電影。」

另一本是日本作家宇佐美真琴的推理小說《愚者之毒》(獨步文化)。黃麗群讚嘆作者以1965年日本福岡礦災事故為引子,從昭和年代日本全力發展寫到後來經濟泡沫時期的華麗頹放,再轉入平成年代儼然佛系的遲緩情勢,「她一次寫了三種年代的不同風格與精神,文字又很乾淨。你們知道的,我不太喜歡冗長囉唆的東西,《愚者之毒》真的是好看,我才推薦。」

he_zhao__2.jpg


▇2018Openbook好書獎

▇來看看超過300位讀者的年度好書吧!

46525834_494388017636101_5109323950366654464_n_0.jpg

▇2018Openbook好書獎 閱讀大使 連俞涵

▇得獎好書,各大網路與實體書店熱烈推廣中

he_jia_ren_.jpg

hui_xiong_ai_du_shu_.jpg

readmoo.jpg

du_ce_2.png

san_min_shu_ju_.jpg

you_shan_shu_ye_he_zuo_she_.jpg

jin_shi_tang_.jpg

shu_lin_shu_dian_.jpg

bo_ke_lai_.jpg

cheng_pin_.jpg

131105momo_logobiao_zhun_zu_he_-heng_shi__0.png

 

指導單位:wen_hua_bu__0.jpg  

主辦單位:openbook.jpg

贊助:

yu_cai_yu_hui_.jpg

xie_xu_ying_2.jpg

hong_jian_quan_2.jpg

合作夥伴:

go92_0.png wen_xun__0.jpg gao_chuan_zhen_.jpg guo_tu_logo.png
xin_bei_shi_tu_logo.jpg zhi_sheng_logo_0.jpg

zhou_kan_bian_ji__0.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

l_820x312_2_2_suo__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