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8月歐美童書藝文短訊


得過兩屆紐伯瑞兒童文學獎的凱特˙狄卡密歐(Kate DiCamillo),構思5年完成通篇只有一個「啦」字的新書《La La La》,預計10月出版。擔任插畫的Jamie Kim表示:「插畫通常是讀了作家手稿後,才能試圖進入書中的氛圍,但接下這個沒有文本的工作,剛開始真的十分困惑。」原來狄卡密歐這回企圖用幾乎不存在的話語,來傳達一個孤獨的孩子被理解的渴望。

La-La-La.jpg

英美童書作品出現一波描寫難民危機與相關議題的書寫風潮。從目標讀者為4歲幼兒的圖畫書,到寫給國高中生看的小說,多部近期出版的新書,均以穆斯林難民兒童為故事主角,探討難民危機此具有道德爭議的課題。其中有些作品還觸及頗具挑戰性的議題,比如伊斯蘭國的崛起,以及遜尼派與什葉派雙方的宗派鴻溝等。
這波有關穆斯林難民的童書出版潮,與當前世界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危機相應──數百萬計的平民(當中有許多是兒童)努力逃離敘利亞、伊拉克與阿富汗境內的戰爭與動亂。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資料,光是敘利亞內戰,就讓超過200萬兒童流離失所。賽門舒斯特出版社(Simon & Schuster)專營穆斯林主題的童書主編賈佛瑞(Zareen Jaffery)說:「當今的世界非常複雜,讓孩子們理解它真實的樣貌至關重要。」


N.H. Senzai.jpg

童書作家N.H. Senzai(取自官網)

有些相關的新小說描摹了危險的旅程,因為難民們把生命交託給人口走私者,還必須冒著生命危險闖過被叛亂團體與極端份子控制的內戰地區。比如N.H. Senzai 的《逃出阿勒坡》(Escape From Aleppo),描寫敘利亞女孩娜迪雅在內戰爆發、民主失序後,從家鄉逃往土耳其的艱險路程。葛拉茲(Alan Gratz)的《難民》(Refugee)描寫的是12歲男孩馬默在家裡被炸毀後逃亡的故事。
葛拉茲以舉世皆知的敘利亞男孩從轟炸得滿目瘡痍的斷垣殘壁中被拉出來,全身覆蓋著血跡與灰燼,一臉木然的照片為藍本,塑造出傷心震驚到連眼淚都流不出來的弟弟瓦里德這個角色。葛拉茲表示:「我想讓故事中每個難民的角色都清楚浮現,想把統計數字轉為孩子能夠連結自身經驗的名字與臉孔。」《難民》首印量超過20萬冊,書中加註作者的話,抨擊川普總統的旅遊禁令,特別提及在逃離敘利亞的大約500萬難民中,美國只接納了不到1%的人口。
加拿大某些公立學校則採用描繪敘利亞難民的圖畫書為教材,以對學生解釋難民危機,及抵達該國的敘利亞學生在精神上面臨的痛苦與挑戰。

超現實主義巨擘達利(Salvador Dali)於1969年繪製插畫的《愛麗絲夢遊奇境》近日再版。畫家遇見兒童文學經典,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儘管達利和《愛麗絲》作者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的國籍、感性和生活年代都天差地別,兩人藉由藝術所創造的世界卻頗富類似的奇異趣味──達利的藝術中充滿詭譎的奇形怪狀物件、隱晦的象徵和在觀者心頭縈繞不去的空曠景色;卡洛爾的作品裡盡是文字遊戲、奇想和數學。
1969年,藍燈書屋編輯邀請超現實主義大師為該公司每月選書俱樂部的選書《愛麗絲夢遊奇境》繪製特別版的插畫。達利為這次邀稿繪製了12幅卷首插畫,每一幅都有簽名,另外還為書中每個章節各繪製了一幅插畫。半個多世紀以來,這個特別版的神祕傑作都只有少數收藏家與學者得見,直到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決定為《愛麗絲夢遊奇境》150週年紀念再版發行這個版本的書冊,一般讀者才能親炙這本奇書。
這個版本的《愛麗絲》還收錄了與達利合作的數學家湯瑪斯‧班邱夫(Thomas Banchoff)與北美卡洛爾學會會長馬克‧波斯坦(Mark Burstein)的相關論文。波斯坦寫道:「不管是對卡洛爾或超現實主義,某些人視為瘋狂之物,可能被另一些人奉為智慧。」這個卡洛爾與達利的獨特交會,開啟了對於無意識、非理性與想像的世界,新的探索空間。

英國小說家菲力普‧普曼(Philip Pullman)舉世矚目的新小說《美麗的野蠻人》(La Belle Sauvage)未上市先轟動,預購已高居暢銷排行榜單。然而書商削價販售的策略讓作家憂心低廉的書價貶抑了閱讀經驗,普曼呼籲:如果文學的文化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廢除「市場基本教派」有害的教條。
普曼是英國作者協會會長,協會正發動一項活動,要求出版商停止傷害作者權益、減損作者收入的行徑,執行方式是不再提供讀書會與超市太多書價折扣,當然由普曼自己的作品開始。普曼表示:「每個人都應該從健康的書市貿易中獲益,從作者、出版商、通路、書商、圖書館,尾端是讀者。國家也因此在其他方面獲益,這部分在短期並不明顯,但只要長期推展就能清楚凸顯。如果一個國家任由其文學的文化消逝,就表示它在根本上並不在乎。」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