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射計畫》肉身消逝,而我在──再讀《傾國怨伶》

(圖片來源:Unsplash/Alex Lvrs;書封來源:《傾國怨伶》(登錄號T2019.001.0725),文化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

漫畫是載體、是傳播媒介,也屬於時代的光。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接收了一批臺灣漫畫,每雙月發行《漫射報》專刊,邀請不同專家一起閱讀館藏,第6期「館藏速寫」單元特別邀請作家馬翊航閱讀台灣少女漫畫經典,也是籌備小隊的珍貴藏品《傾國怨伶》。

游素蘭是青春期影響我最深的漫畫家,除了絕美的畫技、穿越古今的人物設定,她作品中透露出的宿命與執念,對於還在摸索情感(或者把個人經驗戲劇化)的鄉村少年來說,有著不亞於都會生活的吸引力。

《傾國怨伶》的女主角蔚詠倩,除了有著時髦外型、俐落的身手,其人物設定,則有一種「媒介」式的魅力。如果李盈的能力是穿牆、浮水、使重力產生變異,那麼詠倩則有著連結時空、記憶的地位。與心愛之人離別的記憶、死亡的記憶、被篡改的記憶、不能被清除的記憶——為什麼《傾國怨伶》(加上《唐宮夢》與《火王》)的世界需要連結上古、唐代與現代?除了作者奔馳的想像力以外,如今也更能理解,關於生命、記憶的執迷與頑抗,在這部作品中佔有的支點。

那被重新敘述、掩蓋事實的碑文、被鎮壓在墓穴中的女性、徘徊在時空中的怨憤與幽魂,表面上是言情的,但對於仍是國中生,尚不知曉關於女性、歷史、紀實與虛構之種種的我,即便不是啟蒙,也起了暗示的作用。而到了續作《火王》時,性別與愛的邊界,又更綻開了一些。

現在重讀《傾國怨伶》,還發現了一些微妙的細節,例如尚軒是住在臺灣中部縣市的高人(詠倩與爵文是開車到彰化或南投找他嗎?);詠倩前往中國的古墓考古,跟解嚴後臺灣開放前往中國觀光與探親,或也有時空背景的連結;尚軒是集光明與黑暗創生能力於一身的神祇,七神的設定與世界的崩解,也與自然、生態意識相關,進一步想,《傾國怨伶》的核心命題其實是「常」與「非常」,諸如關於「異」的恐懼與反撲,自然的輪盤與脫軌,命運的順服與抗衡。如此想來,從墓穴裡探身的幽魂,恐怖減少了,人物的面目,則一如她精湛的作畫,在時間下顯得更為清晰。

▇《漫射報》第6期,全臺發放中!

索取地點詳情:請點我


《漫射報》第6期封面插畫由高妍執筆,對於門與窗花的描繪尤為細緻,呈現安穩又不失熱鬧的臺灣街景,一位女性坐在未發動的摩托車上,進入漫畫的世界中,想像的繽紛與寧靜的日常,通過漫畫家的筆觸呈於畫面中。


了解更多《漫射報》,歡迎上「國家漫畫博物館籌備小隊」臉書專頁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8》跟著福邇一起解謎破案、香港city tour