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推理在香港:小說家陳浩基談港台推理

左起作家陶傑、編劇鮑偉聰、小說家陳浩基(攝影:佘世培)

在香港,提起陳浩基的名字,馬上聯想到的大概是他博得的一系列外國書獎和推薦名銜。陳浩基絕對是個在外地比在本地更受注目的作家,所幸今(2018)年的香港書展並沒有忘記他,雖然主題為「愛情」,但也有非愛情部分,其中一場講座就請來香港著名作家陶傑和編劇鮑偉聰,與陳浩基對談「推理在香港」。

▇推理小說就是一個嚴謹的編劇過程

被導演王家衛買下版權的陳浩基經典作品《13.67》,是個長篇又跨越多個時代的故事。主持人鮑偉聰好奇他在創作時,是先從劇情上的爆點出發去構思,還是基於市場的考量?

13.67.jpg

陳浩基輕描淡寫地提到:「第一章的故事原是為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比賽而寫的。當年的比賽主題是『安樂椅神探』,那時我想創造一個最極端的安樂椅神探,忽發奇想,能不能有一個只能說『yes』和『no』,卻仍可以破案的角色?」待故事完成了,擱筆的那刻,陳浩基發現字數達到35,000字,超出限制30,000字太多,所以他決定把這個故事留待日後再用,馬上另寫一篇小說參賽。這個「無心之失」正好造就了一部長篇傑作的誕生。

在《13.67》的創作過程中,大綱的構思具有相當主要的作用。陳浩基提到:「基本上我用了七成以上的時間來製定故事的流程、人物表、時間表、地圖,餘下不足三成的時間才真正下筆寫作。原本考慮整個故事有3段:第一段發生在當下2010年代(但當初未能決定是哪年),第二段發生在80年代;第三段在60年代,但一開始寫大綱和做資料搜集時,我又發覺故事可以再寫長一點,發展到5段時間。」

故事要發展成這麼大的時間跨度,設定大綱時要很清楚仔細──主角生命的不同階段,在哪年出生、哪年開始當警察、哪年升職,都要列得清清楚楚,無論是否會在故事裡向讀者一一說明。鮑偉聰對此深感共鳴:「這種方法根本就是電視劇編劇了。」

step.jpg《13.67》雖為長篇故事,但並非作者一氣呵成之作。陳浩基形容《13.67》不過是一部短篇合集,寫到半途,他忽然想換換口味,寫點其他東西,於是跑去寫了《S.T.E.P》的第一章,那是一部講未來世界、big data的科幻作品。

完成第一章後,陳浩基傳給一直想合作的台灣推理小說作家寵物先生(第一屆島田莊司獎得主),看他有沒有興趣續寫,然後就開始了一人寫一個章節的合寫計劃,最後出版了《S.T.E.P》。可是這個行為就讓鮑偉聰感到非常痛苦:「這種創作方法對編劇來說絕對是一個災難!」

港台推理小說之別

陳浩基指出,香港讀者接觸到的推理作品,絕大部分都是由台灣翻譯的,因此他們對推理類型的喜好不多不少都被台灣主導了,跟台灣一樣主要吸收日本和歐美的推理類型。

不同的是,在台灣,對推理寫作有興趣的人會有較完整的教育,例如大學裡設有推理研究會,從學習時代已經知道哪部作品一定要看,哪些作品有助自己的寫作路向。

相較於台灣,陳浩基認為香港的推理創作者沒有這麼完善的配套,有點亂打亂撞,但也走出一條集各家大成、糅合多種風格的路,說不出師承,卻有本身的趣味。

以台灣重要的比賽「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為例,香港的得獎者其實不少。除陳浩基外,第三屆的得主是旅居加拿大的香港人文善,她的得獎作《逆向誘拐》已被香港導演黃浩然翻拍成電影,預計今年內將上映。第五屆得獎者黑貓C也是香港人,他的得獎作《歐幾里得空間的殺人魔》用純數學的概念來寫,非常特別。黑貓C同時涉獵多種寫作,除推理外也寫輕小說和其他東西。甚至藝人莫文蔚的兄長莫理斯也寫起偵探小說,出版過一本名為《神探褔邇,字摩斯》的小說,以早期殖民地香港為背景,戲作福爾摩斯,並加入武俠、歷史等元素。

getimage-horz.jpg

由此看來,香港並不乏推理小說的作者,但為甚麼偏偏只有陳浩基有如此的知名度?陳浩基提出㿂結在於,香港人喜歡或認知的推理小說都是外國作品,如東野圭吾,本地推理小說家沒什麼宣傳的方式,如果沒有爆紅的作品,難與翻譯作品競爭。

陳浩基的作品忽然受到關注,多是因為賣了版權,先在外國受到關注,香港的人才回過神來注意到他。「我一開始是跑去參加不同的比賽,透過比賽讓出版社認識自己,再等他們來洽談出版的事情。」陳浩基回想。

要不要遷就讀者?

得獎絕對是近年來讓作家瞬間受到廣泛認識的主要方法,陳浩基不也諱言得獎和登上排行榜令他的作品更受注目:「日本每年也會有不同組織為書本和作家製作排行榜,推理小說、漫畫也有這類排名。能夠登上《週刊文春》的排行榜,無疑令我的書在書店有更好的位置。」

市場位置和反應是重要的,而當香港的市場未必能夠支持一名作家時,要不要遷就香港讀者便成為兩難的困境。這也是某些香港讀者對陳浩基作品的質疑:文中夾帶太多關於「香港常識」的解釋,似乎沒有照顧到香港本地的讀者。

img_6664.jpg
陳浩基(攝影:佘世培)

如何取捨香港和台灣的讀者?陳浩基承認:「我的作品的確以台灣讀者為主,多加解釋也是為了一個更大的市場,單靠香港未必能夠完全支持我。」

未來,陳浩基將續寫一部版權已過了期的舊作,也會在不同園地發表短篇作品,同時可能將《網內人》發展成一個系列。雖然有不同的質疑與兩難,但不論對台灣或香港的推理愛好者而言,這些未來的規畫仍令人期待。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