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書房》第168屆芥川獎、直木奬皆由2作家雙雙並列獲獎,及其他藝文短訊

(圖片來源:THE PAGE(ザ・ページ)

【得獎消息】

▇第168屆芥川獎及直木奬評選於本月19日公布,本次兩項文學獎皆由2位作家並列獲獎。獲得芥川獎殊榮的,分別為佐藤厚志《荒地的家族》(新潮社)及井戶川射子《人世間的喜悅》(講談社);直木獎獲獎作品則為千早茜《白銀之葉》(新潮社)及小川哲《地圖與拳》(集英社)。

2021年以首部單行本《象的皮膚》入圍三島由紀夫獎的作家佐藤厚志,以新作《荒地的家族》(新潮社),書寫災難倖存者的掙扎和迷茫。對想回歸原本生活的人而言,所謂「原本」,確切指的是什麼時間點呢?40歲的園藝師坂井祐治雖在自然災難中倖存,但大地震發生的2年後,他的妻子因病過世,他也因在海嘯過後失去工作所需的生財工具,過著苦哈哈的日子。在311東日本大地震受災地仙台出生、成長、就業的佐藤,細緻地刻畫災難倖存者無法回到日常的喪失感,以及未曾停歇的徬徨,在評審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另一位芥川獎得主井戶川射子,則是2016年開始在藝文雜誌連載作品的詩人暨小說家,她透過第2本小說集《人世間的喜悅》,書寫日常生活的亮點以及世間的美麗之處。在書名同名短篇中,井戶以少見的第二人稱視角,講述在購物中心喪服賣場工作的主角「你」與少女的互動,在一眾候選作品中別具特色。


芥川獎得獎作家佐藤厚志(左)及井戶川射子(圖片來源:THE PAGE(ザ・ページ)

直木獎得主千早茜,在2008到2009年以出道作《魚神》連續斬獲昴文學獎新人獎及泉鏡花文學獎後,便持續活躍於文壇,著有《形跡》、《男性友人》、《透明的夜晚芬芳》等代表作。去年秋天發行的《白銀之葉》,以戰國末期的石見銀山為舞台,描寫一名被天才山師喜兵衛收留的少女小梅,在男人掌控的採礦業艱難打滾,不斷歷經與所愛之人別離,努力在混亂世道中奮力求生的大河長篇小說。千早以深具臨場感的寫實筆觸及細緻的情景描繪,刻畫小梅所遭遇的感官慾望及死亡陰影,作品凝練而豐滿,被評審委員盛讚為「極為美味、令人沉醉,但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出來的果醬一般的作品」。

同獲直木獎的小川哲,去年10月便以同作《地圖與拳》奪得第13屆山田風太郎獎,得獎作品資訊,詳見〈2022年11月東亞書房〉


直木獎得獎作家千早茜(左)及小川哲(圖片來源:THE PAGE(ザ・ページ)

▇第15屆MOE繪本屋大獎評選在去年底揭曉,插畫家暨繪本作家鈴木典丈以《緊急事故圖鑑》(小學館)奪得首位。鈴木將孩子們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千奇百怪危機事件,以處理難易度區分為5大類,包含「鋁箔包飲料的吸管掉進去拿不出來」、「找不到透明膠帶的膠頭」、「停放自行車時致使旁車骨牌式倒塌」等生活危機。

《緊急事故圖鑑》透過趣味橫生的插圖和文字,列舉各式緊急狀況、連鎖效應、處理方式等,不只讓大人會心一笑、小孩捧腹大笑,也讓生活經驗不足的孩童記得「別做這樣的事啊」,可謂寓教於樂的經典。第2-5名的入圍作品,則分別為吉竹伸介的《雖然我的頭髮亂七八糟》(白泉社)、しおたにまみこ的《小魚兒上學去》(偕成社)、田中達也的《變變變》(福音館書店),以及田中光的《有貓!》(ポプラ社)。

【業界新聞】

▇日本紀伊國屋書店於去年底發布「2023最佳推薦書單」,列出推薦書籍共計30本。紀伊國屋自2003年發起「紀伊國屋最佳推薦!」企劃,至今已持續20年,每年皆由書店內部員工,選出過去一年間發行的新書中,覺得有趣、最希望顧客入手的書籍。


(圖片來源:紀伊國屋書店

今年的推薦書籍前5名,分別是凪良汐的《你,璀璨如星》(講談社)、一穗ミチ的《請在光之處》(文藝春秋)、夕木春央的《方舟》(講談社)、年森瑛的《N/A》(文藝春秋),以及英國作家克里斯.惠特克(Chris Whitaker)的小說《We Begin at the End》日譯本《我等自黑暗窺視天光》(早川書房,鈴木惠翻譯)。

▇曾4度榮獲有「漫畫界奧斯卡」美譽的美國艾斯納獎,在亞洲及歐美皆坐擁忠實讀者的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於今年1月出版新書《毛骨悚然的深淵:恐怖誕生之處》(朝日新聞出版)。漫畫事業迎來35周年的伊藤,首度以文字形式,揭露腦中各式各樣的「黑暗祕聞」,從名作誕生的內幕,談到靈感泉源、角色形象、情節設計等,讓讀者得以一窺各種天外奇想和詭譎故事從無到有的生成。

【作家動態】

▇去年10月以《故事在紫煙的彼方》奪得第21屆「這本推理小說好厲害!」大獎的電視台編劇小西マサテル,在得獎後與寶島社合作,將作品正式命名為《請一直當個名偵探吧》,於今年1月發行單行本。

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居然也可以是個名偵探?小學教師小楓的祖父,過去曾是一名小學校長。現年71歲的他,因罹患路易氏體失智症,開始出現幻覺與記憶障礙等症狀。奇妙的是,當小楓向祖父傾訴身邊發生的謎團時,祖父卻能重拾知性的一面,為小楓解決一個又一個難解之謎。小西結合西方推理小說中「安樂椅神探」的形象及日系日常推理派風格,呈現通透颯爽的本格推理連作。

▇以《百鬼夜行》及《巷說百物語》系列大放異彩的妖怪推理大師京極夏彥,於今年初發行睽違6年的《書樓弔堂》續作《書樓弔堂:待宵》(集英社)。《書樓弔堂》系列設定在明治時期,東京郊外一間名為弔堂的書店,收藏古今中外各類書籍。

神祕的弔堂主人,為心有迷惑之人提供指引,讓他們與命中註定的書籍邂逅,並使已死之書找回意義。在第3部的《待宵》中,因思想變節而遭受批判的德富蘇峰、還未開始撰寫偵探小説的岡本綺堂、學生時代的竹久夢二等人,都為尋找某本屬於自己的書,成為弔堂的訪客。繼《破曉》、《炎晝》後,京極這次以弔堂附近經營甜酒賣店的老伯視角,揭露明治30年代後半,日俄戰爭步伐漸漸逼近的時期,空氣中難以平息的浮動,以及書與人之間微妙的緣分。

▇曾在媒體業擔任司法記者的齊藤彩,去年底發行首部著作《名為母親的束縛,名為女兒的牢獄》(講談社),書寫致命的親子關係、無法脫離的原生家庭,以及愛與恨的糾葛。某天深夜,將母親殺害的女兒,在推特上傳一則訊息:「終於將怪物打倒了。這下總算放心了。」其後,滋賀縣琵琶湖南側河岸,出現一具手、腳、頭部皆消失,僅存軀幹且損傷嚴重的遺體。經調查鑑定,死者身分為居住在河岸附近的58歲女性妙子,嫌疑犯則是與她長年共同生活的31歲女兒朱理。

從小學業優異的朱理,被母親強硬要求考取錄取率極低的國立醫學大學,卻因為不斷落榜,持續9年失學無業。妙子與女兒朱理是如何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從家庭關係中逃離,和妻子長年分居的妙子丈夫,又為何如透明人般毫無存在感,也未察覺母女間崩壞的關係呢?在這部紀實作品中,齊藤透過案件調查、角色供述,以及記錄著兩人相處的往復書簡,揭露出殺人事件背後,母女之間窒息的相生相剋。

▇來自美國的學者格雷格.凱茲納傑特(Gregory Khezrnejat),繼贏得京都文學獎的出道作《鴨川Runner》後,又在今年初以第2部作品《開墾地》(講談社),入圍第168屆芥川獎。凱茲納傑特在提筆創作前,花費10年時間投身日本文學研究,並於2017年取得同志社大學博士學位,現為法政大學國際教養學部副教授。

2021年出版的《鴨川Runner》,從第2人稱視角,娓娓道來前往京都工作的外國青年,在日常生活及人際相處中感受到的違和感、不安,以及對自身和外在世界的反思。新作《開墾地》再續「跨境」主題,講述留學日本的羅素,回到故鄉南卡羅萊納州後,與出身伊朗的父親一同生活和交流的點滴。父親的鄉音、羅素的母語,以及陌生的日本話,凱茲納傑特在2個人、3個語言的縫隙間,細膩地捕捉身分、自我認知與共情的生成。


美國學者格雷格.凱茲納傑特出版第2部作品《開墾地》(圖片來源:法政大學

▇2019年以出道作《改良》榮獲第56屆文藝獎,隔年即以第2部單行本《破局》奪得芥川獎的小說家遠野遙,於今年1月中出版新書《浮遊》(河出書房新社),帶來超越《破局》的感官衝擊。

身為高中生的風夏,每晚都在某個男人家裡,坐在他柔軟的沙發上,在男人前任戀人的人體模型下,玩著恐怖遊戲,持續從惡靈們的追捕中逃脫。遠野透過淡然的敘事筆調,以及遊戲與現實、幽靈與人逐漸模糊的界線,塑造出讓人毛骨悚然、顛覆既有恐怖概念的驚悚故事。

▇出版名作《再見,德布西》、《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嘲笑的淑女》的作家中山七里,於今年初發行全新小說《節慶的劊子手》(文藝春秋),書寫司法與私法的抗衡。任職警視廳搜查一課的瑠衣,與擔任建設公司課長的父親相依為命。某天,父親的同事因交通事故身亡,別課課長不久後亦在車站落軌而死,就連瑠衣的父親也死於工地現場。負責偵辦事件的檢調,認為瑠衣父親等3名死者,有暗中收受非法所得的嫌疑。瑠衣認為父親可能被公司利用後遭到滅口,卻苦無證據。此時,一位私家偵探鳥海出現在她面前,並告知讓瑠衣全身爲之一震的驚人訊息。若法律無法制裁罪惡,是否能有復仇的劊子手,為受害者代行私法呢?

▇著有《蜷縮的愛》、《我的阿姨》、《鐵道少年》的文學獎作家佐川光晴,將在本月底推出新作《作隻貓吧》(實業之日本社)。

「有的時候,真想活得像貓一般看看啊。」擅長刻畫青少年成長與家族羈絆的佐川,這次透過8個以貓為主題的短篇,包含臥病在床的小學生芳子與新生小貓互動的〈小咪教我的事〉,Gay Bar打工的高中輟學生與「貓王艾維斯」相逢的〈逃跑就好了〉,以及孤獨獸醫師面臨人生難題的〈貓的報恩〉等,書寫人與人、人與動物相遇的生命故事。

手指點一下,您支持的每一分錢
都是推動美好閱讀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